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一二五章 三大教圍攻玉清宮

第一二五章 三大教圍攻玉清宮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一二五章 三大教圍攻玉清宮

大不里士城東薩維蘭山上風和日麗,晴空萬里,此山不同于其他地方,因為靠海十分濕潤,山上植被豐富,頗有秦嶺山脈的以些特色。

原來拜火教圣廟處已經變成了一個雕梁畫棟的道家宮闕,只不過這間宮闕的第二重宮殿前豎著一個又像牌坊又像大門還帶有花拉子模當地特色的建筑,

與道教宮闕本有些格格不入,但是看的多了也就習慣了。

如果當地人看到就會認出這是原拜火教圣廟的搖晃塔,若是有人在一個塔上抱壁搖晃,高塔便會搖搖擺擺,甚至連另一側對應的高塔也會隨之搖晃這算是當地建筑文化的表現,搖晃塔的存在也是拜火教數百年中每月必行的重要儀式。

林清玄為了表示尊重當地宗教的意思,就讓宋德方留下了搖晃塔,算是全真教上善若水,包容別教的一個體現。

今日是全真教玉清宮齋蘸祭祖大典,百十名全真道人齊聚玉清宮內,由于今日是教內大典,所以也沒有請鎮守當地的蒙古官員和當地酋長、信徒等人參加觀禮,偌大的三進宮殿內只有百十名道士和三十多名當地回胡少年道童。

數十名全真弟子拿著從當地買來的蘆笛、手鼓、二弦、坦博爾三弦、揚琴、箜篌等七八種樂器,吹打拉彈的演奏著道教名曲“步虛調”。

在帶有異域風味的道家步虛韻曲調之下,長春真人丘處機、玉陽真人王處一和廣寧真人郝大通三人身穿杏黃道袍,外罩紫羅法袍,頭戴蓮花冠,臂彎托著馬尾拂塵,帶領弟子們誦經燒青詞,焚香禱告,進行大典。

兩個時辰轉瞬即逝,祭祖齋蘸大會也堪堪到了末尾。

三子攜眾弟子走進最后的祖師大殿,朝著三清祖師、東華帝君、漢鐘離、呂洞賓、重陽祖師,

等祖師金身一一叩拜,只待叩拜結束就算禮成了。

殿中“太虛行”曲調突然一亂,

似乎是箜篌斷了幾根線。

殿內音樂一停,

眾道人就聽到宮外突然響起一陣喧嘩,似乎是當地胡人的呼嘯吶喊聲。

全真三子眉頭一皺。

今日是全真教玉,清宮祭祖齋蘸大典,大不理士城內的人都知曉此事,城里城外的百姓和官員貴族等是萬不敢更不會入山吵鬧。

宋德方在大不里士住了多年,早就熟悉了花拉子模幾個種族的語言。

他側耳傾聽了片刻,臉色凝重的湊到丘處機身前,低聲道:“師父,宮外的人是拜火教和明教、天方教的人,他們語言中對我教多有不敬,是要咱們讓出玉清宮……”

丘處機三子也知道蒙古大舉西征,清玄真君隨行雖然能約束大軍少造殺孽,但全真教西傳自然也是會惱了當地的宗教。

如今原花拉子模所處的廣大西域內,拜火教衰敗式微,那個明教似乎與拜火教同出一源,但卻興隆許多,幾乎能和西域最厲害的天方教分庭抗禮了。

丘處機等人來前就知道與西域三大教必有爭端,只是道家沖虛平和,即便是蒙古國教也不會逼著百姓信仰道教,不過各憑手段,度化有緣人,所以臨行前馬鈺就囑咐他們定要忍讓為先。

聽了宋德方的話,丘處機和王處一、郝大通都心頭一沉,知道今日天方教、拜火教、明教三大教一齊前來,定然難以善了,只是對方都上門了,自己等人總要接著。

“既然貴友臨門,兩位師弟,咱們全真教就會一會西域三教的朋友。”

全真三子帶著眾弟子大開中門魚貫而出,見玉清宮前石板廣場上已經站滿了人,少數也有數百之眾,穿著打扮和樣貌一看就是當地之人。

在宮門前剛擺好了沒有一個月的兩尊石獅子此時已經不翼而飛,丘處機放眼向人群看去,卻見那群人數最多,隱隱是三教頭目的人群中放著兩尊巨大的石獅子。

可想而知,這兩個石獅子是被三大教的人給生生搬走了。

丘處機雖道法精湛,修為高深,可是看到三大教上來就搬走了玉清宮的石獅子,仍舊不由得動怒,冷哼道:“三大教高人貴趾親臨,定是對我全真教有所指教了,只是不是我全真教的石頭獅子怎么入得諸位的法眼,竟不告而取了去?”

丘處機不懂波斯語言和阿拉伯語,說的乃是帶著山東口音的漢話,可是對面人群中卻有幾個人聽了臉色一變,似乎完全聽得懂。

宋德方上前一步,運氣翻譯了一遍,三教眾人頓時嗚嗚喳喳說了起來。

一個雷鳴般的聲音響起:“阿拉木求圖低……”那三教弟子聞言都不再說話了。

宋德方低聲道:“那人說的是都住口!”

說完又指了指正前方人數最多的一伙白衣白衣白帽的大胡子,道:“他們是天方教的弟子,西邊穿兜頭白袍,且上繡著火紋的是波斯明教,東邊穿白袍不帶黑色圓筒帽的身上還有人身鳥翅膀圖文的就是拜火教弟子了。”

丘處機和王處一、郝大通掃了一眼,見他們弟子眾多,不過三教為首的幾人都是深目高鼻,面容英俊,大胡子卻打理的十分整潔,區別就是年齡不同。

郝大通沉聲道:“丘師哥,我看他們三教頭目眼神閃爍兇光,雖然不知道他們武功如何,但是方才吶喊那人似乎功力就在我之上。”

丘處機看向方才喊話的人,是天方教的一個頭目,身材肥壯無比,看著最少也要高達九尺,他頭上纏著白布,說完話走到兩個石獅子前,左右兩手張開在石獅子上一托,那兩個數千斤石像便被他托起,橫著兩個臂膀,一個肩膀上放著一尊石獅子。

那巨漢一步一頓的走向場中,腳下石板被他一路踩得碎裂,伴隨著碎石聲響,那巨漢就像個鐵塔站在丘處機三道前方兩丈多遠。

“我是天方教穆爾潔凈派大穆夫提阿里巴巴,你們是全真教,在我西域傳教,毀了拜火教圣廟,這樣不對,你們的國師不是好人,我聽說過清玄國師很厲害,今天,來看看你們全真教有多大的本事,你們三個老道士接得住我的石獅子嗎?”

阿里巴巴語調怪異,但說的卻是正宗的漢話,他說完肩膀一松,兩臂一展,石獅子就帶著嗚嗚風聲朝著丘處機頭上砸落下去。

這兩個石獅子本有兩千斤,兩個疊加再加上阿里巴巴的神力,足有萬斤以上的重力,丘處機如今武功雖大進,但畢竟年過七旬,筋骨不如三十余年前,自忖獨力難以接下,但又不好跟王處一合力分接兩個石像,不然即便接下也讓西域三教中人小瞧。

丘處機腳步一動腳踩罡步,以北斗大法站在天權之位,兩手用出雙手互搏,分使空明拳托在兩個石獅子之下,那萬斤之力被丘處機空明拳化去了八成,剩余兩成也已北斗大法化去大半。

王處一和郝大通各自搶出接過丘處機兩手的石獅子,展臂一拋,兩個石獅子就平平飛出兩丈遠,正好一東一西落在了玉清宮門前原本的位置,看著就像是從來不曾挪動過一樣。

全真三子這一手接石獅子,拋石獅子的絕藝不僅全真教眾弟子歡呼吹捧,便是登門問罪的西域三大教弟子也不免高聲喝彩。

畢竟丘處機三道看著白發蒼蒼,年邁瘦弱,本以為要被阿里巴巴兩個石頭獅子給活活砸死。

不料他們竟身懷高明武功,全真教當先的紅臉老道能獨自接下兩個石獅子,另外兩個老道將石獅子不差分毫位置的拋回原位,可見全真教武功在中土被稱為什么天下武學正宗并非浪得虛名。

阿里巴巴也一臉佩服,道:“老道士很厲害。”說完轉身看向自家的大伊瑪目,也就是宗派領袖默罕默德。

“大伊瑪目掌教,全真老道武功很高,我不是三個老道的對手,拜火教跟全真教有仇,咱們還是先讓拜火教出頭吧。”

阿里巴巴說的是阿拉伯語言,手拿黑鐵杖的大伊瑪目看向拜火教一伙人,道:“阿內賈,你們拜火教跟全真教仇恨最大,你們打頭陣,我們不會袖手旁觀。”

明教中為首的是個鷹鉤鼻的老人,他也冷冷的說道:“全真教是拜火教的仇人,也是我明教的對頭,阿內賈老兄,你們動手吧,要是你打不過全真道士,我也會出手。”

拜火教教主是個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他點點頭,道:“阿依穆老兄,咱們兩教本是同源,這次報了仇,奪回圣廟,我就歸于你這位教主座下當個法王,這三個老道武功高強,恐怕比清玄真人弱不了太多,我的浴火神功未必能成,萬一不敵,老兄可要即使出手。”

拜火教主阿內賈似乎頗為畏懼全真教,但事關一教榮辱興衰,又不敢不動手,腳步一動就以極高明的輕功身法站在了場中,皺眉咬牙道:“你是丘處機道人,你是王處一道人,你是郝大通道人,你們的清玄真君用焚天掌傷了我教圣女,你們拆了我圣廟,占了我教圣地,咱們是不死不休了,今日我來殺了你們,毀掉道宮!”

阿內賈說完兩手一揮,一股熱氣帶著焦味就到了丘處機面前。

丘處機只覺面龐灼痛,急忙揮動衣袖驅散熱氣,卻見阿內賈兩個形如雞爪的干枯手掌已經抓到面前。

丘處機從未見過如此怪異的招式,兩手一翻以游龍手對了一掌。

“啵!”

一聲輕響,阿內賈倒退三步,丘處機只倒退一步,但他卻突然臉色一變,抬手一看,見兩手掌心烏黑,灼熱之感涌入兩手經脈,劇痛難忍。

丘處機忙運功抵擋,那手掌蔓延向上的黑氣漸漸被反推回手腕以下。

阿內賈見丘處機中了自己的浴火神掌竟然不僅不死,反而能運功抵擋,驚嘆一聲,肩膀一晃就又朝丘處機心口拍出一掌。

丘處機抬腿踢出暫時逼退阿內賈,王處一已經拔出背后長劍沖出,全真劍法的精微絕技瞬間用出,將阿內賈逼得連連倒退,只得舞動兩手,發出炙熱氣流逼得王處一難以靠近他身前三尺。

阿內賈見全真老道果然厲害,大喊道:“還不出手?!”

明教教主阿依穆一個筋斗飛出,兩腿突然踢向王處一后心,王處一急忙左手拍出一掌履霜破冰掌抵擋,阿依穆見王處一掌法凌厲,又在半空中飛高半尺,一頭撞下。

王處一首次見到這等怪異招式,腳步一滑就躲開了,但是阿依穆無窮無盡的怪招卻一招接一招,頃刻間王處一就疲于應付,落在了下風。

郝大通見王師兄落在下風,丘師哥中了敵人火毒掌暗算,急忙沉聲道:“全真弟子速速結成天罡北斗大陣!”

全真弟子急忙舞劍結陣,郝大通則拔劍沖出去夾攻阿依穆。

阿依穆武功雖高出王處一一籌,但見郝大通劍法精妙似乎不在王處一之下,就抽身躍開。

郝大通和王處一急忙退回丘處機身邊,三子并肩而立,用了七星聚會絕技,三人功力合一,瞬間就把丘處機掌上所中火毒逼到指尖,他急忙以長劍劃破手指,一道滾燙的紫紅色血液射出。

丘處機松了口氣,看著已經隱隱圍過來的拜火教、明教的數百名弟子,又瞥了眼猶在做壁上觀的天方教諸多高手,心知今日乃是全真教一大危機。

自己師兄弟三人用了七星聚會當可抵擋拜火教教主和明教教主,但是那天方教還有大穆夫提和大伊瑪目掌教兩大高手未曾出手,他們若是再動手,自己師兄弟三人怕是就要命喪西域了。

試出來了全真三子的功夫,阿依穆心中已經有了底,看向阿內賈,道:“老兄,咱們兩教合力出手,全真教玉清宮便可滅掉了,滅了玉清宮,看全真教還怎么在咱們的地界傳教?”

阿內賈取出了兩個火焰狀的鐵牌,飛身過去,疾點郝大通心門。

郝大通臉上紫氣一閃,長劍一封就擋下了阿內賈這一擊。

阿內賈手臂巨震,驚駭道:“怎么老道士功力這么深厚?教主快動手吧。”

阿內賈不知七星聚會的厲害,心中驚懼以外郝大通武功遠勝自己,當即就認阿依穆做了教主,顯露皈依明教的態度。

明教教主阿依穆也拿出兩塊兩尺來長的黑色令牌,形如令箭,非金非玉,刻著花紋文字,似乎半透明,隱隱有火焰飛騰之景象,一看就知乃是寶物。

阿依穆飛身沖過去和阿內賈夾攻丘處機三道,雖然招式怪異精妙,往往令丘處機三道招架不及,但是三道以七星聚會勁力合一,便是應付不了阿依穆兩人的招式,揮劍出掌那渾雄之力也令兩人不敢怠慢,只得收招抵擋。

所以一時間兩位教主和全真三子雖斗得激烈,雙方心理都清楚要分勝負恐怕非得數百招以后了。

阿依穆斷喝道:“我們今日前來并非比武較技,乃是教派生死之爭,難得蒙古人不在,弟子們速速殺光全真賊道,燒了玉清宮,弘揚我圣火之威!”

拜火教和明教弟子拔出彎刀長矛大喊著宗教口號就沖向了已經結成天罡北斗大陣的全真弟子。

玉清宮門前頓時喊殺聲和兵刃交擊聲震天價的響起,明教一方的弟子數量比全真教足足多了兩倍以上,可是由于全真弟子本就是挑選的精銳,又結成了天罡北斗大陣,一接觸反倒是明教弟子傷亡慘重。

阿里巴巴見戰況一時膠著,摩拳擦掌的問道:“掌教,我們動手吧?”

默罕默德掌教瞇了瞇眼睛,道:“不用急,讓明教跟全真教多殺一會,咱們等下再出手,不僅能把全真教給滅了,明教死傷慘重,也不敢不聽咱們的話了。”

阿里巴巴哈哈一笑,道:“掌教厲害,聰明的貓總能同時抓到兩只老鼠,咱們等等就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4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