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  目錄 >> 第256章 我去陪你買內衣怎么樣?

第256章 我去陪你買內衣怎么樣?

作者:貓戲狗  分類: 都市 | 青春校園 | 輕松 | 貓戲狗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第256章 我去陪你買內衣怎么樣?

當李奔看清眼前少女模樣的瞬間,整個人就徹底呆住了。

如果按照眼前的少女穿著水藍色的百褶長裙,搭配一件波點襯衫,腳下踩著一雙白色的高幫帆布鞋。

一頭長發自然垂下,發稠如錦,隨風而動,精致的臉頰帶著些許笑意。

那是出現在幾乎所有男孩青春里最美好的初戀印象。

只不過李奔震驚的是,這個少女……他認得,而且不是第一次見了。

當年的九中女神,安小米!

那一年她和徐知木的緋聞鬧的沸沸揚揚的,劇情甚至有些魔幻,而且開學的前兩天,這個少女還來寢室里找過徐知木一次。

只不過后來徐知木突然向另柳凝清表白,李奔也就再也見過安小米出現了。

“同學?”

安小米并不認識他,只是看著他手中傳單,又問了他一句。

李奔吞了吞口水,下意識把手里的傳單發了出去:“哦哦,給你。”

“謝謝。”

安小米恬靜地笑了一下,接過宣傳單看著。

“對短視頻行業有一定了解,并能自主做出應對方案……”

看到這些內容的時候,安小米的腦海里就想起了徐知木辦的公司。

這么多年來,短視頻公司這個名頭,也只有從他的嘴里聽到過。

等看到宣傳單的尾頁的一個徐先生的手機尾號時,安小米的雙眼忽的閃了閃。

然后她折起了宣傳單,又看了看李奔,笑道:“我聽你的口音,你是鄭城的?”

李奔沒想到安小米會突然這么問,支支吾吾地說道:“是。”

“你,認識我?”安小米盯著他的眼睛,雖然依舊帶著微笑,但是卻給李奔很大的壓力。

李奔撓了撓頭:“我是三中的,離你們學校不太遠……聽說過。”

畢竟用校園廣播當著全校師生的面對女生表白的壯舉,可是難得一遇。

當時傳遍了鄭城的各大高中,畢竟安小米這么漂亮的女生本來就容易惹人注目。

當然這些事他肯定不敢當著這女主的面前說出來。

安小米又看了他一兩秒,接著笑道:“那我們還算是老鄉了,這報名的地方,是在前面的路口嗎?”

“沒錯沒錯。”

“多謝。”

安小米很有禮貌的點頭,拿著傳單轉身離開了。

李奔這會滿頭都是汗,剛才這個安小米的眼神里總感覺有點壓迫感。

而且她之前和徐知木的緋聞,恐怕八成都是真的。

李奔看著手里的宣傳單,忽然感覺接下來公司的生活可能不會平靜了。

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那要是再來一只母老虎呢?

李奔悻悻哆嗦了一下,三次元還是太可怕,還是二次元老婆香。

安小米拿著宣傳頁,遠遠的已經看到了帳篷上的橫幅。

而帳篷的周圍此刻圍了不少人,大多數都是看熱鬧,當然也有幾個人正在詢問。

而坐在主位上的女人,安小米認得。

就是昨天一塊吃過飯的女人,

應該叫,林勝男來著。

安小米也沒有插隊,就在后面慢慢排著,大概十分鐘后。

林勝男一邊記錄著上一位面試者的信息,一邊喊道:“請下一位同學。”

“林姐,您好。”

一道清脆悅耳的女聲傳來,有些耳熟,林勝男抬起頭頓時也愣了一下:“是你?”

安小米,這個漂亮的小姑娘,徐知木那個關系感覺并不簡單的小干妹妹。

在昨天的飯局上也給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安小米坐了下來,把手里的傳單放在桌子上,輕笑道:“我也是政法系的學生,也可以來報名嗎?”

林勝男看著她,這才想起來,這個少女的確說過,她是濱海大學政法系的學生。

一開始她還懷疑,徐知木是不是早就已經內定好了,但是今天看來,似乎還真的不是為了給她開后門。

而且這個女生的實力,也根本不用走什么后門,說不定今天來報名,也是徐知木授意過來走一下過場。

“當然可以,這邊填一下信息和聯系方式。”

林勝男拿出了信息統計的表,安小米掃了一眼,這會已經有十多個人報名了。

畢竟宣傳頁上寫著,實習期內的公司都有將近五千。

這個時代,五千在一線城市也算是高薪了,更何況對于學生。

一個月五千塊,直白點來說,夠他們天天出去開房瀟灑了!

林勝男姐基本上統計名字的時候,總會適當性的詢問幾個問題,不過面對安小米的時候,林勝男只是告訴她回去等通知就可以了。

畢竟昨天這個少女自己撰寫的合同獲得了專業律師的高度認可,如果她報名,估計最后的當選的幾率已經十拿九穩了。

“我能提前先加一下林姐您的微信嗎?”安小米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當然可以。”林勝男也沒有什么好猶豫的,雖然知道這個安小米和徐知木之間不是簡單的干哥哥干妹妹的關系。

但是這些就不是她改考慮的范圍,她只要把控好選舉的質量就可以。

至于這些年輕人的情情愛愛,亂七八糟的,隨他去吧。

每個記錄下一個學生,都會被要求回去擬一份企業合同,算是一個試稿。

安小米加了微信之后就站起身:“那我就等著林姐通知了,您先忙,我先回去準備了。”

“好的。”

林勝男點點頭,目送著她轉身離開,少女的身影似乎有些微微的雀躍,就像是風中搖曳的百合花。

輕盈而美好。

其實論這個女生的實力,根本就不用什么試稿了,不過該走的流程還是要走的。

又十幾分鐘之后,幾個人陸陸續續發完了手里的傳單,都趕回了帳篷之下。

這會下課的學生也基本都走過去了,沒有必要一直停留了,這些領到傳單的學生就是最好的宣傳員。

等晚上再來擺一次攤位就就可以了。

徐知木和小學姐牽著手走了過來,這會林勝男面前也送走了最后一位詢問的學生。

“勝男姐辛苦了。”

徐知木看了看桌子上,報名冊寫滿了一兩頁,看來報名的人也不算少。

“分內之事。”林勝男笑了笑,然后拿起了報名冊看了看:“報名的學生里大致篩選了一下,符合初步條件的大概有二十一人,你要看一下嗎?”

“不用了,剩下的事就交給勝男姐了。”

徐知木笑道:“要一起去吃個飯嗎?我們學校的餐廳還是不錯的。”

林勝男搖頭笑道:“不用了,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你們去吃吧,對了,葉總管讓我你,記得你答應她的事情。”

這事,徐知木忙起來差點又忘了

他干咳一聲:“好的,我今天就給她。”

幾個人面面相覷,總感覺徐知木和那個神秘的大老板之間,有點不可告人的秘密。

帳篷也沒收,反正學校這么大,只要沒人舉報也不會有什么時候,而且徐知木現在也算是濱海大學的合作伙伴,就算是知道了打個招呼也就沒事了。

把東西稍微聚了聚,幾人準備去食堂了吃頓飯。

到了餐廳,王寧寧賤兮兮地湊到徐知木和柳凝清的中間,拍了拍徐知木的肩膀:“徐大老板,今天要不要還讓清清給你選飯吃啊?”

一想起昨天的飯,徐知木就感覺肚子里已經飽了。

“沒事你一邊子陪煒哥玩去,凈在這搗亂。”

徐知木沒好氣地說了她一句。

幾人都笑出了聲,柳凝清則是有些臉紅,輕輕抱住了徐知木的手臂。

昨天,誰讓他那樣的……都是他活該。

徐知木也看向了她,然后輕輕捏了捏她的小鼻子:“你也別得意,今天換我給你選飯吃!”

“才不要……”

柳凝清知道這個壞家伙肯定會趁機欺負自己,她想要松開他的手臂。

“你敢松開,我就敢在這里親你!”徐知木惡狠狠地威脅她。

這會的餐廳里恐怕不低于三四百人,柳凝清頓時嚇的小臉緊張兮兮的,他知道這個壞人肯定會說到做到的。

于是又只能委屈屈地重新抱住了他的手臂,臉頰一陣血紅,嘴里吐出兩個字:“討厭……”

“我就不該說話!”

“我就該應該先吃飽飯!”

“走走走,咱也選飯吃去,不在這吃狗糧了。”

幾個人一哄而散,徐知木笑著微微動了動手臂。

嗯……看來今天小學姐穿的內衣是不帶鋼圈的。

“別亂動呀……”

柳凝清紅著臉拍了拍他的手臂。

徐知木是厚臉皮,開口道:“清清,要不要晚上我陪你去買點衣服回來?順便給你買套內衣。”

內……內衣?

柳凝清的小腦袋里全都是這兩個字,她緊張地四處看了看,確定沒有人聽到剛才的對話,接著又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羞恥道:“你,你怎么能說這樣的話……你。”

“我給我老婆買衣服怎么了?這不是天經地義嗎?”徐知木一臉無辜。

“才不是你老婆……”

柳凝清這會都恨不得找個地縫鉆一下,氣都都地小臉,然后不說話了。

“你不是我老婆是誰老婆?”徐知木轉頭看著她:“你不會和白亞亞那個野女人睡一晚,就把我這個正牌老公給一腳踢了吧?”

“你胡說什么呀……什么野女……人家是正正經經女孩子,你,我咬你!”

柳凝清又羞又氣的,拉著徐知木的手臂咬了一口,當然也根本也沒有舍得咬,只留下一圈澹澹地牙印,和些許晶瑩的口水。

“我也要咬你的嘴唇!”徐知木故作流氓的說了一句,但是柳凝清呀的一聲松開了他的手臂,和他保持了一點點距離。

不過后退的時候不小心撞到了一個路過的女生。

“啊,對,對不起對不起……”

柳凝清連忙和身后的女生道歉。

“沒關系。”女生剛才路過的時候就看到兩人在這打情罵俏的,不過這個男生長的真的好帥啊。

這種神仙愛情真是羨慕。

女生剛走,柳凝清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徐知木一把又重新拉回了懷抱里,伸出自己的手臂,用命令的口氣對她說道:“抱著。”

柳凝清撅了撅小嘴,不過還是慢慢地抱著他的手臂,當然中間一直保持著距離,不要讓這個家伙再碰到了。

徐知木又小聲認真對她說道“說真的清清,你內衣的款式都是多久之前的了,款式不對,不利于你的發育,說不定還會變得畸形,你也不想三十歲就下垂……別掐別掐!”

柳凝清都要羞死了,然后又有點小小的悶氣:“你,你是不是……就喜歡大的?”

一定是,這個家伙總是欺負亞亞,之前還偷看她的熊熊,上次還偷偷潛入床上,說不定就是蓄謀已久……

徐知木感覺到小學姐的眼神越來越幽怨,立刻嚴肅地說道:“萬物都要將就一個均衡,我覺得清清你的就剛剛好,就像是打飯一樣,多了我也吃不了……怎么又掐我!”

柳凝清這會感覺頭頂都要羞的冒煙了,這個家伙說的都是些什么話啊,什么叫吃不了啊……

然后柳凝清也不理他了,氣呼呼地一個人跑過去選餐,徐知木則是端著盤子屁顛屁顛跟在她后面。

“清清,那今天晚上說好了,我陪著你一塊去。”

柳凝清看了他一眼,臉紅紅的繼續不理他。

“先吃飯先吃飯。”

徐知木笑呵呵的,女人只要不拒絕就是答應,女生說不要就是要。

總之,只要夠流氓,你說行,那就一定刑!

這次的飯是徐知木幫她選的,很均衡,大家坐在一起吃過了午飯,準備回寢室躺一會。

徐知木則是想起了葉洛嘉的話,這答應她的謝禮要是在不還,估計這金主爸爸就要生氣了。

濱海大學自然是有鋼琴的,只不過公用的鋼琴好像就那么一兩架。

不過中午這會應該用的人不算多了。

徐知木拉著小學姐:“清清,要不要陪我去一個地方?”

“哪里啊……”柳凝清眨著眼睛看他,兩個人的手還抓在一起晃啊晃的。

“到了就知道了,給你一個驚喜。”

徐知木拉著她行走在校園之中,這個天氣一吹風的確有那么一點泛涼了。

真該買一身新衣服了。

濱海大學有一座演播廳,平時用來舉辦一些大型的活動,當然也是校內藝術系的主要上課場地。

在進門大廳的中間位置去,擺放著三架鋼琴。

這鋼琴都是公用的,但是有時間限制,憑學生證一天可以去體驗一個小時。

當然也沒有人會選擇在這里試鋼琴,大庭廣眾的,萬一被人聽見,可真就社死現場了。

不過每年也都有小情侶在這里借機表白的。

這里的裝修都是按照西方歌劇院風格走的,大理石地板裝修的看著風格很是不錯。

柳凝清有點緊張,抱著徐知木的手臂,小聲地問道:“我們來這里做什么呀。”

當然是給自己的金主小富婆唱歌啊。

徐知木看著著她,溫柔說道:“當然是給我可愛的小老婆唱歌啊。”

柳凝清臉紅著,看著前面擺放的鋼琴,這種東西以前都是在電視里才見過,聽說隨便一臺都要四五萬。

徐知木領著他,在鋼琴的護欄前輸入了自己的學生號,獲得了一個小時的彈奏時間。

柳凝清就站在他的身后,看著徐知木端正坐在鋼琴前的模樣。

徐知木的手指也真的好長,放在鋼琴上感覺就有一種澹澹的貴氣。

偶爾路過的學生也有看過來的,這里的公共鋼琴其實說白了就是為了裝逼把妹的。

這里的藝術生也都多多少少接觸過鋼琴,倒也不稀奇了。

不過看到徐知木的臉時,還是有幾個女生停下了腳步。

畢竟帥哥還是值得一看的。

“誒?這不是那和吉他男神嗎?”

“好像真的是他誒!真的好帥啊。”

“不過他不是彈吉他的嗎?怎么又來彈鋼琴了。

“廢話,你看看他身上的衣服,和站在他旁邊的女生是情侶裝,肯定是來給女朋友獻唱的。”

“他行不行啊,吉他和鋼琴可不是一個檔次的,沒有學過的很難彈的好聽。“

徐知木對這些話充耳不聞,輕輕摸了摸琴鍵,試了幾個音階,音色只能說還不錯。

和之前在京都彈的那架鋼琴可差的太遠了,不過公用的鋼琴,有這個質量已經不錯了。

畢竟什么學校也不會舍得拿出幾十萬的鋼琴讓學生隨便彈啊。

“清清,想聽什么歌?”

雖然這次來是為了完成金主富婆的任務,但是自己在濱海大學的第一次……彈鋼琴。

他還是想獻給自己的小學姐。

柳凝清捧著小腦袋看著他,感覺到周圍的目光,她有些不好意思,心里又覺得甜絲絲的。

“我還要聽哪個……”

“好。”

徐知木默契的笑著,手下已經彈奏起了《等你下課》的前奏。

“你住的巷子里我租了一間公寓

為了想和你不期而遇

高中三年我為什么

為什么沒好好讀書

沒考上跟你一樣的大學……”

徐知木磁性的聲音,搭配著鋼琴的悠揚聲,回蕩在了大廳內。

越來越多的學生紛紛駐足。

他們沒有想到,這個濱海大學的吉他男神竟然彈鋼琴看著也這么專業。

其實這首歌,最適合的還是吉他,因為這首歌的基調就是青春酸澀的回憶。

吉他這種樂器本身就帶著一種青澀的灑脫感,很適合年輕人。

鋼琴的聲線雖然更加優美細膩,但是有了一種太沉穩的感覺,反而少了一些少年的粗獷隨性。

當然,換成了鋼琴就多了一些細膩的情感,莫名愉悅了一些。

也或許是,徐知木現在心境的不同。

畢竟曾經求不得的的人兒,現在正在一臉溫柔和滿眼愛意地看著自己。

“在人來人往中尋找著你

守護著你

不求結局

柳凝清聽著,拿起了自己的手機錄著視頻,這是他單獨唱給自己的歌,當然要好好的保存下來。

恍忽間,兩人似乎回到了國慶前的日子。

那個時候,自己和他對視一眼都會臉紅心跳上半天。

而現在……已經快要被他給徹底吃掉了,還做了一些羞羞的事情。

明明當初答應阿奶阿爺自己不會談戀愛的,結果一件事也沒有做到。

不過柳凝清不后悔,一點也不后悔,因為現在的柳凝清,已經是那個壞家伙的清清了呀……

“當你收到情書

也代表我已經走來

隨著最后一句話落下,周圍圍觀的吃瓜群眾,響起了一片掌聲。

“我靠!吉他男神竟然還會鋼琴!”

“男神男神我愛你!”

“當他女朋友可真幸福,你們剛才看到那個女生的臉了嗎?好看的有點不真實了,難怪我們的男神會被迷成這個樣子。”

“再來一個!再來一個!”

徐知木笑盈盈地對小學姐招了招手:“好聽嗎?”

“嗯嗯!”柳凝清激動的小臉紅潤,一雙大眼睛里都是驕傲的色彩。

這么優秀的男孩子,現在竟然是自己的男朋友啊。

“那我再給你唱一個好不好?”徐知木捏著她的臉笑道。

“好呀。”柳凝清說著,接著又拿起手機:“我都幫你錄下來!”

還聽上道,徐知木笑了笑。

接著又開始彈奏了起來。

這次彈的曲調,剛一出現,一種澹澹的平舒的情緒就鋪展開了。

“這世界有那么多人

人群里敞著一扇門

我朦朧的眼睛里長存

初見你藍色清晨

“又是一首沒有聽過的歌,不會又是他原創的吧?”

“這曲風差別也太大了,而且這首歌跟鋼琴也太配了吧。”

“感覺聽出了遺憾,又聽出了滿足,澹澹的溫馨感……”

悠揚的音樂回蕩在大廳之內,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聚集。

就連偶爾路過的教師都忍不住停下來聆聽者。

這首歌是不分年齡的,是一段人生,任何階段都能聽出來一些感悟。

“這世界有那么個人

活在我飛揚的青春

在淚水里浸濕的長吻

常讓我想啊想出神……”

隨著琴音落下,大廳內安靜了幾秒,旋即爆發出一陣掌聲!

“好!男神男神我愛你!”

“男神!我要給你生猴子!”

這里面的聲音里,總感覺男生喊的比女生勁還大。

徐知木從鋼琴上收回了手,今天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也就不再彈了。

走到小學姐面前:“怎么樣?這首歌好聽嗎?”

柳凝清呆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滿眼都是崇拜的小星星。

“嗯嗯,好好聽!”

柳凝清這會就像是得到了玩具的小武一樣,輕輕貼在徐知木的懷里。

這么優秀的男生,就是自己的男朋友啊。

一時間,她甚至忘了羞澀,只想在他的懷里靜靜地抱一會。

徐知木也是低下頭輕輕親了親她的額頭。

男生得到的最大的褒獎,就是喜歡的女孩子對自己的認可。

不過周圍的人是圍得越來越多了,這會柳凝清也被這么多人曖昧的眼神看的渾身都是軟軟的。

“我送你回寢室。”

徐知木抱著這會羞的抬不起頭的柳凝清,讓她靠在自己的懷里,準備離開。

“男神男神!能不能加個微信?”

有大膽的女孩子直接擠過來,拿出手機晃著。

“你們問問我女朋友愿不愿意,她要是愿意我就可以加。”

徐知木笑呵呵地指了指自己懷里的小學姐。

柳凝清臉紅的不像話,輕輕拍了拍他的胸口。

這些女生看到了柳凝清這張嬌羞無限,絕美無瑕的臉龐,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這也太美了!

幾個覺得自己顏值還不錯的女生頓時啞火了,這世界上竟然還有這么漂亮的女孩子。

難怪能把他迷的神魂顛倒的。

徐知木帶著小學姐,一路從演播廳里走了出來,一直走到了小路上,周圍才終于沒有了多少人。

一直羞答答的小學姐,這會才終于肯從他的懷抱里出來,然后又拿出手機,看著剛才錄制的視頻。

又露出傻乎乎地笑容。

徐知木捏了捏她的嘴角:“看你一副癡女樣,本尊就站在你面前,看視頻有什么勁,想要抱我,親我,還是狠狠地占有我,都隨你。”

“我才不要呢……”

柳凝清聽的面紅耳赤的,不過剛才的那些女生真的是……看著他就像是看見了肥肉一樣。

“你不要?”徐知木眉毛一挑:“你不要算了,反正別人有的是要的。”

“你敢……呀!”

柳凝清一瞪眼,小香腮呼呼的,擋在徐知木的面前。

然后下一秒就被徐知木直接給抱了起來,柳凝清下意識抱緊了四肢,就像是一只松鼠一樣掛在了徐知木的腰上。

徐知木托著小學姐的翹臀,柳凝清這會只能伸出兩條藕臂摟住了他的脖子。

“放,放我下來……”

柳凝清這會又怕又羞的,周圍還時不時有人經過呢。

“怕什么?你看看人家那邊。”

徐知木目光看向了道路兩旁的幾對小情侶,抱在一起親的忘我的很。

濱海大學的小樹林里,玩野的也不少,每天負責打掃衛生的保潔大叔大媽都能清理出不少戰后殘骸。

其實兩個人的動作還算是正常的。

“那也不行啊……你怎么壞呀……”

柳凝清和他貼著額頭,徐知木還抱著她轉了一個圈,惹的柳凝清又咬著小白牙驚呼了一聲。

“不許轉了!”

柳凝清感覺這會暈乎乎的。

“那你應該喊我什么?”

徐知木湊在她的耳邊說道。

柳凝清咬著嘴唇,臉頰紅坨坨的,像是喝了一壇子美酒,她輕輕貼在徐知木的耳邊說道:“老,老公……”

“哎!”

徐知木夸張的呼喊了一聲,然后抱著柳凝清放了下來,但是緊緊抱著她的軟腰。

幾乎是零距離地看著她那張嬌憨絕美的俏臉,低下頭親了一口。

一路走到了寢室樓下,徐知木拍了拍小學姐的小腦袋:“回去休息吧。”

“嗯……”

柳凝清看著他,然后又抱著手機,里面有兩首歌,一會回去要好好聽一會。

“一會回去,把視頻也給我發一份。”

徐知木又安排了一句。

“你自己還聽啊。”

“我看看有沒有音不準的,下次更完美的唱給你。”

“嘴貧……”

柳凝清心里甜絲絲的,然后忽然踮起腳尖,在他的唇角親了一下。

然后就紅著臉,跑上了寢室樓里了。

徐知木看著她的背影,感覺小學姐這一段時間的身材似乎比剛見面的時候又好了一些。

這或許就是愛情的滋潤吧。

不過具體的數據,今天晚上就知道了。

徐知木往回走的時候,手機上,柳凝清就把視頻給他發過來了。

徐知木點開看了一下。

自己彈著鋼琴唱著歌的樣子,還真踏馬的帥!

怎么上輩子過得這么稀里湖涂的。

太虧了。

徐知木:“謝謝老婆,么么噠。”

徐知木給柳凝清發去了信息,那邊過了好幾秒才終于回了一個“哼!”

今天晚上再收拾她。

徐知木把視頻給自己的金主小富婆發了過去。

沒有回信。

徐知木雙手插兜晃悠悠回寢室了。

躺在床上準備休息,這才看到了葉洛嘉的信息。

好,夠冷酷。

“怎么樣嘉嘉姐,帥不帥?”

“一般。”

“能得您這個評價也不錯了。”徐知木暗自拍馬屁。

過了幾秒,葉洛嘉又發了一條:“視頻是誰給你錄的?”

徐知木瞬間有點緊張:“怎么了?”

葉洛嘉:“你小女朋友?”

徐知木吞了吞口水:“是……”

然后葉洛嘉沒有回信息了。

過了半分鐘徐知木又問道:“嘉嘉姐有什么不滿意的地方嗎?”

又過了一會,葉洛嘉才回了一句:“沒事了,很好。”

女人說沒事,往往事都不小。

“要不……我下次給你單獨錄?”

葉洛嘉:“不用了,就這樣吧。”

“我覺得這次錄的有點不太好,等我有時間,在給嘉嘉姐你錄一遍吧。”

葉洛嘉:“哦。”

女人說不用,那就是用。

誰讓她是自己的金主呢,下次再錄一次吧。

徐知木放下了手機,準備稍微瞇一會。

而手機那邊,葉洛嘉現在靠在老板椅上,清冷的臉頰看著手機上最后的信息,冰冷的眉宇之間微微松動。

兩條被黑絲包裹的修長美腿放在了桌子上,小巧的腳趾緩緩地舒展著,拿著手機,點開了視頻的頁面。

看著視頻里徐知木彈著鋼琴的模樣,那段回憶出現在腦海之中。

其實明明……也就是一個月之前。

而且那個時候,他還沒有女朋友。

她靠在椅子上,身子像是一只溫順地小貓,看著視頻里似乎閃閃發光的少年。

這個冰山女總裁,這個向來清清冷冷,喜怒不形于色的葉洛嘉。

此刻白皙的臉頰上竟然有一絲絲屬于少女的紅潤。

冰山消融,綻放的是比濃春還要俏麗的顏色。

只可惜,這番美景,現在也沒有第二個人能看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0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