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  目錄 >> 第257章 白婭婭莫非是黑道大小姐?

第257章 白婭婭莫非是黑道大小姐?

作者:貓戲狗  分類: 都市 | 青春校園 | 輕松 | 貓戲狗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第257章 白婭婭莫非是黑道大小姐?

下午的課很快過去了,林勝男又趕來了一趟,繼續坐在帳篷下收集著報名的名單。

這次下午,白亞亞這個丫頭也跑過來幫忙了。

這個穿著可愛小裙子看著精致的像是一個瓷娃娃的小姑娘一來就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哇哇哇!你同學你真可愛!”王寧寧看著比她要低半個腦袋的白亞亞,忍不住走過去轉著圈看著。

“這裙子真好看,做工真細致,還有你的皮膚也好好啊,像牛奶一樣,你都用什么保養的啊?”

“沒,沒有啦……”白亞亞被這熱情的幾人圍的有點害羞,躲在柳凝清的身邊。

肖嬌也很羨慕,她的個子和白亞亞差不多,都是看起來很嬌小可愛的類型。

但是對方這個熊熊是怎么回事?

這種裙子其實是很不顯胸的,但是在真正的實力面前,一切衣飾的搭配都是蒼白的。

實在太有太壓迫力了,她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頓時小臉一苦,這老天爺真是太不公平了。

幾個男生也都激動壞了,一旁拉著徐知木滴咕著:“我靠,木哥你太不仗義了,怎么公司里還有這么一個極品小蘿莉竟然也不跟哥幾個介紹一下?”

徐知木撇了幾人一眼:“這是公司的配音師,跟你們的工作又沒有什么牽扯,認識什么?”

“木哥,我發現了,你建立公司我看不是為了掙錢,就是專門用來養這些小美女,開后宮的!”陳煒也忍不住附和了一句。

“去去去。”徐知木踢了兩人一腳。

“本來就是,奔少,你不發表一下意見?這里可就你還是單身了。”

李奔看了一眼,這白亞亞他也認識……

尼瑪一個學校的。

在三中的時候白亞亞就一直很出名,畢竟是童顏巨那啥的小蘿莉,而且聽說家里還挺有錢的。

有一次據說是坐著一輛邁巴赫上的學。

“其實……我高中,跟她是一個學校的。”

李奔撓著頭說了一句。

除了徐知木,另外兩人都瞪大了眼。

徐知木是知道兩人都是一個學校出來的,學校畢竟就這么大,白亞亞這種女孩子肯定在學校里是很矚目的。

《最初進化》

“我靠,真的假的?”

“這我騙你們干啥,不信你們問木哥。”

徐知木只是聳了聳肩:“應該是。”

張瑞湊到李奔面前,滴咕道:“那你有沒有人家微信,這么極品要是被人家拐跑了可就太可惜了……”

幾人正在低估著,忽然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徐知木。

“你們有事?”徐知木面無表情著看著他們。

三個人圍在一起感嘆。

恐怕這塊大肥肉已經被徐知木給悄悄地夾進自己碗里了。

李奔搖了搖頭:“聽說她家很有錢,之前有一次還是坐著邁巴赫來的學校,有一次有個男生向她表白,被拒絕之后惱羞成怒,竟然當眾把她給罵哭了,還打了她一巴掌,然后第二天,校門口就出現了一群社會青年,把那個男生腿都打斷了,在醫院里躺了兩個月……”

“我靠?”

這下,徐知木都有點吃驚。

張瑞陳煒對視一眼:“真的假的?怎么聽起來像是電視劇里黑社會家族家的傻白甜女兒的即視感,你可別胡扯啊。”

李奔說道:“我扯啥,當時不少人都看見了,而且人被打完之后,男生家里根本就沒有報警,學校里也沒有任何表態,這個女生第二天上學的時候感覺她好像什么也不知情的樣子……”

張瑞縮了縮脖子,雖然他以前也沒少打架,但是當著全校的面把一個學生腿給打斷,之后還能安然無事的這可不是一般的本事啊。

心里想著,幾人對視一眼,又看向了不遠處,正被幾個女生團團圍住,臉頰通紅的可愛少女,頓時都吞了吞口水。

好像有點不太好惹啊。

徐知木心里也是沒底……如果李奔說的都是真的,那白亞亞這家里好像還真有點背景。

要是被她爸媽知道了自己還曾經在床上抱了他們的女兒……

徐知木忽然感覺雙腿有點疼。

“木哥你怎么出汗了?”

“沒事沒事,可能天太熱了……”

徐知木擦了擦腦門的汗,這回去還要好好打聽一下,心想以后……就對她客氣一點?

傳單上午已經發的差不多了,徐知木把剩下的分發了一下,輪到白亞亞的時候,徐知木就意思意思地發了幾張。

“傳單發的差不多了,我們男女分組,在主道路發完就行了。”

徐知木安排完,又看了看站在柳凝清身邊的白亞亞一眼。

這個小丫頭一感覺到徐知木看她,就撅著圓潤的小嘴,哼了一聲,別過頭不看他。

徐知木只是干咳一聲,然后和小學姐又對了一下眼神,之后女生和男生就各自分開去發傳單了。

這一下午收獲還不錯。

也有不少人通過手機聯系,徐知木也接到了五六個。

當然大部分人都是奔著一個月五千多的工資來的。

經過重重篩選,最后留下來的有大概三十個人,加上上午的,這一天報名的將近五十多人。

當然,這些只是報名的人數,學生嘛,一天一個樣,今天興致勃勃,明天說不定就因為一把游戲沒打完就直接放鴿子了。

等人都回來了。

林勝男也收拾完了東西,拿著報名冊準備先離開了。

“那就先這樣,等周三我會把先篩選筆試的環節,之后的面試環節我會單獨找時間約你一起當考官,最終的決定權還是交給葉總管。”

“那就多辛苦勝男姐了,一起去吃個飯嗎?今天晚上我請客。”

徐知木沒啥意見,自己也懶得看著那么多筆試的資料,就交給她們去解決吧。

林勝男笑著搖了搖頭:“你們年輕人去吃吧,我就不湊熱鬧了,公司里還有點事情,下次再來宰徐老板一頓。”

“隨時恭候。”徐知木擺擺手。

林勝男給眾人打過招呼,拿著資料離開了。

“走吧,今天我請客吃飯。”

徐知木也對幾人開口說道。

幾人有說有笑地走出了濱海大學的門,女生在前面走,幾個男生就在后面跟著。

柳凝清拉著白亞亞的小手,而且兩個人的氣質也完全不同。

柳凝清現在已經有一種亭亭玉立的持家端莊感,而白亞亞純純粹粹就是一個還沒有長大的小姑娘……某些地方倒是挺大的。

一個穿著傳統的修身長裙,一個穿著精致的可愛洋裙。

有一種媽媽牽著女兒的和諧感。

“木哥,你就老實告訴我們……你是不是打算全都要?”張瑞忽然問了一句。

徐知木:?

陳煒也摸著下巴說道:“木哥,我們都懂,畢竟男人都會有點當皇帝三宮六院的暢想。”

徐知木:???

李奔也摸著頭說道:“就是木哥你小心別玩蹦了,上一個哥一個在學校陽臺被柴刀了。”

“你們都給我滾犢子!”

徐知木一個鞭腿,給三個人都來了一下。

幾人來到某奴火鍋,找了一個大包間。

只不過這頓飯吃的徐知木有點心不在焉。

一會就要帶小學姐去買內衣了,一定要把這個死丫頭給甩開。

不過也沒有吃的太晚,八點多就晃晃悠悠地準備回學校了。

現在小學姐已經快把寢室里的東西都搬進公司了,反正女生洗衣服也不會用公共的洗衣機。

還不如在公司里方便,曬衣服也好曬,后門有一片用鐵柵欄圍起來的小空地。

柳凝清把被子稍微洗了一下,晾曬了一天了,還有一些衣物之類的。

不過公司后期總歸是要有很多人的。

徐知木現在想著自己一千萬的版權費什么時候落在手里,抓緊時間去買一套房下來。

“這火鍋就是身上好多的味道……咦,趕緊回去換了。”

女生聞著身上被火鍋熏的味道,都有點受不了。

“明天還要上課,都早點睡吧。”

幾人揮了揮手,先送了白亞亞回了寢室樓,這個小丫頭今天一整天看著徐知木就一直哼哼唧唧的。

弄的徐知木跟怎么著她了一樣。

誰讓她睡自己的床的,這事不能怪他。

“那我們也走吧。”王寧寧也準備往五號走,但是徐知木拉住了柳凝清的小手。

“你們先回去休息吧,我和清清還要回公司處理一些公務。”

徐知木一本正經地說著,只是嘴角都快翹到天上去了。

而柳凝清已經知道了他要帶自己做什么去了,輕輕抽動了一下小手。

沒有掙脫,只能紅著臉靜靜站在他的身邊。

“哦,喲喲喲”

“我們可管不著!”

“不過你們小心點,我們可沒有錢現在給你們隨份子。”

幾個女生沒有一個不是污妖王的,笑嘻嘻地打趣著兩人。

柳凝清羞紅著臉,躲在徐知木的身后也不敢說話了。

“那你們還是盡快攢錢吧,這個份子錢你們是跑不了的。”

徐知木笑著拉起小學姐的小手,然后對幾個女生揮了揮手。

然后拉著這會像是一只鴕鳥藏起腦袋的小學姐:“我們也走吧。”

“哼……”

柳凝清嗯哼了一聲,和他一起走在回公司的路上。

晚風吹的人真的很舒服。

只是一想起一會要去做的事情,柳凝清就一陣臉紅心跳的,買內衣這些東西……以前也只有媽媽帶自己買過一次。

之后的都是自己覺得尺寸實在不合適了,甚至有點勒的疼了,她才舍得自己去重新買一件。

在她的心里,這種事情,就算是夫妻之間也是很羞恥的。

她也知道,這個壞家伙肯定是想要趁機占自己的便宜。

不過……她抬起眼眸看著一旁帶著澹澹笑意的徐知木。

她又羞答答的低下頭。

反正以后自己是都要把自己徹底交給他的,讓他占占便宜……也就占吧。

而徐知木這會沒有注意到柳凝清復雜的心靈路程,他看了看時間,琢磨著怎么才能延遲回來的時間呢……

回到公司里。

徐知木也在公司放了一身備用的衣服,還是小學姐洗好的,散發著洗衣液的香味。

“還有褲子我給你拿……呀!”

柳凝清還在幫他找衣服,結果一回頭就看到徐知木社會把襯衫脫掉了,甚至開始要脫褲子了。

“你,你怎么脫了啊……”

柳凝清趕緊用衣服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但還是不可避免的看到了徐知木剛才露出來的結石有型的肌肉,顯目的腹肌看的柳凝清覺得整個人都是暈乎乎的。

“不脫我怎么換衣服,再說了,你又不是沒看過。”

徐知木笑嘻嘻地拿過小學姐剛給他找好的衣服,準備穿上。

“你……不理你!”

柳凝清的腦海里瞬間出現一些不該出現的畫面,的確啊,在老家的時候這個壞家伙偷偷熘進她房間的那個夜晚。

好像是都看到了……

嗯……不能承認!

柳凝清他的衣服都放下,然后拿著自己的衣服來到畫室里,把門給鎖上了,準備也換上自己一直沒舍得穿的白裙子。

因為一會,是只有他們兩個人的世界啊。

徐知木這邊穿好了衣服,然后躡手躡腳的來到畫室,結果剛剛轉動門把手,發現怎么也擰不動。

可惡啊,竟然反鎖了!

我徐知木是那種會偷偷熘進別人房間的人嗎?

這是對自己的極大不信任!

過來五分種,柳凝清緩緩推開了門,露出一雙略有小得意的眼睛看著他。

就知道這個家伙會來開自己的門。

徐知木表情風平浪靜:“衣服換好了?”

“嗯。”

柳凝清點點頭,忽然又有一些緊張,這一身漂亮的白裙子,自己穿著他會不會喜歡呢?

她輕輕推開了門,一身白裙的柳凝清帶著些許局促不安,又帶著些許期許,從門里走出。

白色長裙承托著公主一般的少女,精致的刺花紋路,襯托著少女傲然的前胸,腰間的收腰設計讓少女的身姿更加突出完美。

下身的裙擺自然的垂下,把少女完美的比例修飾的淋漓盡致,這一瞬間,就像是公主從童話書里跑了出來。

又像是,要披上了婚紗的新娘。

徐知木瞬間感覺呼吸有點停滯了,愣愣地看著她。

柳凝清的臉頰飛上了兩抹紅暈,輕聲開口道:“好,好看嗎……”

“好看!”

徐知木一步走上去,輕輕摟住了她的腰間,深深地看著她:“清清,有你,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

柳凝清閃動著眸子,一眨不眨地看著眼前這個自己同樣愛進了骨子里的人。

她輕輕踮起了腳尖,在他的唇角親了一下。

又伏在他的耳邊說道:“你也是。”

少女的聲音不大,但其中飽含的深情足以震耳欲聾。

徐知木看著她,忽然把她抱起來,然后放進了她身后的沙發上。

“你別啊……不是,不說說好要出去的……”柳凝清被他熾熱的眼神注視的抬不起頭。

徐知木看著她,緩緩低下了頭。

“我先……收點利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