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干凈的證據

第三百八十三章 干凈的證據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三百八十三章 干凈的證據

發言臺上。

聽到沈建澤傳來的提示。

顧群青眉頭頓時輕輕一揚。

終于來了。

只見他輕輕朝屏幕躬了躬身,面帶感激的對楊文娟道:

“ok,感謝楊主任為我們帶來的這條消息,辛苦您、也辛苦魔都動物無害化處理中心的其他工作人員了,現在請您繼續吧。”

“好的,顧經理。”

楊文娟笑著朝他點了點頭,坐直身子,繼續說道:

“由于這次事件的社會關注度非常高,輿論壓力極大,即便我們遠在魔都也有所耳聞。”

“因此出于官方機構的社會責任感,我們中心對科大發來的協調函非常重視,幾乎動員了所有空閑的人事力量進行配合。”

“在核查名目沒有發現那只布偶貓‘跳跳’的記錄后,我們便通過內部的自有渠道,聯系了魔都各大社區寵物醫院以及相關合作機構。”

“說來也巧,那位名叫跳跳也要吃飽飽的博主經常在視頻里正面露臉發言,所在小區名稱也多次主動提及過。”

“所以我們沒花什么功夫,就定位到了那位博主曾經到訪的寵物醫院,并且調出了當天的錄像。”

“目前相關錄像我們中心已經發送到了科大的技術中心,并且授權手續也交接完畢,顧經理,我的話說完了。”

顧群青雙手合十,朝楊文娟做了個感激的手勢:

“好的,再次感謝楊文娟主任,感謝魔都動物無害化處理中心的所有員工。”

“在此,我們衷心期待動物無害化處理的產業能夠盡快覆蓋到全國,同時也祝愿天下所有的寵物都能遇到一位心地善良的主人。”

聽到顧群青這番話。

臺下的陳珊珊頓時一愣。

寵物能遇到心地善良的主人?

顧群青這似乎話里有話啊.

不過不等她細思,顧群青便再次看向了臺下:

“好了,咱們廢話不多說,有請技術人員把視頻接到大屏幕吧!”

幾秒鐘后。

屏幕上的楊文娟畫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處辦事大廳的監控視頻。

視頻清晰度中等,左上角寫著一行字:

20230111,14:32,魔都,長寧社區寵物服務中心。

屏幕上投放出來的視角側對入口,下方便是用于接待客人的前臺。

通過監控視頻可以看到。

此時正有一位女性值班人員坐在椅子上百無聊賴的刷著視頻,手機屏幕已經被打了碼。

與此同時。

畫面上也出現了一個紅色箭頭,指了指前臺邊上的一個小圓球,浮現出了四個字:

錄音話筒

趁著畫面還沒進入主題,顧群青便也簡單提了一句:

“諸位看到的錄音設備算是目前寵物醫院的標配——畢竟寵物一出事,有些時候比人出事還要扯皮。”

“所以現在大多數正規的寵物醫院,都會在公共區域放置攝像頭和話筒進行錄音錄像。”

臺下有部分人輕輕點了點頭,這種事很正常,這年頭有的理發店都開始搞這玩意兒了。

過了大概十多秒鐘。

服務中心的入口忽然出現了一道身影。

來人是個身材有些消瘦的年輕女子,頭發燙成了波浪狀,身穿綠色長衣,手上挎著一個不知道啥牌子的包包。

來到前臺后。

年輕女子輕輕敲了敲前臺桌子,說話的語氣還是挺客氣的:

“你好?”

值班人員這才注意到來人,連忙將手機收好:

“您好,請問有什么事嗎?”

年輕女子點點頭,解釋道:

“那個.是這樣的,我家的貓咪今天上午去世了,我想問問現在魔都的寵物殯葬要多少錢呀?”

值班人員似乎也是個貓咪控,聞言很是遺憾的啊了一聲:

“貓咪去世了呀請節哀,是這樣的,現在寵物殯葬的價格分成好幾類,具體看你怎么選。”

“第一個告別流程支出,如果要進行告別、入殮,那么整套儀式大概8001200左右。”

“接著是火化,火化連同火化后的骨灰盒大概200400,再往上就是定制了,千百來塊甚至上萬的都有。”

年輕女子頓時微微一僵,語氣很明顯的帶上了幾分意外:

“這么貴?”

“這還沒完呢。”

值班人員搖了搖頭,掰持著手指道:

“另外咱們魔都是不允許土葬的,所以普遍都是樹葬——也就是把骨灰盒埋在地下,上面種一株樹,目前魔都這邊的收費是五年3880。”

“除此以外,還有寵物標本和骨灰鉆石——把碳分子首先從寵物骨灰中分離出來,制成石墨,然后將石墨與鉆石種子結合起來,在模擬環境中培養鉆石等等”

年輕女子陷入了沉默,過了許久才道:

“也就是說一次下來最少要4000塊錢?”

值班人員嗯了一聲:

“嗯,如果你要走殯葬的話是這樣的”

年輕女子的胸口起伏了幾下,似乎有些難以置信:

“不對吧,這么貴的費用,難道所有人都承擔得起?”

值班人員看了眼年輕女子的挎包,再次搖了搖頭:

“肯定不是所有人都負擔得了的,所以有些人會把寵物遺體隨意遺棄到垃圾桶,以前還有丟河里的——不過這些年禁止往河里頭投擲雜物,一被發現處罰的很嚴厲,所以丟河里頭的相對少了點,不過丟垃圾桶的還是沒法管。”

“只是寵物相處久了總是會有感情的,這樣隨便遺棄尸體一來容易污染環境,二來對寵物也不公平,既然要養就要負責嘛.”

話沒說完。

年輕女子二話不說,轉頭就走。

視頻到此結束。

臺下也隨之響起了一陣議論聲,直播間內更是彈幕不絕:

媽耶?!

這么模糊是本人嗎?

應該是本人,那款包包和衣服在上個月18號的那期視頻里頭出現過。

這啥意思?能證明啥?

“我好像懂了。”

人才公寓里。

王通打了個響指,對女友張瑩說道:

“就是說那個叫什么飽飽的博主嫌棄火化價格貴,就沒有去做社區殯葬,但是對外說是已經火化了是吧?”

張瑩輕輕點了點頭,表情若有所思:

“應該是這樣,這樣一來,差不多把那條殯葬的微博給錘死了.不過這有啥用呢?”

“難道科大準備用這個邏輯去表示博主的微博一條假所以條條假?這似乎有點太牽強了吧.”

王通聞言猶豫片刻,看上去準備說些什么。

不過話未出口,便被直播間里的顧群青給打斷了:

“看到這里,可能有些觀眾朋友會有些迷糊,那就是這條視頻和所謂的‘真相’有什么關系呢?”

“先不要急,大家再看一條視頻就明白了。”

“技術員,換視頻!”

幾秒鐘后。

直播畫面又是一變。

這一次。

視頻從彩色的室內景象,瞬間變成了一處黑白的夜間監控。

畫面的右上角顯示著‘20230112,00:03’這個時間戳。

地點標記為‘安霞街道A11監控區’。

這處探頭的位置位于一條小道的盡頭,下方是四個垃圾桶,十米外可以看到一條亮著路燈的單行道。

依舊是小半分鐘過去。

一位穿著與上午一模一樣的年輕女子,鬼鬼祟祟的拎著一個塑料袋出現在了入口處。

在女子出現的剎那。

畫面驟然停頓,并且迅速縮放。

這次的縮放沒有箭頭提示,但所有人都能清晰的看到,那位女子塑料袋的一側赫然露出了些許

貓尾!

一切盡在不言中。

很快。

畫面比例恢復正常,視頻繼續播放。

只見年輕女子四下張望了幾下,快步來到了垃圾桶邊。

隨后看也不看的掀開蓋子,把塑料袋塞了進去。

做完這些。

她便快速轉身離開了現場。

視頻同樣到此結束。

而這一次視頻播完.

直播間內,頓時再次涌起了一大排問號:

臥槽?????

踏馬就這樣丟了?????

跳跳!!!!

看得出來。

最后那類彈幕要么是跳跳也要吃飽飽的粉絲發的,要么就是其他養貓養狗的路人發的。

總之無論是以上那種人,在此前的網爆過程中,基本上都是沖在最前方的先鋒軍。

而現在嘛

他們隱隱感覺到了有些不對。

當然了。

此時的網絡上依舊還有大量的網爆黨沒有轉變態度,比如其中一個叫做‘獼猴桃干’的大V立刻發了一條內容:

so?這能說明什么?我承認飽飽的處理方式確實有問題,但拋開行為不談,這能作為洗白產品有毒和渣男的借口?

短短半分鐘內。

這條微博下方的評論數便破了150,匯聚了大量的支持者。

此時的顧群青看不到網絡上的這些評論,不過閉著眼睛想想也能猜到個大概。

隨后他用麥克風有問題為由硬生生拖了三四分鐘的時間,在網上評論初步有所發酵之后,方才悠悠說道:

“各位媒體來賓,觀眾朋友,如伱們所見,這條視頻是由CN區安霞街道提供的監控錄像。”

“相關手續已經經過了長寧公安分局、魔都公安總局的批準。”

“如果我所猜不錯,現在或許很多人會持有這樣一個想法——那就是雖然遺棄寵物尸體有些過分,但這和‘一個螂滅’有毒是兩碼事,對嗎?”

“很遺憾,你們大錯特錯了。”

說著。

顧群青從發言臺下方抽出了一份文件,輕輕朝攝像頭揚了揚:

“那位叫做‘飽飽’的博主犯了一個錯誤,那就是她以為只要夜深人靜,偷偷遺棄貓咪遺體就不會出事——因為做過相同事情的人有不少,沒聽說過被追責的。”

“但我想說的是.”

“有些灰色事件在沒有明確立法的前提下,官方不找你不是因為找不到,而是因為沒必要浪費更多的人力資源。”

“比如澀澀,又比如遺棄寵物遺體。”

隨后他頓了頓,又說道:

“好了,再回歸事件本身,我現在想告訴大家的,是這段監控的后續。”

“魔都早在數年前便開展起了垃圾歸類,因此這只布偶貓的遺體在次日便被我們的皇位工人發現,并且按規送到了環衛置點進行了預處理。”

“接著按照要求,它在當晚被運送到了魔都的動物無害化處理中心,準備進行火化。”

“不過由于當時我們已經和楊主任進行了聯系,因此這只布偶貓的遺體,最終在火化前被攔了下來。”

聽到顧群青這番話。

現場頓時為之一靜。

幾秒鐘后。

現場和直播間猶如被引爆了的炸彈一般,轟然炸響。

顧群青見狀也沒攔著,而是悠悠喝起了水。

這么重要的信息,不給點消化時間可不行。

科大14號樓。

作為徐云擔任助教所帶著的學生,常禮成和葉國紅等人自然也不會錯過今天的發布會。

這二人是目前應用物理系2班的班長和支書,也是當初被徐云喊來做第五代吡蟲啉的試藥人,那場百萬蟑螂闖宿舍的萬惡之源。

“奇怪了。”

聽到顧群青這番話。

嫌棄長發麻煩剃了個光頭的常禮成摸了摸青色的發茬,費解道:

“前頭那位楊主任明明說沒找到跳跳,怎么現在圈子又繞回到動物無害化處理中心去了?”

“為啥不干脆直接點,開頭就把這事兒說出來?”

“你傻啊?”

一旁的葉國紅嗤笑一聲,輕輕踹了踹常禮成的小腿肚:

“這兩件事能一樣嗎?”

眼見常禮成依舊一臉懵逼,葉國紅便耐著性子解釋了起來:

“網上那群瘋子你又不是沒見過,如果那個顧經理沒先過前邊的名目和兩段視頻,直接說魔都動物無害化處理中心找到了‘跳跳’的遺體,你猜網上會怎么說?”

“用你一個禮拜沒洗的襪子想想都知道,在沒有證據的前提下說結果,百分百掉包的帽子就給你扣過來了好吧?”

常禮成頓時一愣。

真是這樣?

這年頭的辟謠講究的是一個循序漸進,很多時候一股腦兒的甩結果并不是好事。

雖然從結果上來說。

‘跳跳’的遺體最后確實是回到了動物無害化處理中心,但這完全是截然不同的兩條線:

一條是官方線。

也就是核查名目—社區寵物醫院—服務中心監控視頻,這是殯葬流程。

另一條是私人線。

也就是名叫飽飽的博主遺棄了遺體,通過環衛工人這個‘中介’,最后才回到了動物無害化處理中心。

這和楊文娟直接說“我們中心找到了‘跳跳’尸體”截然是兩種情況。

看著似有所悟的常禮成,葉國紅再次一嘆:

“除了避免被扣帽子之外,科大的這種做法還達到了一個更重要的目的。”

常禮成微微一愣:

“更重要的目的?這條視頻不是為了錘死博主遺棄寵物尸體的事實嗎?”

“哈?”

葉國紅再白了眼自己的好基友,感慨的搖了頭:

“當然不是了。”

隨后他指了指自己畫出來的兩條線,重重一點:

“你沒發現嗎,這一套復雜的流程下來,科大手上已經名正言順的擁有了來歷清晰、沒有任何偽造嫌疑的”

“‘跳跳’的尸體啊.”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34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