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副本結束

第三百四十一章 副本結束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三百四十一章 副本結束

沙沙沙——昏暗的燈光下.

徐云手中端著沖鋒槍,小心的走在劍橋大學校內的雪地上.沒錯.沖鋒槍.比起防彈衣,這才是他托艾維琳打造出來的兩大殺器之一!

縱觀整個副本,徐云的心態大概可以分成兩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就是徐云和李斯特會面的前后節點,敵人尚未出現,情勢相對來說還沒有那么糟糕.

徐云只是出于對自己蘇醒時躺在坑里的遭遇產生了一些警惕,所以留了個后手.

也就是防彈衣的生產其實沒有太明確的目的性,主要是為了'自保',不一定會用上.

但在那天老湯帶來蘇格蘭境內發現了東方人尸體的消息后,徐云頓時發現了一個問題:

單純的"防".......似乎還不夠.

如果自己周圍真的存在有某些敵人,必須要擁有一定反擊的力量.這就是心態的第二階段.因此他便托艾維琳打造了這么一款同樣是青春版的沖鋒槍.

早先提及過.

真正決定現代槍械雛形的不是具體某個槍種,而是后裝槍多邊形膛線的設計思路,二者是一個因果關系.

正因為有了這些設計思路,才會有多種多樣的槍種出現.尤其是多邊形膛線.這是一個堪稱劃時代壁壘級別的技術突破.

不過這種時代壁壘也是相對來說的,至少在徐云這個穿越者面前,突破難度就小很多了.

徐云上輩子從科大畢業后便進入了成飛下屬的某研究所,也就是搞十爺的那個公司.

不過徐云搞的不是軍用機,而是某非軍用領域的理論研究——否則鮮為人同學們也就看不到這本書了.

雖然工作不涉軍.

可一些半公開的\不涉密的\舉報也得不到五十萬的\幾十年前的槍械設計圖紙和數據.......

徐云想拿到還是不難的.當然了.由于非專業人士的緣故.

徐云保存在腦海里的也就步槍膛線的一些基礎數據,至多搞出來北宋副本里張三用的武器.

其他一些能夠至造近代槍械的數據,即便是他也記不起來.不過沒關系.聰明的同學應該還記得一件事:

徐云當初在完成第一環任務后,還有一個獎勵沒用呢......沒錯!就是那個可以暫時回歸現實三天的獎勵.

當初在得知蘇格蘭境內發現東方人尸體的第二天,徐云便激活了這個獎勵,回歸現實搜集了一些資料.

這也是什麼他反復交代艾維琳不能泄露任何信息\自己也極其謹慎的原因:

不同于防彈衣的設計方案.

他拿回來的那些圖紙要是泄露,那樂子可就大了.

后來經過艾維琳的分組加工,這把超越時代的青春版沖鋒槍終于在1851年正式登上了舞臺.

并且一出手,就救下了阿爾伯特這種重量級人物的性命.

這把沖鋒槍的設計思路源自MP18,也是公認的世界上第一款可靠的沖鋒槍.

它誕生的背景在一戰,即20世紀初.參加過一戰的老兵同學應該都記得.

一戰那會兒,人們還在塹壕里拉著大栓搞對射.

這個長長的戰壕極大程度的限至住了各國軍隊的進攻速度,戰爭往往會陷入一種僵持不下的局面.

于是呢,各國都在試圖打破這種僵局.

而士兵手里的槍恰恰又是一個關鍵因素,那會兒士兵通常用的都是長長的栓動步槍.

射速慢,拉一下打一槍的,沖到戰壕里以后非常吃虧.1915年底.

德國人認為,開發一種在最后200米內進行交火的高射速的武器勢在必行.

而這種武器就是沖鋒槍.在戰場上.

等你沖到對方近距離的時候,你栓動步槍的射程和精度什麼的都沒什麼意義了.

這些優點發揮不出來,這個距離要的就是射速.

因此開發一種短小\射速快的武器,在塹壕里\近距離交火的優勢非常大.

最終在1917年的時候,雨果·施邁瑟開發了一款沖鋒槍.就是大名鼎鼎的MP18沖鋒槍.也就是后世軍迷極其熟悉的花機關.

這種沖鋒槍槍長80厘米出頭,使用的是9x19mm魯格手槍彈,采用1支32發蝸牛型彈鼓供彈.

射速每分鐘400發.

不過這款沖鋒槍真正的特殊之處除了它是'第一把'沖鋒槍外,更關鍵的還是在于它的魔改版:

當年赫赫有名的漢陽廠,便把MP18魔改過一次.

漢陽廠設計出了成本更簡潔的7.65mm口徑子彈,用30發直彈匣取代了原型槍的32發蝸牛型彈鼓.

當年咱們紅軍警衛機關配備的就是這種魔改后的"花機關".在大渡河戰斗中.

咱們第1軍團第1團的第一波勇士17人,每人同樣配備了一把"駁殼槍"和一支"花機關".

在連長熊尚林率領下,他們憑借"花機關"和"駁殼槍"強大的輸出火力攻克了對岸的守軍工事,力促大部隊強渡大渡河成功.

這也是徐云之所以瞄上它的原因:首先.漢化版的設計圖紙直接在數據庫就能找到.

其次.

1926年漢陽廠的生產工藝,實際上與1851年英國頂尖工廠處于同檔\甚至還要略低的水平.

有了圖紙后.

徐云又對這把槍進行了一些細微但說出來可能要被請去喝茶的改動.最終花了十個月的時間,終于研至出了這么一把沖鋒槍.

當然了.

沖鋒槍即便被設計了出來,射擊環節也并不容易.

但好在徐云在上輩子玩過不少實彈,壓槍的技術不說多高吧,至少對于那股后坐力有一定的了解——可惜國內靶場大多都是氣彈或者手槍,玩起來還是不夠過癮還巨貴.

當然了.更關鍵的一點是......

感覺優勢很大的斯米爾諾夫同志,把所有夜襲成員都喊到了門外,準備來波飛龍騎臉.

在這種門外都是人的情況下,哪怕換個沒玩過槍的萌新都能命中一堆目標......

此時此刻.

徐云極其奢侈的將一塊還剩下八枚子彈的彈夾取下,重新裝上了另一塊填裝有30發子彈的彈夾.(上本書我解釋過了,這里我再解釋一遍,彈夾不是錯字,就像有人喜歡把dan幕讀成tan幕一樣,我喜歡把彈匣打成彈夾,個人習慣)

接著他又看了眼面前的光幕,只見其上赫然顯示著倒計時:

"7854.....7853.....7852....."折算一下時間.....唔,大概還剩兩個小時多一點點.此前光環給出的剩余時限是14400秒,也就是四個小時.

徐云在神王星的命名和搜索上浪費了不少時間,加上襲擊前后花費的這些時間,耗時倒沒什麼問題.

隨后他繼續端著槍口,朝前方走去.此次他的目的地非常明確,就是——三一學院校內的那所教堂.

剛才在分析艾維琳去向的時候,徐云曾經隱隱約約感覺找到了一些思路,但卻被現實的緊急狀況給被迫打散了.

他只能確定艾維琳的離去并非被人裹挾或者失散,而是自己主動消失的.

如今想來......在得知襲擊發生后.

能夠促使艾維琳主動離開現場的原因...或者說目標,有且僅有一個.

那就是......希爾芙.

也就是徐云在參加完使徒社面試次日,見到的那個被艾維琳與老湯一同帶回來的竊賊小姑娘.

艾維琳顯然是放心不下希爾芙的安全,所以才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實驗現場.

至于為啥不和徐云說一聲.......或許是因為默契

畢竟別人或許不了解,艾維琳可是對徐云的底牌一清二楚來著.

她一個女流之輩留在現場也沒太大用處,與其在這邊拖累徐云,不如趁著方位優勢先去把希爾芙保護下來.

只要等徐云處理好周邊的情況,自然就會想到她的去向.想到這里.徐云不由輕輕搖了搖頭.

這姑娘也太相信自己了吧總而言之.

艾維琳和希爾芙,便是徐云此次要找的三人之二.隨后他深吸一口氣,繼續加快了腳步.

三一學院教堂的位置離禮堂有些遠,位于三一學院的正北方位.

加之雪地走起路來本就不太方便,徐云前后花了將近十五分鐘,方才趕到了教堂門口.

這棟教堂從占地面積上來說,比后世小縣城常見的普通教堂要小一點.

后世常見的教堂基本上都可以容納200300人,圣誕節啥的容納個五百也沒啥問題.

而三一學院如今的在讀生總人數加起來才三百多人呢,這種院內教堂的規格自然不會太大.

沒有羅馬式的大理石柱,也沒有華麗的彩色玻璃畫.除了頂部的十字架之外.這棟教堂看上去就像是帶著花園的小閣樓.

不過別看它外觀普通,三一學院的這間教堂名字相當特殊,叫做'Eli'.

它的取名來自圣子死亡前的最后一道話語,音譯為:[以利,以利,拉馬撒巴各大尼].

這句話的意思是[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代表著圣子舍棄了自己的生命,救下了世人.

不過令徐云眉頭微皺的是......

今天雖然不是禮拜日,但教堂內除了神父之外,應該還有三位神職人員以及七八個類似希爾芙那樣的主日學孤兒.

可此時此刻.這棟教堂卻有些過于的.......安靜.

沒有燈光.也沒有人聲或者響動.是神父在聽到槍聲后帶著孩子們撤離了

還是艾維琳通知了他們帶著這股念頭.嘎吱

徐云緩緩推開了教堂的柵欄.

Eli教堂的修建年代可以追溯到三百年前,差不多和英國新教脫離天主教成立的時間差不多.

因此建筑區域內,隨處都可以見到歲月的痕跡.教堂的布局很簡單,一共一主一副兩個小樓.

主樓分成敬拜區域\讀經室\唱詩班練唱室\主日學教室——嗯,新教沒有懺悔室.

小樓的一層則是孤兒們的休息室,二層是神職人員的臥室以及儲藏室之類的功能區域.

咔噠——進入敬拜區后.

徐云按下了墻壁上的電燈開關,屋內的視野頓時明亮了起來.然而......依舊是沒有人.

不過很快.徐云便注意到了一個情況:

右側過道附近的椅子有些凌亂,看起來像是被快速通行的人碰過似的,沒有左邊那么平整.

與此同時.地面上還有一些......積雪.

早先提及過,今天并非是禮拜日,敬拜區域是封閉的.

即便是神職人員也應該不會在敬拜區走動——他們要么去后頭的詩班練唱室,要么就去讀經室讀經.

也就是說......不久前,這里出現了外來者.

徐云便順著足跡往前走去.

或許是攜帶的積雪有限至緣故,足跡看上去斷斷續續的,并且越來越模糊.

走了一小段路后.徐云可以追蹤的線索只剩下了一些小雪點.而這些雪點通向的方位,赫然便是.....

副樓.

徐云毫不猶豫的來到了副樓邊,思索片刻,出聲道:"喂,有人在嗎"

入口的柵欄以及敬拜區域的過道雖然有些人為通過的痕跡,但破壞幅度并不大,更沒有槍械的射擊彈痕.

加之足印明顯是一人所留,徐云便干脆主動出聲了.然而.....副樓內依舊沒有回應.

徐云見狀眉頭一皺,走向了孤兒們的寢室.

孤兒寢室一共分成了三個小間,每個小間住三個人.

過去這些日子里徐云倒也和艾維琳來看過幾次希爾芙,知道這小姑娘住在左手起的第二間屋子.

此時這間屋子正虛掩著門,徐云順勢推開,內中仍舊是空蕩蕩的.徐云進屋檢查了一番.

屋內沒有發現明顯的破壞跡象,不過他卻注意到,其中一張桌子上正放著一本攤開的《圣經》.

這種'不敬'的舉動,在主日學里應該很少見.徐云不由摸了摸下巴,猜測道:

"也就是說....希爾芙她們應該是撤離了"

而就在徐云大拇指剛抹過下巴一半位置的時候,屋外忽然傳來了一陣聲響.

徐云連忙握緊槍把,正準備躲到角落觀察情況,耳邊便響起了一道熟悉的呼喊聲:

"希爾芙!希爾芙!你在這里嗎"這是......艾維琳的聲音!

徐云順勢朝窗外望去.果不其然.

只見艾維琳此時正站在主樓出口處,一邊高喊希爾芙的名字,一邊朝副樓走來.

徐云這才胸口一松,從屋內閃出了身影,對她揮了揮手:"嗨,艾維琳同學!"

徐云的'突襲'讓艾維琳的身形下意識一頓,不過一秒鐘不到,這姑娘便回過了神.

只見她加快步頻,小跑著來到了徐云身邊,焦急的道:"羅峰,希爾芙不見了!"""

徐云的臉上不由冒出了一個問號.希爾芙不見了那艾維琳剛剛又去哪兒了

眼見徐云一臉茫然,艾維琳連忙勻了勻氣息,出聲解釋道:

"羅峰,之前在槍響的第一時間,我就想到了希爾芙她們在教堂里會有危險."

"只是怕你攔著不讓我去,所以我沒打招呼就走了——我知道你處理好陛下身邊的事情以后,肯定也會趕到這里."

"教堂的位置在襲擊者的反方向,即便他們進行大規模散射,我也有足夠的時間通知教會的尼昂神父安排孩子們撤離."

"但是......."

說著,艾維琳將徐云引到了副樓還未被他搜尋過的另一側,指著地上的一堆腳印道:

"你看,等我來到教堂的時候,尼昂神父他們已經先一步離開了."徐云頓時一愣.教會的人那么快就撤離了隨后艾維琳抬起頭,看向遠方,目光有些微妙,繼續說道:

"于是我順著足跡追了過去,最后你猜神父他們去了哪里"徐云搖了搖頭:"不知道."

艾維琳伸出修長的手指,指著足跡延伸的方向,認真的看著他:"你再想想,那兒有什麼建筑"徐云眨了眨眼,順著艾維琳的手指看去.

幾秒鐘后.

他的腦海中忽然劃過了一絲閃電,一個地點脫口而出:"那個方向....該不會是格物社的活動室吧"

艾維琳輕輕捋了捋因著趕路而撩亂的頭發,嘆息一聲:"沒錯,正是格物社的活動室."

"要知道,擁有格物社大門鑰匙的人除了你我湯姆遜先生,就剩下了......"

徐云沉默片刻:"然后呢"

艾維琳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語氣中浮現出一絲擔憂:

"尼昂神父他們一切都好,據說是在槍響的第一時間,便有一個穿著黑斗篷的人在教堂外叫他們立刻撤離到活動室."

"當時孩子們正在教堂外堆雪人,尼昂神父一時間只找到了七個孩子,唯獨希爾芙...不知所蹤."

"所以我才會在找到他們后趕回教堂,羅峰,你說她會不會......."

徐云連忙伸住了她的胡思亂想:

"放心吧,希爾芙一定沒事的,我們再找找看吧."艾維琳遲疑的嗯了一聲.雖然希爾芙還在副樓的概率很低.

但考慮到一些極端情況,徐云還是決定和艾維琳到二樓檢查了一遍.

二樓一共有五間屋子,分別是尼昂神父以及其他三位神職人員的臥室,以及一間儲物柜.

十分鐘后.徐云和艾維琳在二樓樓梯口再次匯合.他們彼此對視一眼,同時搖了搖頭.

五間屋子里他們都沒有發現希爾芙的身影,也就是說不存在被綁架或者殺死在這棟樓里的可能性.

看著有些慌亂的艾維琳,徐云主動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冷靜一點,艾維琳同學,我們先下樓去周圍的雪地看看吧."

"希爾芙在賊窩里待了好些年,有時候比成年人還精呢,說不定見勢不妙自己就跑哪兒躲起來了."

艾維琳沉默片刻,輕輕點了點頭:"但愿如此吧."接著徐云走在前,艾維琳跟在他身后.

二人重新往樓下走去.

這棟副樓的樓梯寬度只有一米左右,位于閣樓的最左側,走起路來嘎吱嘎吱的,出口的視野也很狹窄.

二人剛出樓道.

徐云的肩膀處便驟然傳來了一股巨大的拖拽力,整個人毫無防備的被扯了個踉蹌.

當他回過神時.

他的左邊腰部\頭頂的太陽穴處已經傳來了兩道堅固的管狀硬物觸感.

這是......左輪手槍.隨之響起的還有一道徐云并不陌生的聲音:

"晚上好啊,羅峰同學."徐云頓時瞳孔一縮.與此同時.

另一道身影也飛快的拿槍指著艾維琳,冷聲喊道:"別亂叫!否則我們就殺了這個東方人!"........

半分鐘后.徐云的防彈衣和沖鋒槍盡數被卸下.

他與艾維琳雙手被用繩子綁縛,并排站在樓梯口.二人的面前則站著三道熟悉的身影:哈維·克萊門特\田才明以及刀疤臉男子史元彪.

此時田才明和史元彪的手中都拿著一把左輪手槍,哈維·克萊門特則玩味的打量著沖鋒槍:

"嘖嘖,這就是今晚幫助陛下翻盤的神器嗎真是巧奪天工呢,羅峰同學."

徐云扭動了幾下身子,將艾維琳護在了身后,強迫自己盡量保持冷靜:

"幾位,你們到底想要干什麼"與此同時.他的腦海飛速的轉動了起來.

克萊門特等人沒有直接開黑槍把自己和艾維琳殺死,顯然不可能是因為反派的降至光環起了作用,必然另有緣由.

要么是想圖財.要么是想要'肥魚'留下的技術.亦或者其他一些東西.

當然了.還有人質這種概率不大的可能性."想要干什麼"

聽到徐云這番話,哈維·克萊門特眉頭微微一揚,嘴角露出一絲獰笑.

只見他忽然從身上掏出一把左輪,毫無預兆的朝徐云的腿部就來了一槍.

啪!一朵血花頓時從徐云的左腳腳踝處綻開.徐云身子下意識的一顫.

片刻過后.一股劇烈的疼痛從腳踝傳來.

徐云感覺腳踝處仿佛被灼燒了一般,刺痛中帶著一股被無數螞蟻啃咬的感覺.

他整個人蜷縮在地,即便此時寒風刺骨,他的背部和額頭依舊冒出了無數細密的汗珠,瘋狂的喘著氣:

"呼...呼...呼...."

一旁的艾維琳不由尖叫了一聲,不顧雙手被綁,整個人一下撲到了徐云身邊:

"羅峰!!"

徐云緊緊的咬著嘴唇,感覺整個人的骨架都在顫抖,用盡全力朝艾維琳投去了一個'不要慌亂'的眼神.

有件事他記得很清楚:

當初從小牛副本回歸現實之后,雖然他依舊穿著1665年的衣服和鞋子.

但無論是頭發還是腳上砍柴磨出的傷口,都同時恢復了原本的樣貌.因此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即便是自己此時的槍傷,光環都能照常醫治.

如今他需要擔心的并非是自己,而是......艾維琳."克萊門特先生!"

就在徐云咬著牙忍耐之際,一旁的田才明忽然開口了,語氣中帶著一絲不滿:

"克萊門特先生,你這是在干什麼我們事先可沒有安排這個環節!"

"抱歉,田先生."

克萊門特見說聳了聳肩膀,將手槍重新插回了身上,目光怨毒的看了徐云一眼:

"當初就是這個東方人害我父親暈倒在了博覽會現場,更早之前的使徒社晚宴上他還給過我一拳,一時沒忍住就給了他一槍."

"田先生,現在他就交給你吧,我不會再做其他出格的舉動了."

田才明朝克萊門特投去了一個警告的眼神,隨后徑直看向徐云,開門見山的說道:

"羅峰,看在你我皆為東方人的份上提醒你一句,如果你們兩個人想活命,就趕緊把那件東西交出來吧."

活命聽到這個字眼.

饒是此時徐云腳部中彈疼痛不止,心中也不由冒出了一股想笑的沖動.

逗三歲小孩呢

克萊門特三人出現在這里,便很清楚的說明了一件事:他們必定和這次襲擊有關.甚至再直白一點說.這次襲擊就是由沙俄\蘇格蘭以及輝格黨組織發起的.

在這種情況下.

田才明可能放他們活命,然后去找阿爾伯特親王舉報搞笑咧!

只能說田才明平日里顯然用多了這個套路,眼下這個情境中一不留神就把它崩出來了.

不過知道歸知道,徐云也沒去戳破這個謊言——如今可是絕境,但虛與委蛇總比撕破臉要好.

只見他呲著牙,一邊臉露痛苦,一邊對田才明問道:"田先生,不知你所指的乃是何物"

"那位湯姆遜會長的說法只能糊弄稽查官,卻糊弄不了我們."

"邊境哨所的冷溪營可有不少我們的人——我們早就查過了,你壓根就沒在道格拉斯住過."

"你其實是半路上的那輛馬車,我說的對嗎,'向導'先生"說著田才明晃了晃手中的左輪,繼續說道:

"若是我所料不錯,你們這些向導和鄭親王派出的另一支隊伍見財起意,路上發生了內訌."

"最終活下來的那個人帶著那件東西進入倫敦,想要靠著倫敦百萬計的人口來個渾水摸魚."

"但他卻不知道你其實沒有死,同時你還在我們找到他之前,先把那件東西拿到了手上......."

"事已至此,羅峰同學,你若是不想再受苦,就趕緊把東西交出來吧."

說道最后.

田才明空余的那只手還捏了個蘭花指,顯出了一絲陰柔之色.

徐云飛快的將田才明的這番話在腦海中過了一遍,看著臉上笑吟吟但眼睛深處藏著一絲陰狠的田才明,猶豫片刻,方才說道:

"東西就在我身上,左邊的衣兜里."田才明聞言臉色一喜:"真的"

徐云點了點頭.

田才明見狀將左輪交給了克萊門特,讓他盯著徐云,親自則走到徐云身邊翻起了他的風衣口袋.

過了一會兒.

田才明從徐云的左邊衣兜里取出了一個通體木至\但雕紋卻很精致\帶著明顯東方特色的小盒子.

只見他擺弄了小盒子幾下,捏著盒子上的鎖頭問道:"鑰匙呢"徐云搖了搖頭:

"我拿到手的時候就沒有鑰匙,反正以你們的手段,想要破開這把鎖并不困難."

田才明沉吟片刻,輕輕點點頭,似乎認同了徐云的說法.隨后他將小盒子遞給了史元彪,低聲道:"元彪,你速去把它交給那位先生,請他驗個貨."

"如果盒內確是那個東西,你就速速回來通報一聲,我把這二人處理掉,免得夜長夢多."

史元彪的親族和故舊都在倫敦,加上他們身后之人的權勢,田才明絲毫不擔心史元彪會攜寶潛逃.

史元彪小心的接過盒子,重重一拍胸脯:

"放心吧田先生,我這就給那位大人送過去!"說著,他便轉身離開了現場.待史元彪離去后.

徐云將目光緊緊鎖定了田才明.

若是對方準備現在就殺人滅口,那他就只能冒個險,把最后的手段拿出來了.

不過田才明似乎并不著急立刻就送徐云和艾維琳上路,而是低聲與克萊門特交談了一番.

接著他重新拿起地面上的沖鋒槍,對準另一側的墻壁,扣動扳機.噠噠噠——一梭子下來.

墻上很快出現了不少彈孔.

田才明見狀與克萊門特對視一眼,雙方同時都從彼此眼中看出了某種莫名的光華.

只見田才明猛然轉頭看向徐云,語氣中帶著些許激動和顫抖:"羅峰,此物的設計圖在何處速速告知與我!"

徐云原本準備說些廢話拖延時間,不過目光在掃到田才明和克萊門特身后的主樓時,驟然微不可查的一縮.

他飛快的將目光收回,不讓田才明二人發現自己的異常,同時改口道:

"田先生,我若交出設計圖,你們可否放我們離開"田才明笑吟吟的一揮手:

"這有何難,我答應你,若你交出此物的設計圖,立刻放你二人離開!"

"若是有違此誓,克萊門特必遭天打雷劈!"徐云這才'惶恐'的點了點頭,弱弱說道:"設計圖就在......."

田才明和克萊門特下意識的靠近了一些.然而不等他們聽清徐云的話.咚——

咚——

腦后便先后傳來了兩股重物敲擊的劇痛感,先后應聲而倒.

接著一道身影飛快的竄到二人喉邊,手持快刀,噗嗤兩聲,切斷了他們的咽喉.

二人瞬息斃命.

徐云靜靜的看著這一幕,任憑血液濺到臉上也渾不在意——算上北宋副本,這已經是他第三次接觸死亡現場了.

因此此時的徐云非但絲毫不慌,甚至還有空去思考其他一些事情.他忽然想到了第一次與對方交談時的一個細節:

當時在聽到自己的聲音后,對方一個蹬步便拉開了身位,同時還做出了反擊的姿態.

當時自己以為對方只是太過內向導致的性格敏感,但如今看來......

一切早有伏筆.幾秒鐘后.

徐云深吸一口氣,看著面前這個手持利刃的年輕人,感慨的道:"晚上好啊,浩所兄."

田浩所沉默的來到徐云身邊,準備割開綁縛著徐云的繩索,臨近下刀時卻是微微一怔:

"羅峰兄,你已經脫開了繩子"

看著田浩所確實是打算救自己性命,徐云不動神色的將手中的石灰收起,同時將已經切斷的繩索抖落,道:

"雕蟲小技罷了."

早先在禮堂的時候,他身上的這件防彈衣曾經中過好幾發子彈,陶瓷插板已經碎成了數塊.(見之前陶瓷防彈衣原理)

這些加了金屬的壓電陶瓷極其鋒利,碎片堪比刀具,并且可以從后方抽出.

在與田才明等人虛以委蛇期間.徐云便靠著這些陶瓷片切開了繩索.按照他原先的準備.

他打算等時機合適來個石灰大法,然后搶過一把槍械進行反擊.不過這個計劃看起來很帥,實操環節卻難度很高.

而就在徐云猶豫著要不要出手之際,他忽然看到了出現在主樓入口\拎著大棒貓著腰的田浩所.

比起田浩所這個外援,石灰的容錯率顯然要低一些.

因此他便創造了一個吸引田才明和克萊門特精力的機會,讓田浩所做了個老六.

解開繩索后.艾維琳一把便撲到了徐云身上:"羅峰,你沒事吧!"

這個仿佛歷來不知悲喜為何物的女孩,自徐云相熟以來第一次流下了眼淚,不停的自責道:

"都怪我,都怪我來的時候太急,沒注意到有人跟在后頭......."

徐云伸手將她的眼淚擦去,強忍著腳腕的疼痛,搖了搖頭:

"嗨呀,沒事兒沒事兒,你看我這不活的好好的嗎犯不著哭噻.""而且有一點你說錯了,他們跟蹤的人是我,不是你."

徐云這番話確實不是在安慰艾維琳.

從田才明等人知道自己靠著沖鋒槍逆轉局勢的言論中不難看出,他們當時一定就在禮堂附近.

況且他們要找自己索取'那件東西',自然也不可能放任自己被殺——如果沒猜錯,那些襲擊者必然得到過要留自己一命的指示.

徐云的東方面容在一堆歐洲人中辨識度極高,做到這種要求并不困難.

安撫好艾維琳后,徐云轉頭看向了田浩所,眼中閃過一絲復雜:"浩所兄,如果我所料不錯......"

"那個配合著軍方內鬼把襲擊者放進劍橋的劍橋巡護員,應該就是你吧"

田浩所沉默片刻,點了點頭.徐云嘆息一聲,同樣沒有說話.早先提及過.

今晚的偷襲者能夠混進劍橋大學,在邏輯上其實是非常困難的:

檢查環節是由護衛隊以及劍橋巡護員一同負責,不是說安插一位內鬼就能放入襲擊者,必須要雙雙打通才有可能做到這一步.

就在剛剛見到田浩所的瞬間,徐云方才發現自己忽略了一件事.......

在幾個月前的一天,老湯曾經和他說過,田浩所申請了巡護員的勤工崗位.

當時徐云甚至還主動推了田浩所一把,讓老湯來了波朝中有人好辦事.(見308章)

而如果田浩所就是那個內鬼的話.......襲擊者想要混入校內就非常簡單了:他們可以提早抵達劍橋小鎮,在鎮上安頓下來.

武器之類的東西事先通過田浩所的巡護區域進入校園,人員則在晚上混入其中......

想到這里.徐云不由再次看向了田浩所,不解的問道:

"既然如此....浩所兄你為什麼要救我們或者說....""背叛你身后的人"田浩所抿著嘴,沉默良久,長嘆一聲:"羅峰同學,你還記得一年前你和我說過的一句話嗎"

"當時我問你世界上可否有宿命,你用流星的例子來反駁了我,告訴我即便是行星也能發出光芒."

"我很難向你描述我聽到這句話時候的心情,但自那以后,我確實陷入了一個非常糾結的狀態——比如我發現了希爾芙,卻沒有把這件事匯報上去."

"我學校里交到了如你\麥克斯韋\湯姆遜先生這般優秀的朋友,仿佛自己真的成為了一位充實的大學生."

說著說著.田浩所不由抬起頭,看向了天空的點點繁星:

"只是那時候我還是沒有下定決心,有些事情雖然一直在拖時間,但最終還是按照要求配合了他們."

"但當我在看到今晚的實驗,看到你把看似不可能否定的以太推翻,看到你和高斯教授發現神王星的時候......我忽然就想通了."

"有些事情不是天生就有定數的,我其實可以不用像我的祖輩那樣當做別人的提線木偶,到最后還落得死無全尸——我其實可以改變一些事情,你說對嗎"

"如今東方的那個國度已經腐朽到了極致,我為什麼要為他們賣命呢"

看著眼中煥發出某種棺材的田浩所,徐沉默片刻,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我懂了."

隨后他又想到了什麼,看了眼身邊的艾維琳,對田浩所問道:"浩所兄,你把希爾芙怎么樣了"田浩所朝某個方向努了努下巴,臉上的表情很輕松:

"放心吧,她很安全——我把她留在了你的宿舍里頭,現在那姑娘正在啃面包呢."

徐云這才松了口氣.不過很快,他的心中便冒出了另一股好奇:

"對了,浩所兄,你為什麼要把希爾芙帶走"很明顯.

今天出現在教堂外提醒眾人撤離和帶走希爾芙的人,都是田浩所.如果徐云沒記錯.

在圣誕節那個寫下每個人期望的晚宴上,初次見到希爾芙的田浩所表現就不太對勁——他甚至失態到打碎了一個碗.

雖然當時他的解釋是不小心,但如今看來,真正造成他失態的必然是希爾芙.

"希爾芙啊"

田浩所輕輕將沾滿血水的匕首擦干,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當然是因為'那件東西'了.""那件東西"徐云微微一愣,眼中冒出一個問號,追問道:

"那件東西到底是什麼它和希爾芙那姑娘又有什麼關系"田浩所沉吟片刻,沒有回答,而是朝徐云遞來了一個物品.

在看到這個物品的瞬間.徐云便瞳孔一縮:"這是......"

電光火石之間,他的腦海中飛快出現了一個猜測:".....原來如此,我懂了!"

"原本那件東西就在希爾芙的身上,而希爾芙被我還有艾維琳救了下來,所以田才明他們才會默認它落到了我手里"

田浩所點點頭,肯定道:"沒錯."徐云看著手里的物品,這才心下了然.

難怪田才明他們會那么篤定自己一定知道"那件東西".......

如果按照他們所說"向導"的身份,自己確實應該在看到希爾芙的第一時間,就把它奪到了手里.

而就在徐云出神之際,田浩所心中也冒出了一股好奇的念頭:

"話說羅峰兄,你既然沒見過這東西,交給史元彪的盒子里又裝著什麼"

"那個盒子啊"

聽到田浩所的問題,徐云嘴角不由微微揚起了一絲笑容:

"一個很有意思的禮物,拜托艾維琳做的,應該能讓他們大吃一驚吧."

說完.徐云又轉過頭,看了眼身邊的艾維琳.

此時艾維琳已經停止了哭泣,不過眼中還是有些通紅.

徐云見狀沉默片刻,故意啊哈一聲,原本揚起的嘴角愈發燦爛了起來.

只是在笑容深處,帶著一絲只有他自己才明白的感傷.

他就這樣笑著看向艾維琳,指著自己受傷的腳,大大咧咧的對她說道:

"艾維琳同學,我現在中槍走不了路,要不你看這樣如何"

"我呢就先在這里等著,你和浩所兄返回禮堂,請陛下安排個擔架或者人手來接我."

"畢竟此時刺殺剛過,陛下周圍必然護衛森嚴,浩所兄又人微言輕,唯有你和他一起回去才能見到陛下."

徐云這番話說的極有道理,看起來沒什麼問題.只是不知為何.

看著樂呵呵的徐云,艾維琳的心中忽然冒出了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她沉吟片刻,轉頭看向徐云,問道:"那你呢一個人留在這里"徐云點點頭,指著身邊的沖鋒槍道:

"放心吧,我有它呢."艾維琳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些什麼.但卻不知如何開口.

徐云頓時臉色一板,指著自己鮮血淋漓的腳踝,對她說道:

"艾維琳同學,如果你們不快點動身,我可就要流血流死了......"

"不行,你不能死!"

艾維琳下意識的便冒出了一句話,回過神后連忙抹了把眼角,飛快的站了起來:

"我明白了,就按你說的辦,我現在就和田浩所去找人,你在這里等著我回來!"

隨后艾維琳又想到了什麼.

只見她從身上掏出了一條銀色絲巾,在徐云的腳踝處綁緊止血,鄭重的看著他:

"說好了,要等我回來!"徐云假意低頭撫摸著傷口,悶悶的嗯了一聲.

艾維琳站起身,看了徐云好一會兒,方才帶著田浩所離開了副樓.似乎依舊不放心徐云的情況.

在身影從主樓消失不過幾秒鐘,艾維琳又返身探出一個腦袋,認真道:

"一定要等我回來呀!"徐云朝她揮了揮手.待艾維琳身影徹底消失后.

徐云嘆了口氣,撐著身子在地上挪了幾步.

先是從衣服里取出了一個小瓶子\幾個帶著引線的小包裹和火柴.又取來沖鋒槍,將其拆分成數個部位.接著打開裝有硝基鹽酸的小瓶,潑到了其中最關鍵的幾個零件上.

做好這些事.

徐云就靜靜坐在原處,解下腳踝處的銀色絲巾,將它緊緊的拽在了手里.

星空之下,徐云無言的看著光幕的倒計時.[145......][129......]

[2........]就在倒計時來到2的時候.咔呲——

徐云滑動火柴,點燃了燃燒時間約為十秒左右的引線.一秒鐘后.徐云憑空消失.

火柴從空中落下,掉入雪地.又過了接近十秒鐘.轟——一道劇烈的爆炸聲,將小院徹底的夷為平地.

1850副本,完結........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70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