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畫風徹底崩塌的李清照(6K)

第一百四十八章 畫風徹底崩塌的李清照(6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一百四十八章 畫風徹底崩塌的李清照(6K)

從領域角度來看。

雖然1100年的宋朝還沒有建立完整的科學培養體系,更談不上所謂的科研素養。

但就是在這種相對蒙昧與混沌的時代背景下。

老蘇依舊在觀測到細胞外表的第一時間,做出了一個最合適的選擇:

拓印圖樣。

沒辦法。

畢竟在過去數十年間。

無論是繪制星圖、編撰《本草圖經》還是書寫《新儀象法要》,圖示都屬于一個不可或缺的核心環節……

用后世的JOJO梗來說就是

畫圖。

這已經是刻錄在老蘇NDA里的本能了。

一刻鐘過后。

謝老都管帶著一個小盒子回到了院落里,將其遞給老蘇:

“老爺,紙筆來了。”

老蘇點點頭,取過紙筆。

一邊吩咐謝老都管研墨,一邊將紙張鋪平在了石桌上。

由于時間相對有些緊促,徐云這些天還沒來得及手搓圓珠筆。

因此老蘇此番所用的依舊只能是細鋒毛筆,相對于圓珠筆來說,繪圖難度略微有些高。

不過老蘇能官至宰相,文養方面還是非常扎實的。

比如《新儀象法要》中,便有不少圖片出自他手,比小牛的靈魂畫手高了不知道多少。

只見他先盯著放大鏡看了幾眼,隨后離開目鏡,用細筆開始在紙上做起了畫。

畫了幾筆后再次返回放大鏡邊,如此反復了許多次。

徐云等人見狀也沒多言。

更沒有抱怨老蘇一個人占據了資源,要求他讓位啥的。

以老蘇的地位來說,哪怕他一人鼓搗一晚上顯微鏡都不算啥。

就這樣。

半個時辰一轉而逝。

半個時辰后。

老蘇放下毛筆,有些疲憊的呼出一口濁氣,額頭上依稀可見少許汗珠。

只見他面前的畫紙上,此時赫然繪滿了大量稀奇古怪的圖形。

有長方形、正方形、橢圓形。

也有類似小蝌蚪的長條、三角形、以及類似變異霓虹人般稀奇古怪的特殊形狀等等

隨后老蘇勻了勻氣息,從身邊的謝老都管手中接過一盞茶杯。

輕抿一口,將位置讓給了迫不及待的小李。

他自個兒則將畫紙拿起吹了吹,對徐云問道:

“小王,顯微鏡內的諸多微粒老夫都已繪拓到了紙上,這些微粒莫非都是微生物?”

徐云想了想,搖頭道:

“嚴格意義上來說您這句話只對了七成左右。”

隨后他看了眼一臉‘怎么才七成’的老蘇,繼續解釋道:

“老爺,糞水中的微粒種類有很多,成百甚至上千類都有可能。

比如有肌纖維、紅細胞、白細胞、彎曲桿菌、大腸桿菌、酵母菌,等等。”

他說著走到繪圖邊,指著其中一枚比較大的顆粒道:

“此物便是淀粉顆粒,它與肌纖維、脂肪等都是糞便中正常的代謝產物之一。

唔不過這份樣本中的顆粒數量似乎也有些多了。

估計是這頭驢的腸胃可能不太好,可以讓它多干點活,運動運動腸胃。

總而言之。

這些淀粉顆粒不能算是生命,只能算是物質。”

老蘇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物質的概念他在大蒜素那會兒就聽徐云介紹過了:

“原來如此。”

接著徐云又將指頭一挪,指向了另一個小點。

雖然老蘇所繪制的圖像沒有上色,但從數量以及外觀上還是很容易能分辨出它的來歷的:

“此乃白細胞,也就是動物體內常見的一類細胞。

按照風靈月影宗的手札記載,此細胞乃是人類身體中一道關鍵的防護壁壘,可以吞噬一些帶病體。

但若是數量太多,也可能引起一種血癥。

患此病者,渾身時常發熱,肌體各部位都容易滲血,藥石難救”

血癥。

也就是古代白血病的一類說法。

當然了。

古代醫學由于認知問題,基本上將所有和血液有關的病都歸屬到了血癥中。

嚴格意義上來說。

白血病和血癥屬于子集與合集的關系,不能對等。

但徐云并沒刻意的去糾正這點,畢竟有些概念還是讓老蘇或者老蘇后人自己去發現為好。

反正有了顯微鏡這個神器,未來醫學的發展是可以肉眼預計的至少短期內肯定如此。

白血病、菌血病之類的癥狀被發現并且歸類,說白了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而就在老蘇努力著接受這些概念的同時。

一旁始終沉默的王越看著拓圖,腮幫子抽動兩下,忍不住插起了話:

“小王,按你所說,糞水中含有大量的致致病菌,對吧?”

徐云點點頭:

“沒錯,糞水可以算是致病菌數量最高的幾種生活物質了。”

王越又問道:

“”那么小王,當初王某所染之病,又是何種病菌所致?可在圖上?”

王越說話的時候目光絲毫不離畫紙,恨不得將那種病菌從中拉出,與其大戰個三百回合。

徐云見狀不禁啞然,出聲解釋道:

“中侯大人,您當初所得的乃是菌血癥,致病菌的可能性有很多種。

但不出意外的話,大概率是某種革蘭氏陽性菌,比如它它和它。”

醫學或者大學讀過生物學的同學應該知道。

細菌通過革蘭氏染色法,可以分成革蘭氏陽性菌和革蘭氏陰性菌兩類。

前者經過染色后,細菌細胞仍然保留初染結晶紫的藍紫色。

后者經過染色后細菌細胞則先脫去了初染結晶紫的顏色,帶上了復雜蕃紅或沙黃的紅色。

至于兩種西軍的區別也很明顯:

陽性菌產生外毒素,陰性菌產生內毒素。

因此革蘭氏陽性菌,一般會引起化膿性的病變。

其中很典型的就是王越當初得過的菌血癥,以及正常軌跡必然會出現的膿毒血癥。

至于陰性菌雖然也會引起菌血癥和敗血癥,但一般都是在腹部、膽道和噓噓道出現。

當然了。

兩類細菌在歸類時才需要通過革蘭氏染色法染色,高倍顯微鏡下想要看到某些類別的細菌還是不難的。

隨后徐云動手指了幾個外觀比較明顯的菌體,例如葡萄球菌和鏈球菌等等。

形狀基本上一看就能認清。

畢竟老蘇雖然畫的很認真,但手繪終究是手繪,還原度是個無法避免的問題。

尤其是與后世的影像相比,老蘇拓繪的圖像確實不夠清晰,只能優先選擇那些特征明顯的細菌介紹。

話說回來。

有機會倒是可以搞出鉛筆,發展一下素描繪畫。

畢竟和傳統水墨畫相比,素描繪畫的還原度明顯是要高很多的。

要是技藝精湛,畫質甚至可能無限接近還原。

“葡萄球菌”

王越重復了一番這個名詞,盯著圖紙上的圖像看了好一會兒。

仿佛要將它刻錄在自己心中一般。

隨后轉過頭。

與自己的弟弟對視了一眼。

雖然他們只是武將,眼界有限,不像老蘇那通達。

更做不到從時代性的角度,對顯微鏡進行價值判定。

但作為菌血病的親歷者以及一線將領,他們很清楚一件事:

糞水這東西在戰場,幾乎是個無法抵御的究極大殺器。

遭遇戰中,糞水常常抹到刀槍或者箭矢上,效果比很多毒藥還猛。

敵方中之基本必死,最好最好的情況,也是病愈后成為廢人一個。

而守城戰中,守方則會將屎尿用鍋燒熱,配合滾石倒下。

屎尿中有很多耐高溫菌,百度之下都能存活30秒以上,還有一些則會以芽孢的形式繼續存留。

因此中者先是會被燙傷,接著便會化膿病發,十人中能活下一人都算是奇跡了。

這種糞水武器還有一個很響亮的名字:

金汁。

順帶一提。

金汁,這也是華夏文明歷史上的特殊武器之一。

歐洲那邊使用的大多是瀝青,目的是通過鐵甲的導熱燙傷敵人,沒有生物方面的后續傷害。

總而言之。

若是軍器局能通過顯微鏡進一步探究大腸桿菌的特性,說不定便能制備出更優秀的藥物!

畢竟大蒜素雖然效果極佳,但它的保存時間還是太短了。

偶爾應應急還行,但很難做到大規模的普及以及應急使用。

朝廷若是能研發出效率更高的藥物,甚至可能會對西線的戰局產生重要、甚至是決定性的影響!

隨后徐云又做起了老師,簡單的和老蘇等人介紹了一些基礎概念。

并且與先前制作透鏡時一樣,一些概念他再次選擇了裝傻。

要么是手稿已經丟失,要么就是連風靈月影宗也沒太過深入研究。

至于更深入的細胞內部觀測嘛

他準備過兩天再上。

一來是知識貪多嚼不爛,一下灌輸太多效果不一定好。

二來細胞內部觀測也需要一些染色劑,制備也需要時間。

后世的染色劑一般都是使用的醋酸洋紅或者龍膽紫,不過實際上蘇木精也是一種不錯的染色劑。

更關鍵的是。

蘇木精制備起來不需要太精尖的設備,找到材料就可以了。

它的前體成分稱為蘇木素,是從洋蘇木的樹干中提取出來的。

蘇木素氧化后形成蘇木精,就可以當染料使用了。

細胞中DNA和RNA較多的部位都可以被蘇木精染成藍色,屆時觀察和解釋起來都會容易的多。

而另一邊。

在從顯微鏡上下來后。

小李悄咪咪的將徐云拉到了一邊,神秘兮兮的道:

“王林,問你個事兒啊。”

徐云眨了眨眼:

“啥事兒?”

小李四下看了幾眼,問道:

“我且問你,這架顯微鏡一共花了多少銀子?”

“多少銀子?”

聽到小李這番話,徐云頓時一愣。

這小豆芽好端端的問銀子干啥?

不過疑惑歸疑惑,他還是摸了摸腦袋,照實回答道:

“材料的話大概一百來貫錢吧,如果不鍍銀說不定能縮減到一百不到?

但要是算上人力成本就不好說了,請齊師傅出手的價錢應該不會很低吧。”

其實從客觀角度上來說。

顯微鏡價值最高的地方,其實應該是曲率的計算環節,甚至可以算是一項技術壁壘。

不過徐云在估算的時候,下意識的把自己的貢獻省略了。

畢竟從后世的角度來看,他只是做了一點微小的工作而已,沒被另請高明就不錯了。

小李則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道:

“齊師傅的手藝我倒是有所耳聞,去歲河北道有家商會重鍛水輪,便是高價請齊師傅出的手。

那家商會的會長乃是我爹同窗,開年來府上拜訪時依稀聽他說過,齊師傅的工錢一日便要快三貫了,還有雜項等等”

小李掰持著手指算了一會兒,最后道:

“也就是說,一架顯微鏡的造價,約莫一百五十貫上下?”

徐云想了想,點點頭:

“差不多這個數字吧。”

小李聞言不再說話。

又過了一會兒。

就在徐云尋思著要不要開口之際,小李像是下定了什么決心一般,問道:

“王林,若我能拿出兩百貫錢,你可否再設計一架顯微鏡?”

徐云頓時一愣:

“蛤?”

見他表情一臉的意外,小李輕輕用下巴努了努正在圍觀顯微鏡的眾人,解釋道:

“王林,早先那架顯微鏡工藝低劣,值不了多少錢,我便厚顏向蘇伯伯將它討回了家。

但這架顯微鏡造價不菲,若是再白白討要,未免也太不知禮數了。

可若是與他人公用此鏡,且不說每日往來繁復,此鏡也不可能每日都隨意供我一人使用”

看著絮絮叨叨一堆理由的小李,徐云的表情不由愈發的微妙了起來。

媽耶!

這個易安居士的畫風,眼下不但越來越歪,好像tmd的還拉不住了怎么辦?

再這樣發展下去。

今后的易安居士,說不定就得改成抑鞍霉素居士了

若是后世那些小李的迷妹迷弟知道這事兒,估計自己得被吊起來打吧

但很快。

徐云的腦海中,又浮現出了小李鼓搗顯微鏡的畫面。

作為后世的一名科研汪,徐云很清楚一點:

科研天賦這玩意兒,其實是一種很玄乎、但也確實存在的蜜汁屬性。

有些人對物理一竅不通,但做起生物實驗卻井井有條,效率是別人的數倍不止。

從小李目前對生物學概念的掌握程度來看。

不說她百分百具備生物方面的科研天賦吧,至少相關概率不會太低。

如果真的給她提供出了足夠的資源,加上小李的出身以及北宋女性相對較高的社會容忍度

保不齊這姑娘真有可能成為宋代的屠奶奶?

想到這兒。

徐云不由看向小李,沉吟道:

“李姑娘,設計顯微鏡之事倒是不難,曲率半徑我重新去設計一回便好,但老爺那邊”

小李聞弦歌而知雅意,迅速道:

“蘇伯伯那邊沒有問題,昨兒我就探過他的口風了,若非如此,我也不可能先來尋你。”

徐云點點頭:

“那就沒問題了,不過李姑娘,這錢可不是一個小數目,你”

“你且放心便是。”

不等他說完,因期待顯微鏡而雙眼放光的小李便朝他揮了揮小拳頭,飛揚無比的說道:

“前幾日我剛寫了三首詞,原本打算在八月半的拜月燈會上出個小名,給我爹個驚喜。

但現在我改主意了,畢竟燈會寫詞,哪有看顯微鏡有意思?

所以我準備將它們賣給城中畫舫,以我如今的名氣,三首詞多了不說,賣個二百貫錢還是不難的。”

徐云:

月末最后一天,求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92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