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56章 謀算

第456章 謀算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56章 謀算

外谷與內谷雖然鬧翻,可是打著骨頭連著筋,是有淵源的一家人。

就像兄弟兩個鬧翻了,可畢竟是兄弟,血脈相連。

一夜之間滅掉外谷,此舉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當然外谷行事也喪心病狂。

外谷可以喪心病狂,他們不以為然便劃開界限,可外人喪心病狂,那就不客氣了。

更更重要的是,自己的身世。

外谷里有自己的親人!

沒有人比自己更想替外谷報仇。

“你也想報仇吧?”宋臨沉聲道。

鄒世杰遲疑著點點頭。

可看陸師伯的意思,已經不想報仇,用魯師伯的性命抵外谷的血債。

一個人抵整個外谷,怎么看都是不值的。

尤其法空竟然還要整個內谷的消息,抄錄一份消息,簡直就是莫名其妙!

他以為自己是誰,是能凌駕于內谷之上的存在?

可笑!

會一點兒神通就不知天高地厚,簡直就是狂妄之極!

宋臨道:“這法空的修為深不可測,林飛揚那家伙是大宗師,所以我們不宜力敵。”

“師叔,你們也是大宗師啊。”

“可金剛寺的大宗師更多。”

“……是。”鄒世杰無奈的點點頭。

上一次金剛寺幫忙維持祈雨大典,讓人們見識到了金剛寺的深厚底蘊與驚人實力,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黃泉內谷雖強,可也拿不出那么的大宗師。

更何況這還只是金剛寺一寺,整個大雪山宗呢?

想想就讓人心驚膽顫。

都以為大雪山宗這些年來不聲不響,漸漸沒落了,原來是埋頭苦練,積蓄力量。

十年不鳴,一鳴驚人。

“那我們怎么報仇呢?”宋臨低聲道:“難道就這么放棄報仇?讓與我們同源的外谷中人死不瞑目?”

“師叔,那如何做?”

“淳王府。”宋臨壓低聲音緩緩道:“只要讓淳王府知道滅外谷的是法空,淳王府絕不會罷休,一定會想方設法殺掉他,我們內谷雖然強,可遠不能跟大永朝廷相提并論,是不是?”

“師叔高明!”鄒世杰雙眼放光。

他恍然大悟,悟了宋臨的招數。

借刀殺人,報自己的仇,還不被法空發現而報復。

偷偷暗算這一把,可謂是神不知鬼不覺。

他想到這里,雙眼放光,神情興奮。

他剛要再說話,忽然一凜,眼中興奮稍減,輕聲道:“可是師叔,法空有神通,他會不會知道?”

“他有神通又如何?神通又不是無所不知的!”宋臨輕笑:“他甚至都沒見過我,怎么看到我要做什么事?”

“也沒見過我!”鄒世杰忙道,興奮的笑了:“都是荊師弟招呼的他們。”

“無知無覺,看他怎么發覺?他又不是神!”宋臨緩緩道:“而且你到了天京,絕不要露出行藏。”

鄒世杰雙眼閃閃放光,輕聲道:“我到了天京之后,找兩個小孩,給他們銀子,讓他們把消息傳給淳王府。”

宋臨露出笑容:“你果然機靈,就這么辦,一定記得別讓兩個孩子記住你相貌,還有氣息。”

“師叔放心!”鄒世杰傲然一笑:“這種小事難不住我,我今晚就出發?”

“嗯,出發。”宋臨輕輕點頭:“快去快回,如果他們問起,我會說你是受我吩咐去買一件寶物。”

他從懷里掏出一塊奇異的石頭,赤紅如血,形如一只小鳥,靈動非常。

“是。”鄒世杰一抱拳,轉身拉開院門輕手輕腳的離開。

他也沒回自己的院子,直接出城而去。

他在月光下一口氣奔出五十里,感覺沒有人追趕,才松一口氣停在一座山谷。

這種事要隱秘再隱秘,絕不能被人知曉。

山谷擋住了外面的寒風,一下暖和很多。

他撿了一些枯枝生起一堆火,坐在火邊烤手。

山谷寂靜。

昆蟲們已經冬眠,萬物俱寂。

清冽的月光令周圍更清冷。

他的臉在跳躍的火光下明滅不定。

隱隱有點兒不安心。

如果此事成了,法空被淳王府的人殺掉,會不會牽連到內谷?

應該不會。

淳王府再怎么也不可能對付內谷的。

淳王府不會對付內谷,那金剛寺呢,大雪山宗呢?

他們也不會知道。

畢竟懂神通的法空已經死了,世間再沒有懂神通的,所以怎么也不可能知道是自己搗的鬼。

他想到自己秘密操縱主宰了一個神僧的死生,莫名的覺得緊張、刺激,還隱隱有一絲興奮。

“唉——!”一聲嘆息響起。

這一聲嘆息很輕,但此時卻是寂靜的夜空,這一聲嘆息宛如驚雷般在他耳邊炸響。

“誰?!”他翻身而起,雙掌護在身前,渾身緊繃,達到隨時發動的激發狀態。

雙眼炯炯比篝火更明亮兩分,目光在山谷的樹林里掃來掃去。

從稀疏的松樹林里,緩步走出了一臉憨厚的陸朝陽。

“陸……陸師伯!”鄒世杰莫名的有些心虛,不敢與他對視,低頭抱拳行禮。

“你眼里還我有這個師伯?”陸朝陽冷冷道。

“弟子……”

“你要去干什么?”陸朝陽沉聲道。

他在臉色在月光下格外陰沉,氣勢滔滔如江河,死死壓著鄒世杰。

鄒世杰低下頭,一言不發。

“說話!”陸朝陽冷喝:“去哪兒?”

“弟子……要……”鄒世杰心思電轉。

隨意說個地方,說自己要去那邊游玩?

還是坦然相告?

陸師伯怎么會忽然出現在這里?

是知道自己的行蹤,還是碰巧?

如果是碰巧,不應該是那個臉色。

那就只有一個緣故,知道自己的行蹤,專為自己而來!

想到這里,他一咬牙,沉聲道:“弟子要去一趟大永天京!”

陸朝陽冷冷盯著他,雙眼如冷電般在他臉上掃來掃去:“去干什么?”

鄒世杰咬咬牙,沉聲道:“偷偷告訴淳王府,法空是滅黃泉谷外谷的幕后真兇。”

陸朝陽死死瞪著他。

鄒世杰低頭沉默。

陸朝陽深吸一口氣,緩緩道:“自作主張,壞宗門大事,陷宗門于危險之中,你該當何罪!”

鄒世杰抬頭道:“陸師伯,我沒陷宗門于危險,這法空竟然威脅我們,當然要除掉他,否則,我們一直要受他脅迫,甚至最終會被他牽連!”

“被他威脅?”陸朝陽輕哼道:“你哪一句聽出他是威脅我們了?”

“展示他的神通,就是威脅!”鄒世杰一臉倔強。

陸朝陽道:“不是展現價值所在?可以互通有無?”

“師伯,他是我們的仇人!”鄒世杰道:“我原本是外谷弟子,小弟現在還是外谷弟子,還有我二叔,也是外谷弟子!”

陸朝陽臉色陰沉,張了張嘴,卻又閉上了。

站在鄒世杰的角度,想殺法空也是理所當然。

不管其他,只是殺了他二叔與小弟,那便是不共戴天之仇。

當然,他二叔與小弟身為外谷弟子,行事必然有傷天和,這么被殺也是報應不爽。

可站在親人角度,往往是要幫親不幫理的。

鄒世杰道:“師伯,我們難道真要跟一個仇人交結?就不能直接滅了他?明明只需要透露一個消息,什么也不用干的,輕而易舉,比起要給他消息,省了太多的事!”

陸朝陽嘆一口氣。

鄒世杰左右看一眼,低聲道:“師伯,你今晚什么也不知道,沒看到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裝作什么也不知道,繼續敷衍他,拖著他,然后看他怎么死的便是!”

“唉——!”陸朝陽嘆息道:“傻小子,你以為我是怎么知道你的行蹤,怎么知道你會出城,會去天京?”

他搖搖頭道:“難不成我一直跟蹤著你?哪有這么巧的事?”

“那……”鄒世杰隱隱覺得不妙。

陸朝陽道:“是因為法空大師看到了,他有天眼通,看到未來,看到了你要干什么。”

“不可能!”鄒世杰忙叫道:“我只是一個小人物,他怎么可能看到我身上!”

“你這個小人物卻能惹大麻煩。”陸朝陽淡淡道。

“那師伯就裝作沒捉到我,我機靈,躲過去了。”

“行了。”陸朝陽道:“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了,不要再錯下去。”

“師伯,我覺得你才是錯了。”鄒世杰忙道:“法空這樣的家伙,我們不能沾的,把他滅掉才是最好的!”

“閉嘴!”陸朝陽輕喝。

鄒世杰不甘的、倔強的瞪著他。

陸朝陽搖搖頭:“走吧,隨我回去。”

鄒世杰左右看一眼。

“怎么,你還要逼我動手不成?!”陸朝陽沒好氣的道:“收起歪心思!”

“可是……”

“沒有可是!”

“啊——!”鄒世杰仰天長吼一聲。

他郁氣難舒,憋悶異常。

陸朝陽道:“想想你二叔與你小弟干的事吧,被他們害死的人哪一個不想報仇?”

鄒世杰長吼之后,便閉上嘴一言不發,保持沉默。

陸朝陽哼道:“依照他們的罪行,早就該死一百次了,這一次也該輪到他們死了。”

“……走吧。”他看鄒世杰一言不發,顯然是不以為然,以沉默為對抗。

心中實在無可奈何。

這個鄒世杰的資質是極好的,好好培養,未來可為長老,現在看,卻是有點兒麻煩。

心里不服氣,不滿會積蓄得越來越多,終究有一天會爆發出來,傷人傷己。

他皺了皺眉頭,伸手揉揉眉心。

鄒世杰忽然猛的躥出去。

宛如一道影子消失于樹林里。

“……”陸朝陽訝然。

他萬沒想到鄒世杰會在這個時候施展秘術,竟然逃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