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75章 刺心

第475章 刺心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75章 刺心

李鶯從羅袖抽出絲帕,輕拭額頭的汗珠,笑道:“終于到這一天啦?”

她一襲淡粉色羅衫,與她平時的黑衫不同,再也沒辦法掩飾驚心動魄的身材。

寬寬松松的淡粉羅衫下,驚人的曲線若隱若現。

她與法空這一百多劍,已經施展了渾身的解數,受到了極限的壓力,潛力盡出,痛快淋漓。

光潔如玉的額頭一層涔涔汗珠,瓜子臉如抹了一層胭脂,嬌艷欲滴。

“終于到這一天了。”

法空搖頭坐到石桌旁。

李鶯沏了兩盞茶,遞給他一盞,自己留一盞。

兩人坐下來喝茶閑聊。

“因為上一次的事?”李鶯道:“天海劍派的人跟蹤,所以,他們是要干什么?”

“捅出去。”法空嘆一口氣道:“人心不古啊。”

“你們三大宗還真有意思。”李鶯笑了。

法空橫她一眼:“有什么可笑的,你們魔宗六道不也一樣內斗不休?”

李鶯笑道:“我們可是魔宗,你是名門正派。”

“宗門不同,人心相似。”法空搖頭:“天海劍派這是眼紅了。”

天海劍派獲得了龐大的財富,顯然還要獲得更大的名聲更大的威望。

名與利,或者說錢與權,彼此都是互生的,這個足了便催使追求另一個。

“我們即使鬧翻了,恐怕也沒用吧?”李鶯笑道:“他們要借機生事,總能找到借口的。”

“別的借口,那就狠狠收拾他們,我們兩個這個借口是不能給他們的。”

“感受到壓力啦?”

“我不信你沒感受到。”法空搖頭笑道:“你們魔宗六道內部也是流言緋語的不少吧?”

“那倒也是。”

“我們一鬧翻,兩邊都消停了。”

“也好。”李鶯點點頭道:“我怎么感覺我們成了過街老鼠了。”

“樹高風必摧之。”法空道:“只能怨我們太出風頭了,六道之中,哪一道想阻你上位?”

“不少。”李鶯嘆一口氣:“畢竟我是女人,他們都不想要一個女人在頭頂指手劃腳。”

“也是人之常情。”

“哼!”李鶯哼一聲。

法空笑道:“如果你是男子,確實更容易一統六道,不過也不算出奇,歷代魔尊可不少這樣的,不過你是女子,如果能一統魔宗,成就魔尊,那便是震古爍金的第一人。”

李鶯頓時露出笑容。

她的野心從沒在法空跟前掩飾。

她知道掩飾也掩飾不住。

她相信法空更想讓自己成為魔尊,好過別人,至少還有交情,知根知底。

“不過這條路是注定不好走的,越往后越難。”法空道:“你要小心他們內外勾結,把你了結。”

李鶯臉色微沉,緩緩搖頭。

法空笑道:“你是覺得他們會為了大局考慮,不至于害你這個魔尊吧?”

“我們魔宗六道現在勢弱,需要一個強力人物。”

“如果這個人物不合他們的意,他們寧愿往后拖上幾年或者幾十年,也不會讓你成為魔尊的。”

李鶯皺眉。

法空道:“別以為上一次你能調停六道沖突,便能成為魔尊,他們就能順理成章的同意,截然不同的。”

“……行吧,我明白了。”李鶯嘆氣道:“任重而道遠。”

“正是。”

“你要助我一臂之力嗎?”

“那就要看你的誠意啦。”法空笑道。

李鶯白一眼他,心下卻高興。

這是法空愿意幫忙。

她沒有寧真真那般想法,恰恰相反,她是恨不得事事都有法空幫忙,自己省些力氣。

寧真真沒什么野心,更關注于與法空的友情還有自己的修行,而李鶯野心勃勃,為了實現目標,所有力量都能借用。

第二天清晨,空氣清新,仍舊是陽光明媚,萬丈金光籠罩著神京城。

神京城剛剛蘇醒過來。

要開始一天生計的人們與玩了一晚上的人們都涌上了大街找吃的。

吃過飯后,有的去上工,開始一天的工作。

有的去澡堂泡一個澡,再美美的回去睡一覺,接著晚上繼續醉生夢死。

在神京這樣的繁華城市,晚上的生活比白天更豐富更動人。

法空一行人來到望江樓的時候,發現李鶯也在。

徐青蘿正要招手,卻被林飛揚拉住,輕哼道:“青蘿,別去。”

“為什么呀?”徐青蘿不解。

林飛揚冷笑道:“殘天道的人竟然傷了我們金剛寺弟子,簡直是找死。”

“啊——!?”徐青蘿驚訝的看向李鶯。

李鶯正在低頭吃飯,看到法空,抬頭看一眼,起身合什一禮:“大師。”

法空擺擺手道:“愧不敢當,李少主還是請罷。”

李鶯皺眉道:“大師這是何意?”

李鶯身邊坐著李柱與周懷天,看到法空如此,皆覺得凜然,同時不滿。

自己少主現在可不是從前,已然是司卿,而且還是大宗師,法空卻如此怠慢,委實不該。

法空道:“貴宗弟子傷了我們金剛寺弟子,這個要怎么說?”

“不是我們傷了貴寺,而貴寺傷了我們弟子吧?”李鶯淡淡笑道:“我今天過來,是想找大師討個說法的,卻沒想到大師反而倒打一耙。”

法空淡淡道:“李少主,明明是你們傷了我寺內弟子,怎么成了我們傷了你們?太不講道理了吧。”

李鶯冷笑一聲:“大師這是要顛倒黑白了?”

法空搖頭:“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李鶯冷笑道:“沒想到大師竟然是如此黑白不分,那便沒什么可說的,手下見真章吧。”

法空笑道:“看來李少主是想跟貧僧見個真章。”

“大師的佛法驚人,可還沒見識過大師的劍法,今天就見識一下。”

她說罷拔劍出鞘,一劍刺出。

劍光如電。

林飛揚斷喝一聲,便要動手,卻被法空擺手擋住,袈裟袖中已經出現長劍,化為一道清光迎上。

“嗤嗤!”

“叮叮叮叮……”

金鐵交鳴聲中,兩人劍光交擊,身形不動,唯有劍動。

眾人處于懵懂之中,還沒反應過來。

法空與李鶯沖突的時間太短,反應太激烈,沒有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

少了這個過程,便覺得突兀。

他們原本還以為要拌一會兒嘴,然后漸漸升級,再然后才能動手。

甚至多半不會動手。

畢竟法空是神僧,李鶯怎么著也不應該跟他動手才對。

可現實卻是兩人說打便打起來了。

法空神僧竟然用了劍法,沒用佛法沒用神通。

圍觀的人們之中,不乏知道李鶯底細的,知道李鶯的劍法絕世,天下罕有。

當初還不是大宗師的時候,便劍斬大宗師,如今她成為大宗師后更加厲害,殺大宗師更是易如反掌。

兩人打得難分難解,而且劍法精妙絕倫。

萬萬沒想到,法空神僧竟然有如此精絕的劍法,看樣子絲毫不落李鶯的下風。

好像金剛寺的劍法沒這么強吧。

“這不是金剛寺的劍法。”有人壓低聲音,卻是天海劍派的高手。

“那是哪一宗的?”

“沒見過。”

“這個法空!”

兩個中年男子湊在一起,暗自皺眉,沒想到法空的劍法如此精絕。

他們萬分好奇。

一看到精絕的劍法,天海劍派弟子便會雙眼放光,恨不得搜羅到自己宗內。

然后讓宗內的長老們研究,將其精髓吸納,融入自己的劍法之中,讓天海劍派的劍法更強。

天海劍派的劍法越強,他們這些天海劍派的弟子也更強。

“要不要……”

“先不急。”

“我覺得他們有點兒古怪。”

“嗯,確實不妥當。”

“……是不是他們演戲給我們看,給大家看呢?”

“不至于吧?”

“很有可能。”

法空與李鶯一邊交手,心眼觀照,看到了這兩個天海劍派的高手。

他忽然一劍刺中李鶯的心口。

李鶯一劍刺中他肩膀,因為他的劍更快一分,所以李鶯的劍偏轉,沒能刺中他心口。

“呃……”李鶯捂著心口,難以置信的瞪向法空。

法空捂著肩膀,無奈的搖搖頭。

“少主——!”李柱與周懷天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忙搶到李鶯跟前。

“少主!”李柱嘶聲大叫。

李鶯一手捂著心口,一手擺了擺:“扶我回去。”

“少主!”李柱扭頭瞪向法空,恨恨的道:“法空,你……你好狠的心!”

法空平靜如水,松開肩膀,沾血的手合什一禮:“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善哉個屁!”李柱怒吼:“法空,我們殘天道與你勢不兩立!”

“先回去。”李鶯叱道。

她臉色蒼白如紙。

“是。”李柱恨恨答應一聲。

周懷天扶起她,輕聲道:“少主,我們走。”

李柱跟在他們身后,雙眼怒瞪著左右,離開了望江樓。

法空嘆一口氣,搖搖頭。

林飛揚道:“住持,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一旦動手,刀劍無眼嘛。”

“嗯。”法空點點頭:“吃飯吧。”

他安之若素,好像什么事也沒發生,長劍已經鉆回袈裟袖子里不見蹤影。

“唉——!”徐青蘿難受的嘆一口氣,做作的道:“這又是何必啊!”

她顯然看出了其中的貓膩。

周陽與周雨臉色緊繃,被這一幕刺激到了。

法寧也是緊繃著臉,一臉無奈神色。

林飛揚卻是狀如平常。

兩個天海劍派的高手對視一眼。

他們原本覺得兩人翻臉太過兒戲,一看便知道是演戲,可現在看,卻是真的。

這一劍刺得太準,李鶯恐怕兇多吉少。

果然不愧是神僧,翻臉無情,這一劍太狠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