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42章 盜劍

第442章 盜劍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42章 盜劍

徐青蘿道:“師伯,可以跟綠衣司合作呀。”

“綠衣司……”許志堅皺眉。

他對朝廷是懷有戒備的。

三大宗與朝廷的關系很微妙,是外人無法相信的微妙。

當初三大宗是立了汗馬功勞的,沒有三大宗相助,太祖不可能平定魔宗,也就不可能掀翻大易。

可狡兔死,獵狗烹,這是難以避免的結局。

太祖皇帝仁慈,沒有拿三大宗開刀,但又顧忌三大宗的力量太強會尾大不掉,害了后代。

所以將三大宗分封到了邊境。

大雪山宗位于極北與極東,鎮守大雪山,防御大永朝。

光明圣教位于極西,鎮守大光明峰一帶,助西境十八城防御大云。

天海劍派則位于極南,守護海上防線。

大乾南邊皆海,大云大永都可以從海上登陸,所以防御任務也不輕松。

三大宗既遠離中樞,又能守護邊境,一舉兩得。

還為了更保險,成立了神武府。

神武府用以鎮守武林各宗,其實就是為了防備三大宗。

三大宗分封的封地不少,而且武林之中,強者為尊的觀念深入人心。

所以不知不覺中,三大宗的影響力一直不停的擴散,從封地擴菜到周圍,不斷的擴散,慢慢便有了各自的勢力范圍。

勢力范圍內的武林宗門,都以三大宗之一為尊,對朝廷的命令便有些陰奉陽違。

盡管三大宗恪守君臣之禮,不逾矩,可其他武林宗門卻沒有這般守禮。

于是三大宗便派弟子進入綠衣司,以表示遵從朝廷之令,恪守臣子之禮。

三大宗這些年來勞苦功高,可朝廷并不會因此而放松戒備,朝廷對三大宗的態度就是亦用亦防。

畢竟三大宗的影響已經深入人心,經過這些年的勞苦功高,比從前更加的深入人心。

三大宗一旦登高一呼,天下景從,后果不堪設想。

哪個當皇帝的都要掂量一下得罪了三大宗,皇位還能不能坐穩,江山還是不是老楚家的江山。

所以三大宗與皇帝的關系,看似是君臣,其實更像合作者,彼此都有顧忌。

三大宗顧忌皇帝對付自己,皇帝顧忌三大宗不滿而生亂,都小心翼翼。

徐青蘿點點頭道:“你們光明圣教弟子個個都講究光明正大,不擅長這些的。”

“確實不太擅長。”許志堅皺眉道:“可是讓綠衣司進去的話……”

他擔心朝廷會趁機做些什么,瓦解光明圣教的勢力,削弱光明圣教的影響,甚至令境內的宗門叛離。

那個時候,光明圣教境內,不是光明圣教說了算,而是朝廷說了算。

那才是真正的大麻煩。

比起那個,現在這些便是小麻煩了。

徐青蘿道:“師伯是擔心朝廷趁機興風作浪,那你們可以派人跟著呀。”

“這樣太麻煩。”

“一點兒不麻煩。”徐青蘿道:“也能趁機偷師,看看綠衣司是怎么對付秘諜的,你們也好有經驗,畢竟朝廷更精擅這個。”

“就怕請神容易送神難。”許志堅緩緩道。

“這還不容易?”徐青蘿笑道:“先跟朝廷說好,只有一個月之期,過了一個月他們就撤回來。”

許志堅想了想,最終還是搖頭。

他覺得這不是個好主意,因小失大。

大云祈月殿這些秘諜不成氣候,只是讓光明圣教丟臉罷了,無關大局。

看他如此,徐青蘿也不再多勸,待他離開之后,徐青蘿搖頭嘆氣。

法空笑道:“你呀,閑心太盛,管得太多。”

“我不想看師伯煩心嘛。”徐青蘿道:“現在不請綠衣司的人過去幫忙,我就怕光明圣教吃一個大虧,到時候,不是他們請不請綠衣司,而是朝廷會名正言順的派綠衣司過去,到那個時候,光明圣教才會憋屈呢,許師伯甭想有好心情了。”

法空笑道:“你也知道你師伯脾氣執拗得很,你提一句便是了,不要強勸,勸不動的。”

許志堅是一個頭鐵之人,不撞南墻不回頭。

法空的態度就是只勸兩句就算,不勉強。

畢竟各人有各人的路走,即使撞上南墻,轉身回來便是,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人生就是一個不斷試錯的過程。

不能凡事都覺得自己對,覺得自己不會犯錯,別人都要聽自己的,那才是自高自大,不尊重別人,一切以自己為中心。

這可不是朋友的相處之道。

“是。”徐青蘿無奈點頭。

她左右看一眼,好奇的道:“師父,林叔哪去了,怎么忽然不見了蹤影?”

“派去做事了。”法空擺擺手。

不知林飛揚這會兒到沒到萬魔峰。

徐青蘿不再多問,轉身回了塔園,繼續跟楚靈周雨周陽他們一起混戰。

便是一頓亂戰,打得難分難解。

彼此都熟悉了對方的招數,可即使如此,還是要考驗臨時的反應與靈光閃現。

越打越是酣暢淋漓。

法空雙眼忽然變得深邃,看向林飛揚,發現林飛揚已經到了萬魔峰的峰下。

月華如水。

林飛揚站在樹林的陰影里,看著小亭里坐著的六個黃袍青年。

六個黃袍青年都垂頭喪氣,也沒有抱劍睡覺的心思了,個個都眉頭緊鎖,氣氛低沉。

林飛揚好奇的揚揚眉頭。

這垂頭喪氣的倒霉樣,一看便知道吃了大虧,想想就知道跟住持有關。

他在趕路的時候,偶爾偷聽一下人們的議論,在這周圍還是聽說過萬魔峰的事跡的。

萬魔峰可不是眼前這個模樣。

他回想法空所灌頂自己的情形。

在腦海里看到了藏寶殿如何開啟,機關如何閃避,應該走哪幾步,不能碰哪些地方。

他不由按了按自己腰間長劍。

這柄劍卻是與自己腦海里那柄血靈劍一般無二,一樣是漆黑無光澤,一樣的劍身,一樣的劍長。

只是這柄劍卻是木頭所雕。

是住持的手筆,果然是刀法精準。

那些垂頭喪氣的黃袍青年也不睡覺,也不說話,只是呆呆看著遠處。

仿佛年邁的老人,垂暮之年,呆滯而蒼老。

林飛揚在心里好奇的問:“住持,他們萬魔峰不是名氣極大,挺狂妄的嗎?怎么變成這樣子了?”

法空一閃出現在他身前,無聲無息。

他在林飛揚的心里說了一番先前的經過,聽得林飛揚嘖嘖贊嘆,同時驚奇的道:“李少主竟然也是大宗師了,那可不得了。”

不是大宗師的時候,她殺大宗師就跟殺雞一般,現在成了大宗師,誰還是對手?

大宗師的地位截然不同,尤其是這么年輕的大宗師,在綠衣司的地位水漲船高。

位高權重修為也強,李少主的路子一下變寬了。

法空道:“進去之后,小心再小心,別以為有我在就萬無一失。”

“是。”林飛揚笑著點頭。

他表面沉肅,認真小心,其實并沒放在心上。

他知道法空行事謹慎,肯定先用天眼通看過了自己的未來,才會讓自己動手。

如果從天眼通上看到自己出意外,一定會想辦法避免,總之,自己只要依照吩咐去做,那就不會出意外。

即使出意外,還有住持的佛咒及神通,也能救自己,大可不必擔心。

法空知道法空的性情,最恨別人不小心,所以即使心里篤定,臉上也做嚴肅認真狀。

這樣能少聽法空幾句嘮叨。

明月不知不覺被烏云所籠罩。

法空道:“那便行動吧。”

林飛揚一閃消失,宛如一縷影子,下一刻已經出現在藏寶殿的外面陰影里。

法空的聲音響起:“等一等。”

林飛揚便停住。

他站在陰影里一動不動,與陰影合成一體,外面的月亮已經慢慢被烏云所掩住,天地間一片漆黑。

這個時候是他最如魚得水的時候。

他在心里問道:“住持,萬魔峰這樣的,直接抹掉便是了,何必費這般手腳?”

“哪有這般容易。”法空淡淡道:“他們這么恨人這么瘋狂,卻能屹立這么久,沒被別的大宗師們滅掉,你就不想想為何如此?”

“有后臺?”

“有殺手锏。”法空淡淡道:“他們的殺手锏是什么我至今沒看到,沒有把握。”

“天眼通也看不到?”

“不行。”

“這倒有趣了。”林飛揚道:“住持,要不然,我把他們收服了,讓他們充當我們的耳目算了。”

法空眉頭一挑。

林飛揚道:“我最不怕這樣的,肯定把他們收拾得服服帖帖,讓他們往東不敢往西。”

“……算了。”法空沒答應。

這些人實在沒有當耳目的資質,拼命廝殺還行。

不過林飛揚這句話卻是打開了他的思路。

他在想,光明圣教內是不是也有這樣的宗門。

不僅僅有秘諜,甚至整個宗門都是眼線。

這樣的宗門是最難發現的,因為上下一體,沆瀣一氣,彼此掩護,天衣無縫。

除非有這樣的懷疑,否則很難發現某一個秘諜。

“轟隆!”一聲悶響。

林飛揚在心里贊嘆:“住持神機妙算,果然要下雨!”

“轟隆隆……”雷聲滾滾。

天地仿佛在顫抖。

大云的雷聲格外的猛,好像近在眼前。

還有不少傳聞,看到某某被雷霆所劈中,變成焦黑,跪倒在地似是求饒,似是懺悔。

大云的人敬神,以為雷霆是神之怒,神之罰。

哪個被雷擊,便是惹怒了神靈,自有取死之道。

“可以了。”法空在林飛揚心里說道。

林飛揚一閃消失,下一刻已經撬開藏寶殿的門鎖,以獨特的手法將復雜的鎖具震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5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