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一百七十章 任務最后一環,老蘇的執念(5.8K)

第一百七十章 任務最后一環,老蘇的執念(5.8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一百七十章 任務最后一環,老蘇的執念(5.8K)

一個時辰零三刻鐘。

這個數字不是某個笨蛋作者碼出這章的用時,而是小趙成功占據皇宮所花費的最終時間。

沒錯。

前后三個小時不到。

‘勤王’軍們便占領了整座皇宮。

畢竟當禁中的戰斗打響后,南、北、西三面的守軍們的選擇唯有一個:

支援戰場。

在拋棄了城門這個防御‘要塞’后,守軍們便失去了最重要的防護屏障,整個戰局瞬間成為了地面交鋒。

更別說禁中的值守人員只有兩百人出頭,老種等人在拿下禁中的會通門后,甚至還有充足的時間藉著夜色來‘敵軍’的來路上進行埋伏。

人數翻倍占據先機,最終的結果自然便是老種等人大獲全勝。

又過了半個時辰。

文德殿。

此時此刻,這處外朝宮殿之中正匯聚著十多位參與政變的主要人員,有文也有武。

老種則身穿兵甲,站在座前,恭敬的對著坐在上首的小趙進行著匯報:

“殿下,如今南、北、西三面守軍已然全數俘虜,宮內再無異軍戰力……”

“其中北、西兩向守軍曾在處道手下服過役,發現大勢已去后,由處道親自出面,不費一兵一卒便成功繳械招降。”

“南面守軍則與我部進行了交戰,我部陣亡軍士二十三人,受傷八十六人。”

“南面守軍陣亡一百零四人,剩余大部分都負了傷,此時正在進行著勸降疏導。”

聽到雙方軍士的傷亡數字,小趙臉色頓時微微一變,眼中閃過了一絲迷茫。

畢竟說到底,他還只是個尚未成人的親王,幾個月前還是王子。

雖然受哲宗影響胸有抱負,在政變之前也做好了流血甚至戰敗的準備,但他終究還是頭一次親歷這般殘酷的局面。

不過很快。

小趙便意識到了自己的身份,眼中的迷茫立時被堅決給取代了:

“種將軍,無論是陣亡還是受傷的軍士,待事畢后都務必做好撫恤工作記住,無論敵我,此事有勞你多費心了。”

老種立時一抱拳,回道:

“彝叔明白!”

隨后小趙又看了眼殿外,眼下天色已經有點兒亮了,只聽他道:

“種將軍,此時城中情況又是如何?”

老種從身上取出了一封信件,由內侍轉到了小趙手里,同時解釋道:

“回殿下,正汝、正臣所率軍部已控制住朝中權貴的住宅,包括不僅限于蔡京、梁師成、趙挺之、童貫等等”

“同時城中依舊維持宵禁,城門各處皆由我們的人把手,處道也已趕往城中主持大局。”

小趙心中微微一松。

有心算無心,加之禁軍右營也被控制,整個事變至少從局勢上看算是十拿九穩了。

隨后他又想到了什么,問道:

“對了,清唔,那些被捕的官員們呢?”

老種笑了笑,面色不變,答道:

“回殿下,被捕的七十余位官員已從牢內救出,各自家屬故舊亦然。”

“奇怪的是,官員也好,親朋也罷,這數百號人竟無一人受傷。”

“據牢卒供述,此乃郭上師留下的囑咐,言明不可傷亡一人。”

在提到郭上師這個名字時,老種的語氣顯得有些鄭重,甚至帶著一絲

尊敬。

就像之前說的那樣。

光憑郭京之前做的那些事,別說宋徽宗了。

封建時期除了少數至死都不信鬼神的人物外,大多數人必然對他是又敬又畏,哪怕敵人也是如此。

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來說。

徐云是硬生生造出了一位‘仙人’。

小趙則微微瞥了眼一旁的老蘇和徐云,頷首道:

“本王明白了,種老將軍,這些出獄的元佑黨官員的安撫工作,便由你、蔣學士以及李侍郎共同完成吧。”

小趙口中的蔣學士便是蔣之奇,李侍郎則是李清臣,都是眼下元佑黨的準扛把子級人物。

在交代完元佑黨的安撫工作后。

小趙又布置了一些任務,隨后屏退眾人,唯獨留下了

老蘇和徐云。

待眾人退去后,他先是看向了老蘇,重重拜下:

“蘇公,本王下一步該如何行事,還請蘇公不吝賜教!”

在選擇與小趙一共前往宮中時,老蘇便做好了被后世扣上一頂帽子的準備。

眼下木已成舟,他也早就調整好了心態,只聽他:

“殿下,可否容老臣先問個問題?”

小趙點點頭,右手做了個請的動作,道:

“蘇公但說無妨。”

老蘇看了他一眼,問道:

“不知殿下打算如何對待端王?”

“端王?”

許久沒聽到這個名字,小趙先是微微一愣,隨后才意識到老蘇說的是廢帝趙佶。

這個答案小趙早在舉事之前便已經想過了,因此很快說道:

“蘇公,趙佶畢竟是本王血親,他想殺本王,本王卻不會殺他,也不能殺他。”

“因此本王準備在汴京郊外修座皇莊,安排二三十位仆役,趙佶便在那里了度此生吧。”

老蘇聞言,微微松了口氣。

這個問題是他做出的小試探,小趙的這番話,無疑是個高分選項。

從一定程度上來說,倒也能證明小趙沒有因為地位的改變而失了智。

隨后他頓了頓,環視了周圍一圈。

眼下宮內只有三人,他便將某些話直接挑明了出來:

“殿下,依老臣看來,殿下想要繼承大統,必須要做到名正而言順。”

“殿下的名要正,那么趙佶之名便必須要‘歪’。”

“因此陛下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在朝中徹底穩定之后,前往祖廟前哭訴端王昏庸輕佻,殿下乃是無奈之下行舉的此事。”

“其二則是由宗正出面請愿,殿下先三辭三讓,最后再無奈接受群意。”

“其三則是登機后大赦天下即可。”

上輩子篡過位的同學都知道。

政變之后想要名正言順的繼承大統,基本上離不開祖廟哭訴、請辭推讓以及大赦天下的三板斧。

祖廟哭訴的做法很簡單,就是想老蘇說的那樣做就行了。

哭完再說愿意另選一位皇帝繼承大統,皇帝繼位后自己愿意接受任何懲罰,只求國祚能夠延續下去。

只要你不是咲蟑葛格那種級別的演技,基本上都能把這關搞定。

至于請辭推讓就比較麻煩了。

首先要請宗正寺的宗正出面,由他親自過來勸解。

比如什么殿下您在皇子中德行最佳,最有威望,只有您配得繼承大統啊

往往這時候。

宗正還會帶個年紀賊大的宗室長者,用僅剩下的半口氣再編一個故事,大多涉及到出生時的異象啥的。

例如殿下您出生的那一刻,宮內所有的跳蛋都齊齊發出了震動云云,乃是天降神兆

小趙則要堅決的推辭。

比如穿著高腰褲,說這樣會不會有一種欽定的感覺?要不你們還是另請高明吧。

我看那個趙俁就挺不錯的嘛

趙俁則要配合著說俺不行,還是你來吧

這樣連續推辭了三次過后,小趙才能‘無奈’的接下皇位。

等到他登基之后,便要進行第三個步驟。

也就是大赦天下,減免一年的賦稅,換取民間的感激和口碑。

然而很快。

老蘇便又想到了什么,眉頭頓時微微皺起,說道:

“不過殿下,依老臣看來,您恐怕要在第三步上再加些料才行”

小趙略帶疑惑的嗯了一聲,問道:

“加料?蘇公何處此言?”

老蘇抬頭看了他一眼,嘆息道:

“殿下,您別忘了,先帝與太后于一年內先后薨逝,端王即位距今不過七個月。”

“而端王在即位之初,亦曾做過第三步”

“大赦天下囚犯,八年積者多達兩萬余人,減賦稅一年”

小趙微微一愣,旋即眉頭便皺了起來。

對啊。

他怎么把這茬給忘了?

趙佶登上皇位到現在只過去了七個月,剛剛大赦過了天下囚犯,數量足足多達兩萬人。

如今能留給他赦免的不過是七個月內干入獄的新囚,人數哪能和經年積壓的犯人相比?

同時比起大赦,賦稅還要更麻煩一些:

趙佶頒布的賦稅有效期直到明年,小趙是該直接覆蓋呢,還是繼續順延?

若是選擇直接覆蓋,對于百姓來說既定事實壓根沒變:

換了皇帝還是只免了一年賦稅,那么有多少人會去感激小趙?

甚至可能民間還會出現一些童謠,譏諷換沒換皇帝一個樣。

可要是繼續順延的話,那不就成了承認趙佶皇位的有效性了嗎?

誠然。

小趙還可以選擇增加延長時間,比如一下免稅三年等等。

但還是那句話,在趙佶先頒布了免賦公文的情況下,這種做法依舊有些不夠有力度。

想到這兒。

小趙不由看向了老蘇,再次重重下拜:

“還請蘇公教我!”

老蘇思索片刻,眼中忽然閃過一絲光華,說道:

“殿下,若是無法在年限上有所作為,那么自然只剩下一個辦法了”

小趙連忙問道:

“什么辦法?”

老蘇抬起頭,看向了殿內的天花板,說道:

“盡量讓即位的聲勢變得非同一般,例如利用郭上師如今的聲望,來場前無古人的”

“天降祥瑞!”

話音剛落。

老蘇與小趙便齊齊轉頭,將目光投向了

一旁的徐云。

徐云:“”

過了片刻。

小趙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跟著老蘇走到徐云身邊,對徐云道:

“王公子,看來我們該好好談談了。”

看著小趙灼灼的目光,徐云的嘴角微微抽動了幾下。

先前在控制禁中區域的過程中,老種等人自然也抓到了守夜做法的郭京。

雖然老種等人出于對神秘學的敬畏,對待郭京的態度還算溫和,但有些事情壓根經不住問詢。

在那種情況下,老蘇只能選擇將事實告知于小趙。

也就是說

此時的小趙,已經知道了徐云才是那個真正的幕后黑手。

因此對于徐云,小趙的感情是非常非常復雜的:

既有對他導致自己身陷絕境的憤怒。

又有對他推動群臣線與邊帥線、從而讓自己離皇位只差一步的感激畢竟以小趙之前掌握的資源來說,他是不可能做到政變成功的。

除此以外。

更有一絲對他能夠掌握天象、地動的驚訝與恐懼

還是之前的那句話。

郭京所有的行為,都是古往今來無人能做到的‘神跡’。

眼下雖然郭京內鬼的身份被戳穿,但這卻只是將那個神秘‘仙人’的形象,從郭京轉移到了徐云身上而已。

只不過相較于趙佶。

小趙的理智要更高一些,沒那么神神叨叨的,同時還接觸過了一定基礎科學的知識。

因此他對于徐云能做到預測天象的舉動,接受度會相對更高那么一丁點,不會全然歸結于鬼神。

同時作為一位胸有溝壑的準帝王。

小趙也很清楚,徐云掌握的‘科學’到底多么有價值。

殺肯定是不能殺的,但顧忌也同樣存在。

結合再上頭的諸多情緒,導致現在小趙的心中是真的五味雜陳。

至于徐云嘛

也大致能猜到此時小趙的心理。

實話實說。

如果他真是一位得到了‘風靈月影宗’傳承的宋代人,他還真不好說自己會怎么選擇。

但當徐云的身份換成了一位可以回歸現實的穿越者后,他的選擇便從容了許多:

他只要在時限結束前完成老蘇的任務,便能返回現實,這個時限最長還有一年。

而以他具備的價值來說。

無論小趙今后會不會變,起碼在剩下的一年里,他決不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因此有了這層心態后,徐云的心情便不由放松了許多。

只見他對小趙一拱手,說道:

“簡王殿下,所謂祥瑞天兆,說到底也不過是假借某些時人不知的手段罷了。”

“例如七彩仙光,汴河獻碑等等,若是準備得當,布置起來倒也不難。”

“因此殿下,祥瑞的方法多種多樣,還請您給出一個具體的名目,草民方才能夠設計詳細的方案。”

小趙微微頷首,轉身看向了老蘇,問道:

“蘇公,您對祥瑞可有想法?”

老蘇沉思片刻,腦海中驀然浮現出了一個自己曾經想過、但又因其荒誕而深埋心底的念頭。

只見他帶著些許希冀,對徐云問道:

“小王,傳聞神話之中,仙人皆有坐騎,如仙鶴、鳳鸞等等,御之可俯瞰山河,日行萬里。”

“老夫不求能見到仙禽,但風靈月影宗傳承無數,可有某項玄奧技藝,能夠帶人上天一觀?”

“若得如此,殿下便可先以監國之名暫理朝政,待到即位之日登天而行,屆時誰人敢再質疑殿下威望?”

老蘇話音剛落。

徐云的面前便出現了一道久違的對話框:

當前副本主線任務已觸發,任務要求如下:

請面壁者在蘇頌去世前,完成其想要飛入蒼穹的執念,最終評分由技術難度與完成程度決定。

注:盡情搞事吧少年,贊美太陽!

見此情形。

徐云不由沉默片刻,緩緩說道:

“上天嗎?此事不難。”

老蘇和小趙的眼前頓時一亮。

尤其是老蘇,那顆有些老邁的心臟,不由加速跳動了起來:

“小王,此言為真?”

徐云很是認真的點了點頭,肯定道:

“當然千真萬確,在風靈月影宗內,有個有手就行的基礎技藝,叫做”

“飛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