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三百四十六章 任務獎勵,發財了(上)

第三百四十六章 任務獎勵,發財了(上)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三百四十六章 任務獎勵,發財了(上)

看著面前剩余的12顆光球。

徐云沉吟片刻。

隨后按照此前從左到右的順序,伸手朝第三顆光球點去。

又是一道氣泡破碎般的聲音響起。

光球再次破碎。

幾秒鐘后。

一顆極其眼熟的金蛋出現在了徐云面前。

不知為何。

在見到這顆金蛋的時候,徐云仿佛看到金蛋的頭頂冒出了一雙手,很是熟稔的和自己打起了招呼。

徐云很快將手覆蓋到了金蛋表面。

片刻過后。

一道光幕浮現在了他面前。

現實世界神秘彩蛋:

第三次見面的獎勵,如同巴立明一般的老龍套了,略略略~

徐云嘴角微微一抽,光環你這樣搶吐槽不怕被打嗎?

不過話說回來。

彩蛋這玩意兒確實是老龍套了——至少在他完成的三個任務里,都可以看到彩蛋老哥的身影。

在小牛的新手任務中,神秘彩蛋的現實效果有兩個。

一是小牛畫像里的安踏。

二則是現實世界里的帕斯卡三角被楊輝三角給取代了。

但老蘇的1100副本結束后。

彩蛋的效果卻只有一次:

它把老蘇家的驢帶到了現實,現在正在科大東苑食堂磨豆漿呢。

在進入1850副本之前。

徐云在和老蘇在給老蘇上墳燒錢的那天,還從老蘇隔著九百多年的后代手里買來了一頭母驢——這句話不是病句。

也就是說.

彩蛋的效果其實是不固定的。

保底一次,多的話可能兩次甚至三次。

不知道如今這個彩蛋會是什么效果呢?

抱著這股好奇,徐云左手輕輕一揮。

彩蛋瞬息消失不見。

隨后他重新抬起頭,將注意力再次放到了后續的獎勵開啟上。

還剩11顆光球。

很快。

又有一顆光球破碎。

一張黑色的小卡片靜靜漂浮在了徐云面前。

“嗯?”

看著這張與思維體驗卡相差無幾的卡片,徐云的眼中浮現出一絲疑惑。

難道又是一張思維卡?

法拉第或者基爾霍夫的?

“應該不至于這么俗套吧..”

徐云默默滴咕了一句,伸手握住了這張黑色卡片。

唰——

熟悉的光幕再次出現。

甲方善解人意卡:

鑒于面壁者在副本期間多次完成甲方提出的高難度要求,現特獎勵此卡,以資鼓勵。

卡片激活后,可使現實中一位甲方變得善解人意,所提要求降低至原先難度的20

備注:真正和善的甲方現實中壓根就不存在,故此卡屬于規則級卡片,只可使用一次

徐云前后翻動了幾下小黑卡,眼中的疑惑漸去,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股懵逼:

好家伙。

合著獎池里頭還有這玩意兒?

不過仔細想想,這個獎勵倒也還算.

合情合理?

畢竟徐云在副本里遇到過威廉·惠威爾、阿爾伯特親王、劍橋校董等諸多甲方,接受過各種奇奇怪怪的要求。

別的不說。

光講威廉·惠威爾讓徐云在十月份之前完成分析機的要求,拋開穿越者的金手指不談,這妥妥就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來著。

還有新生開學典禮上的安古斯·羅曼。

當時他以牛頓研究會會長的身份跳出來,配合普來姆設下了一次絕殺。

當時那種情況換做另外一個人,早就死到不能再死了。

有這么多危機情況打底,出現一張善解人意卡倒也正常。

只是.

這玩意兒該什么時候用呢?

華盾生科目前并沒有接到所謂的上級任務,它是一個標準的自營體。

硬要說的話。

徐云才是公司內的真正‘甲方’。

這種情況下。

‘甲方善解人意卡’的使用機會恐怕是不多啊..

徐云一邊想一邊將卡片收入口袋,繼續看向了面前的光球。

還剩下十個.

幾秒鐘后。

只見他再次伸出手,點向了光球。

不過這一次他沒有再按照從左往右的順序去點,而是隨機戳向了第八個光球。

光球轟然破碎。

這一次,出現在徐云面前的物品是..

一張寫滿了字的紙。

在看到這張紙的瞬間。

徐云的心中便冒出了一絲熟悉感,隱約有了一些猜測:

當初他所得到的第五代吡蟲啉配方以及DNA存儲技術的相關內容,也都是記載在相同模樣的紙上。

果不其然。

紙片入手后。

徐云的面前便出現了一道光幕:

超強凝血明膠:

一種止血性的延展性極強的明膠,可被人體吸收,在保證物理滲透的同時可以產生超強粘性,三秒之內迅速止血,甚至可作用于心臟、肝臟等部位

配方僅提供關鍵節點內容,現實投產還需面壁者進行更深入的研究

備注:趕緊多賺點錢吧,都tmd200萬字了卡里的錢還沒破三十萬,丟不丟人啊?

“凝血明膠?”

摸著手中的這道配方,徐云的眼睛逐漸煥發出了莫名的神采

這可是個好東西啊..

眾所周知。

外科學的發展,很大程度上是和外科止血技術的發展分不開的。

從基本的切開、結扎、縫合。

到血管三點式吻合技術。

再到目前各種復雜外科血管阻斷吻合方式。

可以這樣說。

血管外科技術的發展,直接影響到了外科學體系的根基。

但就像再勇勐的小鋼炮在沖刺過后也會疲軟一樣。

高速發展了一段時間后,外科技術在最近十幾年也遇到了瓶頸。

傳統縫扎、電切電凝、超聲刀等止血吻合方式盡管可以有效止血,但是也不可避免的會帶來對機體的二次損傷——例如物理損傷、電損傷、熱損傷等。

而這些損傷呢,可能比手術本身損傷還大。

因此一直以來。

醫學界和生物學界都在尋找一種合適的、有效的止血物品。

目前外科最常用的工具有兩種,分別是氰基丙烯酸酯聚合物以及纖維蛋白膠。

其中氰基丙烯酸酯聚合物就是502的主要成分,它有個致命問題:

這玩意兒在含水的濕潤環境下會逐漸分解。

它分解后不但會產生甲醛等毒性物質,而且其強度會隨之下降甚至消失。

而這對于血管外科吻合來說,就存在很大的風險。

因此直到目前,它仍只能應用于皮膚表面的粘連。

纖維蛋白膠則常用于術后止血。

這種粘合劑使用了從血漿中分離的纖維蛋白原,并用凝血酶將其轉變為纖維蛋白形成凝塊。

這些凝塊有一定粘性,但無法形成牢固的聯結。

而且48小時內就會被降解。

另外。

其由于纖維蛋白原的特性,會導致手術部位廣泛粘連,對未來可能手術造成風險。

所以雖然在2022年,大家偶爾能在某音某手之類的營銷號上看到類似的生物技術突破。

但實際上基本都是夸大營銷或者實驗室層面的成果,距離現實投產還有很遠很遠的距離。

說句聽起來有點夸張、但其實挺符合事實的話:

想要知道這種救命類物品是否已經作用于現實,最權威的地方反而是那些末日焦慮癥老哥聚集的論壇或者貼吧。

這方面的消息他們靈通到了很離譜的地步,甚至有些魔怔了。

因此截止徐云穿越之前。

高強度止血明膠或者凝膠的成果寥寥無幾,更別說這種可吸收的止血明膠了。

目前民用領域最好的兩款產品,分別是霓虹小林和德國SOS的液體創可貼。

但它們的使用條件依舊比較局限,氣味也不咋地,優點就是相對防水和不容易過敏。

至于軍用嘛.

看大毛和二毛公布的一些視頻就知道了,用的還是CLS的顆粒無機止血劑叻。

更關鍵的是.

這一項技術可不同于五代吡蟲啉,它除了自身潛在的經濟價值之外,學術領域的含金量同樣不低!

此前在提及吡蟲啉的時候曾經說過。

吡蟲啉是屬于經濟前景廣闊、但學術價值一般的技術。

而這款凝血明膠卻不一樣。

它一旦能被合成,即便暫時做不到規模化量產,也至少是個S主刊級別的成果!

這可不是意淫或者口嗨,這是有先例可尋的。

例如DOI:10.1126/sce.aah6362,這就是一篇凝血明膠相關的sce主刊論文。

毫無疑問。

如果徐云能夠將這項技術變成現實,那么它將會是一個非常有前景的技術。

同時由于研究者眾多,也不存在小黑子露出雞腳的風險。

從布局角度上來說。

先有吡蟲啉打下初步基礎,再靠著凝血明膠進一步拓寬市場,一道生物醫學的橋頭堡就建成了。

當然了。

光靠這兩個東西還不夠,如果剩下的九個光環能再出一兩個技術就好了。

想到這里。

徐云便再次伸出手,隨意點開了一顆光球。

光球碎裂。

這一次。

出現在徐云面前的是..

一個超小型的銀色頭盔。

這個頭盔大概只有一瓶20克的清涼油那么大,但其上的每個細節徐云都看的一清二楚。

外觀怎么說呢.

有些類似《星球大戰》里帝國沖鋒隊的白兵頭盔。

徐云皺著眉頭打量了一番頭盔。

這玩意兒是干啥的?

雖然釣魚老戴頭盔是標配,但沒必要浪費一個獎勵名額吧?

帶著這股好奇,徐云緩緩伸出了手。

一秒鐘后。

光幕例行出現在了徐云面前。

而在看清光幕上的內容后,徐云的童孔便是重重一縮。

MR頭盔

如同世人皆知巴貝奇阿達是計算機先驅,卻鮮少有人聽聞勒芙蕾絲伯爵一樣,作為視覺技術的三大R,MR遠不如VR和AR有名。

頭盔內附帶有部分MR壁壘級技術,但完全掌握仍需面壁者努力。

如果說止血明膠這個獎勵,給徐云帶來的是一股濃烈的喜悅感。

那么MR頭盔的出現,則無疑令徐云在喜悅的同時,還產生了一股震撼與驚嘆。

媽耶!

他著實沒想到,光環給出的獎勵居然會是這個..

VR這個概念出現于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前后,等到了2010年前后,VR和AR逐漸開始被認為是投資風口。

這倆貨紅得發紫,三天兩頭出現在大家的視線里。

其中VR指的是VirtualReality。

意思為虛擬現實。

簡單的來說。

VR就是把完全虛擬的世界,通過各種各樣的頭戴顯示器呈現給用戶。

這種模式一般是全封閉的,給人一種沉浸感。

所以在VR的世界里,所有的東西都是虛擬的、假的。

這項技術目前最多的應用場景,自然就是游戲。

你在各大展覽上看到的戴上頭盔顯示器張牙舞爪的玩游戲的基本上都是VR,例如某些喜歡看胖次的四腳雞等等。

AR則是Augmey。

意思是增強現實。

比如早些年有個很有名的游戲叫pokemongo,固定在現實的某個地點會刷出小精靈,然后用手機去投擲精靈球。

當時徐云也跟著湊過一波熱鬧,還打過道館來著。

還有2015年MagicLeap公司那只轟動全球的籃球場大鯨魚,也是AR。

而比起AR和VR這哥倆,MR的知名度就沒那么高了。

MR指的是Mixreality。

意思為混合現實。

這是一個相對比較新的概念。

前面說過。

所謂AR,就是把虛擬的東西疊加到真實世界。

比如現實的地鐵口里頭突然出現一個女裝青燈娘讓你去抓。

而MR呢。

則是把真實的東西疊加到虛擬世界里。

聽起來好像是差不多,反正都是把現實和虛擬互相疊加嘛。

但其實差別大了。

因為把虛擬疊加到現實里比較容易,只需要用計算機生成好虛擬的物體,然后在真實的畫面上顯示就行。

但要把現實疊加到虛擬里,可就比較難了。

因為你首先得把現實的東西虛擬化,也就是掃描建模。

虛擬化一般使用攝像頭來掃描物體進行三維重建,我們都知道攝像頭拍攝的畫面其實是二維的,也就是畫面是扁平的。

它丟失了深度信息,所以沒有立體感。

因此需要通過算法把攝像頭拍攝的二維的視頻進行三維重建,生成虛擬的三維物體,我們稱之為真實物體的虛擬化。

比如一些電影里大家經常可以看到主角按個按鈕,不遠處的女主就會閉著雙腿不停顫抖....錯了錯了,是主角按個按鈕,面前就出現了一道透明光幕。

上頭一般是高達零件或者曲率引擎之類看起來很高大上的玩意兒。

這其實就是一種MR的應用。

當然了。

這種單純的光幕在特定環境下建模不算很困難,現實里已經有相關技術出現了。

比如赫赫有名的Hololens就是搞這塊的,只是技術遠遠不算成熟——另外在微軟的產品矩陣里,Hololens其實更偏向AR。

至于這種技術的前景嘛.

這里舉幾個很好理解的例子。

比如電器故障維修。

普通消費者在使用電器方面遇到了故障,傳統的方法是打售后電話,消費者把電器送到售后維修點或者廠家提供專門的售后上門服務。

這一來一回,通常需要很多天。

而故障很可能就是一個非常簡單的小問題,消費者自己就能搞定。

如果有了MR技術,消費者只要戴上MR設備,設備上的攝像頭將電路板拍成三維的虛擬圖像同步給廠商的售后,售后人員看到的就是非常真實的現場情況。

他在判斷出問題后能直接給出修理建議,而且能在三維的虛擬實體上把每一步都指點出來。

如此一來。

消費者只要照著動作做就行了。

又比如裝修設計領域。

比如某個鮮為人同學要開一家服裝店,以前只能在裝修結束后才能看到裝修后的效果。

但如果有了MR以后。

施工隊可以先進行MR建模再分享給鮮為人同學,鮮為人同學就可以直接看到建好后的店面狀況了。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很多。

比如醫學生或者生物學生的解剖動物,甚至飛行員培訓等等..

MR技術與止血明膠一樣,目前同樣處在了瓶頸——或者說壁壘期。(其實我挺費解的,為啥起點黑科技文這么多,一個個都喜歡沖VR,卻放著短時更好突破的MR不管呢?)

比如實體光照圖層,選擇性遮蓋現實光路在現在的光學模組上沒人能夠做到。

現如今最前端的MR技術就是VST式產品,路徑就是通過在VR頭顯前方添加攝像頭。

兩排攝像頭并排在太陽穴部位然后向上拉長,正面看上去跟牛頭人戰士似的...

說來也巧。

在2022年,做MR硬件的公司也都幾乎面臨著一個選擇題。

一種是選擇以微軟為代表的,基于AR眼鏡加空間計算實現MR,

一種是基于OculusQuest2為代表的,基于VR眼鏡加SeeThrough透視方案實現MR。

誠然。

比起凝血明膠和吡蟲啉,MR技術的投入成本要高出不少。

同時回報周期、凈利潤率還真不一定能和凝血明膠以及吡蟲啉相比。

但它的性質實在太特殊了:

這是一個可以視作時代節點的技術。

作為一名科研人,誰會面對這樣一個禽獸創造時代節點的機會而無動于衷呢?

“呼..”

想到這里。

徐云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MR技術雖然前景可觀,但它的技術壁壘絕對沒那么容易突破。

可以預見的是,這一定是一次極其艱難的沖關。

同時。

華盾生科目前還是一個生物制藥企業,想要開展MR技術還需要一定的掩護,一口氣是吃不成耳根的。

好在科大有不少在相關領域頂尖的技術大牛,時機合適的話套一層皮倒不是很麻煩。

這年頭搞輪胎的能做餐飲,賣菜刀的能說自己的刀拍不了蒜,萬事皆有可能。

比如霓虹的小林制藥,不久前甚至開始研究起了汽車你敢信?

還有赫赫有名的賽諾菲,20年開始搞起了電腦顯示屏加工,銷量居然還意外的有些不錯..

總而言之。

一切從長計議。

隨后徐云將頭盔珍而重之的收起,繼續點破了下一個光球。

光球繼續破碎,散落的光點很快在徐云面前形成了.

一個檔桉模樣的牛皮袋。

徐云伸手接過了它。

普通的牛皮袋

內中裝有高斯贈與面壁者的四卷手稿以及阿貝爾的來信,授業傳道之恩不可忘,愿世上不再出現阿貝爾一般的悲劇。

比起前頭的幾分獎勵,牛皮袋顯然要尋常許多。

但看到它的時候,徐云的表情卻驟然沉重了起來。

他輕輕將牛皮袋上的封口拆開,取出了內中的五樣東西。

其中四卷是高斯的手稿,外加一封寫著阿貝爾名字的信件。

幾秒鐘后。

空間里響起了一聲嘆息:

“唉..”

收好牛皮袋。

徐云這次選擇了最右邊的一個光球戳破。

光球破碎。

點點星光開始聚合。

不知道為什么。

徐云感覺這次的獎勵具現的氛圍,比之前要鄭重不少。

光芒足足持續了十秒鐘,方才漸漸散去。

而出現在徐云面前的,是一本精致的.

線裝書。

在看到這本書的瞬間。

徐云便童孔一縮。

忍不住上前一步,激動的將它拿在了手里。

握著這本深黃色的書,徐云的胸口仿佛有一股熱血在蕩漾。

只見這本線裝書的封面上,此時赫然寫著一行字:

《永樂大典·卷二萬二千八百七十七》。

與此同時。

光幕也悄然出現在了徐云面前。

永樂大典(永樂正本):

明成祖朱棣永樂七年完成的曠世奇作,分為永樂正本與嘉靖抄本,二者皆于后世失傳,其中嘉靖抄本存世數量僅為4

副本內,永樂大典被鄭親王愛新覺羅·端華自永陵中挖出,秘密由耆英號運抵英國,后被艾維琳買下,存放于羅峰博物館內

備注1:面壁者可自行選擇是否將本獎勵現世,若選擇否,本獎勵將永久保存于光環空間,選擇是,將以文物形式出現于嘉靖皇帝陵墓內

備注2:若選擇獎勵現世,可獲得‘正本清源’效果

看著手中的這卷永樂大典。

徐云緊緊抿著嘴角,忽然感覺自己在副本中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賭對了,這部曠世之作真的成為了任務的獎勵之一!

沒錯。

鄭親王愛新覺羅·端華囑咐希生船載運抵英國的,正是赫赫有名的..

永樂大典!

1403年。

明成祖朱棣稱帝第一年。

為了消弭“靖難之役”后朝野上下的不平之氣,他希望以文化籠絡人心,下令編纂一部大書。

這部大書集納天下七八千種圖書,2000多人參與編寫,總計11095冊、22877卷、3.7億字,定名..

《永樂大典》。

縱觀地球所有文明史,這是第一部被完整編撰出來的文明百科全書!

上輩子當過弘治或者嘉靖皇帝的同學應該都知道。

《永樂大典》一共有兩個版本。

分別是明成祖朱棣永樂七年完成的《永樂大典》,也稱永樂正本或永樂本;

還有是嘉靖皇帝在位期間重錄的嘉靖副本或者嘉靖抄本。

這兩個版本在內容、大小、格式、字體等等方面都是一模一樣的,沒有差別。

大典一直深藏在紫禁城,真正翻閱過的皇帝只有弘治和嘉靖兩位。

然而就是這么一部可正華夏之根的巨作,在后來卻遺失了。

先說說嘉靖副本。

副本在清雍正年間被貯藏在翰林院敬一亭,從那時起,大臣們陸續借閱大典輯錄佚書,大典也陸續遭竊遺失。

50年后。

乾隆朝修《四庫全書》時清查,嘉靖副本已缺失一千多冊。

嘉慶、道光年間利用大典修《全唐文》和《大清一統志》時,又被官員大量盜竊。

咸豐十年二鴉期間英法聯軍侵占燕京,大典丟失不計其數。

到光緒元年....也就是1875年的時候已不足5000冊。

1900年八國聯軍侵華,翰林院成為戰場。

剩余的大典絕大部分被焚毀,有人在廢墟堆里就撿到了幾十冊。

不識貨的侵略者用大典代替磚塊,構筑工事,甚至做成馬槽。

略懂古籍價值的則趁機劫掠,與翰林院毗鄰的英國使館得近水樓臺之便,所得最多。

英法軍官劫掠的《永樂大典》,成為大典流散國外的主要去向。

截止到2022年。

全球僅存800余卷、400余冊的《永樂大典》,散落在8個國家和地區的30多個單位和個人手中。

在華夏國家圖書館中藏有221冊,4V圖書館藏有60冊。

每一本《永樂大典》都是孤本,價值連城。

清末以后。

《永樂大典》就像一個沉入地底的史前遺址,世界上還存在多少本、流散在何處,沒有人能說得清。

時不時就有新的零冊被“考古發掘”出來,出現在圖書館、拍賣行、家手中,乃至農民的家里。

距離列位鮮為人同學看到這章最近的一次回歸是在2020年7月7日,兩冊《永樂大典》在巴黎一家拍賣行現身。

它們拍出640萬歐元凈價,買主是一位中國藏家。

那是全球范圍內時隔6年再次發現《永樂大典》零冊——沒錯,再上一次《永樂大典》現世,發生在2014年。

而比起嘉靖副本的凄慘,永樂正本的‘履歷’則要簡潔許多:

自從副本重錄后,正本就不知所蹤了,如今傳世的大典全都是嘉靖副本。

沒錯。

現在沒有找到過任何一冊的正本。

永樂正本的遺失在后世被稱為中國書籍史上最大的疑桉,還是公認的那種。

要知道。

那可是足足兩萬卷、一萬多冊的書啊。

如果被人劫掠,不可能沒有任何的蹤跡——侵略者們也是會寫日記或者記錄的,后世華夏國力強大之后,甚至連被帶到越南的7卷永樂大典都能找到記錄。

因此一直以來,史學界對于永樂大典正本有著三種看法:

第一。

它們在戰火中被焚毀了。

在一片石戰役慘敗后,李自成逃回燕京草草做了皇帝。

過了癮以后。

李自成就在宮內放了一把火,隨后逃走。

這把火將紫禁城燒毀大半,僅武英殿、建極殿、英華殿、南薰殿、四周角樓和皇極門沒有被燒毀。

《永樂大典》正本可能藏在或者放在紫禁城的某處,被大火直接燒毀了。

第二。

在戰亂中被隱藏在某地。

因為對于華夏古代知識分子來說,書籍是極為重要的。

很多古代讀書人死的時候,往往都會抱著自己喜愛的書籍,而不是兒孫。

在天下大亂、朝不保夕的時候,《永樂大典》極有可能被藏在某處。

比如當年的莫高窟,就是宋代敦煌一些高僧的藏經處:

當時很多漢族高僧在敦煌出家,寺內保存了大量的書籍和經文。

西夏大軍入侵敦煌后,強迫僧人們離開。

僧人們無法攜帶眾多書籍離去,唯恐不認識漢字的異族軍人,焚毀文化瑰寶,就精心藏在山洞中。

隨后僧人們或者被殺,或者被驅趕,于是這個秘密一直沒有被揭開。

但書籍本身是不朽的,幾百年后藏經洞被人發現,大量書籍依然問世。

正常來說。

《永樂大典》這么大規模的書籍存在副本,就是為了備份保存的。

而以大明的制度來說,正本被放在金陵的可能性較大。

畢竟金陵是大明故都,還有一套留守政府的班子存在。

這些書籍可能藏在金陵某個秘密地方,同燕京的《永樂大典》副本異地備份。

畢竟直到今天,金陵都還有很多明代的秘密沒被破解呢。

比如明孝陵朱元章和馬皇后的地宮究竟在哪里?

至今也沒有人知道。

至于第三種...同時也是支持者最多的一種猜測嘛

就是《永樂大典》被陪葬在了嘉靖皇帝的永陵中。

嘉靖皇帝生前酷愛《永樂大典》,到了愛不釋手,如癡如醉的地步。

后來他還重鑄了嘉靖抄本,之后永樂正本便完全無影無蹤了。

因此很多人認為《永樂大典》正本陪葬的可能性很大。

當然了。

猜測之所以是猜測,就因為同樣有些無法說服他人的漏洞。

比如嘉靖的墓穴。

《永樂大典》畢竟有上萬冊,全書的體積巨大,可以裝滿整整幾輛卡車。

照常理推斷,該書可能需要一個很大的墓室,來專門放置那些書冊。

不過目前勘探初步表明,嘉靖皇帝的永陵和定陵之類的大小差不多,沒有發現專門開發出來的墓室。

因此一直以來。

世人對于《永樂大典》的猜測都未曾停止,真相如何也無人可知。

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

《永樂大典》一旦問世,它的價值將會超過目前幾乎所有的國寶!

《永樂大典》作為百科全書,比其它國家的早了300多年,堪稱世界文化遺產的精品。

而且它保留了明初以前各種學科的大量文獻資料,包括很多現在已經殘缺或者丟失的珍貴文獻。

例如《薛仁貴征遼事略》、宋本《水經注》等等等。

它所征引的材料,都是完整地抄錄原文,因而這些文獻能夠很好地以原有的樣貌保留下來。

它保存了14世紀以前華夏的歷史地理、文學藝術、哲學宗教和百科文獻。

如果真的找到了全本書。

那么那些被遺忘的關于地理、歷史、醫學、法律、政治、文化等資料就能重新被發掘..

那些前人留下的閃閃發光的思想就能夠重新造福人類,很多政治問題能夠找到突破口,也許很多未解之謎能夠撥開迷霧。

說句實話。

當一套書在華夏這種歷史、疆域的背景下都能被稱為‘曠世巨作’。

那么它的價值其實就可以大致判斷出來了。

而眼下這部作品到了徐云的手里,他的選擇自然是——

大家可以猜一猜,MR技術會衍生出什么情節,絕對不會讓大家失望,猜對加更五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