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李清照入獄(6K)

第一百六十五章 李清照入獄(6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一百六十五章 李清照入獄(6K)

院落內。

聽到小云的這番話。

原本還在詫異自家丫鬟怎么會跑到老蘇府上的小李先是一。

旋即猛然起身,連椅子被帶倒了都猶然不知,震驚的看著小云:

“什么?大人大人他怎么了?”

小云抹了把眼角的淚水,哽咽著道:

“老爺原本正在書房內休息,府中突然就來了一伙人,直接沖入房中把老爺帶走了”

小李聞言瞳孔一縮,身子頓時晃了幾晃,眼中頓時便滿了淚光。

不過她畢竟在十年前隨老李經歷過一次流放,因此還是強撐著問道:

“無憑無據,他們為何抓人?”

小云搖了搖頭,委屈的道:

“當時陳管事也問過這話,卻被為首之人粗暴推開了,只知對方名叫趙元鵬”

“什么?趙元鵬?”

聽到這個名字,一旁的老蘇眉頭頓時皺了起來,詫異道:

“怎么會是他?”

小李聞言立刻看向他,淚水中帶著些許希冀道:

“蘇伯伯,您知道此人?”

老蘇微微頷首,眉頭依舊緊緊的擰在一起:

“此人乃是朝內正六品內侍都知,為人剛愎陰冷。”

“更關鍵的是,他雖官秩不高,卻是皇城司的上一指揮,朝中百官避之而不及。”

聽到皇城司三個字,小李拉著小云的手又是一緊。

說起古代特務機構。

大多數人的腦海中,第一時間可能都會冒出兩個名字:

明朝的錦衣衛和清朝的血滴子。

但實際上。

為了維護封建王朝統治,歷史上幾乎每個朝代的皇帝,都會設立一些特殊的監察機構。

比如曹魏初期設立了校事官。

隋朝有候官……

武則天則創建了梅花內衛,喜歡在胳膊肘上印朵小梅花,抓捕的時候就說在下乃是奉旨前來朵覓你噠!

而皇城司。

便是宋代的特務機構。

其實皇城司一開始其實不叫這名字的,它叫做“武德司”。

等到了太平興國六年的時候,某個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高梁河車神不要武德了,才改名成的“皇城司”。

據《宋史·職官六·皇城司》記載:

“皇城司,干當官七人,以武功大夫以上及內侍都知、押班充。掌宮城出入之禁令。凡周廬宿衛之事、宮門啟閉之節隸焉。”

并且根據職能的劃分,皇城司又有不同的官職、人員配備等等。

其中有的負責貼身保護皇帝,充當警衛員。

他們不屬于三衙官制卻行相同之事,用來制衡先前提及過的王恩負責的殿前司。

還有一些,則專門負責監察百官。

例如抓捕老李的趙元鵬,便是這一類的官員,并且內部排位相當的高。

想到這兒。

老蘇不由愈發疑惑了起來:

“可是趙元鵬雖是監察,但他此番的舉動卻并不符合規矩啊”

小李連忙追問道:

“蘇伯伯,什么規矩?”

老蘇飛速的用余光瞥了她一眼,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作為擔任過宰相的四朝元老,他雖然有些厭惡皇城司這種天家鷹爪。

但這些年的交道下來,多多少少也比較了解他們內部的一些規矩。

他很清楚。

皇城司的職權雖然很大,但卻并非沒有約束。

例如內中官員不能輕易離開皇城,家屬不得輕易出京,又例如

皇城司只有監察權,沒有抓捕權。

換而言之。

能讓皇城司破例抓人的情況,必須要經過皇帝首肯。

再準確點說,還是皇帝親自傳達的旨意。

不過考慮到這種話對于現今的情況沒有任何益處,甚至反而還會讓小李徒生擔憂,因此老蘇還是選擇了將消息隱瞞下來。

隨后他又想到了什么,轉過身,對淚眼婆娑的丫鬟小云問道:

“小云,趙元鵬只帶走了文叔一人?”

小云畏縮的點了點頭:

“沒錯,就只帶走了老爺。”

“那么物件呢?”

“似是有去書房中翻找了一些東西,然后便將所有仆役趕走,留人值守,還給大門上了封條。”

老蘇聞言沉思片刻,心中隱約有了些判斷,便對小李道:

“清照,文叔府上的仆役無事,說明此事要么涉及層面較高,與尋常仆役無干。”

“要么便只是尋常小事,例如同僚出事帶走協助問詢等等。”

“但無論是以上哪種情形,你身為文叔之女,多半不會如仆役那般被隨意放走,若不出意外,必然會有人將你帶走監禁起來。”

“你且記下,將來無論被帶到哪里,都切莫太過驚慌,老夫會在外邊為文叔周旋。”

“況且”

“宮中那位雖然有些昏庸,但卻并非暴君,你倒也不必太過擔心會受到侵害,自身定力最為關鍵。”

小李聞言輕輕點了點頭,顯然已經做好了準備,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些什么。

然而就在此時。

府中負責護院的門客鄭寬忽然匆匆從院外跑了進來,進前道:

“老爺,不好了,門外來了一群人,為首的拿著宮中的金批令,說要帶走李姑娘!”

老蘇與身邊的宗澤對視了一眼:

“來的好快!”

話音剛落。

院外便涌進來了七八位素色服飾的漢子。

其中為首的是個身材瘦小的中年男子,長著一副三角眼,看上去帶著一股猥瑣之色。

這種長相在古代,一般是不能做官的。

此人顯然認識老蘇,進院后拿出一枚金色的小牌子,對老蘇拱了拱手:

“下官內侍都知趙元鵬見過蘇公,蘇公,下官今日冒昧前來貴府,乃是奉命要帶走中侍大夫李格非之女李清照。”

“此令便是憑證,還請蘇公莫要阻攔。”

老蘇隱蔽的朝小李投去了一個‘記住我之前說的話’的眼神,隨后微微頷首:

“都知大人既有憑令在身,老夫斷無阻攔之理。”

“不過都知大人,文叔終究是老夫故交,可否容老夫好奇問一聲,文叔究竟所犯何罪?”

趙元鵬嘴角扯起了一個有些難看的笑容,說道:

“蘇公,此事事關重大,涉及層次極高。”

“若是下官說了緣由,恐怕不到明日腦袋就保不住了,還請蘇公原宥則個。”

不過或許是考慮到老蘇的個人威望和人脈,趙元鵬猶豫片刻,還是補充了一句:

“蘇公,下官彼此乃是奉上師之命,由司內對李姑娘帶走傳喚,而非關押收監,蘇公倒也不必擔心李姑娘的其他問題。”

說完他便看向小李,做了個請的手勢:

“李姑娘,轎子就在府外,請吧。”

小李見說看了眼老蘇,又看了眼徐云,微微欠了欠身。

隨后松開與丫鬟小云緊握的手,抹了把這個曾在“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中出現過的丫鬟眼角,跟著趙元鵬離開了院落。

老蘇就這樣看著一行人逐漸遠去,悵然的嘆了口氣。

就在小李被帶走沒多久。

院內忽然吹起了一陣狂風,天色猛然一暗,噼里啪啦的下起了大雨。

滴答、滴答

老蘇站在屋檐下,看著庭院中肆虐的狂風與斜雨,面色遠沒之前對待小李那般輕松。

很明顯。

從趙元鵬等人的表現來判斷,老李的被捕,定然涉及到了宮內的趙佶。

可老李不過正五品,他能惹出什么大事呢?

要知道。

宋朝可不像上一個的唐朝。

唐朝官吏最高只有三品,往上的一二品都是虛職,并不處理國家政務。

但宋代卻不一樣,朝中一品的實職有很多,既有文也有武。

宋神宗時期,朝中一品的人數最高曾經多達三十八位。

一位正五品的中侍大夫,不過尋常小官罷了。

加之李格非也不是那種一行迷醉政壇之人,更沒有聽說站了哪方隊等等!

老蘇想著想著,忽然心中一凜。

腦海中冒出了一個可能:

是簡王?

隨后他轉過頭,看向一旁的謝老都管,問道:

“元年,簡王殿下近日可好?”

雖然他已經致仕數年。

但不久前向太后的駕崩以及眾多官吏上門拜訪的事情,卻令他心中逐漸產生了一股有些奇怪的預感。

因此他重新‘啟動’了某些人脈,關注起了京中動向。

而負責匯總這些消息的,正是追隨他數十年的謝老都管。

聽到老蘇這番話,謝老都管很快便道:

“回老爺,簡王殿下近些天倒是并無異樣,這幾個月唯一特殊的,便是從宮中搬了出來,暫居在了東華巷的親王府。”

老蘇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轉身對徐云道:

“小王,當初讓簡王出宮的提議,似乎還是你提出的吧?”

徐云看了眼天上低沉的烏云,調整了一番心緒,盡量讓自己的語氣顯得平和一點:

“不錯,當時小人認為太后已逝,簡王殿下為了避嫌,理應出宮尋個住處。”

宋徽宗是公元1082年六月生人,如今剛剛年滿18周歲。

小趙出生自1083年,比趙佶小了整整一歲,現在才不過17周歲而已。

按照古代規矩。

男子20歲才成年弱冠,這也是普通親王搬離皇宮,自建府邸的年齡。

不過三個月前由于向太后剛剛入陵,趙佶要在宋陵守孝一個月。

徐云便趁此機會,勸著小趙從宮中搬了出來。

畢竟趙佶在鞏義守孝,宮內卻留著一百多個嬪妃,按照禮制她們只要食素即可。

小趙又由于母親朱貴妃在世的緣故,可以經常前往后宮。

細思起來還是比較那啥的。

因此出于避嫌角度考慮。

小趙便聽從了徐云的建議,向趙佶提出了搬離皇宮的想法。

雖然在被金人擄走后,趙佶“別有子女五人”。

但這只是情勢所迫,并不代表他自帶牛頭人屬性,有著某些奇奇怪怪的XP。

因此在小趙提出了這個想法后,趙佶很快便傳來了同意的回復。

除此以外。

小趙這些日子倒也確實沒啥特別的地方。

隨后老蘇胸口起伏了幾下,似是有了某些決斷,對謝老都管和宗澤道:

“元年,你速派人前去打探消息,看看能否挖出一些內情。

“若是不能,至少打探出文叔和清照被安置在何處,可有身受虐待。”

“汝霖,你是元祐六年進士,按照我朝回牒制度,此時也應有不少同窗在京待命。”

“你可試著探問一番,不求知悉真相,能了解些邊角即可。”

謝老都管與宗澤對視一眼,齊齊拱手道:

“是!”

交代完這些,老蘇輕呼出一口氣,整個人都隱約萎靡了幾分。

作為官場中人。

在過去的這五十多年里,他見過太多太多因著各種緣由被判入獄的官員了。

其中少數無罪釋放,大多數被外貶,在承天寺有事沒事就去騷擾別人睡覺。

還有一些則發配充軍,甚至

丟了性命。

而老李此遭境遇看似尋常,老蘇的心中卻隱約有種不太好的預感,遠非小李面前那么淡定。

或者準確來說。

這是過去這五十年中,從未有過的嚴重預感。

當謝老都管與宗澤離去后。

老蘇又將這章沒啥戲份的徐云給打發回了屋內。

自己則來到書房。

向幾位還在朝中的舊友寫起了信。

但令老蘇沒想到的是。

這件他原本以為不會太過張揚的事情。

卻在短短的幾天時間內,便發展成了引爆整個京師不,是引爆里整個大宋的火藥桶!

老李被抓一天后。

趙元鵬再次出動。

沖入某座府中,抓捕了國子監教授、崇政殿說書程頤。

又過了一天。

禮部郎中、史館編修晁補之被捕。

在接下來的三天時間里

陸佃、范純禮、楊畏、上官均等數十位或在位或致仕的官吏

盡數被捕!

其中還有一位后世相當有名的人物:

蘇轍。

這次由皇城司負責的抓捕猶如疾風驟雨一般,絲毫不給人反應的時間。

其中有些人甚至是在酒局或者畫舫之中,被人硬生生帶走的,從頭到尾只說了一兩句話。

而如果有人來自后世,并且對宋末歷史比較熟悉的話便會發現

包括老李在內。

這被抓捕的五十多位官員職位各異,官階不同,年齡也不盡相同。

但都有一個相同的身份。

甚至幾年后,他們還會被寫到一座碑上。

碑上人數總數三百零九人,為首的一個叫做司馬光。

沒錯。

他們便是

元祐黨人!

而隨著抓捕范圍的擴大,一個傳言也逐漸散播了開來:

皇城司在中侍大夫李格非的家中,搜到了一個奇異的物件,名叫顯微鏡!

樣貌古怪也就罷了,更奇怪的是它的內飾。

要知道。

當今天子名曰趙佶,出身曜日曜時,佶字屬于丙火。

而了解五行的都知道。

十天干屬火的五行有兩個,:

一個是丁火。

另一個是丙火。

其中丁火屬性為陰,是一種弱火。

它代表蠟燭之火,爐灶之火,總之是人間的尋常之火。

但丙火卻不一樣。

丙火屬性為陽,是太陽之火。

欺霜侮雪,普照萬物,故為陽火。

換而言之。

天子為陽,為光!

更關鍵的是。

皇城司的人還在顯微鏡的底座,一個被掩蓋起的內部構造中,發現了

當今圣上的名字與生辰!

很多評論說等k50,今天這發布會的k50咋樣啊,合適入手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8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