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  >>  目錄 >> 第156章青春萬歲,想養貓的林筱薇

第156章青春萬歲,想養貓的林筱薇

作者:懶洋洋本懶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腹黑 | 輕松 | 重生 | 懶洋洋本懶 | 重生后 | 被倒追很正常吧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 第156章青春萬歲,想養貓的林筱薇

夜宵,也就搞點小海鮮。

扇貝,鮑魚之類的,煲點粥,弄點蒜泥,椒鹽的皮皮蝦,比較養生開胃。

吃完,時間已經九點了。

安瀾挎著新買的迪奧包包,好奇的問道:“附近有酒吧嗎?”

“喝酒去?”

“對啊,既然來都來了,肯定要感受一下魔都的夜生活吧?”

“有點道理。”

林毅笑著點頭,他跟秦依依就是這樣。

不過,他可不會帶秦依依去那些亂七八糟的地方。

“安瀾學姐,你說的那種酒吧沒意思,太吵鬧了,而且亂七八糟的,學姐你可是真正的白富美,不應該去那種酒吧找樂子,我帶你去高端點的場所。”

“有多高端?”

林毅拿不準:“學姐以前出去瀟灑過沒?”

“你說呢,我大學四年除了學習,還有學生會的事情,也就暑假寒假能出去玩玩。”

“這么說來,學姐還真是個好女孩。”

安瀾只是笑了笑,捋了捋發絲說道:“差不多能這么說吧。”

林毅可沒說反話,真這么認為,他要為安瀾證明。

學姐是真好女孩啊。

她可不抽煙,不酗酒,不紋身,不蹦迪,終于憋到了大四,現在終于忍不住放飛自我了,可以理解一下。

“五星級酒店的酒廊,算比較高端的了吧,再高端就要去別墅區的私人會所,俱樂部了,那種地方沒錢沒地位,去了也享受不到那種快樂,暫時先享受一下精英們的快樂吧。”

于是,出了金茂大廈后,林毅就打了個車返回華爾道夫酒店。

車上,林毅好奇問道:“你平時喝過酒嗎?”

“逢年過節,算嗎?”

“紅酒,白酒,啤酒……”

“都喝過。”

安瀾瞅了他一眼:“有問題嗎?”

“沒問題啊。”

林毅也只是問一下,了解了解,畢竟有些女生真不喝酒,滴酒不碰,比如蘇可念。

她連啤酒都沒喝過,出門就是果汁,涼白開飲料。

挺好。

“喝過就好,我怕你到時候喝醉了。”

別到時候喝的爛醉如泥,今晚的健身操就沒法學了啊。

喝點酒,搞點小情調。

林毅雖然嘴上一直說跟安瀾是管鮑之交,其實還是有那么點情感在的。

當然,不是秦依依跟蘇可念那種。

是真的日久生情,情和‘情’是不一樣的。

就跟愛和‘愛’和艾也是不一樣的。

日跟日,當然也是不一樣的。

中國文化,博大精深。

不多時,司機師傅提醒道:“到了。”

打開車門,回到華爾道夫酒店,九點四十左右,對于夜貓子而言還早,現在才是真正開始娛樂的時候呢。

他也沒特意去半島酒店的酒廊,而是直接回到華爾道夫。

其實很多五星級酒店都會自帶酒廊,而且都很高端。

主要就是為住客提供的休閑娛樂場所,在這里喝到的也不是酒吧里那些假酒,兌水酒。

折合下來幾塊錢一瓶的紅酒,十年后潘嘎專屬品牌,還包郵。

酒吧,一瓶賣給大冤種能賣到大幾百塊錢。

華爾道夫

BAR廊吧,位于外灘的華爾道夫酒店。

這里與紐約的華爾道夫一樣,都是擁有傳奇色彩與歷史的奢華酒店。

就這棟酒店的老樓就建于1911年的老魔都總會,最初是ying國僑民的俱樂部,所以室內裝飾深受英式風格影響。

一樓的廊吧Long

Bar,步入就仿佛走進了魔都電影畫面里,據說當年魔都外灘的大亨名流時常在此小聚,杜yue笙還在此有專屬座位。

古典歐式風格確實也好看,融合了民國的家具和歐式的裝潢,混搭的居然還這么協調。

林毅找了個服務員,邊走邊介紹,同時看向安瀾:“是不是感覺高端的多的多了?”

“這倒是。”

安瀾饒有興致的打量著周圍的環境,確實比那些所謂的酒吧高端了不止一個檔次。

酒廊中,長達三十多米的木質奢華吧臺。

安瀾驚訝道:“好長啊這個。”

調酒師優雅的笑了笑:“先生,小姐,這吧臺放在當年可是遠東第一的長度,也是當時衡量賓客社會地位的標尺,名英貴族被安排在吧臺東端,而新來賓客都是安排在吧臺的另一頭。”

“還有這樣的說法啊,長見識了。”

林毅也有些詫異,真是學到老活到老,不過那個社會好像確實是這樣。

安瀾好奇的看向林毅:“你經常來這些地方玩嗎?”

“偶爾來吧。”

“跟其他女人?”

“跟我女朋友。”

林毅也不會覺得安瀾是吃醋什么的,這種情緒不應該出現在她身上。

果然,安瀾只是若有所思的點頭。

看來她之前在飛機上猜對了,絕對不可能是蘇可念那個有點憨憨的學妹,畫風也不太可能是她。

看來,林毅女朋友家里應該是挺有錢的。

最讓安瀾覺得詫異的是,酒廊中居然還有現場樂隊,無論是穿著還有曲目和旋律,都挺懷舊的。

“先生,小姐,這是酒水單,兩位是第一次來?”

“對。”

“那推薦我們酒廊的寶藏雞尾酒,也是最受歡迎的飲品……”

林毅看了眼幾杯比較有特色的雞尾酒,名字很特別‘瑪格麗特’。

調酒師介紹說道:“這款雞尾酒是當初為了紀念國內第一家KFC,在這個酒吧的位置調配的酒,有些特殊……”

安瀾點了一些小吃,其中還有綠橄欖。

聊著天,安瀾覺得以后可以常來這些地方轉一轉,還有下午茶,或許這就是生活吧。

不論是不是住店,都可以在夜晚來喝一杯。

觥籌交錯,燈光迷離,

有一種穿越時空的感覺。

等雞尾酒端上來,林毅有些愕然。

你能腦補出酒水里面有熏肉嗎?

酒池肉林?

所以這杯飲料只是單純的紀念kfc?

安瀾柳葉眉緊皺,壓低了聲音:“這能好喝嗎?”

“我嘗一下。”

林毅端起酒杯淺嘗了一下,大抵不過是拉個肚子罷了。

“口感和味道是Margarita特有的龍舌蘭味道,然后加上一點點熏肉味兒,莫名其妙的搭配,可能是環境原因吧,我居然覺得還不錯……”

林毅哭笑不得,這就是賤吧。

只能說有點東西。

喝著酒,聽著旋律。

欣賞著女主唱的容顏,林毅抿了口酒。

主唱是一位很漂亮的女人,應該在二十七八歲的年齡,聲音也特別好聽。

林毅雖然不是特別懂音樂,卻也能聽得出這位主唱在樂隊的地位。這讓他想到了Faye,那種能把女主唱給踢出樂隊的離譜操作,讓人惋惜的同時又覺得忍俊不禁。

樂隊風格是new

jazz的類型,還不錯。

今天人不多,正對舞臺的位置上沒有低消費,人也不是很多,女主唱會時不時的互動,眼神表情非常專業。

林毅端起酒杯,互動了一下。

安瀾身處于這樣的氣氛中,冷不丁的說道:“好看嗎?”

“好看啊。”

林毅不置可否。

能來這樣的老牌五星級酒店表演的樂隊,主唱絕對是顏值跟實力兼并的,否則連門檻都夠不著。

論顏值,臺上這位主唱跟安瀾學姐不分伯仲,各有千秋。

不過,年齡大了一些。

說不定已經是人妻了,林毅雖然一直打嘴炮,說刺激,但是真讓他去搞別人老婆,他真做不出來這么惡心的事情。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綠與被綠,他都不喜歡。

否則縣城負責分店的江穎初,早就被他給調到金陵分店,開始潛規則進行時了。

畢竟,江穎初屬性還挺多的。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還是你好看點。”林毅說道。

安瀾笑了笑,捋了捋發絲抿了口雞尾酒,吃了點橄欖綠:“味道還不錯,你嘗嘗。”

“我嘗一下。”

這一坐,一個半小時過去了。

外灘熄燈了,外面漆黑一片,酒廊里的客人也多了起來,大家都出來找樂子了。

不要覺得這種高端酒廊就沒有找樂子的,也有。

人骨子里就是追尋刺激的,無論男女,還有幾個年齡稍長的女性穿著裙子走了進來。

外面明明是冬天,酒店里確實可以穿裙子。

穿著裙子來酒廊,目的就是吸引男人的目光,尋找一些刺激,如果看對了眼,又聊得來,她們其中任何一位都有可能跟你春宵一刻。

所謂的一夜qing,就是這樣來的。

安瀾學姐又要了一杯,喝的有些微醺,香腮微紅,眨了眨眼,冷不丁的問道:“林毅,你跟蘇可念是什么關系?”

“女朋友。”

聽到林毅那毋庸置疑的語氣,安瀾愣了一下:“那跟你來這種地方的呢?”

“也是女朋友。”

安瀾嘆了口氣:“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學姐,你知道的,我一向都是很認真的。”

林毅沒跟她開玩笑,繼續說道:“敬你,青春萬歲。”

“什么意思?”

“我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比這四個字更好了,在我年輕的時候可以去做,去錯,也不需要害怕犯錯,錯了我就有時間有能力解決問題,錯了能在錯中尋找真理。”

“解決?”

安瀾問道:“不是改正嗎?”

“當然。”

林毅笑了笑,跟她碰了碰杯子。

安瀾學姐,暫時無法理解他的意思。

聊了一會,喝了點酒,安瀾興味索然:“回去休息了。”

林毅結了賬跟在后面。

進了房間,熾熱的氣息撲面而來。

“等等,我去洗澡換衣服,對了,不是說要教我健身操嗎?”

“行。”

林毅將領帶解開,將西裝脫了下來,扣得久了挺難受的,就留了個比較寬松的褲頭。

不多時,安瀾穿著浴袍走了出來。

林毅瞅了眼黑色的肩帶,你確定這是來學健身操的?

“好了,我們開始吧?怎么練?”

“很簡單的,對安瀾學姐來說不難,畢竟你平時都在健身,韌性也足夠,來,按照我說的,腿抬高……”

“你,林毅……健身……健身操啊……”

安瀾學姐一學就會,兩人練到了凌晨兩點多左右。

一大清早,何紓婕就打電話過來了:“林毅,醒了沒?”

“剛醒,怎么了?”

林毅看了眼安瀾,安瀾也睜開眼,似笑非笑的盯著他、

何紓婕問道:“你什么時候回來,需要我們等你嗎?你要是回來的晚的話,我跟蘇可念她們就先回縣城了。”

“我估計要晚點,要不你們先回去,另外讓徐婉婷幫我把那輛寶馬開回去,停在流行廣場就行了。”

“好,我知道了,你忙吧。”

嘟嘟嘟……

何紓婕掛斷電話,林毅起身說道:“學姐,還學健身操嗎?”

安瀾銀牙咬著嘴唇,嫌棄的看著他。

昨晚說教她健身操,結果硬是一點都沒教。

“現在?”

“這次是真健身操,我們先熱個身。”

中午,安瀾站在一座比較顯眼的別墅前,周圍都是這樣的別墅。

而在她的腳下,是幽靜的御翠園,據說這里是魔都最有腔調的高檔別墅區之一。

林毅說道:“姓李的建的。”

“李,誰啊?”

“搞出公攤的那個。”

“他啊。”

御翠園外觀庸常的獨棟別墅是香江富所建,經歷過數輪資本浪潮沖刷后,變成一座四平八穩的低奢私房菜館。

林毅曾經來吃過一次,很貴,但是贊不絕口。

樽宴與其它高端私房菜館一樣,按位收費,按時令配菜,主打江鮮。

據說餐廳請來的廚師都是做國宴的,并獲得亞洲前五十強的老師傅,另一位是專做河豚的。

亞洲前五十什么含金量林毅不清楚,只知道味道確實讓人忘懷。

“先生,請問有預定嗎?”

“昨晚預定過了,姓林。”

“林先生是吧,請稍等,三號包廂帶客。”

別墅內低奢典雅,比外觀看起來要好得多,并且改造很多包廂出來。

安瀾打量著周圍,看得出來這里的主人品味不俗,墻上的幾幅壁畫看上去也價格不菲,細節也做的很到位,無論是空臺、樓梯轉角、墻角、窗臺等寡淡的角落,都安靜擺著鮮花束,非常美好。

走進包廂,林毅提醒道:“香水味有點太濃了。”

“先生,改成普洱茶梗和碎葉熏香可以嗎,是天然的茶香。”

“可以。”

林毅點點頭,有些詫異。

可能,所謂的享受服務也就是這樣了吧。

落座后服務員就拿來菜單:“兩位是想吃什么樣的口味?”

“江鮮吧。”

“江鮮的話給您推薦,紅燒河豚,醉蟹,河豚有本幫菜濃油赤醬的感覺,吃起來鮮嫩入味,魚皮滿滿的膠原蛋白,肥美到黏嘴,醬汁也超下飯的,要不要嘗嘗?”

“可以。”

服務員幫忙點菜的同時不忘介紹。

河豚相對是最低價的長江三鮮之一,食用時間最長的就是醉蟹了,據說是用二十年陳花雕酒調出獨門醬汁……

林毅又點了原味雪花小排,祖母醬汁牛肉、麻辣筍衣、私房御香鴨、九層咖喱明蝦、番茄色拉、撈汁珊瑚、手撕風干兔、海鮮石鍋豆腐、自制酸奶、手磨梨汁……

安瀾很無語的說道:“我們兩個人,你點這么多做什么?”

“份量跟西餐似的,不多點一些吃不飽的。”

“我以為私房菜應該是那種,分量很足,盤子很大……”安瀾說了說自己的敢想。

林毅哭笑不得:“不是那種,你當做西餐廳就行了。”

“先生,上一下菜,這是醉蟹,已經幫您切開了。”

林毅弄了半只嘗了一下。

切開后不像生醉蟹那樣流出很多汁水和黃,蟹黃蟹肉因蒸熟而變得細膩凝實,蟹黃更像起沙的鴨蛋黃口感。

說實話,味道不同凡響。

醉蟹的分量很足,安瀾應該能吃個三分之一飽。

人生在世,沒有女人和美食不可辜負。

牛小排取自牛的背脊部位,原味最能吃出牛肉的奶香味,余味纏繞在舌尖。

“這一道菜,一千多。”

“長見識了。”安瀾有些驚訝。

用餐不過短短一個小時,服務體驗絕佳。

常有的高水準服務態度自不必說,最讓林毅印象深刻的是。

由于每道菜都是分餐制,服務員能非常準確把握客人吃完一道菜的時間,每次推門上菜、撤盤的時間堪稱精準。

一餐飯吃下來,很有節奏感。

吃飽喝足后,林毅說道:“要不回去?”

“這就不玩了?”

安瀾柳葉眉一周,總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

她好像也就在魔都陸家嘴轉了一圈,看了個水族館,外灘拍了拍風景照,酒店里被林毅……

合著,我出來玩個半天還得挨你一頓唄?

其他地方,她基本都沒去過。

“要不,我們在轉一轉?”

安瀾看向林毅,我知道你是渣男,但是你最起碼也渣的敬業一點啊,讓我有點體驗感。

林毅仔細想了想,覺得確實挺對不住安瀾學姐的。

帶過來玩了一天,雷了一晚上,第二天就要拔刁無情……

有種自己爽了就好,安瀾無所謂的感覺。

林毅眼神尷尬了一瞬又恢復了,但是城隍廟這些地方真不太想去,于是清了清嗓子說道:“走吧,去其他地方轉一轉。”

算了,再玩一天吧。

其實說玩吧,金茂大廈這些地方也去過了。

林毅咬了咬牙,硬著頭皮又跟安瀾去了一趟豫園。

做男人真不容易,他已經來過好幾次了。

每座城市總有那么幾個,不去后悔,去了更后悔,但還是要去看一看的地方,豫園城隍廟便是魔都代表性景點。

名氣很大,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也去過這個地方。

在繁華的大魔都,豫園一帶更有老魔都的味道,尤其是城隍廟,也可以管中窺豹,了解這座城市曾經的市井生活,美食小吃,在風雅與市井間一樣充滿生命力。

豫園始建于明代,素有“奇秀甲江南”的美譽,是魔都不可多得的園林經典,很多人都會慕名前往。

下午,又跑到金陵西路。

這里是奢侈品聚集地,尤其以恒隆廣場為代表。你想要買的牌子包包、首飾、化妝品、服飾、手表,統統都能在南京西路找到。

田子坊,海洋公園。

晚上華爾道夫酒廊,深夜,床上,行程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林毅是一刻沒停歇過。

深夜,秦依依發了個攻略過來。

林毅:這么晚還不睡啊?

秦依依:期待啊,等著過完年就可以去了,大概五六號就能走了。

林毅:我家沒多少親戚走動,大概四號就可以了。

梁雅香離婚后,除了回一下婆家,那些親戚都不走動了。

他家里親戚本身就不多,一天吃個飯也就夠了,反正本身就離得不遠。

看著秦依依發過來的攻略文本,從護照到簽證……

護照簡單,簽證比較麻煩一點。

航班是燕京到新加坡,十幾個小時的飛機。

林毅看的頭疼,還得兌換美刀。

攻略挺詳細的,看來秦依依對這次旅游是真挺期待的,林毅也沒有掃她的興。

“明天我回去后搞一下簽證,走淘寶大概一周就能搞定。”

“對哦,可以走淘寶!”

林毅查了下航班和路線:“我們不走斯里蘭卡,那邊比較動蕩,新加坡飛馬累,而且據說斯里蘭卡航班服務很垃圾。”

簽證,護照,入境等等。

這些事情商量的差不多,道了個晚安等他明天回去了再說。

二十六號,來魔都本身就是來參加個年會。

年會就是走個形式,跟投資方和企鵝那邊聊了聊關于后續劇情的問題,林毅的意見肯定是保留原本的劇情,不要魔改。

魔改過后,就失去了原本的味道。

清晨,跟著自己的節奏。

不急不慢的吃了個早餐,安瀾學姐容光煥發。

林毅嘆了口氣,他發現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也就是說咱們國內重婚犯罪,不允許娶多個,有沒有可能是在保護男方?

這要是娶回去,還有得了?

今天秦依依,

明天蘇可念,

蘇可念那個憨憨嘴上不說,也不會主動,但是體力比秦依依還要好。

至于安瀾,完全是把他當玩具了。

還有個馬上快要三十的何紓婕,三十如虎的年齡。

林毅眼皮子都抽了抽:“安瀾學姐,不用這么著急,十一點半的飛機。”

“不是要值機嗎?”

“不需要。”

林毅哭笑不得:“沒把握的話還是提前兩個小時過去,路上不出意外肯定是晚點去,出問題的概率太小了,去早了安檢進去了也是干等。”

“還能這樣嗎?”

“對。”

等到機場,十一點鐘。

安檢過后在內部逛了一逛,差不多就去候機了,買了兩瓶礦泉水,等了將近七八分鐘吧就開始檢票登機了。

不慌不忙,也不會覺得無聊。

一點鐘,飛機在祿口降落。

安瀾將大包小包放在后備箱,坐在副駕駛上說道:“你把我送到漢中那邊就行。”

“好。”

安瀾學姐的家,就在漢中那。

玩了兩天下來,林毅總覺得世界上最美的風景,應該有‘回家的這段路’。

把安瀾學姐在路上放下,林毅才說道:“學姐,那我們開學見了啊。”

“拜拜,我有需要我打電話給你。”

安瀾根本不理會他的話。

林毅笑了笑,還是那么的強硬:“看我到時候有沒有空吧。”

“虛了?”

“不至于。”

也就兩個晚上,對他而言灑灑水啦,林毅松開剎車:“走了。”

“拜拜,路上開慢點。”

沒有什么不舍,也沒有什么惡心到反胃的話,管鮑之交淡如水。

送走了安瀾學姐,林毅獨自來到南大后街。

沒放寒假前,明明應該是最熱鬧的時候。

店里卷簾門關著,門口的車也不在了。

何紓婕已經給他發了信息,還拍了照片過來,已經停在了流行廣場的車位上。

任明菲,許士林和張宇也回去了。

東西都放在店里,林毅打開門收拾了一下,放在后備箱又鎖上門潤回縣城。

一個小時后,林毅在流行廣場看到了那輛寶馬。

下午,流行廣場上客流量倒是挺多的。

林毅覺得下一步,奶茶店該進軍各大商場,新街口等等繁榮中心地帶了。

周圍投來異樣的目光,林毅拍了拍方向盤。

這車在縣城,無敵。

下了車,林毅給梁雅香打了個電話:“喂,梁姨,你在店里嗎?”

“在呢,你回來了?”

“我剛到,待會過來一趟。”

“好,筱薇正好也在店里幫忙呢。”

“她,幫忙?”

真的假的?

那個放了假抱著手機離不開沙發和零食的林筱薇?

林毅表示嚴重懷疑,又開著車直奔何紓婕家里。

此時,何紓婕在家的,跑著茶在那看電視。

“你怎么也在?”

徐婉婷嘖嘖調侃道:“要不,我走?”

何紓婕拿了個橘子遞給林毅:“車鑰匙,要留下來吃飯嘛,晚上我下廚。”

“告辭。”

聽到何紓婕下廚,林毅就知道對方是想要拿他做人體實驗,趕緊的潤,越快越好。

這種別人求之不得的好事,還是留給徐婉婷吧。

等到什么時候,何紓婕廚藝真的拿得出手了,他再來淺嘗也不遲,現在嘛還是算了吧。

他不想洗胃,也不想食物中毒。

拿到了車鑰匙,林毅才來到流行廣場店里。

這個店,生意很好。

金陵那邊黑糖奶茶這些上市了,縣城當然也沒落下。

仔細一看,林筱薇還真在幫忙,抬頭看了眼林毅:“林老板,喝點什么?”

“咖啡會嗎?”

“呵,讓你家蘇可念給你沖去吧。”林筱薇翻了個白眼:“媽,我就養一只,我保證能打理干凈,而且我聽寵物店老板說,貓都會用貓砂的,根本不臟,很可愛的。”

好家伙。

難怪!

林毅就說林筱薇這性格怎么可能主動跑到店里來幫忙:“梁姨,你別理她。”

“林毅!”

林筱薇烏溜溜的大眼睛怒瞪著他,蘇可念都有的,我也要有!

憑什么蘇可念能養,我不能養!

梁雅香擦了擦手:“有什么事啊?”

“多出來一輛車,你要不要?”

“車?”

“跟我來,就停在車位上。”

林筱薇豎起耳朵,也跟了過去。

不多時,梁雅香看著車位上的寶馬五系,吃驚道:“給我的?”

“對,沒人開。”

“林毅,給我開吧,我也有駕照,我媽年齡大了。”林筱薇盯著寶馬,哈喇子都要留下來了。

林毅懶得理她:“鑰匙在這,我還有點事,晚上回去吃飯。”

“哎好。”

梁雅香拿著鑰匙,十分的開心,她做夢也想不到林毅居然會給她一輛車。

要知道,現在做店里這點生意。

利潤有百分之十都是給她跟林國偉的,現在家里已經不差錢了。

“媽,我要買貓,你現在連車都有了,我買一只貓不過分吧?我四十多天長假呢,在家好無聊的!”

梁雅香現在開心點的不能自己,哪有心情管林筱薇:“有錢你就買去。”

“好,你說的!”

林筱薇等的就是這句話,梁雅香就是欺負她沒錢。

可是對方不知道的是,林毅給了她好多好多零花錢,她全部都存在了卡里,還是林毅好。

林筱薇拿出手機,興奮道:“喂,燕小雨你快出來,跟我去一下貓舍,我們去看看貓咪,我媽同意我買貓了!”

“真的假的!”

“真的真的!”

女生在付諸行動方面,特別是自己需要的東西,行動率拉滿。

離開流行廣場后,林毅開著車來到雅苑,順便買了點水果。

上了樓,按響門鈴。

蘇可念抱著毛豆跑到門口,本想開門,但是想到林毅跟她說過的話,小手一停還是從貓眼里面瞧了瞧。

“是我。”

“毛豆,是爸爸回來了。”

蘇可念用只有自己的聲音說了一句,這才打開門:“回來了。”

“買了點水果,老太太呢?”

“奶奶去找小區里的老太太聊天了。”

“社交比你厲害多了啊。”

蘇可念下意識嘟了嘟嘴:“拖鞋。”

她放下毛豆,從鞋柜里給林毅拿了一雙拖鞋,四十三碼的。

林毅摸了摸她的小腦袋:“什么時候買的?”

“昨天在樓下買的,只要幾塊錢。”

林毅進入屋子里,還看到了盆栽,還有一把小剪刀,一盆剛剪完的花:“你會插花嗎?”

蘇可念搖了搖頭。

“可以學啊,等開學以后吧。”

林毅覺得可以給蘇可念報個插花興趣班,培養一下這方面的興趣愛好也是好的。

林毅摟著她坐在沙發上:“這么冷的天不開空調?”

“有熱水袋,不冷,我還買了取暖器,還有電熱毯……”

蘇可念越來越有女主人的感覺了。

耳鬢廝磨了一會,蘇可念抿著嘴:“要在這里吃飯嗎?”

“你會做嗎?”

“會的。”

“真能干。”

“唔”

“今晚就算了吧,我剛回來,還得回家去。”

跟蘇可念待到四點,林毅這才離開。

Ps:應粉絲要求,安瀾學姐加入角色欄了,喜歡的可以點點愛心。

安瀾學姐的設計,以后就是管鮑之交,商業合作伙伴了。

1秒:m.bxwx.tv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2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