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  >>  目錄 >> 第155章安瀾你居然還惦記我家的拆遷款

第155章安瀾你居然還惦記我家的拆遷款

作者:懶洋洋本懶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腹黑 | 輕松 | 重生 | 懶洋洋本懶 | 重生后 | 被倒追很正常吧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 第155章安瀾你居然還惦記我家的拆遷款

何紓婕收拾了收拾,整理好放進垃圾袋。

徐婉婷將剩下的啤酒喝完了,剩下的夜宵炫完了這才回房間。

何紓婕因為之前一激靈,睡意都散了一些。

她倒了杯水,揉了揉眉心。

屋子里,林毅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徐婉婷那婆娘,不老實。

第二天,林毅一早就起來了。

滴滴滴……

蘇可念:毛豆得貓蘚了。

林毅:先吃早餐,吃完去寵物醫院買點藥膏涂一下。

蘇可念:你要吃什么,我現在去買。

林毅能看出蘇可念字里行間的焦急,頓時哭笑不得,一個貓蘚你這么著急做什么?

“買兩個雞蛋灌餅吧,一個我吃不飽。”

“嗯。”

林毅洗漱過后,何紓婕和徐婉婷都還沒起床呢。

等到他來到學校門口,蘇可念小臉紅撲撲的,穿著棉襖站在花壇旁邊,腿纖細,穿著一雙紅色的棉鞋,看上去很乖很可愛。

等到林毅后,她才忍不住跑過去:“買好了,有火腿和里嵴肉。”

“現在寵物醫院沒開門呢,最早也要八點半,待會等林筱薇過來,我讓她跟你一起去醫院,這么冷的天,趕緊回宿舍去吧。”

蘇可念抿了抿嘴,好像又沒有別的辦法。

林毅走在學校里,很多學生一早上就拉著行李箱,坐上了校車或者坐上了地鐵趕往火車站,機場返回老家。

啃著雞蛋餅,不知不覺來到操場。

看到操場上那倩麗的身影,林毅找了個地方靠了靠。

安瀾穿著棉襖,大冬天的也不忘堅持。

林毅很難想象,這樣一個女人會那么奔放。

可能,這就是傳說中的外冷內熱吧。

實際上,安瀾學姐真挺高冷的。

她表面上也會微笑,但是她的笑不像其他女生,就是笑的很平澹。

林毅的印象中,安瀾學姐是這樣的。

這樣一個學生會會長,很有能力的女人,確實能讓男人獲得很多成就感,虛榮心也會得到滿足。

“你怎么來了?”

“吃早餐啊。”

“女朋友回去了?”

“嗯。”

安瀾看了他一眼,繼續跑。

又一圈過來,安瀾問道:“你不是要去魔都么,今天二十四號。”

“九點多的飛機,要不要一起去玩玩?”

“好啊。”

林毅嘴角一抽,他只是客氣一下啊。

“你真打算去啊?”

“去啊,為什么不去呢?”

安瀾渾身熱氣騰騰的,喝了口溫熱的涼白開:“幫我買一張機票吧,可以吧?”

“那我只能改簽下一趟。”

“那你就改簽吧。”

林毅覺得肯定是上次沒如她的意,這次她就等著自己開玩笑呢。

這個女人,還真是記仇。

安瀾微微一笑,皮笑肉不笑:“放心吧,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咱兩只是朋友關系。”

說完,安瀾就走了。

“很好的朋友。”

林毅補充了一句。

安瀾聳了聳肩。

七點多,林筱薇就跑過來了:“付雪兒,王萍她們都回去了,蘇可念呢?”

“我讓她過來。”

林毅給蘇可念發了個信息。

店里沒有上班,林筱薇今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忍不住說道:“林毅,我喜歡蘇可念的那幾件棉襖。”

“搶過來。”

“呵呵,蘇可念當寶貝一樣,別看她細胳膊細腿的,力氣可大了,比我大得多。”

林毅笑了笑:“那可不,她從小干農活跟你一樣嬌生慣養?”

“什么叫我嬌生慣養!”

“過陣子帶你去買。”

“謝謝。”

林筱薇臉蛋笑開了花兒,眼眸盈盈的看著林毅,有個給買衣服的‘好哥哥’真好,賺了錢還不忘了她。

片刻后,蘇可念提著籠子跑了過來氣喘吁吁的。

也只有穿著棉襖,林筱薇才不會對蘇可念的脂肪感到嫉妒。

“筱薇……”

“拿過來讓我看看。”

毛豆在蘇可念的細心呵護下,已經沒那么怕人了。

林筱薇抓出來盤了一下:“軟軟熱熱的,真可愛。”

她正考慮著,自己要不要養一只貓呢。

正好,她有錢了可以買一只更漂亮的。

“那我們走了啊。”

“去吧。”

林毅碼了會字,等到快八點半左右給安瀾發了個信息。

不多時,穿著棉襖挎著包的安瀾走進店里。

她翻了翻包,一件黑色的物品落在地上。

林毅瞅了一眼,上面還有花紋,嘴角一抽:“學姐,你玩的真花!”

安瀾捋了捋發絲說道:“不喜歡嗎?”

“你哪里買的啊?”

“淘寶,專門搞趣味內衣的,據說很賺錢的。”

“這倒是……”

有個老弔專門研究這些東西,還開了自己的生產線,十年后身價已經上億了。

林毅覺得以他的品味和眼見,見多識廣的思維,開個趣味兒內衣廠,絕對也能賺翻。

“學姐,有沒有興趣搞投資?”

“投資?”安瀾狐疑道。

林毅點點頭,他心里投資倒是不少,看到學姐拿出來的衣服,腦海中塵封的記憶這才席卷而出。

只要搞,就能賺錢。

而且,是賺大錢。

“反正學姐你畢業后估計也不會想著去上班吧?”

安瀾思考了一下,頓時就明白了林毅的意思:“你打算投資我?”

“不不不,是相互投資。”

“什么意思?”

林毅笑問道:“你家什么時候拆遷啊?”

安瀾表情一怔,難以置信:“你一個公司老板,居然還想惦記我的家產?”

安瀾是獨生女,林毅聽說過。

等到她家里拆了前,最起碼賠個幾百上千萬的,到時候不投資可惜了。

“學姐,你別應激。”

林毅笑著指了指自己的腦門,問道:“你相信我這里嗎?”

“腦子?”

安瀾抱著手臂說道:“信啊。”

于是林毅才說道:“你出錢,我出主意,等賺了錢分紅給我。”

“虧了呢?”

“學姐都說相信我了,虧了的話,我也只能肉償了,誰讓我也就只剩下一具身子了啊。”

安瀾坐直了身子,眼神盯著他一字一句認真的說道:“林毅,你絕對是我一生中見過的,最最無恥的男人,有沒有后來者不知道,但絕對前無古人。”

“謝謝學姐夸獎。“

林毅聳了聳肩,做生意當然有風險,這個風險他可以規避掉,穩賺。

只要安瀾學姐愿意相信他,一句話的事情。

多一個幫忙賺錢的,一箭雙凋,林毅何樂而不為呢,大抵也只是出個主意罷了。

哪怕到時候安瀾反悔了,也不過那么點錢而已。

“走吧,時間不早了。”

安瀾挎著包走在前面。

林毅合上電腦裝進包里,丟進后備箱,上了車才問道:“怎么樣,我剛才的提議?”

“你是認真的?”

“你家里拆遷賠多少錢啊?”

安瀾被整無語了。

你這么跟我說話會讓我覺得你是在惦記我家的拆遷款啊。

你這味兒,能不能收一收?

“我爸說最少八百萬,十套房子應該是有的,還有一些存款。”

要是不信任林毅,安瀾就不會跟他說這些了。

“我日!”

林毅直接爆粗口,這可真是狗大戶啊。

零八年拆遷款八百萬,還有十套房,你家里的賓館是多大啊。

這十套房,十年后又得翻幾倍。

八百萬會做生意,未來絕對能成億萬富翁。

安瀾柳葉眉一皺:“比不得你。”

“什么時候拆?”

“明年六月份。”

林毅說道:“學姐,我需要你。”

安瀾柳葉眉舒展開來,澹澹一笑:“你需要的是我的錢。”

“不不不,人我也要。”

一路上跟安瀾認真的聊了聊,安瀾似乎也聽出了林毅的認真,不似在跟她開玩笑:“投資什么呢?”

“就投資你剛才包里掉出來的趣味內衣。”

安瀾說道:“這行有人干了。”

“那又怎么樣?”

林毅認真道:“我不覺得,我的腦子和想法會比別人差。”

論款式,論男性的喜好誰能有他超前?

“我暫時不能決定,等拆遷后我跟家里人商量商量吧。”

“好。”

林毅忽然說道:“我認識的人多。”

安瀾深思了一下,明白了這句話的含義,也就是說有關系唄。

“關鍵是做這一行,我們兩個能親自實踐出來好壞。”

“閉嘴!”

安瀾翻了個白眼,真無恥。

林毅笑了笑,他說的可都是大實話,實踐出真知,哪有不實踐就出結果的。

不付出,哪來的回報。

“茶飲店的路線已經規劃好了,等明年開春后我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投資?”

“對啊,大學生創業可以無息貸款,打算搞新的投資項目了。”

安瀾說道:“我先看看,你能搞出來我會考慮你之前說的項目。”

“好。”

這樣他跟安瀾的關系就更加密不可分了。

不但是閨中密友,還是商業合作伙伴,知根知底。

林毅不單單是看中安瀾學姐家里的錢,也不單單只是饞她的身子,關鍵是她真的很有能力。

一個能在南大當學生會會長的女人,你覺得她能力可能弱嗎?

還有生活中的相處和了解,林毅都能感覺到這是個一個勝負欲很強,占有欲很強,行動能力很強的女人。

女強人,說的就是她這種。

最關鍵的是,她對自己的定位很有認知。

說句不好聽的,秦依依和蘇可念在這些方面,完全被安瀾碾壓。

甚至,她的能力會比何紓婕更強。

安檢,找位置坐下。

林毅這才看到秦依依發來的信息。

秦依依:我大抵是熬不過這一天了,單單是等你的消息就心煩。

林毅:剛在安檢,待會就登機了。

秦依依:瞧瞧,我不就是多說幾句話,哥哥就這般模樣。

林毅:?

秦依依:你大抵是倦了,竟然對我這般敷衍。

林毅:難不成,你是秦黛玉?

秦依依:哥哥現在這聊天秒回,是單給我一個人的,還是別的姑娘都有啊?

林毅:給你一個人的。

秦依依:林寶玉哥哥,什么時候回來呀?

林毅:明后天就回來了。

林毅哭笑不得,忍俊不禁。

安瀾注意到他的模樣,問道:“誰啊,這么開心?”

“女朋友。”

“不是蘇可念吧,她那個性格不可能說什么讓你露出這種表情的話。”

安瀾低頭看著書,一針見血。

事實上對于林毅感情上的事情,安瀾不是很感興趣,倒是對手機另一頭的女生挺好奇的。

什么樣的女生,能讓一個渣男露出這種笑容。

這樣的笑容,安瀾發誓如果是她,這輩子都不可能從林毅臉上見到,本身不存在可能性,所以就不存在僥幸和期盼。

林毅抬頭看了她一眼,這個女人真的太敏銳了。

居然能敏銳到這種地步?

我露出個笑容,你就看出來了?

不過,她好像并不在意。

也是,本身他跟安瀾也只是管鮑之交,不進入生活的那種。

航班,準時起飛。

飛機遇到氣流有些顛簸,安瀾表面鎮定,手卻依舊牢牢扣著林毅的胳膊。

“學姐,正常,要死一起死。”

“閉嘴吧你。”

烏鴉嘴!

安瀾皺了皺眉,她不喜歡坐飛機。

飛機除了方便還很嚇人,至于風景云層上的風景確實還不錯,但是看得多了也就那樣,看一兩次就夠了,還不如山清水秀。

林毅提醒道:“今年四月份金陵南站列車要開通了,到時候無論是去蘇杭,還是魔都這些地方都方便,兩個小時都不用。”

“聽說過一些消息,這樣確實方便。”

如果可以坐列車去魔都,他也不愿意坐飛機,開車太累太慢。

四個小時的車程,開也能開,但是覺得麻煩。

中午十一點多,航班在機場降落。

冷風嗖嗖,難得坐一次魔都的地鐵。

安瀾問道:“酒店你訂了嗎?”

“華爾道夫。”

“外灘旁邊那個晚上金燦燦的?”

“對。”

林毅當然不會去訂半島酒店,這次可是跟安瀾出來,不是跟秦依依。

大堂經理都認識他了,這帶安瀾過去影響和印象都很不好。

哪怕背地里再臟,林毅還是想將表面形象維持好的。

就像有些卷簾門都爛了,還是想要去做個手術恢復,誰不想要干凈呢?

安瀾挨著林毅坐著:“我跟你過來,影響嗎?”

“不影響,我又不帶你去參加年會。”

“我知道,但你大可以不用這么直接……”

安瀾說道:“先陪我吃個飯,逛一逛,逛完我就回酒店等你,你大概幾點回?”

“我問一下。”

林毅給柴思語(編輯芒果)發了個信息。

柴思語:“年會一般要到九點,不過可以提前離開,八點大概就能走了。”

“晚上八點回,太早了吧?”

“早什么?”

安瀾捋了捋發絲:“晚上也要逛一逛,還要吃點夜宵,體驗一下魔都的夜生活,怎么也得十一點,十二點再回酒店吧,睡覺的話,什么時候都可以。”

林毅明白了,也就是說可以直接不睡覺通宵是吧。

等到了市區,下了地鐵打車。

主要是地鐵太擠了,而且要換線很麻煩,真沒車快,雖然計程車的價格是比地鐵貴很多。

林毅和安瀾都不是在乎這點錢的人。

十二點半,總算到了外灘。

“先吃飯。”

中午,麻辣香鍋。

就在東方明珠旁邊的商業街,林毅問道:“吃完去哪里逛?”

“我想買個包。”

“包?”

“對,有一款迪奧的不錯。”

吃完兩人就進了商場,來到迪奧專柜,一款白色的新款,很適合安瀾。

不得不說,安瀾雖然是飛機場,除了機場沒有吸收到營養外,身材是真的不錯,一般女人還真比不上。

付款,安瀾刷的卡。

出了店里,安瀾才說道:“我還以為你會幫我付款。”

“我不想讓我們的關系,變得那么不純粹。”

“好無恥的話。”

安瀾輕笑了一聲:“確實,你幫我付款的話,我會覺得成了你的小三。”

“安瀾學姐,繼續保持下去,自強自立的女性最有魅力。”

幾萬塊錢的包,林毅當然舍得,沒什么舍不得的。

只不過出于為安瀾的自尊心考慮,他沒想過付錢,當然酒店的錢肯定是他出。

很多大神在群里發圖,已經到了公司總部大廈。

林毅算是常客了,所以不需要提前去也不需要公司安排,年會六點鐘開始,他吃個早晚餐過去就行了。

所以,一下午都在跟安瀾逛街。

都是一些跟秦依依逛膩了的地方,林毅也就成了個跟班。

牽手,抱著胳膊不存于兩人的關系之間。

這樣的關系,林毅很喜歡。

安瀾,可能也很喜歡。

否則她不會來,甚至林毅懷疑她找男朋友的想法都沒有,可能是大學四年磨滅了,只是想排解寂寞罷了。

等到三點多,安瀾逛的差不多吃了份甜品:“這家店不錯,經常帶你女朋友過來嗎?”

“是啊。”

“什么樣的人?”

“很粘人。”

“你說到她的時候,臉上都會不自覺的帶點笑容,你認真了啊?”

林毅聳了聳肩:“我一直都很認真。”

“但也很濫情,這一點你是一點都不遮掩。”

“對你,我遮掩什么?”

安瀾無言以對:“走吧,回酒店放一下東西,吃了早晚餐我先去逛一下水族館,反正你也去過了對吧?”

“里面還不錯,外灘的觀光隧道就不要去了,挺坑的,什么都沒有,東方明珠要排隊兩小時,如果你感興趣的話可以去看看。”

“好。”

安瀾就當帶了個免費的導游了。

華爾道夫酒店,也是一家老牌五星級酒店,就坐落在外灘邊上,晚上金光璀璨。

這家酒店還是很不錯的,近一半房間可一覽璀璨迷人的浦江美景,眺望陸家嘴現代摩登的高樓林立和繁華景象,房間里也是一應俱全。

安瀾將發絲束起,嘴里叼著扎頭繩。

這差點讓林毅給想歪了,嘴里那圓圓的扎頭繩……

果然思想臟想什么都是臟的,林毅承認他思想不健康,可是這又是正常男生的正常思想。

所以,這究竟是健康還是不健康呢?

白天,安瀾本身也沒那種興致。

林毅換上了西裝,抖了抖肩膀,最近還在發育肩膀還可以再寬一點,身高一百八十三公分已經非常不錯了,不需要再高了。

安瀾靠在門上打量了幾眼:“挺合身的,沒想到你穿上西裝還不錯的。”

“眼光不錯。”

放好東西,兩人就在酒店吃了一頓西餐,都是奔著食物來的,喝了點清酒,至于桌上的玫瑰花安瀾覺得有些晦氣,有些扎眼,于是讓服務員給撤掉了。

“這道菜還不錯。”

“還行,西餐也就這樣吧,要說多好吃,也不是那種讓人流連忘返的味道。”

“那要去吃那種私房菜,而且是那種很高級的。”

“有嗎?”

“有,明天帶你去吃。”

吃完飯,柴思語就來接他了。

酒店門口,柴思語看了眼安瀾,只是點點頭:“還挺早的,去了還能嗑點瓜子嘮嘮嗑。”

“天天在群里吹牛嗶,其實到了一起真沒什么話聊,給我們創個群,分開來我們能聊得飛起。”

“還是有不少話題的,我是說寫作上的……”

對于剛才的安瀾,柴思語一句話都沒問。

她做好分內的事情就好了,林毅的生活她不想關注,男人都這樣。

其實群里有些大神作者,那點事根本瞞不住她們。

她們編輯很多群,群里聊點什么都一清二楚,私下里也會聊一些。

只要他們別太監,別亂搞,好好寫書誰管這些啊,愛怎么玩怎么玩。

五點半,來到公司總部。

“需要化妝嗎?有專門的化妝師。”柴思語問道。

林毅搖了搖頭:“不用,我去見一見尹總編還有李勝楠總裁吧。”

“好。”

進入總部大樓,坐上電梯攀爬而上。

不多時,來到輝煌的大樓高處,一覽周圍的風景。

哆哆哆。

“請進。”

“尹叔。”

“林毅來了啊。”

尹嘉佑笑著站起來,手指點了點好氣又好笑,因為林毅的事情,他被點名批評,還被扣工資,但是又沒辦法,還得當個寶供著,誰讓他寫的好呢。

“吃飯了沒?”

“吃了來的。”

“坐吧。”

作者跟主編之間,無非就是聊一些書籍的思路,本身兩個年齡相差巨大的人怎么可能有什么話題。

尹嘉佑喝了口茶:“這本大概多少字完結?”

“按照我心里的大綱,才寫到一半。”

“不是最大的問題,你要保持現在的質量還有劇情……”

尹嘉佑不是作者,也只能給林毅提建議。

離開尹嘉佑辦公室,林毅又坐上電梯上行。

剛出電梯,林毅驚訝道:“曾秘書。”

“林先生,總裁聽說你來了,在辦公室等你呢。”

林毅跟在曾琴身后來到辦公室,走進辦公室就看到椅子背對著自己。

林毅嘴角一抽,這是剛看了什么霸道總裁的書嗎?

緊接著,椅子一轉李勝楠笑看著林毅:“來了。”

“勝楠姐。”

“還是喊姨吧,這樣叫我習慣一些,你都把我叫年輕了十幾歲。”李勝楠臉上笑容不斷。

“楠姨,你本身就年輕啊。”

“呵呵,坐吧,喝點什么?”

“紅茶吧。”

“小琴……”

林毅坐在沙發上:“今天明星請的誰啊?”

“之前你說的那個,你不是希望他出演嗎?”

“我,那只是隨口一說啊。”

林毅肯定是在乎拍出來的口碑啊,老胡的口碑母庸置疑。

如果說娛樂圈的哪幾個明星最好,不塌房,那就只有古天樂,老胡這幾個了。

李勝楠喝了口水說道:“其實版權開發方和投資方也最希望是他,畢竟仙劍大火,能給這部新劇帶來不少流量。”

坐在跟李勝楠聊了一會,不知不覺就從‘勝楠姐’進化成了‘楠姨’。

這關系,更好了。

聊得差不多,眼看著年會就要開始,李勝楠說道:“跟我一起下去吧。”

“好。”

此時,年會大廳中。

偌大的宴會廳中,有一大半的椅子是空著的,饒是如此也有七八十位大神,以及火熱連載的作家有幸受到邀請,沒讓年會顯得那么冷清。

還有一些特邀嘉賓,比如投資方等等近百人。

尹總編站起身來到門口,眾人就知道誰來了。

李勝楠總裁穿著鮮艷的紅色禮服,對紅色禮服情有獨鐘。

林毅幫忙牽著點裙擺跟在身后。

杜寧妃,妄相思他們坐在席位上。

他們全部被安排坐在了第二排。

難怪之前沒看到林毅出現,現在見到對方居然能跟李勝楠一起出場,這地位真的是獨此一份,簡直是公司獨寵。

以后,怕真是要飛黃騰達了。

還有一些沒見過的,問了一句也感到驚訝,實在是太年輕了,這么年輕就封神了?

封神,圈子里的說法。

“李總,初次見面。”

“你好,很榮幸你能來參加本次年會。”

“我也很榮幸。”

青年正是娛樂圈里紅極一時的男明星:“林先生,很高興認識你,也非常榮幸能出演你寫的劇本,合作愉快。”

他聽說,是對方指名道姓讓他出演的。

其實他現在是不缺劇本的,不過對方聯合企鵝投資很高,經紀人建議他跟企鵝打好關系。

“待會能合個影嗎?”

“當然。”

其實也沒那么多彎彎繞繞,各自落座后,林毅還是挨著李勝楠坐下看向舞臺。

林毅是第二次看到編輯部,傳說中最美的女編輯了,確實讓人驚艷,穿著白色深v禮服,真有何紓婕內味兒了。

就跟開學典禮差不多,前面走個形式,后面才是重點。

時間一點點過去,確實無聊。

“接下來,讓我們回顧今年佳作……”

一本本書籍封面出現在大熒幕上,形成一個走馬燈。

每本書都會有聚光燈照射在大神作家身上,最后《回到明朝當王侯》……

等到第二次《雪中悍刀……》

林毅基本上成了全場的主角,嘴角維持著弧度看著臺上。

“接下來,有請集團的諸位白金作家上臺頒獎……”

尹總編一個個點到名字,都由最美編輯進行頒獎,到最后才說道:“有請‘回明’、‘雪中悍刀……’作者,明月上臺。”

上臺后,王欣悅捧著獎杯來到林毅跟前:“林先生,恭喜。”

“謝謝。”

接過獎杯,林毅感覺手心被撓了一下,詫異的看了她一眼。

王欣悅眨了眨眼,這才從他跟前走開。

林毅覺得,對方的眼線畫得好濃啊。

尹總編拉著林毅往前走了走,話筒差點塞進他嘴里:“這么年輕達成了這么高的成就,有什么感想……”

想回去跟安瀾學姐泡個澡,吃個夜宵,做點喜歡做的事情。

林毅吐槽了一下,聊了聊敢想跟寫作經驗,還有寫作方向,又被調侃了幾句八爪魚外號。

林毅拿著獎杯,享受著周圍的目光。

他其實就是今晚的主角,無冕之王,不得不承認這就是事實。

誰都羨慕他,他有什么好緊張的。

等到頒獎結束,林毅又回到座位上,一直持續到七點四十左右,他看了眼時間。

李勝楠問道:“有事嗎?”

“有個朋友在魔都。”

“女朋友?”

“不是,玩的不錯的朋友。”

李勝楠沒有多想:“應該一起帶過來的。”

林毅心想帶過來我人設不就沒了:“下次一定。”

“那得等到明年了。”

“是啊。”

李勝楠說道:“接下來是宴會,吃吃喝喝聊聊天,你要是想走的話可以提前過去。”

“謝謝楠姐。”

“嗯。”

等到年會落幕,王欣悅端著香檳過來:“林先生,要來一杯嗎?”

“謝謝。”

“這是我的聯系方式。”

林毅點點頭收下了,伸手不打笑臉人。

隨后跟老胡合了個影,喝了點香檳。

又跟杜寧飛和妄相思幾個聚在一起聊了幾句。

杜寧妃這次倒霉搞什么幺蛾子,還有幾個編輯問他這本結束要不要試試別的題材,林毅統一口徑‘到時候再說’。

差不多了,他才離開宴會廳。

剛出公司,柴思語車就停在了門口:“我送你吧。”

“柴姐,謝了。”

“謝什么,上車吧。”

等到外灘,八點四十了。

林毅給安瀾打了個電話:“在哪呢。”

“就在外灘看風景呢。”

林毅過了馬路來到看臺上,人非常多。

找了找總算找到了安瀾的身影,此時在她身邊有個正在搭訕的年輕人,長得還挺帥。

林毅心想,這漂亮的女人在哪里都受歡迎啊。

注意到林毅后,安瀾才說道:“我朋友來了,不好意思。”

注意到林毅后,那青年覺得晦氣,卻也沒再糾纏。

“遲到了四十分鐘,我之前說過遲到十分鐘一次,在原有的基礎上……”

林毅嘴角一抽:“我干脆不睡覺了。”

“行啊,你可以的。”

“那先去吃點生蠔吧。”

男人的加油站,女人的美容院。

金茂大廈,打邊爐。

跟金陵路那邊不是一家,這家看上去更高端一些,特別是裝潢。

會更好吃嗎?

會更貴。

品嘗一下,味道好等到開學后可以帶秦依依過來試一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38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