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八八章 莫愁登門

第八八章 莫愁登門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八八章 莫愁登門

嘉定十四年十二月廿六

一場大雪覆蓋了整個終南山,重陽宮處處掛雪,更增添了幾分神秘感和威嚴。

此時臨近年關,又快到了全真教年末大比大較的時候,自臘八開始重陽宮內的弟子就不斷增多,到現在各省的真傳都已回來差不多了,重陽宮內也足足住下了五百多個真傳道士。

林清玄作為全真第八子,名震江湖的清玄真人,尚是首次參與門中的大較。

不過五百多名弟子全都激動不已,翹首以盼能得到清玄真人的看重,得蒙指點一二。

隨著時間的發酵,數百江湖上的頭面人物和威震五湖的前輩高人敗在了全真教六子和清玄真人手下的事情越傳越離譜。

各派高人和各省各路的武林魁首,例如青城山的雷震子、洞庭湖的煙波釣叟等都是久在江湖聞名的大人物,可是他們灰頭土臉的從終南山下來確實實實在在的事情。

還有威名赫赫的黃河幫幫主沙通天和三頭蛟侯通海、縱橫河北山西諸省的彭家寨寨主彭連虎、青海手印宗的靈智上人等竟然也折在了重陽宮,據說四人都佩戴手銬腳鐐每日在終南山的普光寺做苦工。

堂堂的大幫主,威震諸省的大前輩,現如今成了全真教的階下囚,無形之中為全真教和全真八子大大揚威。

這一戰不僅讓全真教聲名大振,奠定了天下武學正宗的地位,還讓全真八子成了江湖中人談之色變,敬佩不已的前輩高人。

全真八子里前七子江湖上知名久已,此次無非是錦上添花。

但是近幾個月才突然冒出來的全真第八子清玄真人,竟然能獨斗東海桃花島島主黃藥師,并且三招拿下沙通天、彭連虎、靈智上人三位一方宗匠,讓江湖上有頭有臉的人物們也驚駭不已,都心中猜測,全真教大興之勢難以阻擋,這位清玄真人如此神功,怕是下一個祖師級人物了。

近月來全真教聲勢大振,導致各道場、各路各州府的弟子都水漲船高,越發受人尊敬,江湖上的許多鏢局、商行等也爭相效力,各地的豪商巨賈也領著子女前來拜訪,想要拜在全真八子座下習武,不僅僅能給自己家族找一個保護傘,還能為下一代求得一個前程。

臨近年關,諸多雜事都處理好了,全真教封山不再待客,各地趕回來的真傳弟子開始現在各自一脈進行小較,待挑選出杰出弟子,才在今年的臘月二十七這天進行大比大較。

如今全真七子都有不少弟子門人,但是林清玄入道時間最短,雖然武功高,除了凈慈道人卻還沒有收徒,所以清玄真人一脈暫無弟子參與,今年的大比仍舊是全真七子座下的弟子較量。

全真八子端坐重陽宮大殿門前,十余名弟子則站在場中,周圍則是數百名弟子。

因為是本門較技,為的是督促門下弟子勤修苦練,所以也沒有什么比賽機制,就是隨意上場較量。

七子座下杰出的弟子分對一一上前比試,有的比拳腳,有的比飛鏢,有的比劍法,等到下午的時候是尹志平和趙志敬較量拳腳。

尹志平之前是少年心性,仗著資質悟性不錯就把大半的重心放在了習練武功上,對于根基心法內功的修煉就嚴重不足,所以不僅功力不如趙志敬,就是下盤功夫也在全真教弟子中排在十名開外了,只是此時三代弟子武功都不算高明,根基功力差距不大,所以才是他最厲害。

自從兩年前的大比中被丘處機訓斥了一遍后,尹志平就專心修煉全真心法,這幾年功力大增,與趙志敬各以拳腳較量,斗了七八十招都沒分勝負。

全真七子看著兩個三代弟子中最杰出的孩子,見他們招式精熟,章法嚴謹,所差的不過是功力深淺,只要潛心修行,二十年后足可踏足江湖一流的層次了。

除了尹趙二人,全真七子見其他門下弟子此次大比武功也多有進步,都十分高興,知道他們是知道一個多月前本門遭遇大災禍,心中急迫警惕,是以練功越發用心了。

待趙志敬和尹志平各自交換了一招全真基礎武功中的絕招“大關門式”,兩掌橫擊,啪的對了一掌,然后各退一步。

劉處玄就輕聲道:“罷了,你們兩人今年精進不小,下去運功歇息吧。”

兩個弟子急忙躬身施禮,然后退下站定,默運玄功調息。

丘處機西去未歸,馬鈺和譚處端則起身對眾弟子誡勉幾句,然后全真六子把方才比武的弟子教導面前一一講解方才武功演練的破綻和欠缺處。

林清玄見六位師兄師姐都講了,自己也不好不說話,于是就把趙志敬尹志平叫到面前,待兩人行禮后說道:“你們剛才的大關門式練得不錯,只是這門武功練到高深處是要兩掌合擊,像是左右兩扇門同時關閉,任什么強敵的招法武功也近不得我身,你們且看……”

林清玄說著兩手左右一翻,就橫著向前一抹,輕描淡寫的就籠住了身前三尺,掌風拂到趙志敬尹志平二人臉上,他們只覺熱辣辣的有些刺痛,心中驚駭,暗道:若是林師叔這一招當真打來,我是萬萬擋不住的。

全真六子見林清玄這一招大關門式用的精妙,便是自己也未必使得出來,都贊嘆出聲。

林清玄正待謙虛幾句,忽然見一個小道士慌慌張張的跑過來,站在全真六子和自己面前喘著粗氣,道:“掌教師伯,外面來了個女煞神,打傷了劉師兄,還非要林師叔去給她說話。”

說話的這個小道士是新晉拜入郝大通座下的弟子,因為才剛才是習練武功,就被安排跟隨譚處端的五弟子劉志青看守大門,他武功自然不必提,可劉志青卻是修行七八年的弟子,即使資質有限但也基礎扎實,尋常江湖三流的人物也不能勝他。

馬鈺等人聞言都是一奇,在全真二代和三代弟子的心中,經過一個多月前的護教大戰,當今武林上應當是沒有人敢來重陽宮撒野了,可是聽這個弟子說,不僅來人打傷了劉志青,還是個女人,更是要來找自家的林師弟。

全真六子都不是自幼出家的道人,都體驗過男女之事,更知道人年少則慕少艾的道理,所以臉上都掛上了玩味的笑容看向林清玄。

林清玄心頭一緊,低聲問道:“門外的女子多大年紀?長什么樣?穿什么衣服?”

這小道童臉色一紅,期期艾艾的說道:“看著有十五六歲的樣子,長得……好看……衣服是紅色……”

聽了小道童的話,全真六子面上的疑惑更濃,大半心中有一伙是林清玄在外留情惹出的禍端,心中想著如何幫襯師弟處理此事。

馬鈺卻不多想,但也本著謹慎的原則看向林清玄,低聲道:“師弟,你年輕,走錯一步也無傷大雅,只要不一錯再錯便好,這宮外的女子是誰?”

林清玄心中已經知道來的是李莫愁,他與莫愁已有三年未見過面,上次自己在古墓外應該說明態度了,怎么她又來了?是有什么困難了?還是想要跟我當面對質一二?我又要如何跟她說話?她要是恨我我當如何……

想到這里林清玄平靜似水的心境也亂了陣腳,腦中思緒萬千,五味雜陳,只覺非要當面說說了。

起身朝著六位師兄師姐拱手,林清玄苦笑道:“諸位兄姊莫怪,這宮外的女子是后山古墓的傳人,名叫李莫愁,我四年前還未入道修行的時候與她相識為友,倒也沒有鑄下大錯,她既然來找我必有緣由,我去去就回。”

林清玄說完轉身就往宮外走,全真六子面面相覷,只覺的林清玄是本門大興的希望,切不可毀于女人之手,馬鈺等人再無心情指點弟子,揮袖令眾弟子散去,六子轉身回到大殿就商議起對策來。

對于全真教弟子而言,出家之日起便再也不能婚配,談情說愛更是不行,若是尋常的三代弟子敢有此事,必定是嚴懲,甚至還有可能逐出師門。

可是林清玄乃是二代弟子,馬鈺即使貴為掌教師兄也不能隨意處置,更何況林清玄為本教立下大功,更是周師叔指定的祖師傳人。

全真七子愛屋及烏,對林清玄自然看的不同,即使他真的犯錯,甚至談情生子,全真七子也未必肯嚴懲,最多勸解相助。

對于全真七子而言,師兄弟間手足情深是一方面,林師弟前途廣大是一方面,維護本門清譽和道家傳承是一方面。

綜合考量,只要林清玄不犯下欺師滅祖的叛教大罪,一切都要想盡方法為他周全。

商討片刻,馬鈺見眾人不知詳情也沒個主意,就讓王處一去門口偷聽情形,同時派人把孫德生喊來,準備從他這里了解情況,并等著林清玄回來一起勸解師弟不可意氣用事,把未來道家祖師真人的修為毀在一個女子身上。

林清玄向全真六子告罪后就朝宮外而去,腳步越走越快,到后來不知覺的竟然用起了輕功,身影閃動間就出了重陽宮大門,見門口躺著一個年青道士,似乎被點了穴道躺在地上,但臉色紅潤,顯然是并未受傷。

林清玄只瞥了劉志青一眼就掃視四周,之間遍地茫茫冰雪中,一個身穿紅色衣衫的貌美少女靜靜地佇立,她癡癡地看著自己,雖然只是剛看到,卻像已經看了許久、許久。

林清玄見到這個少女也是身形一震,臉色不知覺得僵硬了,似乎身體也僵硬了。

過了良久,比起幾年前長得更加貌美的李莫愁輕輕一笑,嬌滴滴的說道:“林大哥,你真是全真教重陽祖師的弟子,清玄真人了?”

林清玄點點頭,還沒想好說什么,李莫愁又笑道:“那真的要恭喜你了。”

“莫愁妹妹客氣了。”

林清玄心頭打鼓,似乎有些畏懼的深吸一口氣,說道:“你最近好嗎?”

李莫愁怔了一下,眼圈泛紅,亮晶晶眼睛看著林清玄,輕聲說道:“沒什么不好,每天跟隨師父修煉祖師婆婆傳下來的武功,我知道你要做王重陽,也想成為宗師巨匠,我也不能說你這個想法不好,若是你沒什么男兒氣度,就愿意庸碌的胡亂活著,怕是我早已將你忘卻了。”

“我這幾年每天苦練武功,大病一次也沒見你來探望,但我也不惱你,后來你說你要練成跟王重陽一樣的武功修為,若是練成了才會有娶妻的念頭,我聽了心中十分高興,你當時說這番話的時候我就在樹后聽著,你一定知道,就是說給我聽的對不對?”

李莫愁說了片刻,滿懷期翼的看向林清玄,見他沒有反駁就滿足的一笑,道:“我就知道,你心里定是有我,不然怎么會常常想著我愛吃什么?愛用什么?

每次看我都給我買好玩的玩意,我說過想要什么,下一次你就給我送來了……

前年我跟師父慪氣大吵一架,就說你是世上待我最好的人,我師父也時常罵我,孫嬤嬤有時候也會教訓我,就你待我最好,總是顧著我,念著我……

我原以為師父嚇唬你,你就再不敢來見我了,當時我還心中憤恨,想著練成武功下山找你,要是你這么沒有膽氣,我就要殺了你……

可是上次你說你要練成重陽祖師的武功,我就知道你是有大胸襟,大志向,也不是真的心里沒有我……”

李莫愁說話時語氣柔和,面帶微笑,林清玄聽的滿身大汗,他心中也不知什么滋味了,只是沒想到自己當年只是跟李莫愁見過七八次面,在一起的時間加到一起也不到二十個時辰,可是她卻對自己情根深種,用情至深了。

郭靖當年與黃蓉初見,多才多億的郭靖對黃蓉的任何要求無不滿足,待她不僅好,而且是超乎尋常的好,黃蓉當時就心系郭靖,情根深種。

林清玄與李莫愁之間卻也有些相似,李莫愁雖沒有黃蓉當時離家出走的境遇,但她自幼生活在古墓,心中本就寂寞,又恰逢情竇初開的年紀,忽然遇到林清玄,心中下意識就拿林清玄與師父、孫婆婆作對比,只覺得天底下什么人都不如林清玄好了。

說了半晌,見林清玄就不出聲,李莫愁走到他面前,側頭指著頭發上的那根一頭是鍍金蓮花蕊嵌綠琉璃花苞的精美銀簪,抿著嘴說道:“林大哥還認得這個簪子嗎?”

林清玄一看就知道是當年自己用郭志瑞的銀子從京兆府,也就是西安買的“彼澤之荷”。

“彼澤之陂蒲與荷,有美一人傷如何?”

李莫愁突然輕輕說道。

林清玄對于攻擊性如此之強的李莫愁難以招架,心中念頭搖擺不定,神色彷徨,過了許久忽然想起了天演鏡,念頭頓時收束起來。

運功調息片刻,林清玄恢復正常了才說道:“莫愁妹妹,你的心意我已明白,更不愿辜負,只是我立志在前,與你相識在后,若是不努力一把,去探尋一下巔峰絕境,我恐怕會抱恨終身……”

林清玄若是沒有金手指,若是沒有天演鏡在身,他只會當成是穿越到一個武俠世界,就如同前世看過的武俠同人,好生探尋秘境遺留,修煉武功快意恩仇,廣羅美人佳色,活個一百多年也不虛此行了。

若是這個想法,李莫愁也好,黃蓉也罷,楊念慈乃至未來的小龍女等自然是全然不會放過,更不會苦巴巴的上趕著修什么道,參什么玄了。

可是在林清玄的天演鏡出現后,林清玄就知道既然自己有金手指,更知曉哪里有奇遇,那未來修煉到五大宗師,乃至震古爍今的張三豐等輩也不是不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