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  目錄 >> 第217章 柳凝清我一點也不慫……

第217章 柳凝清我一點也不慫……

作者:貓戲狗  分類: 都市 | 青春校園 | 輕松 | 貓戲狗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第217章 柳凝清我一點也不慫……

清晨,六點多。

徐知木一大早就從水床上蹦了起來。

床不錯,但是一個人睡實屬毫無樂趣。

總不能掛自動擋吧。

今天的事情不少,上午先幫小學姐下地干干活,下午還要帶著小學姐去村里大隊辦理貧困生補助。

洗漱完畢,徐知木給小學姐打了電話過去。

電話那邊很快就接通了,柳凝清溫柔的喂了一聲。

“清清,干嘛呢?”

“洗衣服呀,一會還要做早飯呢。”

“手洗嗎?”

“嗯。”

徐知木頓了頓,想起小學姐家里的確是沒有什么電器,也就是爺爺奶奶屋里有一臺老電視,估計平時也不舍得看。

就連洗衣機這種早就普及的東西,小學姐家里也沒有舍得置辦。

“對了,我昨天把你之前給我的洗腳機給給阿奶用了……”

柳凝清說這個時候,還有點小心翼翼地,畢竟是他送給自己,自己還沒有來得及和他商量。

“那奶奶喜歡嗎?”

徐知木的聲音里帶著笑意。

“嗯嗯,很喜歡……我跟阿奶說是你送的,她還夸你很會照顧人呢,就是沒有提前告訴你……你沒有生氣吧?”

柳凝清又小聲地問道。

“我生什么氣?我看起來是那么不懂事不孝順的人嗎?”

“不不,沒有,我只是。”

柳凝清手忙腳亂的解釋著,小舌頭都快捋不直了。

“好了不逗你了,我沒有生氣,畢竟我喜歡的就是那個永遠溫柔和善良的清清啊。”

徐知木聲音里帶著無盡的寵溺和愛意。

上一世的小學姐,就是一座燈塔,指引他走出了那段黑暗的時刻。

任何人可以向善良和解,并永遠對溫柔投降。

柳凝清手里洗衣服的動作都停了下來,晶瑩的眼眸,在清晨的曦光下,熠熠生輝。

徐知木忽然語風一轉:“不過……某些人昨晚很囂張啊,等會線下見面,希望你別慫!”

柳凝清頓時又紅了臉,不過剛才甜膩膩的話讓她耳根子都軟了下來,這會也說不出別的。

她抿了抿光澤誘人的粉唇,眼底輕柔,像是下了極大的決心,緩緩張開了貝齒。ŴŴŴ.xxBIQUGE

“我,我不慫!”柳凝清哼哼了兩聲。

“長本事了啊清清,希望到時候你的小嘴也能這么硬。”

“哼,不理你……”

掛斷了電話,徐知木笑了兩聲,自己這個老流氓還能讓你一個小毛丫頭欺負了?

徐知木也去拍了拍陳煒的門,這貨還睡的迷迷瞪瞪。

“木哥,這么早就起來啊?”

“你還以為真是來度假的啊?快點起來掰玉米!”

徐知木就像是以前一大早就催促長工下地干活的地主,就差手里沒有拿鞭子了。

“得得!等我洗個頭。”

陳煒鉆進洗浴間里準備洗頭。

徐知木又敲了敲隔壁王寧寧的門。

“王大美女,起床干活了!”

沒動靜。

徐知木琢磨了一下,又開口喊到:“喲?小武弟弟怎么來了?”

然后就能聽到房間里噔噔的聲音,王寧寧打開房門,鞋都沒穿,頭發還睡的亂糟糟的,就扒著門口睜大著眼睛四處看。

“小武弟弟呢?”

“想屁吃!快點起來準備掰玉米。”

徐知木對她說了一句,轉身就去了陳煒的房間。

王寧寧站在門口呸呸呸了半天,也關上門去洗漱了。

“煒哥,昨天晚上你倆就睡隔壁,就沒有偷偷暗度陳倉,暗通款曲之類的?”徐知木站在洗手間門口看著正在洗頭的陳煒調笑道。

“哎,可踏馬別提了。”陳煒用毛巾擦著頭發,無奈吐槽道:“自從寧寧見了小武弟弟,就跟著了魔一樣,昨天跟我聊天也全都是小武弟弟怎么怎么可愛之類的,以后也好想生一個這么好看的兒子之類的……我都插不上嘴。”

“這個插不上嘴,他正經不?”

徐知木一旁笑道。

“去去去!木哥你這就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你跟嫂子天天膩膩歪歪的,我這手還沒有……踏馬的不提了。”

“這你就不懂了。”徐知木拍了拍他的肩膀:“女生尤其女大學生都是母愛泛濫,她這是在暗示你趕緊找她生個孩子,你今天晚上就去找她坦白。”

“木哥,你就別在這跟我扯犢子了,這方法刑不刑我還不知道么……”

“你倆現在就差臨門一腳,別等人家女生開口,你這該出手就出手,別以后人家孩子都有了,你還在這給我玩純愛。”

陳煒一陣無語:“木哥,你不也是沒有踏出臨門一腳的嗎?”

徐知木:……

“今天你自己掰一畝地!”

“木哥,不帶急眼的啊……”

徐知木開車先到了附近的菜市場,順手買了點菜回去。

畢竟徐知木和陳煒這大小伙子的,飯量可不少,估計一兩天就給二老的小菜園子給造完了。

“這草魚咋賣的?”

走在菜市場上,徐知木看到擺著大盆賣魚的。

“六塊五,都是今天早上剛撈的,來幾條?”

老板看著幾個都是年輕人,而且穿著也像是從城里來的,價格就往上報了報。

王寧寧和陳煒對視一眼,這都是平時吃魚的主,還真沒有買過魚。

“你這最多五塊,而且你這魚都是混著賣的吧,五塊錢得了……”

徐知木上去砍了砍,最后三十塊錢拿下了兩條。

徐知木又轉到了豬肉攤上。

“老板,給我弄五斤豬肉,五花的。”

“好。”

賣豬肉的大媽熟練的切著肉,但是看看到徐知木的臉后就總覺啥時候見過。

“小伙子……你是哪個村的?怎么看你這么眼熟。”

“柳莊村的,都是熟人您多切點好肉。”

徐知木笑了笑,兩個月前跟著小學姐在這菜市場轉過一次,這些人對自己眼熟也正常。

王寧寧和陳煒則是心里吐槽臉皮真厚,說謊都不帶眨眼的。

“噢噢,我就說在哪見過似的,放心我這都是屠宰場拉過來的鮮豬肉,給你割一塊里脊肉……”

大媽跟柳凝清說得一樣是個實在人,給的肉足的很。

“多謝大娘,回頭還來照顧你的生意。”徐知木結過錢,揮了揮手,轉身往蔬菜區走。

“我靠,木哥你真行,人家敢說你還真敢認啊。”

“我有什么不敢認的,以后清清嫁給我,莪不就是她村里的女婿了嗎?”

徐知木理所當然地笑道。

“嘔!”王寧寧牙酸,拍了拍陳煒:“你真是一大早就在這找狗糧吃!”

徐知木又聳了聳肩,開口道:“你倆在這打情罵俏一大早了,還好意思說我撒狗糧?”

“呸呸呸!誰跟這個破直男打情罵俏!我要去見小武弟弟,小孩子才是最可愛的!”王寧寧臉一紅,又在陳煒的手臂上捶了捶。

而陳煒傻笑了一下,心里也在盤算著徐知木今天早上說的話。

到底可刑不可刑?

趕在七點之前。

已經能看到家家戶戶炊煙早就升起了。

遇到農忙的時候,五點多就要起床,這早飯已經不算早了。

到門口的時候,在養雞的小院子里,爺爺正在拿著草投喂小羊。

小院里,小武露出了小腦袋,手里還拿著幾顆雞蛋,都是剛剛下的。

“是哥哥姐姐他們來了!”

小武蹦著揮手,爺爺的耳朵有點背,這才聽見動靜。

“爺爺早上好。”

徐知木停下車,對著爺爺打招呼,王寧寧則是一溜煙去找小武玩了。

接著徐知木和陳煒從后備箱里拿出了今天買的菜,大大小小四五個大袋子。

“你們這幾個孩子,還買這么多菜干什么?家里都有。”爺爺看著徐知木手機提著的魚和一大袋豬肉,心里過意不去。

這會,院子里阿奶也出來了,看著兩個人手里大包小包的也都趕緊走了過去:“今天一早就讓清清他爺去菜市場買過肉了,你們怎么又買這么多……”

“剩下幾天都要在奶奶家蹭飯了,我們要是不帶點東西來可不好意思混飯吃。”徐知木笑著把菜都放在了桌子上。

“你們能來吃飯奶奶心里就高興,買這么多要花多少錢啊,一會奶奶找給你,你們都是學生以后可別亂花錢了。”

奶奶心里暖暖的,真是幾個好孩子啊。

“這可不行,您天天幫我們做飯,這就算是給您的手工費了,奶奶要是不收,這飯我們也不好意思吃了。”

“你這孩子……好好,一會奶奶給你們做好吃的,都快坐著歇會,小武快去倒點茶……”

奶奶在拍了拍徐知木的手,一雙老眼里都是慈祥的笑容。

“奶奶,清清呢?”

“噢,在廚房呢,今天說要給你們炒菜。”

“行,我也去廚房看看。”

徐知木笑著走進了廚房,奶奶則是看著他的背影,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徐知木打開廚房的門。

廚房不小,但是大多地方都被一些柴火和玉米秸稈堆了起來。

一大一小兩口鐵鍋,一個燉湯一個炒菜。

灶臺是由紅磚黃泥建造的,火越燒就越結實,但是灶口已經被常年火烤燎的漆黑。

屋頂也早就被熏黑了,顯得整個房間都昏沉沉的。

雖然東西很多,案板上卻擺放的很干凈整潔,都是整理過的。

而小鍋前,少女窈窕的身影亭亭玉立,身上穿著陳舊的圍裙,一頭長發也盤了起來,在腦后用一根簪子扎了起來。

今天的小學姐穿上了之前的那身休閑居家裝,挽起長袖,潔白無瑕的手臂與周圍昏暗的環境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鍋里做的是炒臘肉,廚房里飄蕩著肉香。

“你來啦。”柳凝清已經聽到剛才院里的聲音,目光溫柔而幸福。

此刻的小學姐一顰一笑,都有了一種賢妻良母的即視感,而且小學姐這凹凸有致的身材,系上圍裙之后,就顯得曲線越發動人了。

徐知木甚至都能想到以后的房間里,小學姐穿著圍裙,給自己做飯的模樣。

“來看看我的小嬌妻都做了什么好吃的。”

徐知木笑著走了過去。

“你又亂說……”柳凝清面頰緋紅,緊張地往廚房外看了看,都想用勺子敲他一下。

徐知木站在小學姐的身邊,貼的很近,湊在她光滑細膩的脖頸處,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真香啊。”

“你別壞,阿奶還在外面呢……”柳凝清又羞又怕,看了看門外,這會奶奶正在和陳煒聊天。

“我怎么壞了?我說這臘肉真香也不行嗎?”

徐知木莫名其妙的說道。

柳凝清被他惹得一陣心跳加速,嗔怪的看了他一眼:“是什么,你你自己清楚……流氓。”

小學姐說了他一句,接著輕輕推了推他:“你去外面等著吧,一會就好了。”

但是徐知木順勢從她后面抱住了她纖細的腰肢。

“呀,你……”

柳凝清小心臟都快跳出來了,這家伙怎么現在越來越大膽了。

“你放開我好不好……奶奶就在外面呢。”

柳凝清幾乎是小聲地祈求著,可憐兮兮的模樣。

不過越是這樣,徐知木這個老流氓就越興奮。

“沒關系我都看著呢。”

他蹭著小學姐的耳鬢,聞著他身上香香的味道,在她的耳邊輕聲道:“不過,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某些人不是很囂張說自己不慫的嗎?”

“我我不知道!”

柳凝清輕輕別過頭,倔強地說著,只是這臉頰的溫度已經高的嚇人。

“不知道?我就讓你知道知道!”

徐知木從窗戶看了一眼,這會爺爺在屋外喂養,奶奶和陳煒正在聊天摘菜。

這會可憐的小學姐,是插翅難飛!

“阿姐!雞蛋來啦!”

就在徐知木即將伸出魔爪的時候,個子還沒有窗戶高的小武探出了腦袋。

屋里的兩人頓時一愣。

由于各種問題xxbiquge地址更改為mida.cc新地址避免迷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