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三百四十章 再見了,1850(完)

第三百四十章 再見了,1850(完)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三百四十章 再見了,1850(完)

這種警惕心理在蘇格蘭營地夜襲后達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

早在很久之前,徐云便布置下了一些后手。

沒錯。

很久以前。

這件防彈衣其實并不是他囑托艾維琳打造的兩件物品之一,而是更早之前他和李斯特達成的協議產物。

徐云可不愿見到自己花費了大量心力,浪費了漫長的時間,在最后關頭卻因為不夠茍而被人噶了脖子,無奈得到一個低分甚至保底的評價結果。

因此在進入副本之前,他便做好了許多準備——比如說藏在袖口的石灰。

光環從未提示過他如果在副本中身亡,現實的自己會不會也丟掉小命。

當然了。

從光環整出來的那么多活來看......

這個抹殺性質的懲罰機制概率并不大。

不過即便副本中死亡不會影響到現實的軀體,但任務的完成度卻必然會受到影響。

這位是外科消毒法的創始人及推廣者,人稱外科之父。

他提出了缺乏消毒是手術后發生感染的主要原因,開創了一系列手術規范。

不到10年時間,就使手術后死亡率從45降到了15。

就連后世的許多人也因他受益,堪稱是功德無量。

在1978年麥克·哈特出版的《影響人類歷史進程的100名人排行榜》中,李斯特位列第60位。

后世令無數醫學汪抓狂的李斯特菌,便是由李斯特命名的。

所以當初在得知徐云拜訪的是李斯特后,有些同學就以為徐云要搞抗生素了。

但他們卻忽略了兩個問題:

第一。

徐云當時并沒有需要抗生素救治的對象,況且如果要救人,他大可以復刻北宋副本的大蒜素。

第二。

抗生素可不同于光電效應或者陰極射線。

這玩意兒若是被提前發明出來,西方將會是當之無愧的頭號受益者,而東方卻很難吃到這部分紅利。

因此呢。

徐云此前拜訪李斯特的目的并不是涉及醫藥領域,而是為了.......

與李斯特家族合作,生產防彈衣。

世人皆知李斯特是外科之父,后來還因此封了男爵。

但鮮少有人知曉,李斯特的父親約翰·杰克森·李斯特是個搞消色差透鏡的商人。

他的舅舅是搞蠶絲生產的富商,叔叔則在法國生產售賣瓷器,屬于一個標準的商業家族。

若非如此。

李斯特也不會有精力去做外科研究了:

這年頭但凡涉及到‘研究’二字的項目,幾乎都需要投入大量的資金成本。

比如高斯有費迪南大公支持,老愛一生貴人無數,卡文迪許干脆自己就是個土豪。

而阿貝爾、巴貝奇這些沒有金主爸爸的倒霉蛋,甚至連溫飽都是個問題.......

因此當時見面后。

徐云直接提供了一份合作方案,其中記錄了一部分原始版防彈衣的制作工藝,并且最終和李斯特達成了合作意向。

合同約定。

徐云提供相關生產技術,李斯特家族負責生產。

徐云擁有40的分成權,同時還享有成品的試用權。

其中徐云真正在意的是后者,畢竟這可是他在副本最大的生命保障。

可惜徐云當時和艾維琳還不太熟,否則這件事也可以拜托給那個ATM姬去做。

如今整整一年過去。

李斯特家族總算幸不辱命,搞出了這件成品防彈衣。

當然了。

依舊是括弧,青春版。

眾所周知。

在人類漫長的武器發展史中,尋找“最強貼身盾牌”的腳步從未停歇。

有句話說得好:

“每件裝備都有它的宿敵。”

對子彈來說,防彈衣就是“宿敵”之一。

較早的防彈衣是“以鋼為甲”,通過堅硬的鋼板抵御子彈射擊。

這種鋼甲出現的時間很早,某種程度上來說和普通的盔甲沒啥區別。

它在16世紀末曾經風靡過一次,普及到了整個歐洲。

盡管它能起到防彈作用,但質地太硬、重量過大、穿戴不便。

于是,世界各國漸漸踏上找尋“輕質軟甲”之路。

首先進入人類視野的是棉花纖維。

在1811年。

高盧曾用10層以上的棉纖維制作出“棉質背甲”,具有一定防彈能力。

接下來便是近代三劍客:

19世紀末的絲綢。

20世紀初的錳鋼。

以及真正現代的防彈材料凱夫拉、特沃綸、斯派克特纖維等等。

此次徐云設計的防彈衣的技術思路并不復雜,說白了就一個極其簡單但又不簡單的公式:

絲陶瓷。

其中簡單的部分在于絲。

它沒啥技術含量,運用的就是蠶絲甲的原理。

這玩意兒東方自古存在已久,只是后世蠶絲甲的顧客大多數時候只有兩個群體:

一是甲胃者。

二是情趣內衣愛好者和只因。

至于不簡單的部分嘛......

自然是陶瓷了。

眾所周知。

陶瓷片本身是做不了防彈衣的。

因為那么一大片陶瓷太重了,而且都是硬的不方便活動。

穿了這么一身,基本上很難做完整的動作。

不過呢。

陶瓷卻可以作為防彈插板的材料,并且主要針對的就是步槍彈。

對應的是海對面NIJ標準的NIJIII級和以上的NIJIV級。

它是由陶瓷防彈纖維組成的復合材料,效果即便在后世也相對不錯。

因為陶瓷的硬度高,而且比重比防彈鋼低很多。

在面對射擊的時。

陶瓷會靠著硬度將彈丸擊碎,變成數個質量更小的彈丸,接著利用陶瓷的碎裂進一步減小其動能。

然后再由陶瓷后面的防彈纖維板承接住這些威脅更小的碎片,從而實現防御效果。

這個防彈纖維便是前面提到的蠶絲。

當然了。

后世的這類陶瓷并不是普通的陶瓷,而是表面噴聚脲涂層的多曲面金屬陶瓷。

這玩意兒在1850年咋搞呢?

看到這里,聰明的眾所周同學想必應該記起來了。

沒錯!

當初徐云在陰極射線實驗中,曾經給出過一個能夠將電信號轉換成聲信號的道具——

壓電陶瓷。(303章)

壓電陶瓷在經過極化后,電疇會沿電場方向定向排列。

此時只要加入一些金屬,就能達到乞丐版防彈陶瓷的特性。

草蛇灰線,伏筆千里.JPG。

有了壓電陶瓷和蠶絲,一件簡易版的防彈衣便誕生了。

這種DIY版本的壓電陶瓷防彈衣在后世能穩穩防下7.62mm的半威力步槍彈,連肋骨都不會傷,不過全威力彈就防止不下了。(油管有視頻)

不過7.62mm彈雖然在后世屬于標配,可在1851年嘛.....

米涅步槍用的子彈叫做米涅彈,有的時候因為音譯問題還叫米尼彈,是一種裸鉛彈。

這種子彈的裝藥量很小,殺傷力在于初始動能,所以威力存在三種區間:

一種是10米內,米涅彈的威力可以和7.62mm的全威力步槍彈比肩。

第二種是1025米,相當于半威力彈。

但超過25米,它的威力便會呈現區間下降——因為這年頭彈道學實在是太原始了。

在遠距離的情況下。

除非是像早先那位肯尼迪一樣被爆頭或者擊中臟器,否則基本上不會立刻斃命。

當然了。

等后膛槍技術出現,米涅彈的威力就會得到大幅度的增強。

隨后徐云又送隨身的背包里取出了一頂鋼盔,五六斤重的樣子。

后世的鋼盔性能比較復雜,這玩意兒其實不是為了防御子彈,而是為了避免流彈或者破片。

不過1851前膛槍子彈射速有限,不是正面挨槍倒也勉強能說是個‘防彈鋼盔’。

一件防彈衣,加上這頂鋼盔,足夠徐云正面對敵了。

在徐云穿好防彈衣的同時。

靠在唯一一處沒被封閉的正面窗戶邊的伯恩輕輕抬起頭,朝外邊看了一眼:

“注意,敵人距離大門只有十米了!”

說著。

伯恩高舉起了手中的刺刀,做防御狀。

過了幾十秒。

卡卡卡——

軍靴的聲音逐漸從門外傳來。

從步頻的間隔不難判斷,對方顯然也顯得相當謹慎。

彭——

彭——

彭——

幾秒鐘后。

門外突兀的響起了三聲槍響。

大門處很快出現了三個洞口,不過沖入門中的子彈很快便被阻隔物擋住了。

同時隨著三聲槍聲的響起。

“呀!

一位徐云不認識的貴族婦人忽然驚叫一聲,應激性的將手中的書冊朝還沒被重開的小門丟去。

啪——

書籍砸到了小門之上,傳來一聲悶響。

伯恩見狀眉頭一皺,不滿的暼了婦人一眼:

“蠢貨!”

此時明顯正處于試探階段,敵人其實并不清楚禮堂內具體有多少人,實際戰力如何。

此時能多拖一分鐘,就多一份勝算。

眼下那個貴族婦人先丟出了‘武器’,豈不是在告訴對面禮堂之內人心慌亂,如同驚弓之鳥?

果不其然。

在貴族婦人投擲出書籍后。

屋外的步頻都快了少許,并且毫不掩飾的傳來了一些交流聲:

“蘇卡不列!

襲擊者沒有嘗試勸降,開口就是要殺光屋內的人。

阿爾伯特親王也沒像話本里本刺殺的那些權貴一般,高喊出‘你們收了多少錢我給你雙倍’這種話。

從襲擊者一開始的無差別殺傷以及他們的口音就能看出,今晚的這場戰斗不存在言語上的妥協,退無可退。

又過了一會兒。

砰砰砰——

大門處傳來了一陣強力的敲擊聲。

畢竟從襲擊者的視角來看,此時面前的整扇門都是閉合狀態。

他們并不清楚小門和大門的阻擋物其實是不同的。

不過很快。

襲擊者們便嘗試到了小門的位置上。

“報告!這里,這里的音節有問題!防守似乎很薄弱!”

冬冬冬——

門外又傳來了一陣敲擊聲,這是襲擊者在確定門后的阻擋物厚度。

幾秒鐘后。

砰——

砰砰——

小門的把手處傳來了一陣槍擊的聲響和震動。

雖然門鎖依舊穩固如初,但周圍連接的木塊卻出現了縫隙。

踹過柴房門的同學應該都知道。

當一扇木門出現裂口的時候,即便它依舊上著鎖,暴力破解起來的難度卻已然下降了不知道多少個層級了。

很快。

屋外傳來了踹門的響動。

禮堂內的氛圍再次緊張了不少。

不過伯恩等人也沒干等著,只見他輕輕移動到小門邊,看準縫隙,將刺刀狠狠的朝外捅了出去。

完事不給對面反應時間,他便飛速將刺刀抽回。

一同被抽回灑落在地的,還有些許鮮紅以及屋外傳來的一聲慘叫:

“蘇卡不列!我的手,我的手臂中刀了!”

雖然不知道伯恩刺傷的是否是對方的持槍手。

但既然受了傷,對方的作戰能力多少都會受到影響。

聽著外頭破防的怒罵聲,伯恩嘴角揚起了一絲笑意。

能在這時候給敵人添點堵,至少在心情上能夠舒緩一些。

不過很快。

他的耳邊便出來了一陣淅淅索索的聲音,聽起來像是......

稻草在燃燒?

“不好!

作為這個時代最強的單兵之一,伯恩對于這種聲音簡直熟到了骨子里。

只見他瞬間臉色一變,一把撲倒身邊的下屬,同時對阿爾伯特親王高喊道:

“該死,他們點燃的是雷汞管!殿下,擲彈兵和冷溪衛隊都有內.......”

轟——

伯恩話沒說完。

屋外便傳來了一陣巨大的爆炸聲,大門連同墻體都被炸碎了。

入口處煙塵滾滾,伯恩等人不知死活。

見此情形。

阿爾伯特親王頓時心頭一沉。

他最擔心的一件事情果然發生了:

王室師中不但冷溪衛隊有奸細,擲彈兵部隊同樣出了大問題!

而擲彈兵部隊有內鬼,便代表著對方很可能擁有......

高爆火藥!

火藥。

是華夏歷來引以為傲的四大發明之一。

后世一般認為,華夏最早的火藥記載出現于北宋曾公亮編著的《武經總要》。

書面記載了三種火藥配方,這里摘錄一種:

“蒺梨火球及其火藥法火炮火藥法:晉州硫磺……旋旋和勻,以紙五重裹衣,以麻縛定,更別熔松脂敷之,以炮放。”(省略了其他一些東西)

這些火藥最后在13世紀被阿拉伯人傳入歐洲,并且得到了迅速發展。

像最早的英國擲彈兵,他們投擲的就是裝有火藥的陶罐,概念上相當于原始的手榴彈。

不過說起比火藥更高一級的高爆火藥,大家腦海中想起的應該都是另一個人名:

諾貝爾。

這里先科普一個可能存在的誤區:

TNT炸藥的發明人并不是諾貝爾,而是威爾伯蘭德。

諾貝爾發明的是膠質達納炸藥,也就是硝酸甘油炸藥。

它的制取方式是....咳咳,這個就不能說了。

同時呢,諾貝爾也發明了雷管——注意,是雷管,而伯恩說的是雷汞管。

雷汞出現的時間要比雷管早很多,早在1807年就由一位英國牧師福塞斯順利合成——你沒看錯,是個牧師。

它一種呈白色或灰色的晶體,是人類最早用的起爆藥,對火焰、針刺和撞擊有較高的敏感性。

因此在發明初期,它被廣泛適用于擊發槍。

比如現場的米涅步槍里便有雷汞。

不過在1838年T·J·佩盧茲率先發現浸泡過硝酸的棉花可以發生爆炸后,英國便生產出了一種特殊的武器:

雷汞管。

這是一種很有時代性的產品。

硬要說的話,有些類似21世紀初的BB機和DVD,有特點但出現和淘汰的都很快。

雷汞管配合、棉花、引線加上金屬環,在1850年前后成為了英國擲彈兵的專屬武器,專門用于攻堅。

這也是為什么伯恩在聽到引線的聲音后,會立刻判斷出擲彈兵衛隊出了內鬼的原因。

而雷汞管的出現,也代表著另一件事:

阿爾伯特親王此前布下的防御體系,如今已經失去了意義。

他們接下來要面對的,乃是五十個帶著米涅步槍的敵人的直接襲擊。

雖然嚴格意義上來說,禮堂的這扇大門即便全部炸開,也不可能容納五十個敵人同時進入。

但在門戶已開的情況下,較真具體的進入人數已經沒啥意義了。

如果換個小點的地方。

襲擊者甚至可以在外頭架著槍,安排些人手直接往內投擲手榴彈,慢慢把屋內的人給磨死。

好在這間禮堂面積還算足夠大,在時間有限的情況下,襲擊者顯然做不到這種事。

畢竟這年頭的‘手榴彈’還比較原始,一名擲彈兵攜帶的上限數量也就五到七枚。

襲擊者今夜又是潛入偷襲,身上除非帶著多啦A夢的空間袋,否則絕不可能帶有足夠的投擲物。

不過即便這種最壞的情況不會發生,擺在阿爾伯特親王面前的依舊是一場可怕的生死危機。

他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大門的煙塵,再次握緊了手中的佩劍,眼中甚至浮現出了一絲.......

死意。

英國歷史上除了查理一世之外,被刺殺于任上的君主只有埃德蒙·尹倫塞德一人。

難道自己如今將成為第二個可悲的倒霉蛋嗎?

不過話說回來。

比起那位被藏在茅坑下的維京人刺死的埃德蒙二世,自己的死法倒應該不至于那么‘肛裂’......

嘩啦啦——

就在阿爾伯特親王有些出神之際,入口處忽然傳來了重石落地的聲音。

很明顯。

這是有人在將一些已經被炸裂的墻體推開,準備拓出更加開闊的空間。

又過了幾秒鐘。

彭——

煙塵中射出了數道子彈,不過由于視線問題依舊只射到了桌子,但還是引起了一陣慌亂。

見此情形。

軍事素養遠超常人的阿爾伯特親王眼中閃過一絲決然,對周圍人道:

“諸位,大門已塌,固守于此只有死路一條!”

“現在我們唯一的生機,就是把襲擊者也拖入近身搏斗,讓他們無法使用槍械!”

“所有青壯聽命,趁現在門口還有沙塵擋住視線,立刻關閉燈光!”

“米涅槍手即刻射擊,過后親衛隊在前,所有人隨我沖殺出去!”

說完。

他便轉頭看向兩處射擊點,下令道:

“射擊!全部開火!”

彭——

彭——

彭——

彭——

彭——

五把米涅步槍很快開火。

“啊!”

“小心!普納米夫!”

“我的腳!”

五顆子彈,命中兩人。

這輪射擊壓制略微減緩了敵人的行動,不過射擊完畢,便是長達接近三十秒的裝彈期。

與此同時。

站在開關邊的親衛飛快的關閉了燈源,屋內瞬間一片漆黑。

阿爾伯特親王見狀勐然站起身,對眾人高喊道:

“生死在此一舉!所有人隨我——”

結果最后一個沖字還沒說完。

他的身邊便竄出了一道頭戴鋼盔、形體隱約有些熟悉的身影,投胎似的沖到了所有人身前。

靠著禮堂外照進來的少許燈光可以看到。

這道身影的手中隱約拿著某個物件,來到大門附近后,飛快的躲到了一塊沒被炸開的墻體邊上。

阿爾伯特親王的耳中,聽到了一陣很有節奏感的連擊聲。

貝基·斯米爾諾夫,34歲,身高2米05,沙俄陸軍上尉。

同時也是此次夜襲小隊的第一指揮官。

不久前。

以貝基·斯米爾諾夫為首的夜襲小隊成員共計74人,在內線人員的配合下,順利的潛伏到了實驗現場。

他們埋伏在一處預先劃定好的區域后方,蟄伏待機。

這處區域視野隱蔽,巡護人員也是自己人。

因此斯米爾諾夫等人潛伏了數個小時都沒被發現。

接著在實驗臨近完結、眾人最為松懈的時候......

斯米爾諾夫發起了襲擊。

斯米爾諾夫的第一槍其實便瞄準了阿爾伯特親王,奈何距離相距太遠,這一槍并未擊中目標。

而是將阿爾伯特親王身邊那個看起來很快樂的中年男子給爆了頭。

不過好在這種失誤問題不大。

今晚他們之所以來這么多人,就是做好了正面襲擊的準備——即便是阿爾伯特親王被一擊斃命,他們也仍舊會展開一場大規模的屠殺。

簡而言之。

殺的人越多、越亂越好。

反正......

劍橋鎮上的護衛隊里,也有他們的人會拖時間......

果不其然。

與他們作戰計劃預計的一樣,阿爾伯特親王并未傻乎乎的逃向空地,而是撤退進了禮堂。

刺殺變成了攻堅。

這是斯米爾諾夫最不愿看到的情況,但依舊難度不高。

為了這次襲擊的成功,他們背后的幾方勢力幾乎動用了手中所有的底牌。

比如有人推波助瀾,邀請了許多對此本不感興趣或態度猶豫的帝國權貴。

有人暗中埋伏,為他們創造了完美的入場機會。

還有人則支援物資,除了米涅步槍之外,還有雷泵管等英軍的絕密武器。

全員內鬼.jpg。

此時此刻。

看著面前已經被炸開的禮堂大門,貝基·斯米爾諾夫的嘴角微微翹起了一絲弧度:

“哈靈頓中尉,準備進攻吧。”

貝基·斯米爾諾夫口中的哈靈頓是個胡須濃密的蘇格蘭軍人,聞言眼中冒出一絲警惕,建議道:

“斯米爾諾夫上尉,出于穩妥起見,我們是否需要再試探一波?”

“畢竟禮堂里還是有槍械的.......”

“反正我們時間充裕,完全可以觀察好情況再沖進去......”

“你多慮了,哈靈頓中尉,那只是幾把破槍而已!”

貝基·斯米爾諾夫大手一揮,用大拇指指了指身后的眾人下屬:

“五十把米涅步槍打五把同款武器,優勢在我,你告訴我槍管堵臉怎么輸?”

說著他便將米涅步槍放在身前,朝其余方位一招手:

“禮堂的窗戶太小,里頭的人不可能從窗戶逃跑,周圍戒嚴的人立刻匯聚到我身邊,大家一起沖進去!”

“槍在手,跟我走!”

軍令如山,面對頂頭上司的指示,哈靈頓只能乖乖照做。

沙沙沙——

軍靴走在雪地中的聲音傳來,所有夜襲小隊成員都匯聚到了大門外。

就在貝基·斯米爾諾夫準備下令沖入屋內時。

在禮堂外部燈光的照射下。

他眼角處的余光,忽然隱隱看到正門的墻角處出現了......

一根黑乎乎的細長管子。

然后下一秒。

隨著一陣極有節奏感的聲音響起。

斯米爾諾夫身邊的哈靈頓毫無防備的慘叫一聲,整個人仰面而倒。

接著不等斯米爾諾夫反應過來。

他身邊的下屬們仿佛在演歌舞劇一般,不斷有人跟著倒了下去,場地上哀嚎一片。

緊接著。

噠噠聲微微停頓了兩秒鐘,斯米爾諾夫的耳朵里清晰的傳來了兩道卡察聲。

第二陣連擊聲響起,又是數人應聲倒下。

由于眼前的情景已經超過了斯米爾諾夫的認知,直到此時他才反應過來,勐地拿起槍朝墻后射去:

“敵襲!在左側墻后!”

啪——

啪——

啪——

數道射擊聲響起。

除了斯米爾諾夫之外,同樣有夜襲小隊成員做出了反擊。

斯米爾諾夫見狀,頓時神色一喜——他肯定最少有四發子彈擊中了那個暗中襲擊者的身體!

然而下一秒,他的表情便僵在了臉上。

只見墻后之人仿佛沒有受到一絲一毫的影響,再次卡噠的調試了一番某個東西。

清脆的連擊聲第三次響了起來。

這一次。

站在原地發呆的貝基·斯米爾諾夫,勐然感覺胸口一痛。

半秒鐘不到。

他的腦海中傳來了一股眩暈感,視線逐漸開始模湖。

吧嗒——

他手指一松,米涅步槍從手中滑落在地。

同時整個人也失去支撐,先是雙膝,接著整個人癱倒于地。

就在斯米爾諾夫殘留的意識開始彌散之際。

他用盡最后一絲力氣抬起頭,看向了周圍。

只見三輪射擊之下。

那些被自己招來堵在門口的下屬,已有至少七成倒地不起。

或氣絕身亡,或軀體中彈哀嚎不止。

剩下的要么躲到了掩體后,要么就干脆直接逃離了現場。

在生命終末。

斯米爾諾夫的腦海中突兀的冒出了一個念頭:

誰能告訴他,到底發生了什么?

自己的隊友呢???

與此同時。

禮堂里。

徐云又狠狠的朝門外打了幾槍。

如果說毛熊、大毛和華夏屬于有恩也有怨的復雜情況,需要結合國際形勢與立場綜合討論。

那么歷史上的沙俄對華夏,可就是純純的惡行了。

因此如今打起手沖(?)來,徐云心理上顯得毫無壓力。

打完一個彈夾后。

徐云觀察了一番窗外。

確定好敵人已經消滅了大半,又回頭看了眼猶在發呆的眾人。

此時此刻。

所有人都一副相同的表情:

即便是阿爾伯特這個大英帝國的無冕之王,看上去都呆滯的有些滑稽。

那么多敵人......

這就搞定了?

接著不等阿爾伯特親王出聲,徐云便拉開面罩,直接對他問道:

“陛下,門外還有一些敵人尚未消滅,親衛隊能否解決他們?”

阿爾伯特親王聞言微微一怔,下意識的說道:

“當然可以。”

親衛雖然沒有配備實彈,但這并不代表他們的軍事素質不行。

恰恰相反。

作為戰爭階段可能上場的親軍,所有親衛的槍法都是個頂個的好,不存在星際玩家的情況。

眼下除了生死未知的伯恩等人,阿爾伯特親王身邊的親衛數量大概在二十上下。

更別說一些貴族也具備不錯的槍法素養。

而襲擊者嘛......

由于某個上尉的騷操作,夜襲成員全都一股腦兒的聚集到了禮堂入口,生生給徐云做了個人肉活靶。

三輪射擊下來。

死亡或者失去戰斗力的襲擊者已經超過七成,剩下的也各個猶如驚弓之鳥,有的干脆丟下槍跑走了。

如果能拿到屋外散落的米涅步槍。

即便徐云不再出手,現場的局勢也不會再出現任何的反復——大不了阿爾伯特縮在這間禮堂里等援兵就好了。

見此情形。

徐云輕輕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明白。

隨后又看向了小麥等人。

臨近回歸,有些禮節他也就不再刻意遵守了。

只見他的目光飛快的在小麥、老湯、高斯、法拉第、黎曼等人身上掃過。

無論他接下來做的事情能否有結果,這次都將是真正的永別。

按照徐云原先的打算。

他還準備在剩下的四個小時里,與這些熟人一一道別。

但如今看來......

他并沒那么多矯情的機會了。

因為在剩下的時間里,他還要去找兩個人。

準確來說.......

應該是三個人。

本來說今天沒碼完明天一起發個兩萬字的,但計劃趕不上變化,我針灸只約到了明天,后天沒掛到號。

如果今天這章不發,就要后天才會更新了,等于斷更兩天。

其中一個叫做弗朗茨·李斯特,匈牙利人。

他是著名作曲家、鋼琴家、指揮家,偉大的浪漫主義大師,是浪漫主義前期最杰出的代表人物之一。

后世人稱鋼琴之王。

也就是當初徐云在倫敦城拜訪過卡爾先生一家后、特意去倫敦大學學院找到的那位年輕人。(嘿嘿,沒想到吧)

在如今的1851年,歐洲大陸上存在著兩個后世知名的‘李斯特’。

比如.......

這件防彈衣。

作為一名后世來的資深茍比。

徐云對于自身安全的重視程度,無疑要遠高于這個時代的任何人。

畢竟......

而另一位李斯特呢。

則是約瑟夫·李斯特。

閱讀走進不科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96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