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十九章 糟糕的午飯與夜晚(下)

第十九章 糟糕的午飯與夜晚(下)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十九章 糟糕的午飯與夜晚(下)

眾所周知。

東方的文明之光是華夏,而西方也有一個文明之光,那就是意呆利。

意呆利之所以被稱為西方文明之光,一來是因為羅馬帝國的存在,二來則是因為它是文藝復興的發源地。

而后者的映射之一,便體現在意呆利對歐洲飲食文化的影響上。

其中很典型的就是叉子。

叉子最先出現于意呆利,在16世紀由凱瑟琳·德·美第奇傳到了法國,英國叉子的普及要等到18世紀,在此之前餐具主要有兩樣:

喝湯的勺子和切食材的刀子。

除此以外,英國人吃飯用的都是.......

手。

沒錯,手——這種情況在很多早先的英國畫作里都能見到,比如珍藏在于奧地利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的農民的婚禮。

這習慣甚至在后世有些地區都沒改變,比如某個叫新手釣魚人的撲街作家,就曾經親眼見過一位英國人把方便面直接放到了個碗里,再放到微波爐里轉一下,然后就直接用手拿著吃了......

怎么說呢,也不是說黑吧,約翰牛那邊對吃這玩意兒確實不太講究。

當然了,目前還有一種說法,認為刀叉是華夏人傳到歐洲去的。

不過這說法沒啥特別強力的依據,姑且了解一下就好。

視線再回歸餐桌。

或許有些童靴對于鰻魚的腥度有種錯覺,覺得只有河魚才需要去腥環節,鰻魚是不需要的。

這句話里其實存在有兩個錯誤:

首先,英國的鰻魚其實也是河魚,它們生活在泰晤士河里——19年的時候泰晤士河還因為河水中苯酰、咖啡因和可卡因含量高,導致了大量的鰻魚‘暴動’。

其次,英國鰻魚的腥味可一點兒也不比河魚鯉魚要差,感興趣的可以去搜搜或者嘗嘗鰻魚凍,那可是不下于仰望星空的英國黑暗料理之王。

總而言之。

沒有經過處理的鰻魚湯對于徐云這種現代人來說無疑難以下咽,但在17世紀英國的平民家庭里,這卻可以算是頂級的美味之一。

“呼哈——”

一口熱騰騰的魚湯入腹,威廉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享受的表情。

隨后放下碗,左手拿起面包,右手直接從餐盤里拿起一根椰菜花,先用灰綠色的湯汁在面包上過了一遍,接著將面包一口塞進了嘴里,任由汁水滴到了餐桌上。

沒有女傭仆役,也沒有紅酒燈燭,原始到僅比茹毛飲血好上一點兒(因為太窮了做菜沒有放鹽),這就是徐云在十七世紀的第一頓飯。

鰻魚湯喝不下,但餐桌上總得給主家一些面子,因此徐云猶豫了幾秒鐘,最后還是拿起了自己面前的面包,簡單的抹了點黃油。

威廉夫人制作的面包有些類似本土的嗆面饅頭,質地厚實堅硬,內部很有顆粒感,吃起來很干但卻極度抗餓。

徐云曾經在魯東省的文登待過一段時間,吃過幾個月的嗆面饅頭和玉米面窩窩頭,因此這種面包吃起來倒是挺習慣的。

與本土“食不言寢不語”的傳統不同,約翰牛特喜歡在餐桌上聊天,唯一的要求就是嘴里不能有食物。

因此喝了兩口魚湯后,威廉便主動開口了:

“肥魚先生,你這次準備在伍爾索普待多久呢?”

徐云想了想,便按任務的要求說道:

“大概一到兩個月吧,現在瘟疫肆虐,不列顛與尼德蘭的通路被阻斷,恐怕要過段時間才能寄信聯系上我的祖父張三爵士。”

聽到鼠疫這個詞,威廉的臉上也不由現出一絲憂慮:

“瘟疫啊......希望那些大人能盡早想出辦法吧,雖然這是神的旨意,但再這樣下去恐怕真的要出事了......”

看著在胸口劃十字的威廉,徐云微微搖了搖頭。

鼠疫也好霍亂也罷,這些疾病真正被發現傳染源,那都是近代一兩百年的事情了。

比如鼠疫的元兇鼠疫桿菌,是亞歷山大·耶爾森在1894才正式分離出的毒株。

而在17世紀,歐洲人雖然意識到了隔離能夠延緩瘟疫蔓延,卻對其根本的病理一無所知——畢竟細胞這玩意兒都是胡克發現的呢。

因此大多數人對于瘟疫的認知都是......

神罰。

還有一些占星家把腺鼠疫歸咎于土星,木星以及火星的一次惡毒的聯接,并且頗有市場。

本土類似的事兒也不少,比如赫赫有名的五斗米教,也是靠靠鼠疫在人民中造成的恐慌心理起家的。

對了,說道五斗米教,這里科普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兒:

陶淵明有句很有名的話,叫做“吾不能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鄉里小人邪”,很多人認為陶公這是不為俸祿低眉,甚至某度百科上都是這樣記載的。

然而這個解釋有個巨大的漏洞——明朝縣令月俸七石五斗都被指為窘迫了,晉朝縣令只有五斗?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實際上呢,這里的五斗米是指五斗米教,道教最早的一個派別,做官的人都要與這個教派搞好關系。

陶公出任江州祭酒時,與信奉五斗米道的頂頭上司王凝之有矛盾,后來前來視察的督郵也是五斗米教中人,因此他寧可辭職也不肯折腰。

雖然從釋意的角度上來說都是為了表達陶公的風骨,但語句本身諷刺的其實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

好了,言歸正傳。

聽到徐云準備在伍爾索普待兩個月,威廉·艾斯庫沒什么表示,但威廉夫人卻眉頭一挑:

如果說他要在這兒待兩個月,那么豈不是每天都要和小牛一起上門蹭飯?

如果說徐云是叫徐蕓那還好說,一個女孩子的食量應該不會大到哪兒去,里外里也就和莉莎差不多。

但眼下徐云是個正直青春的男孩子,俗話說半大小子吃窮老子,這對于威廉家食物的庫存就是個大挑戰了。

眼下威廉欠了一堆外債,枕頭底下只剩下了一丁點兒救命用的錢款,家中雖然還有部分小麥面粉和土豆,但滿打滿算也就只夠一家人糊口到明年一月份。

假設徐云的胃口抵得上愛露拉姐妹和莉莎的綜合,那么家里的口糧恐怕只夠撐到十二月初,如果屆時瘟疫依舊沒有得到控制......

想到這兒,威廉夫人的表情頓時微微一變。

....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