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57章 操縱

第457章 操縱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57章 操縱

他怔了怔,隨即失笑。

這小子真夠倔!

他搖搖頭,化為一道狂風沖進了樹林。

沖進樹林之時,心懷老鷹捉小雞的心態,覺得這倔小子是瘋了吧,竟然還想著逃。

他不想想,自己可是堂堂的長老,大宗師。

他自己只是一個宗師,即使用秘術也不可能逃得掉,白費力氣而已。

他一片游刃有余,鉆進樹林之后憑著氣息感應追趕,越來越快,臉色卻漸漸變了。

依照他的推測,兩里之內、這片樹林之中、這座山谷之內,就應該把這小子截住,徹底打消其念頭。

可樹林已經到頭,山谷已經出口,還是不見鄒世杰。

氣息猶在,鄒世杰已經跑得沒影兒。

站在山谷口的一座山丘上,陸朝陽百思不得其解:他怎么可能這么快?

黃泉谷的輕功不是強項,自己身為大宗師,可能甚至跑不過別派的宗師,可超過黃泉谷的宗師那是綽綽有余。

鄒世杰身為黃泉谷的宗師,不可能比自己更快啊!

隨即他省過神,不再糾結于為何跑這么快,要想辦法追到鄒世杰,否則真壞了大事。

他覺得自己臉皮微微發燙,發麻,虧得身邊沒人,這一幕沒其他人看到。

要不然自己這張臉真沒處放。

“老陸!”林飛揚出現在他跟前。

陸朝陽一驚。

林飛揚沒好氣的道:“發什么呆呢?追不追?”

“追,追。”陸朝陽忙道。

他小心翼翼的問:“林兄弟你什么時候過來的?”

“一直在呢。”林飛揚道:“你這后輩還是個人物,怪不得這么傲氣,連你都敢頂撞。”

陸朝陽嘆道:“這些后輩跟我們那一輩真不一樣,我們當初見到師伯師叔,那可是大氣都不敢出,師叔師伯有什么吩咐便遵命無違,師叔師伯說什么,只能應是,絕不敢頂一句嘴。”

他感慨道:“現在的后輩呢,長輩說一句,他能頂十句,長輩吩咐往東,他非要往西,真是……”

他搖頭不已。

林飛揚道:“老陸,你這輕功不行啊,連個后輩都追不上?”

“這小子瘋了,用了秘術。”陸朝陽道:“我年紀大了,抗不住這么折騰。”

“那老陸,你就讓他這么跑掉,不追回來?”

“跑不掉。”陸朝陽道:“秘術不可持久,一刻鐘后就不行了,他能跑出多遠去?”

“還是別節外生枝了吧。”林飛揚已經頗得法空的謹慎精髓,行事小心。

“那怎么辦?”

“我幫你一把。”林飛揚扯起他袖子開始狂奔。

陸朝陽瞪大眼睛,眼前景物飛速倒退,心跳不由的加快。

他從沒體會過如此速度。

微微驚懼,還有刺激,興奮,讓他雙眼放光。

“林兄弟,好輕功!”

林飛揚傲然一笑。

自己的輕功在夜晚那便是如魚得水,所有的影子都在助自己一臂之力。

比白天快了數倍,達到了常人想象不到的速度。

如果不是怕嚇著他,速度還能更快。

他剛想到這里,陸朝陽便道:“林兄弟,還能再快嗎?這便是最快的嗎?”

“再快?”林飛揚扭頭笑笑。

“如果能更快一點兒就好了。”陸朝陽道。

他其實已經心跳加速,承受到了極限,偏偏不想表現得不堪,便說了這句話。

“行,那就再快一點兒。”林飛揚道。

“啊——!”陸朝陽頓時驚叫。

他現在的感覺,便如前世的人們坐過山車一般刺激,情不自禁的尖叫。

林飛揚斜睨著他。

陸朝陽驚覺,一發出驚叫便發覺不妙,忙死死閉上嘴不讓聲音沖出喉嚨。

可心跳加速,瞳孔放大,渾身汗毛豎起,這種刺激感覺太過強烈了。

“啊——!”陸朝陽再次驚叫。

林飛揚卻是把速度又提了一截,讓他情不自禁發聲。

“嘿嘿……”林飛揚笑了。

陸朝陽咬咬牙,紅著臉哼道:“頭一次體會這般輕功,果然不愧是影子刺客。”

林飛揚嘿嘿笑個不停:“老陸,其實我影子刺客的名號不是來自于輕功的快,不是劍快,是來自于我身法隱蔽,沒人能發現我。”

陸朝陽點頭:“確實夠隱蔽的。”

自己先前竟然沒發覺到他的存成,難騙得過自己,確實是夠隱蔽。

如果暗中偷窺別人,恐怕更甭想發現。

“老陸,追上了。”林飛揚陡然再次加速。

陸朝陽這一次吸取了教訓,死死咬著牙不發出聲音,看著自己如一陣風般撞向拼命疾馳的鄒世杰。

鄒世杰正埋頭狂奔,頭發飄舞在空中,披頭散發,一直隨身帶著的劍已經不見蹤影,是被拋到一邊免得影響速度。

他逃走的方向卻是神京,而不是大永。

林飛揚猛的一推陸朝陽,自己則借機往后,飄進旁邊樹林里消失不見。

陸朝陽借助著這狂暴的力量再次加速,輕松超過鄒世杰,落到鄒世杰前面五十米。

鄒世杰正埋頭狂奔,也顧不得聲音,只是眼前忽然一黑,發現了月光下飄落下來的陸朝陽。

陸朝陽飄飄而落,一幅游刃有余的神態,不動聲色的淡淡道:“你跑什么!”

“師伯……”鄒世杰停住。

“還以為你要跑去天京。”陸朝陽道:“你不是犯糊涂,弄錯方向了吧?”

鄒世杰咬咬牙,沉聲道:“我要自己回宗門,不必師伯親自帶著。”

他拼命趕回去是要跟宋師叔說一聲,免得宋師叔也暴露。

“我隨你一起回去,你跑不掉的。”

“師伯想如何處置我?”

“你覺得呢?”

“不會為了一個外人而重罰我吧?”鄒世杰道:“那就太寒大家的心了。”

“你偷偷摸摸擅自行事,要陷我們內谷于危險,這就不寒大家的心?”

“我絕對不會泄露行藏,沒人知道是我知會的淳王府。”

“沒人知道?”陸朝陽冷冷道:“法空神僧不是人?”

“他馬上就是死人。”鄒世杰冷笑:“他知道又有什么關系呢?”

“他知道,金剛寺就知道!金剛寺知道,大雪山宗就知道,你說有沒有關系?”陸朝陽冷冷道。

鄒世杰頓時沉默。

“還不把秘術停了!”陸朝陽哼道。

鄒世杰停住秘術的運轉。

他身體迅速的衰弱下去,好像從青壯年變成了垂垂老朽,一下變得有氣無力。

陸朝陽冷冷道:“愚蠢,蠢不可及!你就是一個蠢貨,還以為自己很聰明的是不是?!”

鄒世杰倔強的沉默。

陸朝陽冷笑:“只想著報仇,鬼迷心竅,平時的機靈勁兒都哪去了!”

鄒世杰沉默。

陸朝陽冷冷道:“你就沒想過為什么外谷一夜之間被滅,沒想過你真干出這種事來,在淳王府滅掉神僧之前,我們會不會先被滅了!”

“不可能!”鄒世杰不由開口。

“啪!”陸朝陽給了他后腦勺一巴掌:“有什么不可能的?!”

鄒世杰踉蹌往前兩步,倔強的道:“師伯,我們不是外谷,我們可是在云京神京跟天京都有駐地的,他再強也頂多滅一處!”

“他能滅掉天京的外谷,就滅不掉天京的內谷?再者說,他能滅掉天京的內谷,就滅不掉云京的內谷?!”

鄒世杰緊閉上嘴。

陸朝陽恨恨的又給他后腦勺一巴掌:“是不是非把我們內谷也害了!”

鄒世杰道:“師伯你還說不是脅迫!”

“不與之為敵便不是脅迫!”陸朝陽舉手。

鄒世杰忙跨前兩步避開他手掌。

陸朝陽收回手掌,哼道:“與之交好,還能借助他的神通,助我們一臂之力,避兇趨吉,何等的好事!”

“可他是我們的仇人!”

“……你是不殺了他,絕不罷休,是不是?”

“是。”

“現在他已經發現你會去天京,通知我過來帶你回去。”陸朝陽嘆一口氣:“算是饒了你一命,你還是要報仇殺他?”

“對!”鄒世杰咬著牙慢慢點頭。

他氣息衰弱,有走路的力氣,無力施展輕功。

陸朝陽嘆一口氣:“死心眼,跟宋師弟一個脾氣,難怪他要找你。”

鄒世杰搖搖頭:“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宋師叔跟我一樣,也要借淳王府的手殺法空?”

陸朝陽哼道:“你以為你們隱秘,沒有人能發覺,是不是?”

鄒世杰的心沉下去。

陸朝陽搖頭道:“幼稚!天真!無知!可笑!”

鄒世杰道:“師伯,你會怎么處置我?”

“你覺得呢?”

“不會殺了我吧?”

“可笑!”

“那把我囚禁起來?”

“你覺得你干的糊涂事,差點兒把我們置于險境,該受何罰?”

“如果囚禁我,請師伯把我禁于云京或者天京,我不想留在神京。”

他們沒有發現遠處的一座山峰正站著法空與林飛揚。

法空與林飛揚站在山頂,沐浴著月華,淡淡看著遠處的鄒世杰與陸朝陽。

“住持,為何不直接殺了他?”林飛揚不解。

對于鄒世杰,林飛揚只有一個念頭:殺掉。

別管因為什么緣故,只要動手殺自己,那便該死,要先下手為強滅掉他。

可法空卻有留他一命的意思。

留著始終是一個禍害,看這情形便知道,鄒世杰這小子是個頑石,怎么也捂不熱的。

與其留著,不如除去。

法空輕輕搖頭。

“住持?”林飛揚萬分不解。

法空嘆一口氣道:“不必我們動手的。”

林飛揚疑惑。

法空道:“他也有一場死劫,卻是不必我們動手。”

“死劫?”林飛揚疑惑。

法空緩緩點頭:“走火入魔而亡。”

這是他第一次試著操縱一個人的未來,利用天眼,而不是利用武功。

殺鄒世杰太容易,毫無挑戰性。

他要的是既殺了他,又能讓黃泉谷內谷為自己所用。

于是嘗試操縱改變鄒世杰的命運,借命運之手來殺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