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老趙家的優良傳統(8.4K)

第一百六十九章 老趙家的優良傳統(8.4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一百六十九章 老趙家的優良傳統(8.4K)

深夜時分。

月朗星稀,看不見一絲徐云。

初冬的月光又清又冷,淡淡的,柔柔的。

如流水一般,靜靜的從星空中瀉下,將地面點綴得斑駁陸離。

在這片靜謐柔和的月夜下。

此時的汴京城東,有一處建筑內的氣息卻莫名有些

肅殺。

這是一處占地極廣的府邸,從門前獅子的規格來看,乃是一間親王府。

按照歷史軌跡。

它將在三個月后被改名為蔡王府,并且發生起一場青史留名的獄案,為后世宋徽宗的形象增加一個微不足道的污點。

當然了。

這個污點之所以微不足道,并非是因為獄案名氣不大,而是因為宋徽宗實在太黑了

不過此時的趙佶還沒有對府邸的主人進行封賞,因此它的名字暫時還叫做

簡王府。

當徐云和老蘇二人趁著夜色,在老熟人王稟的帶領下抵達府邸門外之時。

徐云驚訝的發現,府邸周遭竟沒有發現絲毫皇城司探子的身影……

取而代之的,則是幾位勁裝大漢立在各角,警惕的觀察著四下里的動向。

難道是趙佶沒派人監視小趙?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趙佶雖然昏庸,但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在這種節點放松對小趙的監視。

因此很明顯。

小趙必然動用了某些特殊的底牌。

控制住周圍探子的同時,還在他們的中繼環節動了手腳,讓上峰無法發現異常。

仔細想想的話,這倒也不難理解。

小趙畢竟是宋神宗的親胞弟,此前也是帝位的有力爭奪者。

加之此時趙佶還沒完全將向太后留下的勢力殘余吞噬干凈,因此小趙必然還擁有一些不為人知的底牌。

比如通過一些調度手段,將是夜負責信息交接的頭領安排成自己人等等。

這樣在控制住周圍的探子后,頭領假裝一切正常,皇城司的更高層自然也不會在意。

但底牌之所以叫做底牌,便是因為它具備著不可重復性和不可逆性。

也就是說底牌只能用上這一次,并且一開弓就沒有回頭箭了。

基本上等天一亮,趙佶哪怕信息手段再滯后,也會清楚簡王府發生了一些變故。

屆時隨之而來的,必然是狂風暴雨。

換而言之

今天晚上到明天凌晨的幾個小時內,一定會有某些大事發生。

或者準確點說。

是影響國運的大事。

咚咚咚

將老蘇和徐云帶到府院側門后,王稟輕輕敲了敲門。

片刻不到。

側門緩緩開啟,一位老門房從中探出了頭。

王稟湊上前,與門房低聲言語了幾句,又遞給了門房某個類似憑證的物件。

片刻過后。

門房縮回門后,將側門開出了一個更寬的幅度。

王稟轉過頭,低聲對老蘇和徐云道:

“伯公,小王,請吧。”

老蘇往門外的幾位漢子身上再看了幾眼,沒有說話,跟著王稟進入了府中。

隨后三人又走了段路,穿過幾道院墻,最終抵達了一間密閉的院落外:

“伯公,小王,殿下就在屋內,末將便不進去了。”

老蘇朝他點點頭,帶著徐云來到門外。

遲疑片刻,還是輕輕推開了房門。

二人剛一進屋,十多道目光便齊刷刷的投到了二人身上。

其中有徐云的熟人,也有從未謀面過的陌生人,分成兩排而坐。

左側的官員文吏氣息很重,右側的則帶著一股肅殺之意,其中一些還穿著甲胄。

當然了。

最顯眼的則是坐在上首的

小趙。

不過此時的小趙還是穿著常服,素素淡淡的,尚未黃袍加身。

老蘇先是朝幾位熟人點頭致意,隨后快步走到小趙面前:

“致仕老臣蘇頌,拜見殿下。”

小趙見狀連忙扶住他,面色感慨道:

“蘇公,多時不見,身體可好?”

老蘇輕輕點了點頭,又看向了小趙身邊的王厚和老種:

“處道,彝叔,你們果然也在。”

老種會參與此事,這是脈絡圖時他便做出的判斷,而確定王厚也在,則是因為王稟。

王稟乃是王厚的遠房親侄,能派他上門請人,便說明徐云的邊帥線一定已經成功了。

老種此事正一臉怒色,看上去像是一只暴怒的獅王,只見他王厚對視一眼,嘆氣道:

“蘇公,你怕是有所不知,官家已著童貫領樞密院事,意將府州折氏誘入京中,斷其兵權!”

“折氏內屏中原,外攘夷狄,十代為將,滿門忠烈,竟因出自羌族折掘氏后裔而被無辜猜疑,試問公理何在?!”

“殿下更是從宮內秘線處得知,官家還欲以精鐵之術治我與處道謀反之罪,如今已將永年、劉法二人秘捕入獄。”

“我輩軍人不怯戰,不畏死,馬革裹尸乃是榮耀!”

“但若因官家昏庸而亡,老夫有何臉面去見我種、折二氏先輩?”

“此時若再不舉事,我等亦復李牧、高熲之后塵矣!”

聽聞老種這番話,一旁的幾位文官也有些坐不住了。

只見為首的一位七旬老者顫顫巍巍的站起身,對老蘇拱了拱手:

“蘇公,承宣使所言千真萬確,如今軍、政兩方入獄者足足近百,內中不乏功勛之輩。”

“官家又欲復起蔡元長,此賊一旦復位,神宗、哲宗兩代仙帝的數十年心血,必將毀于一旦吶!”

老者話音剛落,其余文臣也跟著附和了起來。

“蘇公,蔣學士所言不錯,官家昏庸無道,不能再等了!”

“蘇公,為了江山社稷,盡早決斷吶!”

“啊對對對!”

老蘇聞言,微微嘆了口氣。

說話的這位老者名叫蔣之奇,現任龍圖閣直學士,也是一位高位的元佑黨人。

在如今陸佃、范純禮等人被捕入獄的情況下。

蔣之奇與李清臣二人,便成為了元佑黨中位格最高的‘領袖’之一。

當然了。

先前提到過的范純仁,在資歷上其實要比他兩還高點,算是活化石輩的老人物。

但按照歷史軌跡。

這位老爺子此時身體極其虛弱,再過三十多天便會在睡夢中溘然長辭,現在壓根沒可能站出來主持大局。

隨后老蘇轉過頭,看向了小趙:

“簡王殿下,您真打算走這一步嗎?”

老蘇沒把‘政變’這兩個字說出來,但小趙卻明白了他的意思。

只見這位一整晚都緊繃著臉的大宋親王,嘴角扯出了一個不太好看的笑容,嘆氣道:

“蘇公,本王只是想活下去而已。”

老蘇不禁默然。

在今晚和徐云交談過后,他其實要比所有人更加明白整個事件的脈絡與根源。

因此他很清楚。

在場除了徐云,每個人都是被一股大勢推著走到這一步的,小趙真不是在賣慘。

想到這里。

他不由轉過身,環視了周圍一圈。

此時的王厚和老種已然穿上了兵甲,一副隨時都會上戰場的架勢。

加之門外那些探子的情況,某些事已經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地步。

他們唯一缺少的,便是群臣線或者說可以安撫文官集團的自己。

畢竟元佑黨人數量雖然不少,但元豐黨同樣不可忽略。

縱使除去其中類似蔡京、章惇這類奸臣,其中依舊有不少正直之輩。

而老蘇卻是大宋開國至今,唯一一位中立的宰相,沒有站隊,從未參與過黨爭。

他既有地位也有人脈,哪怕在元豐黨中也頗具話語權,賣過不少人的好。

實際上。

這也是徐云擺出的陽謀:

政變不可避免,這是大勢,哪怕把徐云殺了都改變不了這個結果。

老蘇若是不站出來,那么注定將有一批無辜的臣子遭受牽連。

甚至不排除會有人因著‘亂世用重典’的緣故而丟了性命。

但老蘇若是站了出來,不說所有人都不被誤傷吧,至少能保下絕大多數的良臣。

并且還能以他的威望安撫下大部分反對的聲音,保證政權快速的過渡。

上兵伐謀啊

老蘇緩緩的閉上了眼睛,腦海中忽然閃過了一道道的畫面:

神宗病危,臨終前在龍榻邊拉著他的手,氣若游絲:

“子容,太子年幼,文吏朝祚,朕便托付與你了”

神宗故去后,哲宗即位。

他一心輔佐朝政,配合哲宗重啟河湟之役,兩次平夏城之戰打的西夏幾近臣服。

奈何天不遂人意,哲宗二十五歲便突兀暴斃,連詔書都沒傳下。

在臨選皇位時,向太后談笑風生,欽定了端王。

端王啊

強搶民女、游手好閑、行事輕佻。

乃是眾皇子中風評最差之人。

如今自己雖已致仕,但神宗之言猶在耳旁。

一日為相,終身為相。

想到這里。

老蘇不由抬起頭,看向了小趙:

“殿下,老臣愿與殿下同往宮中。”

小趙原本都做好了打嘴炮的準備,聽到老蘇如此簡單的便支持了自己,頓時先是一愣,旋即大喜拜下:

“有蘇公在,此事成矣!”

在老蘇表了態后。

現場的氛圍頓時輕松了少許。

沒錯,只是少許。

畢竟接下來要搞的事才是大頭,一旦失敗掉腦袋都是輕的,換誰都不可能徹底放松。

隨后小趙來到主座上,先對眾人躬身一拜:

“諸位,今夜事態緊急,本王便不多水文咳咳,不多廢話了。”

“種老將軍,接下來便交給您吧,由您來安排作戰任務。”

老種朝他點了點頭,從王厚手中接過了一張皇宮的布局圖。

攤開,掛到墻上,同時介紹道:

“皇城位于汴京城中偏北,外門有左右掖門,東華門、天波門與晨暉門。”

“內門則有左右長慶門、左右銀臺門、左右嘉肅門。”

“宮內禁軍一班、直形式為組織管理,內部統領為寬衣天武官,另外殿前軍則為皇宮宿衛的建制級力量。”

“眼下京中禁軍有大半駐扎于皇陵,殿內值守的乃是太尉王恩,此人乃是官家心腹,絕無策反可能。”

“因此今夜我將親率西軍精銳,從城外由新曹門進入城中新曹門的護衛乃是殿下死忠,吾等已經提前與他取得了聯系。”

“屆時再經東華門闖入宮中,破左右嘉肅,直抵禁中!”

王厚亦是點頭,這個方案是他和老同商議出來的,同時補充道:

“彝叔所言乃是最佳方案,風險則主要有兩點。”

“一是西軍駐扎于城外東營,調度時必須要極其迅速,不能給京中禁軍絲毫反應的時間。”

“其二則是東華門易守難攻,想要突入禁中駕前,恐怕要經歷一場血戰。”

王厚此言一出。

現場的氣氛頓時又肅殺了幾分。

要知道。

眼下童貫還沒上位樞密使,大宋三大禁軍中,真正屬于被廢的其實就一個河北禁軍。

京中禁軍雖然戰力要遜色于常年作戰的西軍,但差距并沒有離譜到按倍數為記。

更別說負責衛戍皇城的禁軍了,屬于京中的絕對精銳,戰斗力極其強悍。

按照皇城歷來的制度。

每天在宮中值守的禁軍人數,足足高達一千八百余人。

算上侍衛處的親軍營,總數多達兩千六百多人。

兩千多人啊

加上宮中的城墻以及其他一些設備,再給他們足夠的反應時間,恐怕還真不一定能攻的進去。

不過比起一副破釜沉舟架勢的王厚,徐云的表情則要微妙的多,甚至有些想笑:

不知道當老種等人帶著人馬趕到門外,卻發現東側兩座宮門都向外大開之時,會不會以為有人在彈空城計?

沒錯。

徐云又搞事了!

上輩子的徐云在下海碼字后,曾經接觸過不少有關歷史上政變的知識。

因此他很清楚。

在整個政變過程中,皇宮城門往往會成為限制攻方的一個堅固壁壘。

如果一時間沒攻破城門,后續的守備支援又趕了過來,那可就徹頭徹尾的成餃子了。

如今作為此次事變的幕后總導演,他怎么可能留著整個大問題不解決呢?

而要解決這個問題,首先要確定一件事:

西軍駐扎的方位在城外的東營,入城的方式只可能是新曹門。

過了新曹門后想要進入皇宮,必然只有東面兩座大門可以選擇。

徐云雖然不知道小趙準備搞事的具體時間。

但隨著京中局勢的惡化,大致什么時候發生還是不難判斷出來的,比如一周內還是一周后等等。

因此估摸著時間差不多后。

徐云便通過郭京告訴了趙佶一件事:

殿下啊,前幾日東海有真龍化道,您又是在世真龍,因此龍氣便會自動的被吸引到皇宮內。

但龍氣這玩意兒比較特殊,一旦入了皇宮便會很容易被人吸收。

因此最好的做法是大開東門,不要在門內留守衛士。

到時候俺畫個陣法,龍氣經過文德殿、垂拱殿以及集英殿的提純,便可以盡數被您吸入啦!

趙佶可是個金軍攻到了城下都敢大開城門放六甲神兵的主兒,還自稱道君皇帝,忽悠起來還是很輕松的。

更別說這輩子的郭京,還是個被徐云加強過的神棍了。

說句實話。

如果光看郭京做的這些事兒,歷史上恐怕還真沒幾個人方士能比他更猛的。

今天抓鬼降妖,明天說有彗星就有彗星,后天說有地動就有地動,這誰遭得住啊?

哪怕是秦始皇漢武帝見到這種人,也妥妥得封個國師啥的。

因此在聽說此事后。

趙佶便立刻同意了郭京的安排,毫無顧忌的將兩道東門留了出來。

那天在畫完針法后,趙佶還被忽悠著嗷了一嗓子“優勢在我”,此事便不足為外人道也。

視線再回到現實。

今夜小趙搞的事是真正的生死時速,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擱。

因此在分配好作戰任務后,老種和王厚立刻帶著幾位將領出發了。

小趙、徐云、老蘇和一眾文官則騎著十多匹蹄足下裹著棉布消聲的駿馬,悄然離開了簡王府。

君子六藝為禮、樂、射、御、書、數,騎馬便屬于御。

因此哪怕是老蘇這種八旬老者,都掌握著一門不錯的馬術。

要不你以為高梁河車神能說走就走?

又過了一刻鐘。

一行人來到了皇城附近的一個地標點:

大貨行倉庫。

這是小趙舅舅的產業,在得知要舉事之后,周遭已經提前做了清場。

隨后眾人進入了安設好的掩體,開始等待起了老種的消息,

一個時辰后。

時間來到了深夜丑時,也就是凌晨兩點左右。

就在眾人等的手心冒汗之際,屋外忽然傳來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又過了片刻。

老種高大的身影悄然從門外冒出,只見他匆匆的和小趙行了個禮:

“殿下,城外東營已被順利控制在手,末將麾下西軍精銳4396人已然盡數入城!”

“近日京中劇變,官家頒布了宵禁,如今城東一片的打更人全是我們的人,部隊入城的極其順利,只是”

看著老種有些遲疑,小趙不由心頭一緊:

“只是什么?”

老種眼中閃過了一絲疑惑,說道:

“是這樣的,部隊入城后,老臣便派了幾個探子裝成醉漢前去探探情況。”

“結果探子們回來卻告知”

“東華門和晨暉門對外大開,城墻上看不到一個人影,唯獨有幾個道士正在做法”

小趙的臉上飄起了一個問號,忽然想到了什么,問道:

“鐘將軍,該不會有詐吧?”

老種很肯定的搖了搖頭,從身上取出了一本名冊,遞給小趙,解釋道:

“處道他在控制住東營后特意清點過人數,發現京中沒有被提前調走的部隊,一切如常。”

“或許又是官家在搞什么幺蛾子吧。”

小趙不由深吸一口氣,眼下的情況已經來不及后退了,只見他眼中閃過一絲決然: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種將軍,準備入宮吧!”

“得令!”

老種朝小趙一抱拳,返身回到大部隊中,做起了最后的戰斗部署。

很快,哪怕是沒有作戰任務的徐云,都被分到了一把砍刀。

一個小瓶子。

據王稟說,它叫

鶴頂紅。

又過了一刻鐘。

大部隊分成了兩部分,緩緩摸到了東華門與晨暉門邊。

按照原本的作戰計劃。

大軍在此時便可以點起火把,打起號令,搭云梯上城墻開始攻殺奪門了。

但眼下敞開的宮門,卻讓老種和王厚臨時改變了注意:

他們選出了一個精銳步戰‘都’,也就是105人的編制。

隨后將其一分為二,緩緩的摸向了城門。

小半刻鐘過后。

都頭貓著身子傳來回稟:

“報,兩處宮門的道士一共十二人,已被盡數控制在手!”

老種看了他一眼,冷厲的問道:

“沒有傳出聲響吧?”

都頭笑著搖了搖頭,道:

“您放心吧,十人中有一半在睡大覺,鼾聲比我們的腳步聲還大呢,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堵上嘴了。”

小趙眼中再次閃過了一絲疑惑,愈發不懂趙佶的想法了。

不過很快,它還是下令道:

“既然如此,全軍放緩動靜,摸入宮內!”

按照老種和王厚先前的布置。

在突破東華門后,眾人面前還有一道右嘉肅門和一道左嘉肅門,一共三道門。

若是能破了左嘉肅門,屆時便到了皇儀殿。

再往前就是禁中了。

因此不管趙佶在搞什么鬼,東華門能無聲無息的被摸過,便代表著下一關的右嘉肅門或許能打禁軍一個措手不及,增加行事的成功率。

但很快,前進了沒一會兒,大軍們又發現

右嘉肅門也是全然敞開的狀態,并且其中還沒有道士坐鎮。

小趙:

這到底在搞啥?

接著是左嘉肅門,依舊無人。

見此情形。

哪怕擁有數十年戰斗經驗的王厚和老種二人,也跟著發懵了起來:

不過另一方面。

眼見毫不費力的便逼近了皇宮中樞,整個搞事團的情緒,也頓時拔高了不少。

看著身邊一位位激動無比的文官,徐云的心情卻莫名的有些感傷,甚至憤怒:

或許當年完顏宗望兄弟倆在汴京城外,看著宋徽宗與宋欽宗緩緩從中走出投降時,也是小趙他們的這般感覺吧

準確點說。

那時候的宋徽宗,應該要比現在還離譜無數倍:

今夜雖然宮門大開,但汴京外無強敵環伺,內有東營拱衛。

排除掉小趙這種特殊情況后,至少在理論上是有一定安全保障的。

但靖康那時候呢?

那是真的生死局啊

除了奇葩腦癱之外,徐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趙佶了

于是乎。

就這樣。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穿過了三道原本計劃中可能要花費大量時間的大門,抵達了禁中的會通門外。

到了這一關。

小趙等人不出意外的被發現了。

但某種意義上來說。

這一步的發現和沒發現,其實都已經差不多了:

眼下整個皇宮的護衛體系有80的兵力駐守在南北西三面,絲毫不知道禁中水晶被人偷了。

留在禁中的只有王恩帶領的殿內崇班和皇城司的貼身護衛,總數不過兩百人出頭。

200對上4396。

哪怕有禁中五米的高墻協助,也完全不是一個量級的戰斗。

“殺啊!!!!”

“沖!”

“嘭”

此時的趙佶正抱著某位貴妃睡大覺,原本都夢到自己征服遼國、逼著耶律洪基開城投降,自己正在臨幸這位遼興宗的妃子了。

結果硬生生的被外頭的聲音給吵回了現實。

只見這位大宋帝王揉了揉眼睛,胸口冒出一股火。

正準備喊來太監詢問情況:

“李古丁,你給我”

結果話未出口,屋子便被人暴力的破了進來。

“嘭”

一旁的貴妃頓時驚醒,飛快的扯過被子,遮住自己的玉體:

“啊!!!!”

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酒色掏空身子的緣故,趙佶卻仍舊有些迷糊。

他的視野里忽然朦朦朧朧的出現了趙匡、趙光義等幾位先祖的影子,背景似乎是在陳橋驛?

與此同時。

隨著影子一同穿入他耳中的,還有一句冷冷的話:

“一切都結束了,兄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62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