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74章 反目

第474章 反目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74章 反目

“白師叔你不是沒看清嗎?”周文靖問。

他雙眼一直緊盯著白暮雨,好像要看清楚白暮雨的每一個表情,唯恐白暮雨撒謊一般。

白暮雨心里殺機沸騰,臉上卻不動聲色。

他知道自己現在是虎落平陽,不能再依性子而行事,需得改變姿態。

白暮雨淡淡道:“我沒看清,但我知道,絕不是法空出的手,他沒有這么快,而且這怪。”

“怎么怪?”

“虛虛實實,……我知道是誰了。”白暮雨冷冷道。

“是誰?”眾人異口同聲的問。

這個時候,三十幾個人已經都擠進了屋子。

原本呆在外面警惕,防止那刺客繼續潛入對其他人出手的也放棄了,轉身進了屋。

防守也是防守,根本不可能防得住。

連白師叔都被他廢了,更別說他們這一幫人。

“林飛揚!”白暮雨冷冷道:“法空的侍從,影子刺客林飛揚!”

“是他!”

眾人紛紛變色,回想先前的種種,越發覺得沒錯。

很符合林飛揚的特質。

無影無蹤,速度奇快。

能刺殺了一位王爺還能逍遙至今,絕非僥幸。

“不過師叔,林飛揚真有這般厲害?也是大宗師?好像沒那般氣勢吧。”

“……是大宗師。”白暮雨沉聲道:“但他氣勢能收斂,所修煉的武功心法極為詭異。”

他越想越覺得心寒。

一個能收斂大宗師磁場的大宗師,而且還有如此高絕的輕功,及刺殺之術,何等可怖。

如果這種家伙一心想對付天海劍派,威脅太大!

所以,這個林飛揚一定要想辦法除掉,徹底斷絕后患。

“周師祖!”

“馮師祖!”

“冷師祖!”

“寧師祖!”

眾人紛紛見禮中,四個中年男子緩步進入屋內。

他們冷電般的目光一掃,眾人頓時一凜,覺得莫名的矮了一截。

這便是大宗師的威勢。

“怎么回事?”四人之中,個子最矮最胖的中年男子沉聲道:“小白,有刺客?”

“周師叔。”白暮雨面露慚愧之色。

周明明再掃一眼眾人,沒好氣的道:“圍在這里做什么?練功去!”

“是,周師祖……”眾人拖拖拉拉往外走,其實不想走,想留下來看看四位師祖要怎么做。

是要報復呢,還是要先調查?

依他們的想法,直接把林飛揚捉來便是,如果他敢反抗,格殺勿論。

一個侍從,還是一個刺客,殺便殺了,反正又不是殺法空。

法空畢竟是大雪山宗的,不看僧面看佛面,不能隨意殺掉,但滅了他的侍從,算是給了一點兒警告,這是沒問題的。

他們覺得是沒問題的。

至于法空覺得有沒有問題,那不在他們考慮范圍之內,他們只要自己覺得。

“周師祖,據白師祖說,刺客是林飛揚。”周文靖抱拳道:“法空和尚的侍從!”

“嗯——?”周明明四人看向萎靡不振的白暮雨。

白暮雨輕輕點頭。

眾人往外走的腳步越來越慢。

門簾被挑開之后,便一直沒放下。

有的走出去又退回來。

有的一只腳跨出門檻,另一只腳怎么也不跨過去,停在門口處。

周文靖身板筆直,昂然道:“周師祖,林飛揚膽大包天,肆無忌憚,我們如果還縮手縮腳,世人怎么看我天海劍派?”

“就是就是!”眾人忙不迭的附和。

三大宗在整個神京的影響力,原本就是大雪山最強。

誰讓神京距離大雪山最近呢,神京的很多寺院都是大雪山的。

神京城內,天海別院只有一處,便是這里,其影響力當然沒辦法跟大雪山相比。

而且天海神劍的頂尖高手往往都在海上,據守各島,沒有來這里。

所以人們越發覺得,三大宗最強的是大雪山宗。

光明圣教雖強,可人數稀少,修煉艱難,資質要求太高,所以影響不大。

大雪山宗對資質的要求也高,可架不住大雪山宗有一百零八寺,有些寺院對資質要求沒那么高。

進入那些寺院,雖然前途有限,可畢竟還是大雪山宗弟子,受大雪山宗庇護。

這樣一來,大雪山宗的影響更大。

而自己的天海劍派對資質要求高,距離神京遙遠,又身處南方,氣候環境與這邊截然不同。

當然,大雪山宗的氣候也惡劣,可離神京近啊,回家一趟容易,心里的距離也比天海劍派更近。

“嗯——”四個大宗師沉吟。

周文靖沉聲道:“四位師祖,我們被人如此欺上門來,絕不能示弱的。”

“就是就是!”

“給他們點兒顏色看看!”

“把金剛寺外院都廢了!”

“都廢了!”

眾人紛紛吆喝,義憤填膺。

堂堂的天海劍派別院,竟然被人如此欺負,怎能震懾宵小?

所以一定要報復,而且要狠狠報復!

十倍的報復!

“唉……,算了。”白暮雨輕輕搖頭。

眾人的目光被他的搖頭吸引,覺得他反應太離奇,不是應該憤怒欲狂。

依白師叔的小心眼,應該是睚眥必報,絕不能吃虧的,怎會搖頭拒絕。

周明明皺眉看著他:“小白,你的心氣是被打沒了?”

“周師叔。”白暮雨露出一個苦笑,搖頭道:“不是我不想報復,我比誰更想報仇,可是……”

“可是什么?!”周明明不耐煩的瞪著他:“吞吞吐吐這可不像你,有屁趕緊放!”

白暮雨嘆道:“可是這林飛揚太強了。”

“多強?”

“如果林飛揚想殺人,恐怕周師叔你們還沒能趕過來,我跟他們全都被林飛揚殺光了。”白暮雨道:“就是這么一眨眼功夫而已。”

周明明臉色陰沉下來:“你的意思是說,打蛇要打七寸,而且要一下打死,免得反受其害?”

“……是。”白暮雨道:“如果沒把握的話,還是不急著出手,他的刺殺之術太驚人。”

“周師弟。”一個大宗師淡淡道:“林飛揚刺殺了一個王爺,至今還能逍遙法外,恐怕也是朝廷對他有忌憚,怕真惹惱了肆意妄為,坤山圣教便是一例。”

“難道就放過他?”

“小白,林飛揚怎會忽然出手對你?有什么緣故?”

“這……”白暮雨遲疑。

眾人目光相撞,彼此無聲交流。

這件事還真是……

“周師祖,這件事的緣起是白師叔調查殘天道的少主李鶯,結果發現法空與這李鶯關系親昵,很不正常。”

“法空與李鶯有關系,誰都知道。”一個瘦高老者淡淡道:“沒什么稀奇的。”

“可是寧師祖,他們兩個有私情。”

“有私情也是他們之間的事吧,關我們什么事?”寧海平皺眉道:“管這閑事做什么?”

周文靖沉默。

他當然知道法空與李鶯的私情不關天海劍派什么事,該管也是大雪山宗管。

這種是宗內的家務事。

可如果把兩人的事宣揚出去,也能削大雪山宗的臉面,降低他們的影響與威望。

此消彼漲,大雪山宗的威望一旦降低,天海劍派的名聲自然也就更響。

這是百利而無一害的好事。

寧海平皺眉道:“看來是你們主動挑釁。”

“寧師祖,不管怎么說,我們三大宗也是同氣連枝,法空身為三大宗弟子竟然勾結魔女,怎能眼睜睜看著?”

“就是就是。”

眾人紛紛點頭。

“還神僧呢,可笑!”

“神僧動凡心,便是佛法不嚴。”

“名不符實!”

“德不配位!”

眾人七嘴八舌的討伐,覺得法空大大不該,愧對他神僧的名頭,也大大丟了三大宗的人。

寧海平擺擺手:“你們先出去吧。”

“寧師祖,難道這件事就算了?”周文靖身體筆直,昂揚不屈,直直看著寧海平。

寧海平淡淡道:“先弄清楚再說罷,小白,你可看清了刺客的真面目?”

“寧師伯,沒看清,他從我身后出手,我來不及轉身,已經被他得手。”

“是你自己猜的,覺得是他?”

“天下間輕功如此卓絕,還能隱匿氣息,恐怕也就是他了。”

“真是胡鬧。”寧海平道:“天下奇人何其多,如果有人故意挑撥離間呢?”

“這……”

“你以為不可能?”寧海平淡淡道:“總之,不要急著動手。”

“是。”白暮雨無奈的點頭。

他雖然也是大宗師,可是低了一輩,師伯發話,自己也只能遵從。

寧海平道:“如果真是林飛揚所為,我們也絕不會罷休,如果不是,也不能被人所挑撥。”

“可是……”

“總有辦法查的。”寧海平道:“讓荊師弟過來,他正好來神京,過兩天就到了。”

“是!”白暮雨精神一振。

法空坐在自己小院的石桌旁,收回了目光,看向林飛揚。

林飛揚道:“住持,依我的脾氣,所有的都廢掉一點兒不冤枉他們!”

法空點點頭。

林飛揚看他贊同,精神一振:“那我去把他們都廢掉?”

“給他們點兒顏色看看便好,先別鬧大。”法空道:“過后再說。”

“好!”林飛揚雙眼炯炯,興奮的答應。

他聽出了法空話里的殺意。

法空下一刻出現在李鶯的院子。

李鶯雖然成為司卿,可仍住在原來的院子,小院不大,她正在月光下練劍。

月光如水,劍光亦如水。

法空忽然出現在她身后,拔劍出鞘刺出。

李鶯回身出劍相迎。

兩人戰成一團。

一百多招后,兩人各自退開,還劍歸鞘。

法空搖頭。

李鶯的劍法天賦確實驚人。

“我們兩個要演一場戲了。”法空道:“要反目成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