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502章 談妥

第502章 談妥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502章 談妥

曹景淳笑著搖頭。

兩人又是一番來來往往,你說你的道理,我說我的道理,各有各的道理。

到最后,楚祥再次告辭離開。

楚祥回到自己的院子,對法空搖頭嘆氣。

他現在越來越沒信心了,覺得這一場結盟恐怕是一廂情愿,大永是不愿意的。

否則的話,不至于出這個餿主意。

竟然要娶十五妹,異想天開!

真以為非他們大永不可了?把大乾當成什么了?

說是聯姻,跟和親有什么區別?

大乾再怎么樣,也絕不會答應這條件。

“大師,實在不成的話,我便回去了。”楚祥沉聲道:“與其在這里虛耗時間,還不如想辦法應對他們的聯盟。”

“王爺覺得一點兒希望沒有?”

“恐怕沒有。”

“我卻覺得大有希望。”法空道:“如果真沒希望,淳王爺恐怕會直接出手捉你,他們嘴上拒絕,其實行動一直在拖延,一直在消磨王爺你的耐心,直到你承受不住的時候,再接受他們的條件,這便是漫天要價,落地還錢。”

“這是他們的策略?”

“應該是。”

“……那我便奉陪到底!”楚祥發出一聲冷笑道:“這個淳王,也忒過份了。”

“王爺,你其實不適合來談判的。”法空道。

楚祥道:“嗯——?”

“王爺你待人真誠,而他們并不會跟你講真誠,只講利益,你這性情容易吃虧。”

“我又不傻,吃虧當然不干。”

“可有時候你會多想,想得多,便容易忍讓退讓。”

“大師放心,我頂得住。”

“對大永,別講什么信義,也別講感情,唯有利益,抓住他們的弱點來。”法空道:“我們固然怕他們與大云的聯盟,難道他們就不怕我們與大云的聯盟?”

“可是我們與大云……”

“他們怎知我們與大云到底有沒有默契?”法空道:“兵不厭詐,別跟他們誠心誠意,實話實說。”

“……耍詐?”

“虛虛實實,真真假假。”法空道。

他經歷過商場的斗爭,爾虞我詐,絕不是說著玩的,其中的勾心斗角與虛實真假,稍有不慎便是損失重大。

所以當涉及到了利益,就不要相信那些大義,別相信正直真誠及誠信為本之類的漂亮話。

就是最冰冷的利益,除此無外物。

“好吧。”楚祥若有所思。

法空合什一禮,一閃消失。

法空出現在金剛寺外院,自己的小院里。

這個時候,恰恰是他平時剛剛從外面溜達回來,然后回來坐下,喝著茶研究自己的寶物,一件一件拿出來欣賞。

生活便是如此美好。

他今天沒出去溜達,但時間到了,還是拿出了凈瓶來看。

踏入兩儀境,再看凈瓶,便覺得格外不同,又有了新的體會與靈感。

這凈瓶的曲線讓他對兩儀境有了更深的認識,陰陽與天地虛空,萬物無不在陰陽之中。

真真假假,虛虛實實,上上下下,清清濁濁,無一不是陰陽,一矛一盾,無一不是兩儀。

兩儀境怎么推進,他現在還沒有線索,好像已經不是修煉便能解決的了。

需要對天地的了解,感悟。

僅可意外,無法言傳的一種體悟。

所以這條路更加的難以琢磨,更加的讓人絕望。

他得數十顆記憶珠,經歷過太多人的人生,對天地自然及萬物萬事有不同認知。

這些認知互相碰撞,令他對天地自然有更深刻的認知。

所以他雖然剛剛踏入兩儀境,精進卻極迅猛,已然遠非前幾天可比。

“住持,今天可有什么事要做?”林飛揚出現。

法空盯著凈瓶,漫不經心的道:“要接著拜訪大雪山各寺。”

“住持還沒拜訪完嗎?”

“嗯,早得很。”法空頷首:“那些有隱患的已經拜訪過,剩下的不急,慢慢來便是。”

后面的包括大雷音寺,飛天寺,明月庵等大寺,就不急著拜訪了。

其實親自拜訪也沒什么用。

“天海劍派那邊一直沒動靜,我覺得他們還在積蓄力量,恐怕還會有厲害的高手過來。”

“一直沒動靜?”

“沒有。”林飛揚搖頭:“連大門都不出了,都縮在別院里練功呢。”

“看來是被打擊得不輕。”法空頷首。

上一次林飛揚對他們打擊太甚,讓他們徹底從天下第一宗的美夢中清醒過來。

林飛揚笑道:“這一回他們知道發奮努力了,也不鼻孔朝天了,總算老實下來。”

“不要靠近那邊。”法空叮囑道:“那個譚秋寒的劍法很厲害,你一招也擋不住。”

“一招也擋不住?”

“擋不住。”

“……有這般厲害?”林飛揚不太服氣。

自己的御影真經,還有影遁之術,竟然接不住劍?

法空忽然一劍刺出。

袖中一道清光,瞬間到了眼前。

林飛揚身形剛要動卻發現自己竟然動不了,無形的力量束縛了自己。

偏偏又不是定身咒。

劍尖已經抵達他喉嚨。

法空還劍歸鞘,搖搖頭道:“譚秋寒能使出這樣一劍來,你能擋得住?”

林飛揚摸了摸喉嚨。

盡管長劍已經消失,可他感覺到劍尖抵在喉嚨上,渾身發寒,肌肉僵硬。

法空道:“劍法到了一定程度,劍未至,劍意先到,劍意如電,比你的動作與反應更快一分,你的修為還是不夠的。”

“可我已經是大宗師了啊。”

“大宗師與大宗師也天差地別,你只不過是大宗師的入門,還有更進一步的。”法空伸手忽然一點他額頭。

通過灌頂之法,將抱氣境的心法與口訣傳與他。

所謂當機而傳。

如果不是這個機會,在平時傳給他的話,他也不會真正去練,心懷敷衍。

抱氣境一旦沒有了精進之意,意志不夠反而不如不練。

現在林飛揚受了刺激,便是極好的時機。

法空待他睜開眼,擺擺手:“別一天到晚總想著兒女情長,朱姑娘便在那里,跑不掉的,一天見一次面即可,別總膩歪在一起。”

男女的感情是一個慢慢轉變的過程,太過熟悉,失去了神秘感與新奇感,便會發生變化。

要盡量延長這種消失的過程,才是正確之舉。

林飛揚這種一腔熱情,恨不得時時刻刻都跟朱霓膩在一起,會迅速的消耗掉兩人的激情與熱情,實在不妥當。

“……是。”林飛揚無奈的答應。

他是極不情愿的,恨不得一天到晚都能看到朱霓,一時看不到就渾身

無力,看一切都索然無味。

法空道:“好好練功吧,每天至少要練上兩個時辰,免得碰上譚秋寒,一招被人宰了,我想救都來不及救。”

“是。”林飛揚有力無力的答應。

清晨時分,法空坐在楚祥的小院里。

楚祥一踏入小院,便露出笑容:“大師,談得差不多了,終于談成了!”

法空笑道:“恭喜王爺。”

“唉——!”楚祥長長伸一個懶腰,搖頭感慨道:“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他苦笑搖頭:“現在想想,真是一場夢,僅僅十幾天,卻好像十幾年過去了。”

法空點點頭。

他能明白楚祥的感覺。

每天都是艱難無比,都處于煎熬之中。

這樣的日子確實度日如年。

他甚至能感覺到楚祥老了兩年,甚至都有幾根白發。

這對于大宗師來說極罕見。

到了大宗師境,衰老便會急劇減緩。

楚祥這般模樣會保持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直到壽元將盡時才會出現天人五衰之相,容貌迅速變化然后死去。

出現白發,那便是壓力與心力太甚。

楚祥感慨道:“說來慚愧,如果不是大師你鼓勵,我恐怕已經撐不住,直接一怒之下返回了大乾。”

法空笑道:“王爺過謙了,如果不是王爺你自身堅毅,我再怎么說也沒用的。”

楚祥能撐到現在,固然是有自己在一旁鼓勵,撐著他的精氣神,也是楚祥自身足夠堅毅。

換了一個人已然崩潰。

“能談到這個結果,沒有大師你,還真的不成。”楚祥笑道:“沒有你上一次點出他們淳王府的內諜,恐怕我們的接觸早就泄露出去了,也不會談得這么順利。”

上一次秘會前,法空又寫了一封信,將淳王府的秘諜寫出來。

這算是幫了淳王府的大忙。

法空道:“其實也是大永想要談,否則,我幫再多的忙也沒用。”

“清理了淳王府,淳王才能無所顧忌的跟我們談。”楚祥道:“還有因為他們對大師你也有好感,從而對我們大乾也有一分好感。”

法空失笑。

楚祥道:“大師,這可不是開玩笑,如果不是有大師你在,當初可沒那么容易打開局面。”

他反復想過很多次。

如果不是法空大師相助,自己想與淳王接觸上很難,恐怕早就暴露,被大云刺殺。

自己縱使是大宗師,還有護衛在,可應對大云的刺殺恐怕還是不夠。

在這種地方,想找來更多的護衛也不可能,只能獨自支撐,很可能命喪異鄉。

所以大師這一次不僅僅是救了自己,還對大乾有大功,甚至不遜色于自己的大功。

法空道:“王爺,可以返回大乾了吧?”

“嗯,今晚就動身。”楚祥道:“此事夜長夢多,得盡快進行了。”

法空笑道:“那我便在神京等候王爺了,……我已經看過,王爺回去這一路會順遂。”

楚祥臉上的笑容慢慢散去,苦笑道:“談是談成了,我卻挺難受的,到底誰來當質子?……我恐怕還不夠格。”

法空道:“這個難題就交給皇上吧,也輪不到王爺你做主。”

“那倒也是。”楚祥道。

法空合什一禮,一閃消失無蹤。

他回到自己的小院,站在院子里仰頭看向天空,搖搖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3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