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八七章 清玄真人名震江湖

第八七章 清玄真人名震江湖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八七章 清玄真人名震江湖

歐陽鋒心思縝密,正待全力出傷黃藥師,忽然身后一道疾風壓來,肌膚已經感到刺痛。

他心頭一驚,家傳的瞬息千里輕功便用了出來,白影閃動間躲過林清玄一劍,咕一聲兩掌就推到了林清玄胸前。

狂風撲面,面皮生疼,林清玄知道自己難以抵擋,可是此時欲退也不能,瞬息間急忙棄了九真劍雙手互搏分使空明拳和履霜破冰掌。

“啪”一聲輕響,四掌相交,林清玄胸口一悶就退了一步,歐陽鋒上半身晃了一下,目露兇光,道:“好雜毛!”

歐陽鋒正待鼓勁再推一掌力斃小道士,忽然身后一道氣勁襲來,急忙轉身抵擋,林清玄空明拳護體,摧堅神爪就襲向歐陽鋒后心。

七八招過后,歐陽鋒應付前后兩大高手也知道今日至極難以盡全功,只能閃出圈子,抓起蛇杖就躍向山下。

黃藥師和林清玄也無力追趕,只能停手,互看一眼,因為同仇敵愾卻減輕了許多敵意了。

林清玄畢竟是小輩,更知道全真教此時不宜再樹強敵,拱手道:“黃島主,我教請梅超風在重陽宮靜修,也是希望她改過自新不要再害人了,今日您老來了,我等不能不給您面子,你且休息,我與掌教師兄分說因由,請他放了梅超風就是了。”

黃藥師體內真氣幾乎耗盡,正在猶豫,見林清玄態度恭謹,言語謙和,便點頭道:“去吧。”

林清玄撿起九真劍回到馬鈺身前,全真六子都聽到了林青霞的話,馬鈺也早已想明白了,全真教家大業大,門人弟子又多,現在西毒歐陽鋒和黃河幫、彭家寨、青海密宗等勢力都成了仇家,便更不能得罪黃藥師一門了,倒不如送個順水人情。

“師弟考慮的周全,我們把梅超風放了吧。”

馬鈺說完就轉身對趙志敬說道:“志敬,去把西院的梅超風帶過來吧。”

趙志敬急忙躬身答應,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就領著一個手腳帶著鐵鏈的面容秀麗的女子走出來,只是這女人兩眼緊閉,竟是個瞎子。

陸乘風、馮默風看到梅超風都心頭一松,黃藥師卻神色不動,趙志敬把梅超風領到林清玄七人身前才用鑰匙解開了梅超風的腳鐐手鏈。

馬鈺撫須嘆息道:“梅超風你雖作惡多端,但孤苦無依,眼瞎生活實屬不易,今日你的師兄弟和恩師黃島主特來接你回去,希望你以后能棄惡揚善,免得有損黃老前輩的英名。”

在梅超風的心目中馬鈺在大漠曾放過自己一次,心中一直感念他,但是她性情剛毅,除了黃藥師以外誰的教誨勸誡也聽不進去。

本來聽了馬鈺的話就要生氣,可是得知師弟和恩師都來接自己,馬鈺更說了自己做事會累及恩師英明,頓時心中羞愧難當,轉頭說道:“師父,陸師弟,你們在哪?”

陸乘風和馮默風住著拐棍上前扶起梅超風,道:“師姐,師父他老人家在前面。”

梅超風聽了兩人說話,突然一震,扭頭轉向馮默風,兩手抓住馮默風的胳膊,道:“默風嗎?是馮師弟?”

馮默風本就不恨梅超風,見她可憐巴巴的更是淚流滿面,握住梅超風的手說道:“師姐,是我,啊,師姐你的手怎么了?”

馮默風早就聽說梅超風爪功了得,可是握住了梅超風的手卻覺得她的兩手綿軟無力,似乎絲毫功夫也沒有。

梅超風苦笑道:“我一雙爪子被全真教的清玄道長給廢了,不過我受傷的功夫也是偷學九陰真經的武功,本就該廢,只求師父不怪我無能就好。”

黃藥師輕飄飄的到了梅超風三人面前,梅超風耳力非凡,急忙跪下叩首道:“師父,弟子無能,給您丟人了。”

黃藥師看自己僅有的三個弟子抱在一起,兩個瘸子一個瞎子,所有不幸都是因為自己脾氣古怪,不通情理,心中實在懊惱,就拉起梅超風,嘆息道:“超風不要哭了,以前的事情都是過眼云煙,師父不怪你了。”

梅超風聞言大喜,又跪下叩首,師徒四人說了幾句話,黃藥師就吩咐道:“若華你一會就住在乘風的莊子里,默風也去,你們兩個做師弟奉養師姐,我自會把畢生武學傳授給你們,回去吧。”

陸乘風三人聞言大喜,急忙叩首感謝,煙波釣叟等十余名高人早就敬仰天下五絕的名聲武功,方才親眼見到黃藥師神功蓋世,彈指神通勁力尤勝強弓,此時見東邪和全真教罷手言和,還擊退西毒,都上前見禮。

黃藥師卻看也不看他們,只是對陸乘風說道:“你知道我不見外人,你們收拾局面,我走了。”

說完黃藥師就轉身離開,一躍之間就飛出數丈,三兩下便只剩下一個綠點了。

煙波釣叟、無色禪師、雷震子等也不敢動怒,但終究沒了面子,陸乘風急忙上前致謝,并邀請眾人到陸家莊歇息,眾人雖然來得目的各有不同,可是接連見識了全真六子武功高強,林清玄、黃藥師、歐陽鋒等高人深不可測,心中也沒了銳氣。

再看武功尤勝他們的黃河幫幫主沙通天等人被五花大綁丟在重陽宮前,更是心頭泄氣,知道自己的武功比起高人來還是相差甚遠,哪里還有心情吃酒,說了幾句場面話拱拱手就告辭離去了。

待滿山的數百名綠林好漢和江湖豪杰離開后,陸乘風、梅超風、馮默風三人對全真六子和林清玄躬身施禮,陸乘風和馮默風是致歉,梅超風卻是致謝,三人也不說話,行了禮就攙扶著下山了。

陸冠英等則緊緊跟隨,頃刻間重陽宮山門前再無一個外人了。

馬鈺六子都松了口氣,滿臉笑容的看向林清玄。

孫不二在七子中性情最急躁,當先說道:“幸虧林師弟來的及時,我教蒙此大難竟無一人傷亡,實在是祖師保佑啊!”

郝大通也微笑道:“林師弟不愧是周師叔說的恩師傳人,你一身玄功精湛,確實是我輩第一了。”

林清玄急忙謙虛幾句,然后一指被五花大綁的沙通天、彭連虎、靈智上人、侯通海四人,問道:“六位師兄師姐,這幾個家伙怎么辦?”

全真六子多年來清凈修道,本也沒有殺心,聞言商議片刻,雖覺得四人罪不至死,可也不能放虎歸山,不然四人都是一方豪杰,一派宗師,聯合起來針對全真教也是難以應付。

而且即便殺了,三大勢力也未必干休,到時候全真教弟子眾多,如何能夠護的周全?

思索片刻,全真六子還是決定將四人暫時關押在重陽宮,每日教導道教勸其向善,若能改過自新便可放了。

林清玄知道四人惡性難移,原著中幾十年后四人七老八十,隱居江南鄉村尚且要為惡殺死柯鎮惡,若是關押在重陽宮怕是還要一心想著生事。

念頭一轉,林清玄就從懷里取出裝著菩斯曲蛇骨粉的藥瓶,走到四人身前,將骨粉灑在四人傷口上,然后說道:“這是我偶然所得的劇毒之物,名為‘陰陽和合散’。

你們身中此毒并不會頃刻間死去,反而會筋骨有力,精神飽滿,只是淫念色欲也會旺盛,一年以后不得解藥便會化作失去神智,只知交配的牲畜,你們四人朝夕相處便會赤裸糾纏,大行春宮,待體力耗盡才會化為膿水。”

本來沙通天、彭連虎、靈智上人等都是一派宗師,心中只覺被全真教拿了大不了一死,所以也就存了死志,可是傷口被林清玄的骨粉撒上,頃刻間融入血液,四人都感覺傷口痛癢之感消減,精力果然充盈許多。

再聽了林清玄的話。沙通天和靈智上人都心頭一顫,急忙看向彭連虎。

沙通天問道:“彭大哥,你是用毒的行家,我們可是中毒了?中的什么毒?”

彭連虎閉目感受片刻,睜眼后臉色煞白,顫聲道:“確實中毒了,這毒藥果有強健筋骨之效,可卻也有劇毒。”

林清玄說話之時已經是用上了移魂大法,雖然沙通天、彭連虎和靈智上人武功高強心志堅定,所受影響并不大,但是菩斯曲蛇骨血中確實含有令人增強的劇毒,不過四人只是中了一點,倒也不至于損命,最多數月之內心驚肉跳,腎氣下行。

菩斯曲蛇乃是上古佛經中才有記載的靈物,彭連虎自然無從知曉,一時之下確實知道自己中了毒,但是什么毒,有什么危害卻不知道,心中也就信了六七成。

侯通海武功最弱,心智又不如三人,加上被黃藥師之前撕去臂膀、周伯通割了耳朵,還敗給了全真教弟子手上兩次,心中本就悲憤莫名,林清玄的移魂大法在他這里卻是效果極佳。

聽了彭連虎的話,侯通海就突然抬起頭,瞪著眼睛說道:“師兄,彭大哥,咱們怎么辦?我那話兒已經抬頭了!”

沙通天三人聞言大驚,覺得自己腹下也開始蠢蠢欲動,急忙運功壓下邪火。

片刻后,沙通天等才一臉苦笑的抬起頭,看著林清玄小心翼翼的說道:“清玄真人,我等罪孽深重,懇請您一劍將我們殺了吧?免得一世英名毀于一旦。”

林清玄微笑道:“你們這劇毒無藥可解,但是若愿意改過向善,以后在全真教下普光寺做個火工弟子,掃灑看門,每年我便賜下解藥,什么時候你們惡念滌清,我便可為你們徹底解毒,讓你等隨意下山了。”

有侯通海的好助攻,沙通天三人瞬間就被林清玄的移魂大法影響,心里對中了劇毒,除了林清玄的解藥就無藥可醫的概念深信不疑。

聽了能得活命且不必受辱,更沒有毒發受折磨屈辱的情況,心中都感念起清玄真人的仁義慈悲,雖然被縛住了手腳,四人仍舊掙扎著爬起來向林清玄行禮致謝。

見林清玄三兩句就把四個高人降服了,馬鈺等六子都心生敬佩,暗自佩服,覺得林師弟道法精深,竟能輕易點化四個惡徒,看他們眼神虔誠,態度真誠,便知并非曲意糊弄。

全真六子自然不知道林清玄能點化四人是靠了移魂大法的相助,吩咐弟子們先把四人帶下去,馬鈺六人就朝林清玄拱手致謝。

林清玄微微擺手,道:“身為全真弟子,護教乃是分內之事,幸好我們沒能跟東邪結下深仇,不然東邪西毒兩大高人一起動手,咱們可是真的招架不了。”

王處一輕嘆一聲,道:“陸乘風第一次前來還沒有許多高手,我一人便將他們折服了,可是后來不知怎么消息就走漏了,在江湖中穿的沸沸揚揚,說什么東邪門人與全真教一較高下,廣邀武林同道一起挑了全真教,這才引得五湖四海的豪杰異人前來。”

林清玄沉思道:“東邪雖是當時高人,可是當年的五絕,除了恩師名動天下,剩余四位二十余年不曾露面,多少人都不知他們的名頭,如何能引來如此多的高手?

況且咱們全真教威震天下,他們怎么就敢打上門來了?我想多半是有什么人在后面推波助瀾,歐陽鋒和沙通天等人算一個,可他們都是北方和西方人,南方各路的豪強不知是受什么人暗中鼓動了……”

全真六子本來也有些疑惑,可是之前想的是東邪或西毒暗中操縱,此時聽了林清玄的分析也覺得蹊蹺。

王處一和譚處端江湖經驗最為豐富,當即表示過幾日就會下山去查探情況,摸清楚到底是哪個幕后黑手在攪動風雨。

七人聯袂回到重陽宮大殿端坐運功,片刻后相繼睜眼,均都恢復了神采。

郝大通突然問道:“林師弟,你當真有什么‘陰陽和合散’?”

郝大通此問也是盤踞在六子心中的疑惑,林清玄是自家親師弟,又是全真教二代弟子中武功最高的,年紀尚且不到弱冠就有如此功力,全真七子都盼著他能練到恩師的那個境界,然后廣大全真教。

可是見林清玄手握“陰陽和合散”這等惡毒之藥,馬鈺等人都心中擔憂,雖相信自家師弟不會胡亂配置和使用此等毒藥,但是他太過年輕,萬一被惡人蠱惑誤入歧途,不僅會毀了他自己的一生,更會累及全真教和恩師的清譽。

林清玄如今雖不能說道心通明,但也洞察人心,看六子都瞧著自己就明白他們的擔心,取出瓷瓶輕輕一拋,瓷瓶就平平的飛到的全真七子中醫術最高超的馬鈺手上。

馬鈺打開聞了聞,皺眉問道:“似乎卻有劇毒,像是毒物之骨血。”

林清玄微笑道:“這是我偶得的菩斯曲蛇之骨磨制的藥粉,雖有劇毒但是煉制得當可支撐強健筋骨,益壽延年的秘藥,沙通天四人不懂靈物藥性,我就用此物唬住了他們。”

“原來如此!”

全真六子撫掌大笑,接著就把七星聚會的精要說與林清玄知道,最后王處一拂須道:“師弟不如也在重陽宮多住段時日,萬一西毒去而復返,我們也能抵擋。”

林清玄心知華山第二次論劍之期只有半年,現在一燈和洪七公都在修煉九陰真經上的武功恢復功力,周伯通和裘千仞的萬里奔襲不知道結束了嗎?

東邪黃藥師受了輕傷,多半是回桃花島潛修去了。

西毒歐陽鋒從郭靖那里得到了顛倒的九陰真經,現在想要一舉滅掉全真教和除掉東邪的奸計失敗,沙通天等那些小弟也被拿下,九成九是躲在暗處修煉顛倒九陰了。

雖然林清玄覺得歐陽鋒不會再來重陽宮冒犯了,況且他雖然是邪派惡人,但也總算是當世宗師,只要全真教不上趕著找他除魔衛道,現在全真教內又沒有克制他的先天功存在,歐陽鋒多半不會再想全真教出手了。

可是為了安馬鈺等六子的心,林清玄還是答應在重陽宮暫住,于是全真六子和林清玄就在重陽宮大殿內靜修玄功,每日除了打坐修煉,就是論道和精研本門武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76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