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聽過八支八支半嗎?(6K)

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聽過八支八支半嗎?(6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聽過八支八支半嗎?(6K)

在看完小蝌蚪的畫面后。

老蘇緩緩抬起頭,目光中甚至極其極其罕見的出現了一絲呆滯。

隨后過了足足有半分鐘。

他才長嘆一聲,搖頭感慨道:

“神乎其技...真乃神乎其技...”

先前給驢取精的過程他雖然沒有親自上手,但也是在一邊全程旁觀的:

考慮到驢兄這些天不太容易,徐云并沒有采用穿刺這種比較蛋疼的方式,而是很人道的給驢兄找來了一頭母驢。

這輩子作為一名生物汪,徐云對于一些動物的性狀認知還是比較了解的。

尤其是在鼓掌方面,通過一些動作細節,能大概估算到了個什么地步。

因此在眼瞅著驢兄差不多的時候,他便讓人將驢兄和母驢分開,收集了一些x液。。

待x液液化了半個小時,便被制作成了玻片。

因此老蘇敢肯定,徐云絕對沒有添加什么后手。

至于齊格飛那邊就更簡單了。

自己救過齊格飛的命,他絕對不會、也沒機會去糊弄自己。

很明顯。

徐云所說的微觀世界不說全部吧,至少‘微生物’的概念,已經可以確認大半了。

此時此刻。

老蘇的心中除了驚訝,還同時不自覺的冒出了一股強烈的遺憾:

君生我已老....咳咳,徐云要是早點出現就好了。

畢竟.....

自己已經八十歲了。

誠然,由于身居高位以及自身醫術的原因,自己的身體保養的還算不錯。

但說到底,這也只是生命末途之人的些許掙扎罷了。

各種手段齊上也頂多略微延緩衰老,無法違逆生命的殘酷規則。

按照正常情況判斷。

自己頂多也就能再活個五六年,然后差不多就該去見神宗了。

若是期間稍出些許意外。

如今宮里的向太后,便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五六年啊......

這么短的時間,面對一個新發現的微觀世界,他能做多少有用的事呢?

更別提如果望遠鏡制作成功,浩瀚的星空寰宇,又是一個可以探索一聲的領域。

自己余下的這些年......真不夠用啊。

想到這兒。

老蘇不由輕輕轉頭,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徐云。

那雙睿智無比的眼眸中,極其罕見的流露出了一絲羨艷。

雖然小王的過往經歷不太美妙,但他所接觸過的知識,實在是太令人羨慕甚至嫉妒了。

自己要是能在他那個年紀接觸科學,這該多好啊......

那樣自己的成就必然遠超如今,甚至還可能被后人寫一部書,比如叫《他改變了大宋》?

當然了。

此時的徐云并不知曉老蘇心中的想法,他正在對小李介紹著玻片樣本的來歷。

“李姑娘。”

徐云看了眼面前的小豆芽,有些支吾的道:

“這個玻片的樣本可能有些特殊,你得先做好一些心理準備......”

小李是不久前才到的蘇府,

沒有趕上取精過程,

聞言立時有些好奇的道:

“特殊?莫非是一些污穢之物?

若是沒記錯,

你曾說過越是污穢的東西,內中存在的微生物便可能越多。

例如糞水、血水等等.....”

想到這兒,小李不由一握小拳頭,

像是在給自己打氣:

“王林,你且放心,

我做好準備了!”

看這姑娘臉上的決然之色,

倒是真有幾分后來那個寫出‘生當作人杰,

死亦為鬼雄’的易安居士的影子了。

“...怎么說呢,此物確實有些污穢,

但并非糞水那般......”

徐云呲著牙思索了一會兒,隨后試探著問道:

“李姑娘,你知道八支八支半嗎?”

小李聞言,

臉上頓時揚起了一個純潔的問號:

“八支八支半?”

徐云心中莫名浮現出了一股開車的負罪感,

不過還是咬著牙解釋道:

“女子一個人是四支,

男子呢,

中間要比你多一支,是五支,

加起來一共九支。

要是那啥的時候呢,兩個人就又變成了八支,出來點但沒完全出來的時候呢,

那就是八支半了。

所以動作是八支、八支半...八支、八支半....

而玻片上的東西,便是.......”

宋朝作為一個風氣相當開朗的年代,

女性之間對于八支八支半的了解度其實并不低。

尤其是小李這種經常跑去青樓喝酒的姑娘。

雖然她把自己保護的很好,同時也有“文風”護體。

但耳濡目染之下,

相關的認知也還是有的。

因此在徐云告知了玻片樣本的來歷后。

小李雖然臉紅的跟蘋果似的,但最后心中的好奇還是壓過了羞澀,

決定去觀測x細胞。

其實吧。

這種事情在后世也挺常見的。

君不見多少閱片無數的老司機,實際上都只是個連女朋友都沒有的單身狗?

徐云也是啊,那沒事了。

總而言之。

在鼓起勇氣將眼鏡放到了目鏡上沒多久,小李便一臉驚奇的再次看向了徐云:

“真的有好多蝌蚪誒,有些在動,有些卻靜止甚至殘破了。

王林,你說這頭驢的身體是不是不太好啊?”

徐云:“......”

怎么感覺這姑娘似乎有點朝女司機發展的趨勢?

隨后一旁的王稟、老賈、以及已經恢復了一些行動能力、結束了漫長床戲的王越也都依次上前,

好奇的觀看起了驢兄的玻片樣本。

大概一刻多鐘后。

在場的眾人除了幾位仆役外,基本上都看過了目鏡。

比起進行觀測之前,此時院內的氛圍無疑要凝重的多。

驚訝、費解、甚至恐慌。

這些表情不約而同的出現在了每個人的臉上。

其中那位名叫林淮南的數學家,在離開顯微鏡后,

甚至一屁股癱坐到了地面上。

一臉世界觀坍塌的模樣。

徐云對此倒并不意外,這是在他意料之中的情況,畢竟不是人人都有一顆大心臟的。

按照正常的軌跡。

后世在列文虎克發現了微生物并且公布后,同樣有不少人呼喊著‘真理凋亡’,還有少數人崩潰的發瘋或者選擇了自殺。

畢竟對于那個時期的人們來說。

得知螞蟻、昆蟲甚至自己,都是由無數細小微粒組成的真相后,能平和接受的才是少數呢。

在宏觀認知都尚未明確的時期,你告訴他們微觀概念,這完全是一個有些超綱的知識。

就好比在21世紀。

你忽然發現身邊的一個好朋友其實是高維數碼人,他還在你面前嘩啦啦的變成了數據碎片消失了。

試問有幾人能承受住這種沖擊?

在列文虎克那個時期,甚至還是靠著新教出手,通過自身的權威性來穩定了民眾情緒。

否則按趨勢發展下去,微生物學說引起的震動會更大。

當然了。

可能有些同學會問:

不對吧?

新教怎么可能這么開明?他們不是專門燒人的嗎?

噔噔蹬蹬。

科普時間到。

實話實說。

在近代科學發展的初期,新教或者說教廷,其實是出了不少力的。

很多人可能聽說過伽利略被迫害的故事,也聽說過哥白尼被燒死,但內中緣由其實和科學基本上沒多大關系。

首先說說哥白尼被燒死的事情。

首先呢。

這個壓根就是子虛烏有的事情:

哥白尼在歷史上是正兒八經的壽終正寢,真正被燒死的是布魯諾。

其次,布魯諾的死因也和為科學獻身沒多大關系——他壓根就不是個科學家,甚至他連日心說都是在跑路的時候聽說過的。

其實吧。

布魯諾還是個牧師來著,只不過他信奉的是赫爾墨斯教派。

他對于日心體系的支持,根源便在于赫爾墨斯主義的深刻影響。

赫爾墨斯主義是一種古老的宗教,帶有強烈的神秘主義、泛神論和巫術色彩。

這種宗教反對三位一體,所以在當時教廷的判定中這是一種異端邪教。

這種宗教崇拜太陽,而哥白尼體系正好迎合了這種要求,所以布魯諾就和它對上了眼。

除此以外。

布魯諾沒有學習過任何天文知識,一些基礎常識都一無所知。

比如哥白尼的宇宙論有兩個環繞運動:

一個是諸星繞日,另一個是月繞地,這也是當時天文圈爭議比較大的地方。

布魯諾只接受了前者,沒有接受月繞地。

在他的認知中,所有的衛星也都是繞太陽轉的。

后來他在1592年被捕入獄,1600年被燒死,期間整整過了八年。

教廷給他定的八條罪狀中,全都和宣揚異端有關,和科學真搭不上多少邊。

反而是受他牽連,后來的哥白尼日心說也被打上了一些符號,傳播起來異常艱難。

至于伽利略嘛......

了解的人應該多點。

伽利略其實一直都受到教廷的,他和當時的教皇烏爾班八世還是好基友。

這倆貨好到什么程度呢?

兩個人不僅是老鄉,而且還是校友。

烏爾班八世曾經把自己的侄子送到了伽利略那兒去讀博士生,伽利略的兩個女兒則委托了烏爾班八世去找出路,后來當了修女。

所以你看,他們不僅是朋友,而且是通家之好。

1616年的時候。

當時宗教法庭——也就是教皇因為反感伽利略,下了一個叫1616年的禁令。

就是警告伽利略不要再宣揚日心說是真理了,頂多就是假說,明白伐?

伽利略表示o雞兒k,當時也認了。

不過當時還是紅衣大主教的烏爾班八世,則對這條禁令非常不滿。

他在和伽利略的信中表示,如果我要是當了教皇,我絕對不會讓它出山。

這個擱電影或者動漫里頭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的flag并沒有影響到烏爾班八世,這貨在1623年真當上了教皇.....

而眼見烏爾班八世當了教皇,伽利略就來勁了:

老子的哥們當了教皇,那我還不可以重提日心說嗎?

所以1624年,他就專程跑了一趟羅馬,到那兒去勸說起了他的這個好朋友。

前前后后他去了梵蒂岡見了他六次,烏爾班八世最后說解禁沒問題,不過你還是把它當做一個假說吧。

同時寫書的時候,還得滿足兩個要求:

1.公平地描述兩派意見,特別提醒伽利略不要偏向日心說。

2.希望把自己的話加進去。

然后烏爾班八世就雙手離開鍵盤,開開心心地在羅馬等待這本書的問世。

為此他還說服了日心說和地心說兩派都不表態,主要是突出我教廷公正的權威,也能在這個巨著上蹭上自己的話。

1632年,伽利略完成了《關于托勒密和哥白尼兩大世界體系的對話》。

但很騷的一點來了:

在這部書里,他不但諷刺了地心說,還諷刺了烏爾班八世——差不多就是把地心說的支持者寫成了一個傻x,智商蠢的跟十年前兵王小說里的反派似的。

更操蛋的是,烏爾班八世就是這個傻x......

于是乎,伽利略就被送到了裁判所。

裁判所現場就判了他一個終身監禁,可是實際上,這個判決其實沒有從未有過哪怕是形式上的被執行:

前后沒幾天,伽利略就被送到羅馬的一個紅衣大主教的家里,生活條件反而還要比以前好得多。

這個紅衣大主教也有意思,見人就說自己家有個名人,還招呼各種朋友來見他,

很多人到這兒來跟伽利略探討什么力學問題、機械學問題,儼然成了粉絲見面會。

用本土的例子來形容。

伽利略和烏爾班八世之間其實有些類似《三國演義》里的陳宮和曹操。

只不過這個‘陳宮’相對沒那么傲嬌,‘曹操’也沒那么死要面子。

因此伽利略被迫害的故事,實際上也是不太嚴謹的說法。

從客觀角度上來說。

伽利略的事情還好點,介于定性的模棱兩可之間,有些人覺得限制自由也屬于迫害嘛。

但布魯諾的故事就純粹的是問題很大了。

因此在近些年,布魯諾的故事已經被從教科書上移除了,但早先受此影響的卻大有人在。

很多人恐怕這輩子都不知道,自己居然還被教科書騙過.....(之前有讀者猜穿布魯諾,這里也順便科普一下,這種人穿了也沒用的,根本不算科學家。)

視線再回歸現實。

在觀測過x液玻片后。

徐云又換上了第二個玻片,也是微生物最多的一個玻片——糞水。

還是驢兄提供的。

聞過稀釋糞水的朋友應該都知道。

稀釋后的糞水其實不怎么臭,還有點田園花香味道。

這是因為其中蘊含了低濃度的糞臭素:

糞臭素學名叫做3甲基吲哚,是吲哚的一種衍生,而吲哚正是水仙香味的源頭。

吲哚以及其衍生物說起來還是很神奇的,它們有種非常特殊的雙重嗅覺的魔力:

也就是在極低濃度下具有愉悅人的花香,而在極高的濃度下卻有熏死人的臭味。

順帶一提。

奶油中也會產生強烈刺激性氣味的2甲基吲哚,所以口臭的同學可以少吃點奶油。

在將糞水玻片固定過后,依舊是老蘇上前,觀察起了目鏡。

只見比起頭一次的x液玻片,糞水玻片的視野中,則可以見到大量的、不同形狀的微生物:

長的、短的、圓的、不規則的......

雖然這些小東西不如小蝌蚪那般活潑。

但從它們彼此之間的動作來看,依舊能判斷出這些是具備活力的微小生命。

看到這兒。

老蘇忽然福至心靈,對謝老都管喊道:

“元年,速速取紙和筆來,準備拓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6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