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三百四十七章 任務獎勵,發財了(下)

第三百四十七章 任務獎勵,發財了(下)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三百四十七章 任務獎勵,發財了(下)

空間里。

隨著徐云點下了那個是。

休——

原本被他握在手中的那本線裝書,驟然脫離飛出,漂浮在了徐云面前。

書封與徐云正面相對,仿佛有一個沉睡多年、剛剛醒來的靈魂在與徐云對望。

幾秒鐘后。

書頁呼啦啦的翻動,整本書緩緩發出了金光。

緊接著。

這本書的右邊出現了另一道相同大小的線裝書虛影。

幾秒鐘后。

這道影子逐漸凝實,上頭寫著

《永樂大典·卷二萬二千八百七十五卷二萬二千八百七十六》。

接著是第三冊....

第四冊.....

第九冊.....

第一百三七冊.....

第五百九十一冊.....

第三千三百八十二冊.....

直到.

《永樂大典·卷一》。

十分鐘后。

整整11095冊、22877卷的永樂正本環繞在徐云身邊,四周隱隱還有鐘鼓禮樂齊鳴。

其實吧。

在徐云穿越來的2022年,網絡上偶爾可以看到這樣一種看法:

《永樂大典》這本書的意義只在于古代,在現代它就只是個腐朽的紀念日,客觀價值不大。

這是一種非常非常狹隘且偏激的看法。

一部華夏民族的瑰寶,絕不是精神慰藉那么簡單。

此處就多花點筆墨,好好說道說道《永樂大典》到底有沒有實際價值。

首先要說明的是一點。

截止到目前。

很多華夏古代書籍的原版都已經流失了,相當相當多的文學作品都只知其名,但不知道它的具體內容。

如今研究華夏古代歷史的第一參考文獻是《四庫全書》,清朝時期所編寫。

然而整部《四庫全書》對于牽涉違礙的內容改動極大,并且刪減了大量的內容。

比如《三國志蜀書關羽傳》載,關羽死后追謚羽曰壯繆侯。

但編纂《四庫全書》時。

清高宗卻認為壯繆是對關羽的貶低。

故命館臣將壯繆改為忠義,以示對其力扶炎漢,志節凜然的表彰。

是不是很可笑?

類似的例子多的很,整部《四庫全書》充斥著大量的二創、曲解甚至憑空捏造。

然而盡管如此,它依舊是目前參考文獻的首選。

而《永樂大典》則不然,它對于歷史沒有進行任何修改粉飾——這不僅僅是朱棣為了貼金說的大話,后世所存的幾百冊《永樂大典》都證明了這件事。

光這一點,《永樂大典》就可以把《四庫全書》秒到渣都不剩了。

因此如果《永樂大典》面世,它將成為一套最權威的參考文獻。

當然了。

看到這里,可能還有人會繼續杠:

“然后呢?文獻有什么用?拿來自嗨嗎?”

這就涉及到一個文化特定領域的范疇了。

它叫做中華文明圈。

這個文明圈覆蓋了整個東南亞地帶,屬于東方文明圈的核心圈子。

霓虹、棒子、交趾都算是這個圈子的輻射區域。

然而近些年以來,本土一直在丟失中華文明圈的話語權甚至定義權。

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棒子國的申遺。

棒子國申遺的行為固然惡心,但諸位可曾想過,為什么棒子經常可以申遺成功?

教科文組織雖然不怎么硬,但明面上的規則還是要遵守的,不可能棒子申請了就給他們過——那樣棒子可以直接入常了。

至少在明面上,他們也是要按走流程的。

而這個流程就是在申遺時提交的很多韓文的記錄原本。

棒子的近代史不同于華夏,雖然同樣遭遇過霓虹欺壓,但卻沒有發生過一鴉二鴉那樣毀滅性劫掠的事情。

因此在棒子國內,他們始終保留著一些古籍原本。

比如端午祭、比如拔河、比如獵鷹、比如活字印刷、又比如百分百的中國樂器笙.

棒子在申請這些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時候,全部都提供了對應的古籍原本。

等咱們抗議的時候,他們直接一攤手:

行啊。

兔子你說這玩意兒是你的,那你拿出來原本或者拓印本的證據嘛。

兔子們每到這時候就無言以對了——能用原本申請的遺產名目咱們早就申請過了。

比如有原本記載的榫卯技術。

早些年傳聞它被棒子申請了,但實際上咱們在09年就把它拿了下來。(ih/directory_details/11785,這是非物質文化遺產數字博物館網址)

剩下的那些沒有申遺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不是咱們不想申請,也不是眼光不足。

而是拿不出實質性的、成體系的證據。

再比如至今沒有真正落錘歸屬何方的中醫。

網絡上經常有些棒子粉在洗地,說棒子其實并沒有霸占中醫,他們申請的是東醫,各位不要誤會啦思密達.....

沒錯,事實確實如此。

但背后的原因不是棒子不想霸占中醫,而是他們只能拿出《東醫寶鑒》來作為申遺證據。

而如果《永樂大典》如果能現世。

《蘇沉良方》《博濟方》《傷寒微旨》這些失傳的、能成為體系的古籍被找到,兔子們開年就會屁顛屁顛兒的去給中醫申遺了。

甚至很多被棒子搶去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咱們都可以把它申訴拿回來。

而以上只是《永樂大典》現世后很小的一部分用處罷了。

這還能說《永樂大典》沒有客觀意義、是腐朽的吉祥物,是在自嗨?

顯然是否定的。

不是說《永樂大典》沒辦法變現成外匯、沒辦法造出航母或者宇宙飛船,它就沒有實際價值了。

視線再回歸現實。

在各冊《永樂大典》全部具現后。

休——

這一萬多冊古書忽然無風自動,如同拉長的DNA螺旋結構一般緩緩向上飄去。

最后在高處消失不見。

看著消失在空間盡頭的古籍,徐云的心中絲毫沒有選擇將《永樂大典》現世的遺憾。

這部奇作本就是中華民族的瑰寶,是一個國家的財富。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有資格將它們收為己有。

徐云就這樣靜靜的看著這一冊冊《永樂大典》消失,飛向了

“永陵嗎.”

徐云喃喃自語,眼中透著期盼。

永陵是明代十三陵之一,位于金陵陽翠嶺南麓。

按照《大明會典》的記載。

永陵寶城直徑為81丈,裬恩殿為重檐七間,左右配殿各九間,其規制僅次于長陵。

雖然后世通過遙感探測顯示,永陵的內部已經積水。

但既然光環確定《永樂大典》能夠現世,它便一定會完整的出土于永陵。

徐云無比期待這一天的來臨,那將是華夏尋到‘根’的一天!

就在最后一冊《永樂大典》消失后。

徐云的面前再次浮現出了一道光幕:

正本清源:

《永樂大典》現世后可獲得的增益效果,民族凝聚力10,法度公證10,社會戾氣面5,惡行5

“正本清源嗎?”

看著面前浮現出的獎勵,徐云不由摸了摸下巴。

聽起來好像還是個不錯的加持buff?

畢竟獎勵的這四個屬性,幾乎都是目前社會所急缺的環節。

如今網絡發達,經常可以看到各種真真假假的新聞。

有些是真實發生的社會亂象,爆出后卻選擇控評禁言,引得人心憤怒。

有些則是牛鬼蛇神作妖,興風作浪帶起節奏后偷偷脫身,繼續奔著下個熱點而去。

種種情況交織在一起,導致現在的網絡又亂戾氣又重。

別的不說。

即便是小小的網文圈里,遠有《無限恐怖》的作者Z大,近有《紹宋》的作者榴彈怕水被人污蔑。

即便最后證明清白,也很難平息事件帶來的影響。

“希望能有點用吧”

隨后徐云嘆息一聲,重新將目標放回到了面前的光球上。

截止到目前,他已經開出了八個獎勵,分別是:

時空相冊。

思維卡套裝。

現實神秘彩蛋。

甲方善解人意卡。

止血明膠。

MR技術。

裝有高斯手稿的牛皮袋。

《永樂大典》。

十四個光球,目前還剩下六個。

接著徐云沉思片刻,點開了右邊的第三個光球。

這一次。

出現在徐云面前的,赫然是

另一個稍小一點的光球。

徐云:“?”

擱這兒套娃呢?

只見他試探性的朝小光球伸出手,輕輕一點。

小光球并沒有像獎勵光球那樣破碎,而是微微一顫,仿佛坤坤在說著你干嘛

接著很快。

徐云面前便出現了一道提示:

算力模組一號:

特殊獎勵,具現后為普通主處理器外形,使用后可提升人工智能1.14514的計算能力

備注:面壁者所用于的人工智能為指數成長型智能,1算力約為21220TFlop/s,5算力約為432678TFlop/s,10算力約為2.3Exaflop/s

算力模組嗎?

實話實說。

這個獎勵倒是在他的預料之中。

畢竟在1850副本里,他幫助巴貝奇和阿達先后完成了逆天改命。

不但搞出了分析機,甚至提前100年就把原始計算機都給發明了出來。

這個做法勢必會對副本的未來造成極其深遠的影響,程度若是不給一個和計算機有關的獎勵,未免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記憶力好的同學應該還記得。

徐云在老蘇副本結算時得到過一個人工智能...或者說人工智障,只會發個流口水的顏文字。

后來徐云還給它取了個名字,叫做咪咪。

這玩意兒雖然可以自動成長,但每秒的增速只有.

也就是徐云一整年都不斷網,那個智障頂多都只能達到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1的成長度。

因此想要讓它真正能幫到自己的忙,徐云顯然只能通過任務獎勵來進行升級。

例如這次。

光環提示的TFlop/s是一個單位,屬于FLOPS...也就是每秒浮點運算次數的范疇。

意思是”1萬億次浮點指令每秒”,也是衡量一個電腦計算能力的標準。

在燕京時間2022年6月1日公布的最新超算排名中。

老美的超算超級計算機Frontier排名第一,速度為1102000TFlop/s。

第二是霓虹的Fugaku也就是富岳,運算速度442010TFlop/s。

太湖之光則降到了第六。

天河2號位列第九。

這里順便說件很有意思的事兒。

超算500強排名發布于2013年,以前咱們拿第一的時候,一堆輿論都是搞面子工程,西部地區還有人吃不飽飯呢云云。

而這次老美拿了第一呢。

就是各種牛批、天頂星科技、人類之光的buff加了上去——更離譜的是說這些話的還都是華夏人。

有些時候比起鬼子,二鬼子要更吸引仇恨。

好了。

言歸正傳。

按照光環的提示。

那個人工智障似乎比較特殊,屬于指數成長型智能。

也就是每增加1的算力比例,計算峰值會得到指數級的提升。

等到了5。

它大致能達到富岳那檔。

而到了10。

便會超過Frontier兩倍。

此次光環獎勵的算力是1.14514,即便用簡單的乘法來計算,它的計算峰值也有24290TFlop/s以上。

按照超算500強的相關排名。

咪咪大概可以排到270名左右(t/lists/top500/list/2022/06/這是超算排名的網站,感興趣的可以一下)

排在這個算力之前的是老美的ial,之后的則是華夏的PAIASystem,由中科曙光建造。

不算很靠前。

但也不至于很拉跨。

這種算力的超算造價對外報價是5000萬美刀左右,頂多6000萬——畢竟光環可沒在電力上優惠,只要考慮建造成本就行了。

如果通過科大自有渠道,造價壓到4000萬應該不難。

按照現在華盾生科的發展速度。

大概在一年之后,公司就會具備建造這種超算的財力。

這個獎勵中規中矩吧,不是可以立刻就拿來使用的rb...咳咳,即戰力。

想到這里。

徐云便暫時將心思擱到一旁。

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了剩下的光球上。

唔...

還剩五個。

很快。

又一個光球破碎。

幾秒鐘后。

一個約莫有三米高、有些類似《龍珠》里特蘭克斯乘坐的時空穿梭機的機械設備投影出現在了徐云面前。

徐云見狀眉頭微微一掀,眼中露出了少許意外。

要知道。

一直以來。

光環所給的獎勵要么是承載有文字的羊皮紙或者思維小卡片,要不就是此前見到的頭盔之類的小物件。

如此巨大的投影圖像,這還是徐云頭一次碰到。

隨后他走上前,伸手覆蓋到了投影上。

重力梯度儀:

以熱場為原理的超靈敏重力梯度儀,感知精度為1016m/s²,可進行完全各項同性的變化,生產難度較高

圖紙.jpg

松開手后。

徐云的表情隱約有些微妙。

在看到這個玩意兒的時候他還以為是高達發動機呢,結果沒想到居然會是.

重力梯度儀?

在2022年。

你在大街上隨便找十個年輕人,問他們現在有什么設備中國位列禁運名單,最少有七個人會和你說是光刻機。

但鮮少有人知道。

在另一個比較小的冷門領域,同樣有個壁壘級的禁運設備存在,它的禁運程度甚至還超過了光刻機。

沒錯。

就是重力梯度儀。

所謂重力梯度儀,是一種測定重力場垂直梯度的儀器。

它的工作原理很簡單:

地球表面上正常重力垂直梯度會隨緯度和高度的變化而有微小的變化,另外地形的起伏也會引起梯度發生很大的變化,

因此只要測量出相關梯度,就能獲得很多的地形數據。

注意。

這里的梯度可不是指9.8m/s2的那個數值。

而是指每個物體在地面不同位置上會產生的重力梯度值。

所以這玩意兒一開始的時候呢,只是被用于山區勘測,找找露天資源統計統計植被覆蓋率啥的。

可隨著科技的發展,重力梯度儀就越來越顯示出它的特殊性了。

因為當精度達到某個級別后。

它不但可以測量地質結構、為研究地震提供資料,同時還能探查出地底的礦物資源。

再然后。

它便被擴展到了軍事領域。

以咱們本土為例。

大家都知道,咱們國家版圖廣袤,海岸線相當漫長,海域面積自然也寬闊無比。

因此一直以來呢。

有些賊人就會經常投放一些探測器到咱們的海里頭,去偷偷摸摸的采集各種信息。

有些是漂浮探測器,偶爾會被漁民同志們捕撈到換成獎金。

有些則是潛入式探測器,周期性的在海底巡邏。

這種情況找起來就不太好辦了。

比如去年的八月份。

當時第七艦隊的“塔爾薩”號瀕海戰斗艦、“基德”號驅逐艦以及來自第七艦隊司令部機動排爆第5小隊,組成了水面行動群。

它們在熱點海域進行了水面作戰、水雷對抗、反潛作戰等作戰行動演練。

從太平洋艦隊公布的演練現場畫面可以看到。

海對面出動了艦載直升機,向海里投放和回收了這些“神秘裝備”。

而這些裝備最終被證實是一批無人潛航器,名為“劍魚”。

主要功能是對潛艇進行搜索、識別和跟蹤,再通過內部天線將獲取的目標潛艇信息傳送給反潛飛機。

在咱們周圍的海域中,這種潛航器數量難以清點。

但如果有了高精度的重力梯度儀,那么只要把它發射上天空,就可以做到高效率高精度的探測器搜索。

當年老鷹打老薩的時候就裝備了梯度儀,什么導彈基地啊雷達陣列啊直接就被顯示到了飛機上。

目前精度最高、并且被用在實戰的重力梯度儀出現在13年前。

2009年3月27日。

歐空局發射了一枚GOCE衛星,上頭便裝備了一架迄今為止精度最高的重力梯度儀。

它的感知精度在10−12m/s²,也就是一萬億分之一的重力加速度精度。

這啥概念呢?

大致就是如果把它放在一艘萬噸巨輪上頭,它可以感受到一片雪花落到船上時產生的加速度。

同時在3分鐘內,它對相同物體加速度計距離的測量誤差平均值不超過1埃格斯特朗——埃格斯特朗是用來衡量原子半徑的單位,1埃格斯特朗是0.1納米。

這臺機器只要掛在南海上空,水深在2000米以上的探測器分分鐘就能給你鎖定出來。

所以一直以來。

重力梯度儀都屬于絕對禁運的設備,禁運程度甚至超過了光刻機。

這句話真不是夸張。

早先曾經介紹過。

光刻機這玩意兒雖然禁運,但并不是完全沒辦法買到它。

目前國內大部分購買光刻機的方式是這樣的:

國內公司和IMEC合作,由IMEC先從ASML應用材料買設備,用完5年后符合了瓦森納協議要求,便再轉賣給國內企業。

也就是說如果你要買,現在可以買到一臺2017年的光刻機。

這也是為啥中芯國際那臺光刻機會被扣住的原因——它是在2018年定制的。

可重力梯度儀呢?

別說2017年了。

1997年的重力梯度儀你都買不到。

目前國內所有的重力梯度儀都是自產自研出來的,其中有著無數可歌可泣的故事。

比如黃大年教授,一位立下過驚天功勞的國之棟梁。

1992年的時候,黃大年教授獲得了全國30個公派出國名額中的一個。

在“中英友好獎學金項目”的全額資助下,他被送往了英國利茲大學攻讀博士學位。

4年后。

他以第一名的好成績從英國利茲大學畢業,獲得地球物理學博士學位。

后來因為工作需要,他加入了英國國籍——根據后來某退休部委領導的采訪可以確定,黃教授的‘退國籍’是經過組織批準允許的,因為當時的水下隱伏目標不允許華夏人進組。

2009年底,黃教授回國。

后來他擔任了華夏深部探測技術與實驗研究專項第九分項“深部探測關鍵儀器裝備研制與實驗”的首席科學家,成功研究出地面電磁探測系統、固定翼無人機航磁探測系統、地殼1號萬米超聲鉆探裝備等多個尖端技術裝備。

09年的時候。

華夏的重力梯度儀精度處在第四梯隊,泰國掌握的技術都比咱們先進。

而2017年華夏的重力梯度儀,已經趕到了第一梯隊的中游。

現如今咱們航母上頭的重力梯度儀,幾乎全都是黃教授當時領隊立下的項目。

奈何可惜的是

天妒英才。

2016年11月29日凌晨,黃大年教授暈倒在出差途中。

回到長春,單位強制安排他做了檢查,可還沒出結果,他又跑去燕京出差。

等他再次從燕京回到長春,便接到了一張住院通知:

膽管癌。

2017年1月8日,黃大年教授救治無效去世。

享年58歲。

在那之后。

華夏的重力梯度儀便幾乎停滯不前,沒多少成果產出,在最近五年又被拉了一個身位。

當然了。

既然提到了黃大年教授,這里就順便辟個謠。

網上經常有一些涉及黃教授的文章會提到這么一回事:

2010年,正是因為黃教授的出手,海對面組織的‘金色眼鏡蛇’演習才會后退100海里。

而實際上呢。

黃教授在2009年才回到的華夏,那時候還處于很多人的質疑中呢,壓根就沒參與這么回事

有些人的貢獻已經足夠了,沒必要為了博眼球而再去進行夸大,這是對人物本身的不尊重。

話題再回歸原處。

眼下華夏的重力梯度儀正處于停滯狀態,而自己得到了這么一臺重力梯度儀.

想到這里。

徐云在感慨的同時,眼中不禁露出了一道思色。

這個獎勵毫無疑問是個好東西。

1016m/s²的感知精度,絕對是當之無愧的世界第一。

但問題是.

這么個軍用設備,要怎么才能合乎邏輯的拿出去呢?

要知道。

這玩意和華盾生科目前的畫風截然不同,找不到哪怕一絲一毫的重合點。

像此前的MR技術啦、凝血明膠啦,算力模組啦,都是符合華盾生科現有或者未來的發展方向的——大不了等上一年半載罷了。

還有此前的吡蟲啉和微粒軌道,也可以用靈光一現來解釋。

可重力梯度儀卻不一樣。

這玩意兒即便你等個兩年三年,也很難解釋清楚它的來路。

靈光一現的說法就更別提了,即便是宋徽宗那智商都不會信。

“那該怎么辦呢.”

徐云皺著眉頭思索了好幾分鐘,依舊毫無頭緒。

于是他只能暫時把這個念頭拋到腦后,繼續將注意力放到了面前的光球上。

14個光球,如今只剩下了

四個。

看著這四個光球,徐云一邊從左往右點數,一邊哼起了一首歌:

“我們阿森納,是不可戰勝的”

他前后這樣哼了兩遍,手指最終停到了從左往右的第二個光球上。

光球緩緩破碎。

片刻過后。

一塊大概普通平板大小、通體黑色的金屬板浮現在了徐云面前。

徐云伸手一握,發現金屬板的材質很輕盈。

與此同時。

相關的解釋再次出現在了他面前。

小型生物電池:

一種特殊的新型電池,依靠內部細菌發電,干燥環境下細菌會處于休眠狀態,加入葡萄糖液后會被喚醒并且進行呼吸作用,過程中釋放電子與質子,電池的硝酸銀陰極就會補捉這些電子產生電流,可用于簡易小型發電

圖示.JPG

“.小型生物電池?”

徐云用手指輕輕敲了敲這塊金屬板外科,嘴中輕輕的嘖了一聲。

原先他以為這次最快能夠投產的獎勵應該是止血明膠,但如今看來似乎定義下的有些早。

微生物發電。

這是一個2022年很常見的科學概念。

這項技術的歷史可以追朔到1910年,英國植物學家馬克·皮特發現了一個情況:

有幾種細菌的培養液能夠產生電流,于是他以鉑作電極,放進大腸桿菌或普通酵母菌的培養液里,第一個細菌電池就這樣在他手中“出生”了。

接著到了1984年。

一種能在外太空使用的微生物電池在海對面誕生,其燃料為活細菌以及宇航員的尿液。

因此一直以來,微生物電池都被視作一種很有前景的未來能源,比如說給汽車提供動力等等。

但截至到2022年。

微生物電池依舊是個偏理論的技術,即便是實驗室的最高功率也才0.66毫瓦/平方厘米。

因為它的難點實在是太多了。

例如微生物燃料電池和普通電池一樣,由生物陽極與化學陰極構成。

由于這兩部分目前都存在比較大的問題,導致整個電池的功率密度、電流密度,較比較成熟的燃料電池體系差距懸殊。

不用工程菌的話。

一個標準的mfc雙室電池——鐵氰化鉀陰極,碳布電極,130ml雙室,產生的電勢能有500mv都是非常優秀的的結果了。

而一個普通的南孚7號電池則是

所以這么低的電壓產業化起來非常困難,頂多用來做污水處理。

但在污水處理這塊,厭氧發酵產甲烷的工藝卻已經相當成熟,效率比微生物燃料電池高多了。

所以說句實話。

想要將微生物電池突破到可以作為常規動力的層次,難度恐怕不比MR技術小多少。

但另一方面。

如果眼界不放那么高,只是像光環顯示的這樣,把這項技術生產出一個小型便攜電池,給手機、筆記本、剃須刀、震動棒之類的小型設備充充電.

那么它的難度就無疑要小很多了。

雖然發電菌種的選擇、還是保存室的制備,亦或是捕捉電子的效率都是待解決的問題。

但這些并不是無跡可尋。

例如發電菌種。

目前在這方面使用的大多都是奧奈達湖桿菌或者哈夫尼希瓦氏菌,理論上只要慢慢去按照條件實驗篩查就行了。

反正做這事兒的是裘生又不是他,累點也無所謂,咳咳

外加有光環獎勵提供的部分關鍵節點協作,這項技術徐云有信心在短時間內完成突破。

而微生物發電恰好也符合化盾生科的研究方向,突破后甚至可以不需要冷卻期就無縫上線。

某種意義上來說。

這個金屬板,應該是徐云迄今為止得到的最符合量產條件的設備。

看來光環是真覺得自己是個窮逼了.

隨后徐云將金屬板收起,臉上逐漸變得鄭重了起來。

如今在他面前,只剩下了三個光球。

應該是.....

兩個光球。

因為三個光球之中,必然有著那個東西。

與此同時。

徐云的心中毫無征兆的冒出了一股預感:

除了可以確定獎勵的那個光球之外,剩下的兩個光球里

存在的恐怕都不是技術類的獎勵。

只見他沉默片刻。

將手指戳向了最右側的那個光球。

隨著一道比此前光球多一個波浪號的聲音響起。

徐云的面前忽然出現了一本厚重的英文書籍。

這冊書籍大概五厘米厚,長一尺,寬半尺,書名叫做

在看到這本書的瞬間,徐云便明白了它的來歷。

畢竟在過去的整整一年里,他可沒少和它接觸過。

隨后徐云輕嘆一聲,將它拿到了手里。

《經典物理》

艾維琳·艾斯庫從不離身的書籍,曾經讓希爾芙感受過知識的力量,別看它有些像是某個笨蛋作者因計算錯誤而拿來湊數的紀念品,某些情境下或許會有大用

備注:可添加撞角或者鐵鏈,以理服人才是王道

果然。

這就是那本艾維琳自見面開始,便時刻抱在懷里的《經典物理》。

徐云又隨意的翻動了幾下書頁。

書中除了印刷的文字外,還有不少艾維琳娟秀的隨筆感悟,字跡看上去很舒服。

雖然比起此前的諸多獎勵,這本書幾乎沒有任何價值可言。

但對徐云而言,這卻是一個珍貴異常的寶物。

十多分鐘后。

徐云將這本書收好,手指伸向了.

左邊的一顆光球。

光球應聲而碎。

通宵碼字日萬了三天,除了倒垃圾一步沒出過門。

不是吊大家胃口或者斷章,而是手速已經極限了,月末最后一天,大家有票的請投給我吧,想沖8000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409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