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43章 進展

第443章 進展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43章 進展

林飛揚身為大宗師,以勁力開鎖小菜一碟,伴隨著雷聲進入了藏寶殿內。

藏寶殿外,四個老者忽然覺得恍惚一下,還以為是雷聲所震,繼續閉上眼睛,凝神于內,抵擋雷聲干擾與震動。

他們沒發現大門已經打開。

林飛揚無聲無息的進入殿內,將血靈劍摘下,換上了木劍,然后悄無聲息的離開。

這一進一出,外面的四個老者只覺得恍惚一下,再無所覺,卻是被法空所擾。

這是虛空胎息經的妙用。

法空暗自點頭。

自己與林飛揚確實配合默契,無聲無息的盜得了這柄血靈劍,沒讓萬魔峰發現。

至于為何不直接搶,還要偷偷的盜走,卻是顧忌萬魔峰的殺手锏。

他隱隱覺得,一旦硬搶這血靈劍,恐怕會引動萬魔峰的殺手锏。

所以無聲無息盜取,要先研究一下這血靈劍的秘密。

這血靈劍委實不簡單,說不定有什么驚人的玄妙,自己若能研究透,能將血靈劍的劍芒化為己身,自己隨意一掌便有這般效果,那豈不是無敵?

不知道那個時候能不能打得過楚雄?

這般打算讓他如此大費周章的盜劍。

林飛揚動手,一是因為天眼通看不到自己能看到林飛揚,再者林飛揚在前,自己可在暗處相助,若是自己親自動手,一旦遇險,可能來不及施展諸佛咒與神通。

還好這一次干凈利落,輕盈自如的得到了這柄血靈劍。

兩人出現在十里之外的樹林外,遠離樹木。

“轟隆隆……”雷聲依舊在滾滾。

天空不時有閃電“喀嚓”響過,天地驟然大亮,然后跟著是一片滾滾雷聲。

林飛揚拔劍出鞘,漆黑的劍身,在這黑夜里絲毫沒有痕跡,隱匿得極好。

劍尖忽然微亮,出現一尺的劍芒,雪白無暇宛如法空施展大光明咒的亮光。

白芒無聲無息的滑過一棵棗樹。

白芒輕盈劃過,毫無阻礙,棗樹沒有變化。

法空輕輕一推。

棗樹上半截緩緩倒下,截面如鏡般光滑。

“嘖嘖……”林飛揚贊嘆著這血靈劍的鋒利,遞給法空:“住持,這劍確實是神劍,能不能破開住持你的防御?”

法空接過血靈劍,入手輕盈如無物,好像真是木頭做的一般。

他微微一笑。

這么說來,他們未必能肯定那假劍是假的。

自己做的那柄假劍與此劍一般無二,甚至劍柄上的小污點都一模一樣。

除了外表,重量也幾乎一模一樣。

這樣的情形下,除了沒辦法催發出劍芒,他們怎能斷定是假的?

他們催發不出劍芒,可能會懷疑自己出問題,而不會懷疑血靈劍出問題。

即使懷疑血靈劍出問題,也只會懷疑是內部人員出問題,有人監守自盜,否則怎么可能被人偷去?

四個頂尖宗師高手守著藏寶殿呢,絕不至于有人無聲無息接近而不知。

法空不想節外生枝,要讓他們斷絕了找劍的心思,免得真用什么秘法找到。

當然,他平時也會將此劍放在時輪塔里,關鍵時候拿出來。

時輪塔里已經有數柄寶劍,不差這一柄。

劍芒隱隱浮現,然后輕輕劃向法空小拇指頭。

林飛揚搖頭笑了。

住持也忒小心,竟然把劍芒催得這么弱,近乎于無了,哪有什么威力可言。

劍芒如燭火一般搖曳著,慢慢的輕輕靠近。

法空沒感受到危險,才真正碰上去。

劍芒劃過之后,一道淺淺的白印出現在小拇指肚,法空露出笑容。

看來自己如今的防御能力確實大增。

隨即,白芒稍微凝實一些,再次劃向小拇指肚,仍舊只留下了一道白印。

當白芒凝聚,宛如實質時,法空卻忽然感覺到了危險,于是停住,沒有劃下去。

“住持?”

“不行了。”法空搖頭,將血靈劍直接塞回袖子里:“該回去了。”

“住持,那里那么多的寶物,真的不弄一些?”林飛揚覺得心里癢癢。

剛才摘劍的時候,隨便瞥了一眼便發現一些古董之類,如果帶回給慧靈老和尚,慧靈老和尚一定高興。

法空搖頭:“別節外生枝,你真想弄寶貝,那便去云京買幾件吧,反正不差錢。”

“……也行。”林飛揚露出笑容:“這個主意好,那住持,我先去一趟云京,再回去。”

“嗯。”法空頷首,一閃消失。

他出現在自己的小院里。

此時,明月在天,月光如水般灑落在四周。

第二天清晨,法空推門出了屋,來到院子時伸了一個長長的懶腰。

昨晚研究了半晚的血靈劍,沒研究出什么名堂。

然后不死心,又拿出那串神臨珠研究,還是沒研究出什么名堂來。

血靈劍與神臨珠都讓他很心癢,明明很玄妙,偏偏有無形的力量阻擋著,沒辦法靠近,不能洞徹。

他覺得這兩種力量隱隱有些相似,又不完全相同,有可能是同源而異用。

可惜自己并不是無所不能的,碰到這般奇異力量還是一樣的束手無策,只能下水磨功夫。

他在清新冷冽鐵空氣中打了個呵欠,扭頭看到許志堅正一動不動坐在石桌旁,茶盞正冒著白氣,神色怔然。

法空坐到他對面:“許兄,今天太早了吧?青蘿她還沒起來吧?”

“我特意早點過來,靜一靜。”許志堅道。

法空笑道:“在光明別院呆著心煩?那就先在這邊呆幾天吧。”

“我一直在想青蘿的主意。”許志堅道:“一直在想,腦袋都快想破了。”

法空道:“許兄你是聰明人,偶爾還是要把一切得失放下,把光明圣教放下,站在一個更超然的角度去思考,應該就會有決定了。”

許志堅看上去丑陋,看著也有幾分木訥,人們常常會被他的外表所欺騙,覺得他笨。

其實他是絕頂聰明的。

他能洞徹人心人性,行事看起來迂腐不是他不夠聰明,而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這便是光明之心堅定。

“超然……”許志堅沉吟。

法空道:“我在想,你們光明圣教是不是被吸引了注意力,轉移了注意力。”

“嗯——?”

“你們被這些秘諜吸引了注意,會不會有一個宗門,整個宗門都心向大云,是大云的人。”

“不會!”

“真不會?”法空笑笑:“這種事看似不可能發生,卻未必不會發生。”

許志堅臉色陰沉不定。

法空笑了笑。

徐青蘿輕盈過來,幫忙沏上茶,還端來一盤小點心,輕聲道:“師父?”

法空擺擺手。

徐青蘿不放心的看一眼許志堅。

許志堅眼神閃爍不休,氣息不穩,顯然是受到了強烈的沖擊,聽進去法空的話了。

法空吃過一塊點心,滿意的點點頭。

徐青蘿正潛心跟林飛揚學廚藝,確實得了幾分真傳。

片刻后,許志堅沉聲道:“法空,幫我個忙吧。”

法空雙眼忽然得深邃。

許志堅強忍不適,坦然看著他。

法空的雙眼恢復如常,輕笑一聲,搖頭道:“許兄,不幸料中。”

“真有這樣的宗門?”

“昊天門。”法空淡淡道:“門主便是大云之人,整個昊天門都是心向大云的,而且這個昊天門很狡詐,與祈月殿的其他人并沒有瓜葛,甚至也與神風騎沒有瓜葛。”

“那……”

“昊天門單獨向大云的兵部尚書負責,當初由一個大云頂尖高手收服了這昊天門,從此之后,死心塌地的投向大云,已經有二十多年了,比祈月殿稍晚一些。”

“該死!”許志堅臉色陰沉。

他最痛恨這種叛徒。

法空道:“你們先前還真找不到他們的證據,后來是昊天門內部分裂,爭奪門主之位,才爆發出來。”

看許志堅如此陰沉的臉色,法空笑道:“沒必要如此,都是難免之事,視若平常便好。”

“我做不到視若平常。”許志堅沉聲道:“如此喪心病狂,人人而得誅之。”

“這件事還要捂著,不報給朝廷?”法空道。

許志堅緩緩搖頭。

法空道:“那隨你吧,還有,你的禇師妹有危險,還是盡快回去一趟吧。”

“禇師妹?”許志堅臉色微變。

“被人伏殺。”法空淡淡道:“她心思細膩,心計也不少,可惜,經驗缺乏,被有心人埋伏擊殺了。”

許志堅臉色憂急:“什么時候的事?”

“三天之后的晚上吧。”法空道:“她明天應該就會出關,然后想著過來找你。”

“我現在便走!”許志堅忙道。

法空點點頭:“越早越好,不過你可以試著躲在暗處,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埋伏,然后趁機一掃而光。”

他說著話,從懷里掏出一塊潛龍佩:“遮掩住你的大宗師氣勢,為了你的禇師妹,就暗算一回別人吧。”

“……好。”許志堅顧不得太多,心中憂急,抱一下拳轉身便走。

徐青蘿恰在此時進院子,看到許志堅往外走,忙道:“師伯……?”

“繼續練前面的幾步,我回來之后繼續筑基。”許志堅沉聲說道,腳已經邁出了院外,一眨眼不見蹤影。

徐青蘿疑惑的看看法空。

法空道:“別偷懶,練功去,凈瞎分心!”

“我不是關心師伯嘛。”徐青蘿忙跑開了。

法空笑著搖搖頭。

這位禇秀秀如今武功大進,覺得不會成為許志堅的拖累,甚至覺得能與許志堅并駕齊軀。

看到了許志堅的進境會讓她絕望,徹底熄了追趕的心思。

他再次摸出那串神臨珠,臉色忽然微微一變。

他若有所思的盯著神臨珠看看,雙眼忽然變得深邃,凝視神臨珠。

PS:更新完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