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留給李清照的禮物(6.2K)

第一百七十四章 留給李清照的禮物(6.2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一百七十四章 留給李清照的禮物(6.2K)

在21世紀。

飛機的參數一般分成兩個類型:

不可計算參數與可計算參數。

其中前者很典型的代表,就是氣動數據。

參與過飛機設計的朋友應該都知道。

由于一些數據的不可計算性,很多時候飛機的設計都要通過風洞來進行觀測。

比如通過示蹤粒子激光片光可以定性觀察流場形狀,但卻不夠精確,無法定量的分析流場。

想要真正的進行流場測量,近些年發展出了PIV技術。

也就是用超高速攝像機先在同一截面連續拍攝2張圖片。

對于同一個粒子來說。

這兩張圖片的拍攝時間有間隔,因此被記錄的位置必然發生了變化,由此可以計算出位移的距離。

同時知道兩張照片的拍攝時間間隔,那么就可以計算出這個粒子的速度。

如果把這個截面上所有粒子的速度都計算出來,就是一個實時的速度矢量場了。

只要連續拍攝100張圖片,連起來就可以看到速度矢量的變化,用這種方法來收集流場數據……

因此在現代背景下。

設計一臺機型其實是比較困難的,成本會很高很高,一般人根本遭不住。

風洞一響,黃金萬兩,這可不是說著玩的。

不過徐云這次要搞的機型非常簡單,因此在設計方面倒也不需要風洞來協助,主要攻克的對象還是可計算參數為主。

因此隨著時間的推移,整個項目也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四個月后。

依舊是制器局。

此時此刻。

徐云正和小趙、老種一起,跟在一位七旬左右的老者身后緩步行進。

這樣大概有了一刻來鐘。

在穿過了一道森嚴的護衛線后,眾人的面前忽然出現了一間小屋。

老者在屋前聽豬叫,轉身恭敬的對小趙一行禮,說道:

“殿下,種老將軍,王公子,就是這兒了。”

小趙朝周圍張望了一圈,點點頭,一指大門:

“蘇師傅,開門吧。”

蘇姓老者連忙道了聲是,從袖中取出一把鑰匙,打開了工作間的大門。

隨后做了個請的動作:

“幾位請進,小老頭前引路。”

徐云三人隨之入內。

這處工作間的占地面積約摸有百來平米,正中心處擺放著一套設備。

這些設備中大約有一半是蒸餾的相關設備,剩下的則是幾個玻璃器皿,以及若干的瓶瓶罐罐。

玻璃器皿的大小有些類似飲水機的15升桶,就是那種有男生在場時女生會嚶嚶嚶說搬不動、沒男生在場時單手就會被拎起的玩意兒。

只見此時此刻。

每個玻璃器皿內都填充著某種透明溶液,看上去好像有點粘稠,不太像是水。

溶液中則漂浮著一些銀色的、類似菊花的植物。

而在其中一個最大的玻璃器皿邊上,驢兄正在哼哧哼哧的拉著它轉圈。

徐云見說走到器皿身邊,隔著器皿的玻璃罩,認真觀察了一會兒內部情況。

接著順手給驢兄塞了把草,對老者問道:

“蘇師傅,這些銀菊浸潤多久了?”

蘇姓老者略微沉吟少許,心算了一下時間,答道:

“約有十個時辰左右了。”

徐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那就讓驢歇一會兒吧。”

他口中的這位蘇師傅與老蘇同姓,全名蘇淇,乃是來自浙東路州屬制衣署的老師傅。

與齊格飛不同的是。

蘇淇不是工匠,但他在染料方面的經驗卻極其豐富。

徐云設計的飛機組裝環節模塊眾多,其中絕大部分的設備生產,都需要依靠齊格飛那類精尖的工匠。

但在某些環節上,卻需要蘇淇這類特殊的專業人士。

類橡膠物的制取。

略微了解發動機結構的朋友應該都知道。

發動機除了鋼鐵、各類合金或者陶瓷之外,還有一種材料必不可少:

那就是橡膠件。

例如發動機的油管,曲軸油封,氣門油封,O型圈等等,都需要用到各式各樣的橡膠件。

橡膠的原產地是巴西,按照正常時間線,它要再過幾百年才會由高盧探險隊從美洲傳回歐洲。

并且直到十九世紀末,橡膠才最終定型成為了工業材料。

因此眼下的大宋,是絕無可能找到標準意義上的天然橡膠的。

當然了。

除了天然橡膠外。

橡膠還有一種合成橡膠的類屬,但這需要足夠的物質進行聚合反應才行。

哪怕是最簡單的二甲基丁二烯,都不是現在大宋工業能達到的地步。

不過作為一位物理汪,徐云表示除了標準橡膠外,還有一些手段可以制取出類橡膠品。

比如后世傳播度很廣的

杜仲膠。

杜仲,這是一種我國特有的單種科植物。

仲膠則是一種天然的高分子材料,也叫作反式異戊橡膠。

在后世的21世紀。

本土也在大力發展這種材料,技術價值很高,前景稱得上相當廣闊。

不過杜仲膠在發動機方面的精敏度有限,提取環節也比較復雜,甚至還需要用到石油醚。

因此考慮再三,徐云最終選擇了另一種植物:

銀菊。

銀菊,也就是銀葉菊,一種葉子酷似雪花,顏值頗高的植物。

它主要分布在我國的長江流域,常見程度比杜仲還高,運輸成本也非常低廉。

銀菊生產出的銀菊膠也是一種非常優良的類橡膠品,并且非常適合發動機端。(DOI:10.28077/n.nki.nhgb.2005.001315)

其中此時徐云等人見到的,便是銀菊膠生產的第一步:

將它們放置到氫氧化鈉溶液中堿浸,通過氫氧化鈉進行角質層溶解。

這一步需要的氫氧化鈉,依舊是來自最初的電解環節。

至于驢兄嘛

自然是提供離心動力,用以增大接觸面了。

徐云等人來之前蘇淇便將銀菊浸泡了很久,在估摸著著時間差不多后,徐云便對蘇淇道:

“蘇師傅,開始下一步吧。”

蘇淇道了聲是,戴上手套,走到一處角落。

片刻過后,他端回了一個小盤子。

此時盤子上正盛放著一堆黏糊糊的白濁黏液,散發著一股淡淡的腥臭味。

當然了。

千萬不要誤會。

這些東西并不是挊出來的液體,而是

被壓碎的白蟻尸體。

沒錯。

白蟻的尸體,

白蟻是自然纖維素的主要降解者,其消化道內存在有一種名叫鞭毛蟲的微生物,會產生大量的纖維素酶。

這些纖維素酶可以水解銀菊的細胞壁,將膠絲釋放出來。

同時白蟻尸體也不會影響到銀菊的制備,纖維素酶更不會和氫氧化鈉反應,屬于一種非常優良的自提材料。

等這一步結束后。

只需回流浸提,趁熱過濾。

冷卻后再在零下溫度冷凍一個小時,便能得到成品的銀菊膠了。

將白蟻投入器皿后。

考慮到后續步驟還有很長時間,徐云便主動對蘇淇問道:

“蘇師傅,之前已經提煉好的成品還在么?”

蘇淇點點頭,說道:

“前邊的需求量很大,齊師傅他們拿走了不少成品,不過還有一些膠管沒被帶走。”

“王公子稍等片刻,小老這就去取來。”

說罷,蘇淇便轉過身,走向了另一個角落。

片刻過后。

蘇淇拿著幾根膠管回到了徐云身邊,遞給他:

“王公子,這便是先前做好的膠管,都是按照圖示要求加工而成的。”

徐云接過膠管,用尋常的力氣拉了拉。

施力之下,膠管很快變成了一根更細的長條,不過并沒有被拉斷。

徐云滿意的點了點頭,將它遞給了小趙:

“殿下,您看看?”

小趙饒有興致的接過膠管,與老種一同研究了起來。

過了片刻。

小趙若有所思的抬起頭,對徐云道:

“王公子,此物可防水否?”

徐云朝他笑了笑,答道:

“當然可以。”

小趙又試著將膠管捏扁,拇指和食指摩擦著膠面,說道:

“既然如此,此物豈不是可做成膠鞋或者膠衣?”

徐云頓時抬起眼皮,略帶訝異的看了他一眼。

沒想到這位準帝王第一個想到的,居然是民生領域的應用,不過嘴上還是肯定道:

“殿下一語中的,不錯,此物正是制作膠鞋的好材料。”

他這可不是在吹捧小趙。

小趙所說的膠鞋也好膠衣也罷,確實都是橡膠早期在生活中的應用。

雖然中間還需要用到硫化過程,但短時間內能想到這塊兒,說實話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一開始天然橡膠被帶回歐洲時,最早只是用于制作一些玩具和紀念品,壓根就沒人想到制作膠鞋。

直到三十余年后,歐洲人才意識到了它的防水性能,突然開了竅。

而在小趙身邊,老種也在興致勃勃的查看著自己手中的橡膠。

“好東西啊”

作為軍隊中人,老種的思維顯然要更偏向軍事化一些,只聽對徐云道:

“小王,按你所說,此物最初的狀態乃是糊狀?”

徐云朝他點點頭,說道:

“不錯,在剛提煉出來時,銀菊膠乃是米糊一般的模樣。”

“可有粘性?”

“當然有。”

老種見說連忙追問道:

“那么若是在銀菊膠未曾凝固之時,將它涂抹到武器或者車軸易松動處,豈不是可以做到加固的效果?”

“再若是能涂抹到刀槍手柄上,似乎也能令軍士的手掌減輕一些磨損”

徐云聞言,眉頭又是一掀。

好家伙。

不虧是宋末知名的軍事大家,老種的軍事素養可真不是蓋的,一下便想到了橡膠在冷兵器上的作用。

要知道。

在橡膠車輪這種bug級產品出現之前,橡膠在工業和軍事方面最大的用處,便是粘合武器以及加固器械了。

比如宋代軍中常見的長刀和長槍。

別看影視里刀槍棍棒每種武器看上去都好像特別精致,又是雕花又是雕正字啥的。

但實際上。

在古代背景下,底層軍士配備的武器質量,壓根不可達到影視里的那種程度。

例如古時候的刀柄一般用桑木或棗木,槍桿則是柘木。

精英部隊配置的武器可能稍微好點,在制作時會用油反復浸泡,相對來說不怎么咯手。

但普通部隊就沒那么好命了。

他們的武器基本上就是在外部裹上生漆,壓根不存在所謂的拋光打蠟,運氣不好很容易會扎到刺兒。

因此手掌和虎口磨損的情況在歷朝歷代都非常常見,甚至影響過很多次戰局。

而若是能在握部加上銀菊膠的話

只要涂抹的方式正確,完全能夠做到在保護手掌的同時,還不會出現打滑的情況。

毫不客氣的說。

若是能長期普及使用這類武器,地面戰場的勝率恐怕能提升最少一成!

一個不起眼的東西便能提升一成戰力,這已經是個非常恐怖的數值了。

當然了,

考慮到銀菊膠還沒法量產,因此老種和小趙的想法只能算是材料前景,距離實際應用還有一段距離。

隨后小趙將蘇淇和老種留在了現場,自己則帶著徐云出了門,隨意的在制器局中溜達了起來:

“王公子,不知飛機的生產進度眼下如何了?”

徐云聞言從袖子里取出了一張紙,將其攤開,說道:

“殿下,此乃各個部門的進度表,眼下飛機已經完成約莫八成左右了。”

“八成?”

小趙略顯訝異的一挑眉,徐云的這個答復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這比先前所計劃的要快不少吧?”

徐云笑了笑,看得出來,他對這個進度也很滿意:

“快了兩成左右,這要歸功于數算小組那邊的效率比預期的高了很多。”

“另外那頭驢也非常賣力,一天能拉磨十個時辰呢。”

小趙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后又想到了什么,對徐云道:

“對了,李姑娘那邊還是不見你嗎?”

聽到小李這個名字,徐云的眼中頓時閃過了一絲復雜。

在先前他主導的政變中。

他自問不虧欠小趙,不虧欠老種,不虧欠王稟,甚至對趙佶也絲毫不覺歉意。

畢竟在正常的歷史中,這貨直接主導了大宋的滅亡,乃是罪魁中的罪魁。

這輩子讓他從皇位上滾下來,徐云說破天都占著理。

因此真正讓他心有歉意的,只有兩個人。

一是老蘇。

在沒有辦法讓老蘇親眼見證原本時間線的情況下,老蘇注定走不出心中的道德譴責。

他會不停的去自我懷疑以及自我譴責,去質疑自己做法的正確性,一直持續到他生命的終末。

第二便是小李了。

雖然小李此時還不知道整個事情的前因后果,但老李入獄的原因就擺在那兒:

作為使用過許多次老蘇府中那架顯微鏡的優秀學生,小李如何不知道,正常顯微鏡的底座下是不會有個暗格的?

同時再結合后續事件的發展一分析,小李很容易便能得到一個結論:

老李是被徐云坑害入獄的。

雖然老李在整個過程中沒受多少傷,最后也順利出了獄。

但這種做法對于小李來說,終究是個心理上的坎兒。

因此在整個事件結束后。

小李便不再到府聽課,也拒絕了多次徐云的拜訪。

當然了。

拉黑歸拉黑,但那架顯微鏡小李還是沒退回來,得知老李沒事后立馬先把顯微鏡帶回了李府。

理由是自己是花了錢的,屬于合法交易。

與此同時,小趙也‘突然’的對生物產生了好奇,

他時不時的會問徐云一些生物方面的問題,有些時候還會叫徐云寫在紙上,此事便不足為外人道也。

但終究是見不到面了啊

隨后徐云頓了頓,從身上取出了一本三四厘米厚的書,遞給了小趙:

“小趙,若是方便,還請您將此書轉交給李姑娘。”

小趙接過書,隨意翻動了幾下,問道:

“王公子,書上似乎都是些生物的內容?”

徐云點點頭,回道:

“不錯,主要是微生物方面的一些知識,都是風靈月影宗的記載,李姑娘應該會很感興趣。”

小趙將書頁合上,有些不明的看了眼徐云,問道:

“王公子,李姑娘其實并未記恨你,用你的話說,只是心中有些沒轉過來罷了。”

“再過幾月代局勢穩定,由本王出面相邀,你我三人外出游玩一番,間隙自然也就消了。”

“到時你再把這本書給她,豈不是更好一些嗎?”

徐云聞言沉默許久,心緒復雜的搖了搖頭,還是堅持說道:

“殿下,此書還是由您來轉交吧。”

說罷,他在心中微微一嘆:

自己在這世上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4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