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一百六十四章 驚變(6.4K)

第一百六十四章 驚變(6.4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一百六十四章 驚變(6.4K)

向太后病逝的消息來的極其突然。

除了個別知情人士外,絕大多數人都未曾做好足夠的心理準備。

這個消息猶如一場傾盆大雨一般。

為這個本該如同夏日般酷熱的大宋都城,帶來了一絲生活上的涼意。

比如最熱鬧的御街上不少店鋪關起了門。

朱雀門外檢查往來的士卒數量卻增加了不少。

表情肅殺,不茍言笑。

本該熱熱鬧鬧的汴京夜市也驟然清冷了下來,由宵禁取而代之,畫舫酒肆一律不準開張。

張三還告訴徐云。

原先計劃在五天后開始的另一場蹴鞠比賽,也被動性的無限延期了。

整個汴京不準屠宰牲畜、不準婚嫁。

京內各寺院還得累計鳴鐘一萬次

基本上可以這樣說。

向太后下葬前的這兩個月里,整個汴京城的財政收入最少要虧損七成以上……

而更令人感到壓抑甚至恐慌的,還是另一件事:

眼下時值八月初,宋哲宗趙煦故去的時間點則是

公元1100年2月23日,將將好五個月前。

先前曾經提及過。

根據《禮記·王制》的規矩。

天子去世后要七日而殯,七月而葬。

宋朝天子的下葬時間要早一點,普遍在三到五個月左右。

而根據《宋史》卷18《哲宗本紀》記載:

“三年春正月辛未,帝有疾,不視朝。……己卯,帝崩。”

“四月己未,上謚曰欽文睿武昭孝皇帝,廟號曰哲宗。……八月壬寅,葬于永泰陵。”

根據1100年8月農歷陽歷對照表可以查出,八月的壬寅日是25日。(參考網站qi./rilibiao/1100/)

沒錯!

在眼下這個時間點

宋哲宗也還沒下葬呢。

先帝下葬前旬月不到,太后突然駕崩。

這種情況你擱在哪個封建王朝里,都絕對不是個好兆頭,對王權無疑是一種沖擊。

而除了“天數”以外,還有一件“人事”也相當湊巧:

由于當初在向太后面前公然說過‘端王輕佻’的緣故,章惇在五月份已經上表請辭了宰相之職。

雖然趙佶沒有同意他的請求,但到了眼下的八月,章惇已經居于僧舍,不理政務了。

第二位宰相韓忠彥要到明年六月才能上位,也就是說

目前的大宋朝廷,是沒有宰相坐鎮的!

因此老蘇這位前任宰相的臨時府院,在這幾天里頓時就熱鬧了起來。

這位致仕的四朝元老,再次被動的返回了大眾視野中

半個月后。

“哎”

在送走了一位來自吏部的員外郎后。

老蘇拖著有些疲敝的身子回到客廳,對身邊的宗澤道:

“汝霖,這是今日第幾位到府的客人了?”

宗澤這段時間原本在等著自己的任命回牒,不過眼下出了向太后這樁子事兒,他的任命自然被無限期延遲了。

因此在徐云的搭線下。

這位與老蘇有過師徒緣分的‘宗爺爺’便暫居在了蘇府,幫助老蘇處理一些公文上的事兒。

幾日的配合下來,老蘇發現宗澤的能力要比印象中的強少許多。

一些想法雖然比較尖銳稚嫩,但卻也頗有幾分新奇與道理。

因此在一些場合便將他帶在了身邊,充當起了文秘,順便承接迎來送往。

聽到老蘇的問話,宗澤很快答道:

“回老師,這是第七位了。”

老蘇微微頷首,伸手揉了揉肩膀,忽然想到了什么,又問道:

“對了,小王他人在哪兒?”

“似是在書院里給李姑娘上課。”

“簡王殿下呢?”

“殿下依舊未至。”

老蘇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此時距離向太后薨殂已經過去了快半個月,太后的遺體早在七天前便行了大殮入棺。

小趙并不是向太后的親子,理論上來說多多少少都能出宮一兩趟才是。

隨后他沉默片刻,嘆了口氣,道:

“汝霖,隨我去見見小王吧。”

宗澤恭敬道:

“是。”

可惜徐云不在現場,否則讓他聽到老蘇這句話,多半會慶幸自己還好沒拿姬姓做馬甲。

隨后老蘇帶著宗澤復行了一段路,二人很快便來到了三人課堂的那個院子里。

結果剛一靠近院落門口。

老蘇耳中便傳來了徐云的聲音:

“李姑娘,今日我們的辟謠小課堂講的是一對動物,鴛鴦。”

“古人們認為鴛鴦是愛情的代表,比如盧照鄰在《長安古意》便寫過,‘得成比目何辭死,愿作鴛鴦不羨仙’,你應該也聽過吧?”

“但實際上呢,鴛鴦存在著混交的現象。”

“比如雄性鴛鴦幾乎都會出軌,當雄性鴛鴦與雌性鴛鴦交配完成后,就會毫不留情地扔下雌性,尋找下一個交配對象。”

“此外,雄性鴛鴦也會與不同的雌性個體進行交配,并且可以多次懷孕。”

“因此同一窩里的小鴛鴦,雖然是一個母親,卻可能有不同的父親。”

老蘇and宗澤:

接著徐云頓了頓,又說到:

“然后我們再來聊聊臥冰求鯉,從我們之前學過的熱能公式來討論它是否”

老蘇聞言,額頭頓時冒起了幾根黑線。

只見他快步走進了院子里,輕咳一聲,打斷了徐云的話:

“咳咳小王,在上課吶。”

徐云原本正講在興頭上呢,聞言下意識的轉過身,見到老蘇后神色一愣:

“老爺,您怎么來了?”

老蘇心說得虧我來了,否則保不齊哪天就能見到老李拎著菜刀上門討說法

不過腹誹歸腹誹,他嘴上還是道:

“嗯,剛送完客人,就拐過來看看,順便和你說件事兒。”

徐云眨了眨眼,說道:

“啥事兒?”

老蘇用下巴努了努他身上代表門客的腰牌,說道:

“你現已入了府中門客名冊,按照制式規矩,一個月后太后梓宮入陵,你也得跟著府中仆役到朱雀門外相送,此事你需做好準備。”

徐云微微一愣,疑惑道:

“一個月?太后她這么快就入陵了?”

老蘇點了點頭,朝周圍看了幾眼,嘴中冒出幾個字:

“先帝也要一同入陵。”

徐云張了張嘴,正想問些什么,但旋即便自個兒反應了過來。

是了。

按照時間來看。

眼下宋哲宗的棺槨差不多到了快入陵的時間點了,估摸著也就一兩個禮拜的樣子。

宋哲宗的陵寢是永泰陵,向太后則要和宋神宗合葬,陵寢為永裕陵。

二者都屬于宋陵之一,位置在后世的鞏義,直線距離只有三百米左右。

二者位置相近,喪葬規格也類似。

因此宋徽宗只要將宋哲宗的入陵時間延后半個月,又將向太后的入陵時間提前半個月,兩者正好能湊到一個節點完成。

反正如今皇室下葬時間的變通性很大,不像周朝那樣必須要待滿七個月,長點或者短點都無傷大雅。

比如長的漢文帝劉恒,停棺停了整整十一個月才下葬。

而漢朝的另一位漢景帝,只停棺了四十天就入了陵。

實際上。

停棺的目的演化到現在,甚至連防止復活都沾不上邊了,純粹就是為了告訴滿朝文武一件事:

先帝的死因沒有任何問題,不信你們自個兒去看看。

當然了。

老蘇的這番話里還有另外一個意思:

向太后都已經去了,徐云作為曾經的男伶,于情于理都應該送她一步。

畢竟俗話說得好。

人死債消嘛。

可惜徐云并不知曉老蘇的這套腦補,心思單純的他還以為這只是個常規習俗而已,便當即應允道:

“您放心吧,到時候我一定隨仆役們到場,出發前您讓謝老都管喊我一聲就好。”

老蘇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接著又看向了小李,問道:

“清照,簡王殿下今日可好?”

小李先是朝他行了個禮,隨后臉上浮現出一絲憂色,搖頭道:

“蘇伯伯,殿下近日出宮次數極少,似乎被牽制住了一般,若非信件照常往來,小女都以為他出什么事了。”

徐云聞言輕咦一聲,敏銳的發現了一個詞:

“等等,信件?”

小李一愣,旋即有些不自然的道:

“只是近日京內氛圍詭異,殿下不便出宮,只是互做交流而已。”

徐云朝這小豆芽看了一眼,意味深長的拉著喉嚨:

“哦”

“好了好了。”

一旁的老蘇見狀,主動出聲給小李解了個圍,說道:

“小王,你就別埋汰人家了,明日我讓元年找個裁縫,給你定做一身過得去的行頭,其余照舊即可。”

眼見老蘇再次提及正事,徐云也連忙收起了玩鬧的心思,認真回道:

“小人明白。”

趙佶雖非向太后的親子,但他歷來對向太后都以生母待之。

因此在向太后故去后。

趙佶主動推辭朝政,日夜在向太后的梓宮面前守起了孝。

皇帝尚且如此,明面上自然也不會有人搞事了。

因此自老蘇與徐云聊完的一個月內。

一切看似風平浪靜,只要等待棺槨入葬,汴京便可恢復正常。

但真正了解京中局勢的人都看得出來。

在這副平靜的外表下,潛藏著一股隨時可能突破冰面的暗流。

比如據老蘇所說。

這些天里。

不少原先隸屬于向太后勢力的橙子,一個接一個的改換門庭,急匆匆的向趙佶表起了忠心。

還有一些小趙的臣屬,則旁側敲擊小趙生母朱貴妃的身體,似乎在跳不跳反之間做思量。

其中有個祖上來自番邦法蘭克、在織造局負責白色布匹生產的臣子,干脆便直接投向了趙佶。

尤其是在八月十五元夕節當天,魯東還發生了一場大地動。

雖然震級不高,沒造成太大的人員傷亡,但民間也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傳聞。

就這樣。

一個月的時間一轉而逝。

時間很快便來到了宋哲宗與向太后的入陵之日。

這一日清晨。

徐云提前穿戴好了行頭,在謝老都管的帶領下,跟著府中數十位仆役來到了朱雀門外。

按照事先得到的送葬布置。

門客的位置要在仆役之前,府院族人之后,起到一個類似承接過渡的性質。

由于老蘇的其他孩子不在汴京,因此今天隨老蘇站在最前排的只有一個小蘇六號。

外加小蘇六號的三個兒子,小蘇青春版一號、二號和三號。

至于門客的數量則就比較多了:

雖然一開始老蘇府上只有三位門客,但最近一段時間內除了徐云外,宗澤、老賈、劉益等文官或者數學家也都被老蘇入了門客名冊。

因此眼下整個蘇府的門客數量達到了十一位,比主房人數還要高點。

老蘇一家邊上站著的則是其他一些京中功勛,大概處于二品集團的區間,一個個態度也都很客氣。

畢竟老蘇雖然致仕,但他好歹也是前任宰相,身上還有一個太子少保以及趙郡公的封號呢。

就這樣。

過了大概一個時辰左右。

鐺鐺鐺

最靠近皇宮的大相國寺內,忽然響起了三道巨大的鐘鳴聲。

也不知那邊用了什么方法,好像將聲音放大了不少。

又過了一會兒。

右常慶門中,緩緩走出了一個浩大的抬棺方陣。

這是一個由七十二人組成的抬棺隊伍,最早的專業送葬天團,來自汴京以及周遭各地。

在過去的十天里,他們還進行過了無數次的杠演。

所謂杠演。

乃是指找來一根和棺槨一樣重量的獨龍木,上面放上整整一碗水,抬棺隊伍要做到抬棺行進十里碗中卻不灑出一點兒水才算成功。

而在這個抬棺隊伍之后。

還有人拉著黃龍帳縵,兩邊跟著白綾帷幔。

再往后則是六十四位面部涂了古怪涂料的引幡人,高舉萬民旗傘,邊走邊在念著什么。

接著是鹵薄儀仗隊,高舉兵器和紙扎,像極了后世高舉紙片人老婆的漫展oser

當然了。

這種場合下,自然也少不了嗩吶這個靈魂樂器的影子。

按照老蘇先前的介紹。

整個宋哲宗隊伍的人數足足有一千六百三十三人,其中杠夫總共有三班,得這樣輪著抬到皇陵處。

這還不算完呢。

上輩子做過皇帝并且順利下葬的都知道。

等到了皇陵之后。

屆時還得由繼任皇帝祭酒三次,時將冊、寶放入地宮里的冊寶座之上,在將吉土投放進棺床金井之中。

再由太監執燈,繼任皇帝親自在梓宮前引導龍輴進入地宮,大臣在后跟隨入內。

待到了棺床。

工匠會撤下龍輴將梓宮正式安放,皇帝及大臣祭奠后離開地宮。

最后由工匠放好龍山石也就是卡棺石,在石門外支頂自來石徹底關閉石門,撤掉木質軌道封閉地宮。

待繼任皇帝及大臣回到了地面。

他們還要在石五供前再次舉哀行禮,將神牌送往京城供奉于太廟,至此才算入葬完畢。

不過這一步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參與的:

必須要正四品以上,并且是實職的官員才能隨行。

像老蘇這種已經致仕的虛職,最遠只能到朱雀門外而已哪怕他是前任宰相也一樣。

宋哲宗的棺槨出畢后,便輪到了向太后入陵。

與宋哲宗的陣勢一樣。

向太后出場時,依舊是抬棺、執幡、嗩吶。

不過比起宋哲宗的一千多人,向太后的送葬團規模要小一點。

按照徐云的目測,人數可能也就六百左右,至多八百吧。

就這樣。

足足三個時辰過后,兩具棺槨才正式離開了汴京。

而這也代表著宋神宗兩位最親之人,至此徹底退出了歷史舞臺。

大宋,正式進入了大送階段。

按照正常歷史。

再過二十年。

宋徽宗、宋欽宗、宋高宗三個奇葩,便會玩出一系列人類歷史上都絕無僅有的騷操作。

山河淪陷,國祚崩塌。

百年之后崖山一戰,十萬子民以身殉國,用血與淚為這個奇葩而又屈辱的操作掛上了一個悲壯的句號。

在出殯完畢后。

沒有后續任務的徐云等人又回到了蘇府,繼續起了各自該做的事情。

就這樣。

時間一天一天的悄然流逝。

三個月后的某一天。

這一日。

徐云正在教導著老賈等人五次方程的解答技巧,老蘇也津津有味的在一旁聽著,小李則依舊是一圈的蚊香眼

就在此時。

謝老都管快步從遠處走來,身邊還帶著一位有些陌生的丫鬟。

小李由于一個字兒沒聽懂,便率先注意到了來人,只見她訝異的一挑眉:

“小云,你怎么來了?”

“小姐,出事了!”

丫鬟原本還在強繃著臉,見到小李后頓時撐不住了,瞬間淚眼婆娑道:

“老爺老爺他被抓走了!”

第一百六十四章驚變!(6.4K)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