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503章 龜甲

第503章 龜甲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503章 龜甲

逸王,英王,信王,端王?

任何一個皇子都是舉足輕重的,一旦折損了哪一個都是莫大的損失。

法空懶得多管這個,還是讓皇帝頭疼去吧。

外面傳來圓燈的聲音:“住持,外面有一位孫姑娘求見。”

“請她進來。”法空道。

他心眼已經看到是孫碧芫正在外面。

孫碧芫一襲碧綠羅衫,映得肌膚白皙。

她正抬頭盯著額匾看,明媚的大眼閃爍,迷離動人。

圓燈到了門口,引她進入大門內。

孫碧芫忽然停住,看向正站在放生池邊的傅清河。

傅清河呆呆站在放生池邊,低頭盯著烏龜看,一如從前的模樣,并沒因踏入大宗師而改變。

同樣是在放生池邊發呆,狀態卻截然不同。

他總覺得這些烏龜身上蘊含著無窮的妙理,盯著烏龜看的時候,心神寧靜無波,恍恍惚惚,陷入一種奇妙的狀態。

在這種狀態下,他對身體的感應敏銳異常,細致入微,甚至對自己的心靈也是一樣的明徹。

醺醺然,陶陶然。

他很沉醉于這種奇妙狀態,無法自拔。

他從來也沒顧過別人的看法,此時踏入大宗師,自信十足,更是不在意。

圓燈微笑道:“孫姑娘,這是住持的侍從,傅清河。”

“侍從?”孫碧芫輕輕點頭:“聽說了。”

她明媚的大眼睛流轉,上上下下看了兩遍傅清河。

這便是那個天海劍派的斬情劍傅清河。

清俊秀雅,實在不像是一個無情之人,不像是一柄沒有感情的殺人寶劍。

她惋惜的搖搖頭,隨著圓燈繼續往里走,來到了法空的小院里。

法空起身,微笑合什。

孫碧芫合什笑道:“恭喜大師了。”

法空眉頭微挑。

孫碧芫合什感謝道:“大乾的命運終于被大師所改變,逆天改命是厲害,逆改國運,更是厲害,大師的手段當真驚人。”

法空笑道:“看來欽天監知道大乾的命運?”

“盛極而衰,不外如是。”孫碧芫道:“古往今來歷朝歷代皆如此,有的遇外敵,有的自身衰敗,我們大乾是遇外敵,難夠衰落。”

法空道:“欽天監可看錯了,此事不是我的手筆。”

這一點是自己是不如欽天監的。

自己只能看到三年,看不到三年之后的事。

欽天監卻能看到數十年。

當然,他們很可能只看其大略,而沒辦法像自己一般看到個人的命運。

自己的天眼通是得之精微,失之大略。

欽天監恰恰相反。

“不是大師的手筆?”

“我只是一介和尚,哪有這般手筆,也沒這般本事。”法空搖頭笑道:“另有其人。”

孫碧芫若有所思,沉吟道:“難道是信王爺?”

法空笑道:“孫姑娘來,就是為了確定是哪一位所為吧?”

孫碧芫搖頭道:“天下間最大的變數便是大師你,沒有你這個變數,大乾的命運便已經無法更改。”

“愧不敢當。”法空搖頭。

這話沒錯,自己確實是最大的變量,或者可能是因為自己有天眼通,或者是因為自己穿越而來,原本應該已經死去。

孫碧芫道:“這一次過來,是代監主過來道謝的。”

法空笑道:

“我也是大乾子民,豈能任由大乾沉沒,監主何必客氣。”

孫碧芫搖頭道:“大師你身為神僧,即使大乾沒了,照樣是風生水起,所以其實不必趟這渾水的。”

她從懷里掏出一塊灰褐色的東西,巴掌大小,似是木頭又似是石頭:“這是靈龜甲,向來是監主的珍藏,特贈與大師,感謝大師對大乾的貢獻。”

法空眉頭微挑。

這話頗為耐人尋味。

自己為大乾做了貢獻,為何要欽天監的監主贈物以謝,這意味著欽天監把他們自己當成大乾之主?

“大師?”

“好,那就多謝了。”法空笑道:“我拿了這個,不會有什么麻煩吧?”

孫碧芫道:“大師多慮啦,便是皇上知道了也不會多說什么。”

法空笑道:“那便好,皇上如果多心,以為我投靠了你們欽天監,那麻煩無窮。”

“皇上想必是不會相信的。”孫碧芫嫣然笑道:“大師自己一身神通,何必投靠別人。”

法空道:“這靈龜甲有何妙用?”

“靈龜甲妙用無窮。”孫碧芫道:“尤其是對大師這種通曉天眼通的人來說,更是如此,但到底怎么用,我卻不知道。”

法空若手握靈龜甲,運起天眼通,看向這靈龜甲。

但見這靈龜甲竟然開始變化,幻為了一面鏡子,里面清晰呈現出莫名的景像。

法空心思微動。

他在上面看到了自己。

自己站在一座山巔的石頭上,對面是李鶯,兩人正持劍而對,神情冰冷。

法空抬頭看向孫碧芫。

孫碧芫卻什么也看不到,靈龜甲還只是一塊靈龜甲,只能看到法空低了低頭,然后又看過來,雙眼深邃如海。

她嫣然笑道:“大師可有什么體悟?”

法空緩緩點頭:“確實是寶物!”

“欽天監里一共有兩塊靈甲。”孫碧芫道:“監主一直把玩,須臾不舍得放手,現在給了大師你一塊。”

“這個情,貧僧承了。”法空道:“替我給監主道一聲謝吧。”

“那便告辭。”孫碧芫合什一禮。

這靈龜甲乃是上古所傳,代代留在欽天監,如今終于還是被送出去一塊。

從這一方面說,監主是敗家子。

這必是然監主深思熟慮的決定,誰都知道這么做的壓力,會淪為欽天監的罪人,不知會惹來后代多少年嘲笑與不滿。

一具靈龜甲換來一聲謝,不知道監主到底是占了便宜還是吃了大虧。

法空合什一禮,孫碧芫轉身輕盈而去。

法空低頭把玩這靈龜甲。

龜殼看著坑坑洼洼,摸上去卻光滑如玉,隱隱有一絲冰涼感覺。

自己在施展天眼通的時候,最大的局限便是自己看不到自己,只能看到別人。

即使從鏡子里也看不到自己。

只能一直盯著周圍的人看來看去,從而推斷自己的吉兇。

現在有了這靈龜甲,便徹底解決了這個局限。

自己能看到自己,心里便踏實了太多。

只是剛才看到的那一幕卻是三年后的情形,到底是什么情形?

可惜這靈龜甲不能助自己延長時間,不能看到三年之外,還是只能看到三年之內的情形。

他想到這里,再次凝神運足天眼通看過去。

山峰之上,法空與李鶯拔劍相對而立,神情冷肅。

凝立半晌,兩人緩緩出劍。

兩道霹靂般電光瞬間撞在一起。

“叮……”兩人各自飛退,在空中駐足,虛空如平地,穩穩站著。

“大師,我們終究要走到這一步嗎?”

“世事無奈,造化弄人,且讓我們分出生死吧。”

“那大師,我會施展全力,不再客氣。”

“請罷。”

眼前忽然一黑。

法空皺眉。

竟然再看不到

他深吸一口氣,按捺住強烈的好奇,把靈龜甲放回到時輪塔里。

不管怎樣,得到這他寶物,確實是大賺。

他想了想又掏出來,凝運天眼通,再次看過去。

這一次,他看到了自己與譚秋寒。

譚秋寒站在一座山石上,正是南天門前的那塊石頭。

法空紫金袈裟飄飄,正站在他對面。

譚秋寒一襲黃袍,面如冠玉,雙眼炯炯,整個人的氣質又冷又傲,與傅清河的冷冽與淡漠不同,是一種冷傲。

他緩緩拔出劍來,沉聲道:“法空大師,我其實是很佩服你的。”

法空微笑道:“但是沒用,還是要殺死我,是不是?”

“不錯。”譚秋寒嘆息道:“你不該與我們天海劍派做對的。”

“你們天海劍派唯我獨尊,天下無敵?”法空笑道:“容不得別人違逆?”

譚秋寒搖頭:“法空大師你最致命的便是對我們天海劍派缺乏該有的尊重。”

法空道:“天海劍派如今實力雄厚,天下獨尊,無人能及,所以也要獲得相應的敬重,是不是?”

“看來大師你是明白的。”譚秋寒嘆息道:“既然明白,為何還要觸犯呢?逆天下之大勢而行,縱使大師你是神僧,也要粉身碎骨的。”

法空道:“你們天海劍派真有這能耐讓我粉身碎骨?”

他搖搖頭:“難道你們天海劍派還有比你更強的劍客?我覺得沒有了。”

“實話告訴大師你。”譚秋寒緩緩道:“敝派還有你無法想象的劍客存在!”

他面露尊敬之色,沉聲道:“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大師你雖然是神僧,可眼界畢竟僅僅束縛在大乾境內,沒有看看海外,……其實大云與大永也是一樣的,海外那一邊廣闊天地,才是真正值得注意的。”

法空眉頭微挑:“難道海外還有大宗師之上的傳承?”

“你怎知沒有呢?”譚秋寒淡淡微笑。

法空若有所思。

“這么說,要恭喜你們天海劍派了。”

“大師你現在改轅易轍還來得及。”譚秋寒殷切的看向法空:“迷途知返,善莫大焉。”

法空搖頭:“還是算了,我是金剛寺弟子,不可能投靠你們天海劍派了。”

“唉——!”譚秋寒嘆一口氣,長劍忽然幻出一片寒光,瞬間籠罩向法空。

法空一劍刺出。

“叮……”譚秋寒長劍折斷。

劍尖搭上譚秋寒的喉嚨。

法空淡淡看著他:“譚先生,請離開神京吧。”

“……好!”譚秋寒把斷劍一擲,劍柄沒入他腳下石頭里,緩緩道:“從今之后,我不再踏入神京一步。”

法空還劍歸鞘。

法空看到這里,若有所思的收回目光。

沒想到如此簡單便勝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