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三百八十二章 好戲終開場

第三百八十二章 好戲終開場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三百八十二章 好戲終開場

今天的發布會是現場直播的模式,全程沒有延遲。

所以作為一名登上臺前的與會者,徐云自然不可能在這種場合看手機。

因此他并不知道自己登場時那齊刷刷的一排‘渣男’彈幕,一堆人恨不得生啖其肉。

也不知道在自己出現的第一分鐘,全網直播觀看人數正式突破了兩千萬。

當然了。

雖然看不到那些彈幕,徐云心中多少還是有些預感的。

比如b站的《三國演義》中,關羽敗走麥城,最后死于東吳之手,情節極其悲壯。

接著在孫權等人出場時,彈幕上便可以看到整齊劃一的‘東吳鼠輩’。

徐云估摸著自己現在的情況多半就和孫權等人差不多,甚至可能更慘。

隨后他將這些念頭打散,跟在陸朝陽的身后按照座次入座。

此次發布會坐在中間位置的是張睿,張睿右側是顧群青、田良偉、再右側才是徐云。

至于鄭祖這個公司股東嘛.....

今天并未到場。

畢竟新創基金名下還有其他產業,摻和這種事還是有些敏感,能避嫌自然以避嫌為主。

入座后。

一位身穿黑色商務套裝的男子走到了坐席左前方的發言臺。

此人大概四十歲左右,戴著一副金絲眼鏡,頭發打理的齊整油亮,面容親和儒雅。

只見他調了調發言臺上的麥克風,試探性的道:

“喂喂喂——”

很快。

聲音傳遍了會議室。

中年男子臉上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神色,環視周圍一圈,隨后緩緩開口:

“尊敬的各位來賓、媒體朋友,還有各大直播平臺前的觀眾朋友,大家上午好!”

“我是今天的主持人沉建澤,目前司職校長助理,非常感謝大家百忙之中前來參加科大舉行的輿情發布會,在此我謹代表科大向各位表達衷心的謝意!”

啪啪啪——

臺下很快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一些直播平臺上,也紛紛刷起了各種彈幕:

“好帥呀!”

“帥鍋擊劍嗎?”

“科大上美男計了?”

過了幾秒鐘。

掌聲稍歇。

沉建澤低頭看了眼臺桌上的發言稿,又繼續道:

“眾所周知,科大建校至今已有整整六十四年,位列國家“雙一流”“985工程”“211工程”,屬于國內知名的頂尖高校之一。”

“科大的校訓是‘紅專并進,理實交融’,其中‘紅’是高尚的情操與品質,‘專’是.......”

沉建澤先是簡單介紹了一番科大概況,看上去頗有些無聊。

不過很快。

他便話鋒一轉:

“近些年來,科大大力扶持校友創業,孵化、誕生了一大批有潛力的新興企業,方向涵蓋了各個領域。”

“其中有科大訊飛,國盾量子這些市值數百億的蒼天大樹,也有諸如華盾生科這樣的幼苗。”

“比起已經成型的企業,‘幼苗’無疑更加脆弱,更加需要呵護。”

“但遺憾的是,有些人并不期望幼苗能夠健康成長,甚至想將它連根拔起。”

“譬如在過去的一周時間里,我們的一株‘幼苗’遭遇到了無情的抹黑,連同科大在內,大量的相關人員受到了極端的網絡暴力。”

“所以在今天,科大對公眾正式召開這場輿情發布會,向大家揭露一些你們所不知道的......”

“真相。”

“真相?”

聽到這兩個字。

下方的媒體席上,有不少記者頓時一愣。

作為媒體從業者,他們在文字方面的敏感度要遠遠高過普通人。

他們很清楚一件事:

這種規格的發布會事先都會準備好發言稿,每個字都是被反復研磨校對過的——那種啥‘我錯過了我女兒的成人禮’除外。

而目前官方也好,藝人也罷。

遇到抹黑事件的時候,處理手段的措辭絕大多數都是‘辟謠’。

辟謠這個詞的彈性區間其實很大,情緒上相對溫和很多。

比如這是我和xxx的聊天記錄和錄像是辟謠。

請勿跟風聽信謠言也是辟謠。

我沒做過這件事,愛信信不信滾還是辟謠。

所以辟謠是個可以自適應的詞兒,也就是不一定要錘死,主要是表態,信不信另說。

但真相就不一樣了。

這個詞在文字上沒有什么退路可言,不是輕飄飄一句經過調查,徐云沒做過這事兒,不要聽信謠言就能揭過去的。

你要說真相,就必須要拿出干貨錘死才行。

想到這里。

不少媒體人連忙將身子坐正了幾分。

有意思了。

科大這是真要肝啊......

看著情緒逐漸嚴肅起來的眾人,沉建澤的眼中微微閃過一絲光芒,又開口道:

“各位媒體朋友,各位觀眾,現在我宣布.......”

“今日的科大輿情發布會,正式開始!”

“首先有請華盾生科的總經理,顧群青先生發言!”

唰——

話音剛落。

坐席上的顧群青便站起身,朝發言臺走來。

他和沉建澤做了個短暫的眼神交接,沉建澤便暫退到了禮臺邊緣。

顧群青則代替了他的位置,雙手扶在發言臺兩側,很是大氣的朝臺下點頭致意:

“大家好,我是華盾生科的現任coo顧群青,英文名叫做aaron,今年38歲,未婚,有意相親的女士可以聯系我。”

臺下善意的響起了一陣笑聲。

不過緊接著,顧群青便表情一正:

“好了,不開玩笑了,咱們言歸正傳。”

“今天科大舉行這場發布會的原因想必大家都很清楚,我這里就不多花時間去做前情提要了,直接開始正題吧。”

“整件事從順序上來說呢,應該可以分成兩個階段——分別是對我們公司產品‘一個螂滅’的‘質量揭露’,以及對公司董事長徐云的所謂‘曝光’,前者的順序比后者出現的早,這個大家應該都沒意見吧?”

臺下再次響起了肯定聲。

直播間內也有不少彈幕刷了一個對字。

顧群青見狀打了個響指,擔任過賽諾菲大區vp的他在這種場合顯得相當從容:

“既然如此,我們今天就分兩步來討論,大家請先看大屏幕。”

今天發布會布局采取的是分屏模式,分成三個區域:

場地中央是張睿、田良偉徐云等人的坐席。

坐席左邊靠前的位置是發言臺。

右邊的墻壁上則是一塊巨大的液晶屏幕。

屏幕下方還有一扇閉合的小門,那是臨時消防通道。

只見顧群青一按遙控筆,屏幕上很快出現了一個微博賬號的截圖。

顧群青用遙控筆的激光在賬號上圈了幾下,說道:

“最早‘曝光’這件事的賬號叫做跳跳要吃飽飽,是一位寵物博主,在b站和抖音都小有名氣。”

“她宣稱自己的寵物貓‘跳跳’誤服了‘一個螂滅’,最終中毒身亡,這件事大家應該都知道吧?”

這一次。

回答顧群青的人更多了。

吧嗒——

顧群青又一按激光筆,畫面瞬間翻了個頁,切換到了另一條微博。

這條微博的內容很簡單,就一段話:

今天聯系了社區寵物醫院,花錢進行了寵物殯葬流程,跳跳,天堂一定不會有惡人了!

這條微博受跳跳中毒視頻的引流,評論數同樣破了三萬。

基本上都是“一路走好”之類的祝福。

臺下的蟑螂娘陳珊珊也跟著掏出手機,前往跳跳要吃飽飽的主頁再確認了一次,發現截圖沒有動過手腳。

和陳珊珊做出相同舉動的媒體人有不少,在確認截圖沒問題后,所有人的臉上不由冒出了一縷疑惑:

顧群青翻出這條微博是準備干什么?

很快,臺上的顧群青便給出了答桉:

“在進行下一步之前,這里我再和大家強調一件事情——我們今天進行的所有步驟,都是在公安部門的配合下進行的,全程合法合規。”

“下面請接通我們今天的第一位嘉賓,她會為我們帶來第一個很關鍵的信息。”

都都都——

隨著技術人員的操作,屏幕畫面很快變成了連接頁面。

幾秒鐘后。

畫面一亮,一位五旬左右的女子出現在了屏幕中:

“顧經理好,觀眾朋友們好。”

與此同時。

各大直播平臺的畫面也被切換成了視頻主體。

“楊主任,您好。”

顧群青朝對方揮了揮手,算是打了聲招呼,接著說道:

“咱們時間有限,我就不和您多客套了,請您先自我介紹一下吧。”

楊文娟明顯事先和顧群青進行過了‘彩排’,聞言很利索的點了點頭:

“大家好,我叫楊文娟,是目前魔都動物無害化處理中心的正職主任。”

說著。

她還從桌上拿起了一張工作證,在屏幕前晃動了兩下。

由于直播畫面已經切換成了楊文娟的視頻窗口,所以觀眾們反倒要比現場媒體更能看得清上頭的內容:

姓名:楊文娟。

單位:魔都動物無害化處理中心。

職位:主任。

工號:0001484。

接著她頓了幾秒鐘,又開口道:

“我們是市政府全額撥款的事業單位,原本我們主要處理的是類似福喜問題肉、黃浦江漂浮死豬之類的事件,確保食品安全和城市安全,寵物火化只是為小眾市民服務的內容。”

“不過前幾年上面的提案專門提到了寵物處理的問題,也有市民紛紛反映不知哪里處理寵物的身后事,所以我們也開始承接了寵物火化事宜。”

“目前魔都的寵物殯葬流程一般是這樣的——在社區寵物醫院或者授權寵物殯葬中心完成臨別沐浴、遺體鋪花、入殮儀式,在告別室告別,由專車直送直送我們中心,進行最終火化。”

“也就是說,我們這里是所有寵物殯葬流程的終端。”

待楊文娟說完。

顧群青輕輕點了點頭,看上去跟頭一次聽說這個業務似的:

“額,楊主任,我有個問題啊——會不會有寵物店私下搞火化爐火化的呢?”

楊文娟笑了笑,很有耐心的解釋道:

“顧經理,你應該知道,寵物殯葬是一門新興產業。”

“據我所知,現在確實存在一些不正規的非法商家私下火化,所以全國范圍內來說,答桉顯然是肯定的。”

“但以魔都的監管力度嘛......我反正是沒聽說過哪家黑作坊能活超過兩天的。”

楊文娟這番話其實是包著說的,有些內容不方便說清楚——動物遺體涉及到了生化問題,小地方可能不怎么重視,但魔都這種地方絕不可能放任黑作坊存在。

顧群青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那請您繼續吧。”

楊文娟見說從桌上拿起了一份文件,朝攝像頭揚了揚:

“目前我們中心每年火化的寵物大概有23萬只,平均每天幾十到上百只——這個數字包括了死亡的流浪貓狗。”

“在收到了科大方面發來的協調函后,我們對一月十號到十二號....也就是從跳跳要吃飽飽錄像時間到發布‘跳跳’殯葬微博日之間的寵物遺體登記進行了篩查。”

“‘跳跳’是一頭在寵物貓中也不算常見的布偶貓,所以即便是我們中心,往往也要隔一段時間才會見到一次。”

“根據我們的最終篩查,一月十號到十二號只有一只布偶貓的火化記錄,而它的主人是一對外籍夫婦。”

“也就是說....我們合作的社區寵物醫院并沒有收納過那只死去的‘跳跳’。”

說著。

楊文娟將文件朝攝像頭展示了一下。

她遮蓋住了相關信息,不過證件登記那欄可以清晰的看到不是身份證,而是護照。

見此情形。

諸多平臺上的彈幕齊刷刷的出現了一個字符:

某個小區里。

此前負責復驗徐云梅森素數證明過程的王通,今天也和女朋友張瑩在關注著這場直播。

聽到楊文娟這番話。

王通頓時一愣神,忍不住脫口而出:

“臥槽,不會真要翻吧?”

類似王通這樣忍不住的人還有不少,畢竟眼下楊文娟這番話,基本上就代表著跳跳要吃飽飽那條殯葬微博在說謊。

雖然殯葬微博和徐云以及一個螂滅沒啥直接關系,但一旦它被證偽,無疑是暴露出了一個痛腳。

當然了。

嘴硬的人數量更多。

短短半分鐘內,大量反駁的內容迅速出現在了直播間和微博:

“這算什么證據?說不定人家回老家找老家社區醫院火化的唄?”

“笑死人....鬼知道那個楊什么主任是不是收了錢的,合著你拿個文件說沒有就沒有唄?”

“有一說一,證據力度確實不夠,你有本事上能錘死的證據啊,空口白話算是啥?”

“大家別被帶節奏了,退一步來說,就算飽飽她沒有去火化跳跳,這對事實有什么影響嗎?”

退到幕后的沉建澤一直在關注著網上的反饋,見此情形,他不由微微一笑。

這些人真是天真.....

楊主任的出現,可不只是為了證偽那個博主沒有火化貓咪那么簡單啊.....

華夏可是有個成語,叫做抽絲剝繭呢。

想到這里。

他不由深吸一口氣,通過耳機對顧群青道:

“顧經理,可以進行下一步了。”

現在884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43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