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致以輝煌的人們(下)(5.6K)

第一百七十三章 致以輝煌的人們(下)(5.6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一百七十三章 致以輝煌的人們(下)(5.6K)

一周多前。

在確定了建造飛機后。

小趙很快便實現了自己的承諾:

在籌備各類礦石物資的同時。

還迅速組織起了一支龐大的團隊。

這支團隊總人數七百出頭,大約有一半是工匠,一共三百余人。

其中頂尖的技工除了齊格飛之外。

還有三位來自各地的超一流工匠,也就是宋代的‘八級工’。。

這個比例其實很正常。

以1959年為例。

當時全國技能勞動者超過7000萬人,其中被機械部記錄在檔的八級工一共有一千三百多位。

第一代潛艇,第一枚導彈,第一顆原子彈,第一顆航天衛星都和八級工們的辛勤付出是分不開的。

眼下宋朝的人口數量大約一個億,離后世的十幾億差距很大。

并且從事手工業的勞動者數量沒有后世那么多,但出三五個八級工水準的大牛還是很正常的。

畢竟八級工的關鍵說到底還是要歸結于手工能力。

和機械以及科技基礎的相關性有肯定是有,但也不算特別緊密。

古代的一些技藝,比如累絲,比如點翠,難度上絲毫不比八級工的要求低。

按照徐云的計劃。

在整個制作過程的后半階段。

這幾位工匠將會負擔起重要的鑄模任務,直接決定飛機的成品率。

而除了工匠模塊之外。

團隊那剩下的二分之一的組成人員,則都是由小趙招募而來的......

數算專家。

就像之前說過的那樣。

科研,永遠都不會是一個人的事。

由于有上輩子的經驗,徐云在發動機的參數上可以靠著自己——或者說只能靠自己來進行設計。

因為這個時代除了他,沒有第二個人具備發動機的設計能力。

但除了發動機設計以外。

很多數據的計算就必須要依靠他人協助了。

這批數算團隊招募自全國各地,負責人以老賈為主。

同時韓公廉、劉益等人也在團隊中擔任了中高層的職位。

雖然他們同樣不具備發動機以及流體相關的知識儲備,但計算能在這個時代卻處于頂尖。

在某些情況下,徐云只要給出條件和方程。

縱使概念有些超綱,一個數十人甚至更多的小組演算之下,也依舊能夠得出成果。

畢竟在向太后逝世到政變的那三四個月時間里,徐云可沒少給老賈等人灌輸新鮮知識。

在最近一段時間,甚至涉及了部分——注意是部分的微積分知識。

這支數算團隊也被安置到了制器局內,小趙為他們規劃出了一個龐大的院落。

當徐云來到院落入口處時,院落中正顯得非常熱鬧:

或許是場地有限的緣故。

此時明明已經入夜,院落中卻依舊擺放了大量桌子,上百人在當中做著數學演算。

其中有獨自一人默默計算數據的。

也有三三兩兩分工合作的。

還有一些似乎遇到了某些問題,正聚在一角小聲的進行著討論。

例如此時靠近入口的一側。

便有七八位文士模樣的數學家聚集在一起,好像在交流著什么。

徐云見狀順勢走到幾人身邊,饒有興趣的聽了起來。

率先開口的是一位穿黃色衣服的中年人,只見他指著桌上的兩張算紙,說道:

“歐兄,閥片厚度為百分之一寸,噴管截面設為天元。”

“容積已定,可為何你我所算的結果卻不盡相同呢?”

另一位黑瘦男子聞言伸出手指,在某個欄目上劃了一橫:

“鄒兄,依小弟看來,你應是算錯了那個名為‘軸向力’的數值。”

“它的前式理應是三分之一,而非四分之一矣.....”

黃色衣服的鄒姓文士卻搖了搖頭,說道:

“非也非也,吾乃是按桐嶼先生所教的曲線狀漸變方程入的手,數值必為四分之一,錯的是你.....”

徐云聽了一會兒,差不多明白了這幾位文士在糾結的問題:

簡單來說,這是一個同等推阻比定義下的單位截面推力計算。

涉及到了閥片厚度和噴管截面,同時還涉及到了反射以及音速的問題。

先前在組織數算團隊的時候。

考慮到一些概念性的問題,徐云特意和老賈一同制作出了一本指導手冊。

手冊上對一些超維概念進行了定義,

比如引力常量是6.67259×10N·m/kg,光速是每秒三十萬公里等等。

也就是說你別管這數字是怎么來的,總之按這個數字去套,最后把答案報上來就行了。

指導手冊就像是一本說明書,

普通的數算學者被分配到了什么數據,便直接通過相關公式進行計算即可。

但公式雖然固定,有些情景卻不好判斷該用哪則切入。

因此出現一些爭議自然也就不那么奇怪了。

二人的爭論看上去都有道理,周圍的幾位文士也顯得有些琢磨不定。

就在二人誰也不服誰之際。

那位姓歐的黑瘦文士忽然注意到了吃瓜的徐云。

此時的徐云身穿常服,歐姓文士便以為他也是數算小組的成員,便問道:

“這位兄臺,不知你有何高見?”

“我?”

徐云微微一愣,確定對方是在問自己后沉默片刻,沉吟道:

“高見不敢當,但小弟倒是勉強能判斷出解題的方向孰對孰錯。”

歐姓文士與鄒姓文士對視一眼,也沒因徐云的年齡而輕視他,畢竟能到這處院落的都不是啥菜雞:

“解題方向?還請兄臺詳敘一二。”

徐云想了想,伸手比劃了個燃燒室的形狀:

“依據發動機的設計工圖可以知悉,入料口和界面是水平的。”

“由此可知,燃燒室內的溫度定然有所差異,也就是近火區溫度比前壓力波正面的高。”

“根據手冊上的39條公式可知,壓力波乃是一種聲波,音速又與溫度有函數關系。”

“因此當觸及截面反彈之時,必然會出現后波追前波的情況,只能用曲線漸變進行入手。”

說道這兒,徐云不由看向了那位鄒姓文士:

“因此小弟不敢斷言鄒兄的數據沒有計算錯誤,但至少可以確定他的思路無誤。”

“大家重復演算幾遍,想必就能得出一個準確的數值了。”

啪啪啪——

徐云話音剛落,一旁忽然響起了一道掌聲。

徐云順勢看去。

只見不知何時,劉益已經悄然來到了他的身邊。

只見劉益一邊鼓掌,一邊笑道:

“王公子頭腦清明,一語中的,言辭簡潔明了,劉某實乃佩服不已。”

見到劉益出現,幾位文士連忙神色一正,恭聲道:

“組長好。”

徐云亦是拱了拱手:

“近渠先生,許久不見了。”

劉益向眾人依次回禮,又指著徐云對眾人道:

“幾位同道怕是有所不知,這位便是赫赫有名的‘日更三萬’王小純,文號碼農先生。”

“幾位這些天日夜攻讀的《定式手冊》,便是出自碼農先生與桐嶼先生之手。”

聽到劉益的這番介紹,歐姓文士頓時一驚,肅然起敬:

“原來是日更三萬碼農先生,小可久仰大名,失禮了,失禮了。”

徐云也朝他拱了拱手,面色顯得很平靜。

還是那句話。

日更三萬的是王林,和他徐云又有什么關系呢?

隨后他與眾人告辭分別,跟著劉益在院落里閑逛了起來。

“近渠先生。”

看著大院里正點著蠟燭計算數據的文士們,徐云主動問道:

“這些天一切都還順利吧?”

劉益點了點頭,隨手指著個算師聚集最多的區域,笑著道:

“一切都還算順利,團隊成員來自五湖四海,不是不得志的小吏,便是尋常蒙學的教習,還有一些則是隱居山林的隱士。”

“若非殿下恩招,大家此生恐怕都難以見到這般數算盛景,自然也會格外珍惜。”

“如今我們已計算核驗出了五十余組數據,平均一日可出七組,比預期的五組要高了很多。”

劉益的表情有些感慨,說的也是發自肺腑的真心話。

華夏古代雖然出過不少知名的數學家,但能真正青史留名的并不多。

除了個別例子外。

大多數數算學者都只是尋常的小官小吏,或者蒙學中的普通教習而已。

連老賈這種當時數算大家,在史書都只能留下個生卒不詳的記載。

就更別說其他的普通人了。

因此在得知皇上...準確來說的朝廷有請、并且還有高額補貼后。

幾乎所有收到信件的數算學者們都接受了招募。

某種程度上來說。

這種規模的數學家集中演算,別說宋代了,歷史上都見所未見。

因此劉益稱之為盛景,倒也確實發自真心。

隨后徐云想了想,問道:

“近渠先生,不知桐嶼先生所在何處?”

此時的夜色有些昏暗,劉益四下環顧了一番,方才指著一間邊角僻靜的小屋道:

“桐嶼先生就在那間屋內,王公子,咱們過去看看?”

徐云點點頭:

“有勞了。”

隨后在劉益的帶領下,二人很快來到了這間屋子的門外。

不過徐云沒有急著敲門。

而是來到窗邊,透過精心安置的玻璃窗戶朝內看去。

結果剛看清屋內的情形,他便有些愣住了:

只見此時此刻,這間面積差不多四十平米的屋子里,赫然堆滿了一疊疊的算紙。

算紙有些完整的封裝放到一角。

有些則凌亂的灑落在地。

而屋中僅有的兩張桌子上,則分別坐著老賈和韓公廉,此時都低頭在計算著什么。

他們時不時還會打個哈欠,揉揉眼睛。

但很快便會打起精神,繼續做起了工作。

從精神狀態上可以很輕松的便判斷出,這二位消耗的精力要遠高于普通的算師。

徐云見狀,不由看向劉益,問道:

“近渠先生,這是......?”

劉益聞言沉默片刻,幽然嘆了口氣,說道:

“王公子,你和桐嶼先生所著的手冊雖好,但它終究是個死物。”

“就如同先前你所見到的一般,有些情況注定會在實踐中出現意見上的分歧。”

“因此桐嶼先生便想出了一個方法,將每個任務分派到三個小組手上進行計算,每個小組內會先進行計算討論,確定一個統一的數值上報。”

“若是三個小組所上報的數字一樣,便會被暫時匯總等待齊師傅那邊的實踐核驗。”

“但若是三個小組中有任意一個小組的結果不同,那么便會轉交到桐嶼先生和楊懷先生的手上,由他們負責復驗。”

“誠然,這種做法注定還是會存在些許錯漏,但這已經是我們能做到的最好辦法了。”

徐云聞言默然。

過了一會兒。

他若有所思的看著劉益,尤其在他的眼袋上停留了幾秒鐘,心中閃過一絲明悟:

“近渠先生,你恐怕也是負責復驗的其中一員吧?”

劉益嘴角扯出了一道笑容,說道:

“沒辦法,當初我們這六位在蘇府中聽課的數算文士,已然是當下唯一能做到復驗的六人了。”

“王公子,你可知曉在團隊組建之日,桐嶼先生便已留下了遺書?”

“楊懷先生昨日家中添丁,亦不曾請假歸家。”

隨后他轉過身,看向院中那一張紙被蠟燭照亮的臉龐:

“王公子,其實不止是我們六人,整個團隊算師共計三百一十三,或許有人因能力問題出過錯漏,卻無一人偷閑懈怠。”

“道理我們其實都知曉,誰不累呢?誰又想累呢?但那可是飛天啊!

“我們每算出的萬分之一數值,或許便能使飛機升高一尺。”

“華夏泱泱數千載,自炎黃輩始,無人可征服天宇,但如今,我們卻有機會做到。”

說著,劉益又看向徐云,眼中有光華在閃動:

“王公子,蘇公曾私下與我們說過,你之才能冠絕古今,世所罕見,你說能,那便是真的能。”

“我們可能無法追上你的腳步,卻能力所能及的推你一把。”

“我們不求青史留名,但求能親眼見證泱泱華夏數千年來的第一次踏天之行,一如桐嶼先生在立下遺書之時所說的那般,死亦無悔!”

徐云靜靜的聽完劉益這番話,心緒莫名的涌起了一股特殊的情感。

他很想告訴劉益。

其實,我只是個后世來的穿越者,所擁有的不過是后世相對完備的知識罷了。

真正偉大、了不起的不是我,

而是你們這些偉大的先賢啊......

后世我們不但征服了天空,還觸碰到了宇宙。

墨子衛星、祝融火星車,都是對先民們的崇敬與頌贊

想到這兒。

他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天空。

今夜的星空,看不見一絲烏云。

明月高懸,星光燦爛。

但在徐云看來。

今夜的星光不在天上,而是在這人世間。

公元1100年12月8日。

大雪無雪,卻是華夏群星閃耀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41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