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  目錄 >> 第216章 小學姐我等你來欺負我啊

第216章 小學姐我等你來欺負我啊

作者:貓戲狗  分類: 都市 | 青春校園 | 輕松 | 貓戲狗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第216章 小學姐我等你來欺負我啊

晚飯。

徐知木從車的后備箱里又拿出了提前準備的飲料酒水。

客廳有些小了,徐知木和陳煒直接搬了兩張桌子到了院里拼在一起,老老少少七個人。

趁著滿天的星光,和大廳的一只鎢絲燈泡發出的微軟燈光,歡坐一堂。

“奶奶,您別做了,這菜都吃不完了。”

桌子上已經放著三四道菜,剛才爺爺還偷偷騎著自行車去村里唯一一個小賣鋪里買了點涼菜和飲料回來。

村里人有時候淳樸的讓人沒話說,都說富小氣窮大方。

窮人最怕欠人情,稍受恩惠就想著如何償還。

只不過徐知木看著爺爺買來的“雷碧”飲料,有些無語。

這鄉下里這種盜版的飲料比正版還多,當然價錢也便宜一些。

山村的人,平時哪里舍得喝飲料,也分不清是不是正版盜版。

畢竟是爺爺的心意,幾人也都默契的沒有拆穿爺爺被騙了的真相。

最中間則是滿滿一大盆燉雞湯。

幾人的面前也都有一個裝著滿滿都是雞肉的碗。

只有二老的碗里,是湯多肉少,多是一些土豆塊。

“奶奶,您別光給我們盛肉,您和爺爺也多吃點。”

徐知木拿著勺子,把自己碗里的雞肉給二老都分了分。

“不用不用,我們老了吃不動肉,喝點湯挺好,你看你這孩子……”奶奶攔都沒有攔住,心里面又涌出來一股股暖意,這還是除了自家孩子之外,第一個對他們這么親的。

自從清清她娘走了,家里面的重擔都壓在兒子身上,外出打工有時過年都難回來。

加上清清現在也去上大學了,家里面就更冷清了。

今天看著一桌的孩子,真是比過年還熱鬧,奶奶一雙略有渾濁的老眼一酸,用頭巾擦了擦眼淚。

“奶奶,今天高高興興來吃飯呢,您哭什么。”

徐知木拿著一次性杯子都分了分。

“就是啊奶奶,來我給您倒果汁喝。”王寧寧看著奶奶擦淚的樣子,也是鼻頭一酸。

自己的奶奶還在的時候,也是這么慈祥,總是年年盼著自己回去。

“好孩子,奶奶這是高興,清清從小沒幾個朋友,還麻煩你們多照顧她……”

柳凝清奶奶說著,又沒有忍住擦了擦眼淚。

“放心吧奶奶,我肯定會照顧好清清的,以后也多來看您和爺爺。”

徐知木這是把真心話說了出來,就差點把我以后就是你們親孫子這話說出來了。

柳凝清目光溫柔到了極致,她靜靜地看著徐知木,月光下的完美俏臉朦朧上了一抹羞紅,不過更多的則是濃郁到極致的暖意。

一雙繁星般的眼眸里,滿滿都是他的身影。

二老這會心里感動,一時半會都沒有聽出來徐知木這話里不對勁的意思。

“來爺爺,我今天陪您喝兩杯。”

徐知木聽小學姐說過,她爺爺愛喝兩口,不過都是買的散裝白酒,喝多了對身體也不好。

不過這下地干活的人,最廉價可以放松的娛樂方式就是抽根煙,喝口小酒了。

徐知木特意買了一箱酒來,雖然不是茅臺,但也是不錯的糧食酒了。

不是不舍得送好的,而是怕小學姐知道自己送這么貴的酒,估計心里又要過意不去了。

徐知木拿著酒瓶,給爺爺倒上了一滿杯,接著給陳煒也和自己都倒了一杯。

“這酒,不便宜吧,孩子你可別亂花錢……”

雖然這輩子也沒有喝過什么好酒,但是這酒好不好,聞一下就能感覺出來,醇香而不沖鼻。

這都是好糧食酒才能具備的。

爺爺口舌生津,還是忍著酒勁問了一句。

“不礙事,我有一個親戚家就是賣酒的,我們自己拿酒便宜,您放心和,絕對的純糧酒。”

徐知木端起酒,站起來說道:“今天大家都來一塊干一個,住我們的爺爺奶奶身體健康,壽比南山!”

“對!祝爺爺奶奶身體健康!”

幾個人都站了起來,兩位老人又忍不住老眼淚閃,也站了起來。

小武使勁舉了舉杯子,但是一直夠不著,最后咿呀兩聲,拉著小凳子站了上面。

可愛的小手拿著果汁杯子,也碰了上去,還奶聲奶氣地說了一句:“干杯呀!”

“哈哈哈……”

眾人面面而視,都會心笑了起來。

飯桌上,眾人都逐漸打開了話匣子。

圍繞著大學生活談了起來,不過當然是避開了徐知木已經和柳凝清談戀愛的事。

不過王寧寧還是把徐知木如何幫柳凝清,以及幫她申請補助金的事情又經過一些潤色說了出來。

二老聽的目光一直在徐知木身上看著,而徐知木這會也一直給小學姐夾菜。

總之……就是兩個人的關系很微妙。

柳凝清不敢看爺爺奶奶的眼神,每次徐知木給她夾菜,她都羞的臉熱。

暗戳戳地用手輕輕在桌子下捏了一下他的大腿。

不過被徐知木直接騰出手給抓住了。

“嗯”

柳凝清下意識輕哼了一下。

“怎么了清清?”

奶奶看向自己的孫女,這發現孫女的整張臉都有點紅紅的。

柳凝清左手還被徐知木攥在手里,抽也抽不出來。

而徐知木則是神色如常和爺爺聊著天,只是手下還輕輕地搓著她光滑的手背。

“沒沒事,喝湯太急了,有點燙……”

柳凝清強忍著心里的羞澀,開口說道,只是輕輕又在他的手掌心掐了掐。

不過這個壞人皮糙肉厚的,一點都不在意,反而抓著她的手指,像是盤著美玉一般來回揉捏著。

不過王寧寧和陳煒則是對視了一眼,根據他們對徐知木的了解,肯定是又偷偷對清清使壞了。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某國的那種……

現在的年輕人可真是玩的越來越變態了。

八點多,在城市里夜生活才剛剛開始,但是在山城里,已經寂靜無聲。

沒有車鳴,沒有吵鬧,也沒有什么廣場舞暴走團這種惡勢力……

安靜,自然,溫馨,就是唯一的主題。

“孩子們吃飽了沒有?不夠鍋里還有饃和湯。”

“別麻煩了,真的吃飽了,咱自家的柴雞比城里的那些雞好吃多了。”

幾個人都拍了拍肚子,這雞雖然就一只,但是養的都很肥,完全總夠吃。

更何況還有這么多菜,吃的的確挺飽的。

“我來幫忙收拾碗筷吧。”徐知木準備幫忙刷碗,但是被奶奶攔住了。ŴŴŴ.xXbiQuGe.c0m

“我跟清清去就行了,你們再在這說會話。”

“我也去吧,今天吃這么多,不運動運動萬一長胖了怎么辦。”

王寧寧也笑著站了起來。

“你這閨女長的真水靈,可一點都不胖……”奶奶看著王寧寧,也是喜歡的很。

女同志們都去刷碗了,而徐知木掏出了煙,又給爺爺點上了,拉著陳煒坐在一起說會閑話。

至于小武,這會依然抱著玩具槍稀罕的不行,在屋里來回跑著。

“爺爺,您這地里還有多少玉米沒收?”

徐知木主動挑出了話題。

“還有三畝地吧,都是在山坡上,我這腿腳現在沒有以前利索了,要是放在以前,兩三天就能收完。”

“咱這玉米現在能買啥價?”

“還是一塊,要是拉倒鎮上的糧站,能賣到一塊一二……”

“這一畝地除去化肥農藥,恐怕一千塊都掙不了了。”

“誒…沒辦法,我們都是農民,種了一輩子地,沒啥出息也沒有別的能耐,就指望著以后孩子能出人頭地,最起碼要走出這座山,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他們能過得好我們這些糟老頭子也就放心了……”

爺爺的話很樸實,也有一種廣大農民的無奈,語氣沉重的就像是常年耕種的土地。

厚重,又壓的人有些難受。

農民根植于土地,大半生都貢獻在滿山耕田里。

他們可以種田,但不能世世代代都種田。

城市里的孩子,是很難體會到這種心境的。

“會好起來的,現在清清同學已經可以自己掙錢了,您和奶奶就養好身體,很快就會看到那一天。”

徐知木認真地說著,這一天絕對不會太晚。

“是啊,我聽說柳同學成績是七百多分,在濱海大學里都是排名前列,很多大公司不等畢業就會過來搶人……”

陳煒也說著,爺仨坐在院子里,慢慢說著話。

而廚房里,王寧寧和柳凝清就沒有讓奶奶動手,就搶著把碗都耍干凈了。

這破舊的小院里,一片安寧和溫馨。

席總要散,九點。

徐知木拍了拍屁股站了起來:“爺爺奶奶,今天不早了,我們就先回住的地方,等明天我們再來看您,陪著清清把手續都給辦了。”

“好好,你們回去的路上都慢點啊……”

一家四口,送著徐知木走出了院門。

一直送到了三人上了車。

“開車慢點的,路上黑,路不好走,到地方打個電話啊。”

奶奶站在車窗前,看著車里三個年輕人,心里還是有點空落落的。

雖然只是在一起吃了一頓飯,但是這種久違的團圓感,對于這些空巢老人而言就是最難得的事情。

“放心吧奶奶,我們住的地方離這很近,一會就能到。”徐知木系上了安全帶,對著奶奶笑了笑。

柳凝清就站在奶奶的身后,默默地看著他,徐知木坐在后排,和她對視了一下。

彼此的目光都在訴說著情緒。

“哥哥姐姐,明天你們還來嘛?”

小武也虎頭虎腦地蹦著,扒在車窗看著。

“來,姐姐肯定來啊!”

唯一沒喝酒的王寧寧今天負責開車,她看到小武就喜歡的不行,伸出手想要捏一捏他的小臉,但是還是被小武蹦蹦跳跳地避開了。

“小武真小氣,臉都不讓捏……”

王寧寧在車窗里委屈屈地說道。

幾人都笑了笑,徐知木又看了小學姐一眼,反正接下來還有幾天時間,今晚還是多留些時間讓這一家人敘敘舊吧。

“那么我就先過去了,明天我們一定來蹭早飯!”

徐知木笑著揮手,車輛緩緩啟動了。

這一家四口站在路口,一直看著車輛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夜晚,柳凝清坐在阿奶的床榻邊上。

“清清,今天那個叫徐知木的孩子,我看對你挺照顧的,你之前跟奶奶說的在學校里遇見的男生,就是他吧?”

奶奶拉著孫女的手,自己已經蒼老粗糙的手和孫女這年輕光滑的手,對比明顯。

自己這個孫女,命里是真苦,但偏偏又生的這么好看。

從小到大,有不少男生追自己孫女,好幾次鬧到了學校,甚至還有人偷偷跟著自己孫女到家門口……

那段日子,甚至柳凝清每天出門都會隨身帶一把剪刀用來防身。

后來,柳凝清為了不再讓家里人擔憂,從此就帶上了口罩,走到哪里也不曾摘下。

帶上的是口罩,同時也遮住了她的內心。

從那一天開始,柳凝清就沒有朋友了,一心就為了這個已經殘缺的家。

這一切,做爺爺奶奶的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而自從暑假的那一天之后,自己孫女就像是忽然變了。

變得愛笑了,也逐漸摘下了口罩。

當奶奶的最了解自己的孫女。

摘下了口罩,就證明她已經找到了可以讓自己生活在陽光下的依靠。

而這個依靠,很有可能就是今天的那個男生。

柳凝清顯然是沒有想到阿奶竟然會突然這么問。

但是她知道,自己是瞞不了太久的,之所以一直沒有告訴阿爺阿奶,就是擔心他們會多想。

可是今天看來,似乎阿奶阿爺對徐知木的觀感都很好。

“嗯……”柳凝清點了點頭,精致的容顏飛上點點緋紅。

“這孩子心地善良,心細又規矩,以前光聽你說還覺得假,今天一見果然是個好孩子……”

阿奶笑著,摸了摸孫女的頭發。

規矩?

柳凝清下意識想到了剛才吃飯的時候,那個壞壞的家伙還偷偷在桌子下面毛手毛腳的。

他要是規矩了,這世界就沒有不規矩的人了。

阿奶接著問道:“清清,你跟阿奶說實話,你之前說你有好感的男生,是這個孩子嗎?”

柳凝清愣了好一會,她看著阿奶慈祥的笑容,腦海里又全都是徐知木的影子。

從第一次相遇的一樁樁一件件,她知道自己早就已經離不開他了。

于是,柳凝清看著阿奶的眼睛,面紅如血,像是一只溫順的小貓一樣,輕輕點了點頭。

阿奶看著自己的孫女,輕輕嘆了一口氣,果然如此啊。

畢竟哪有一個男生會愿意送一個剛剛認識不久的女生,這么遠翻山越嶺的送女生回家呢?

“阿奶,我莪們還還只是,普通朋友,我們沒沒有……”

柳凝清聽奶奶嘆氣,下意識緊張了起來,支支吾吾地解釋。

“沒事沒事,你是我孫女,阿奶了解你。”

奶奶看孫女這著急的樣子,也是拍了拍孫女的手:“奶奶不是反對你談戀愛,只是擔心你被人給騙了,咱家里這個條件……”

阿奶說著,一陣心酸。

要是普通的人家,談戀愛也就談了,可他們這樣的家庭,經不起折騰。

而且她們看電視上,每年都有很多女大學生未婚先孕的,最后不是d胎就女生一個人承擔后果。

這個家經不起這樣的折騰,自己這個孫女更經不起。

“阿奶,我們……”

“清清,阿奶阿爺都老了,陪不了你一輩子,你遲早是要嫁人的,但是我們只希望,你以后能找個好人家,咱不要大富大貴,但要找一個穩當的,負責任的人……”

阿奶和藹說道,攥著孫女的手:“奶奶也是過來人,你現在的心情奶奶也懂,今天奶奶也就是跟你聊一下心,至于什么決定,你自己拿主意。”

柳凝清愣了很久,最后看向了阿奶,恬靜地點頭。

“不說這些了,來,我給你納了幾個鞋墊,拿過去試試舒不舒服……”

阿奶引開了話題,從床頭柜里拿出了一個塑料袋,里面放著三四雙鞋墊,都縫制的很精致。

“謝謝阿奶,很漂亮呢。”

柳凝清拿起鞋墊看了看,細細在心里想了想,接著問奶奶:“阿奶,你手里還有納鞋墊的材料嗎?”

“要給他做鞋墊?”阿奶笑著問了一句。

柳凝清臉紅點頭:“嗯,他他幫了我這么多,我只是還,還禮……”

“是應該好好謝謝人家,家里還有就在縫紉機上,去吧,但是別熬太晚啊。”

阿奶摸了摸孫女的臉頰,讓她過去了。

看著已經出落的越發高挑成熟的孫女,奶奶露出了一抹復雜的表情。

“兒孫自有兒孫福吧……”

柳凝清來到客廳的角落,這里放著一家老實的腳踏縫紉機,這是當年媽媽帶來的陪嫁。

柳凝清看著旁邊放著的材料,拿起了用石灰筆標了記號。

那個壞人的鞋碼,她記得很清楚。

這會,手機響了。

是他的。

“清清,我們已經到酒店了,今天我的表現,還讓你滿意嗎?”

徐知木笑嘻嘻地聲音從電話里傳來。

柳凝清想起剛才奶奶說的話,心里本來是有點亂,不過他的聲音一響起,她也就安心了。

“嗯,阿奶她……也很喜歡你呢。”

柳凝清也輕笑著說道

“那肯定了,我這么英俊瀟灑尊老愛幼,誰見了不喜歡?”徐知木臭屁著,不過語風忽然一轉:“不過……今天我有點不開心誒。”

“啊?怎么了啊?”

柳凝清手下納鞋墊的動作停了下來,有點擔心地開口問道。

“今天的晚安吻還沒有給呢,你說我能開心嗎?說吧,你這個女人要怎么補償給我?”

徐知木認真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

瞬間就能聽見電話旁邊王寧寧直呼“受不了這狗糧了”的聲音。

柳凝清輕輕抿著粉唇,雙眸如星,明亮而溫柔。

“那我托夢賠給你吧,你要是夢不到,就代表你心意不誠,不管我的事了……”

柳凝清輕輕哼了一聲,自己都沒有忍住笑了起來。

徐知木那邊愣了好一會。

“清清,你現在這些話都啊跟誰學的?”

“跟一個愛占便宜的壞人學的……”

“好啊你個小清清,等著我明天去收拾你,有你好果子吃!”

徐知木感覺自己像是被突然拿捏了一般,這怎么行?

男人必須要主動,必須要在上面!

可接下來柳凝清一句話,讓徐知木又愣住了。

只聽見小學姐的聲音里帶著笑意,就像是春風拂面一般,恬靜而平穩地回道。

“好啊,我等你。”

說罷,甚至不給徐知木反應的機會,直接掛斷了電話。

徐知木愣了半天,看著手機被掛斷的頁面,忽然笑了起來。

而同一個月色下,那個趴在縫紉機上的少女,此刻嬌羞如霞,臉上的紅暈勝過這世間所有的嬌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85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