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08章 飛天

第408章 飛天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08章 飛天

法空心眼看得清清楚楚,湖上回廊已經有一百多人,或者揮折扇高談闊論,或者手執一壺酒,不時喝上一口,神情瀟灑。

此時一輪明月高懸夜空。

清輝遍灑宇內。

湖水里中的一輪明月輕輕晃動,若隱若現。

法空與李二站在畫舫船頭,夜風夾雜著濕氣,吹在臉上清爽宜人。

湖水輕輕拍打著畫舫,嘩嘩響聲傳進耳朵,心生莫名的幽靜而深遠之感。

話一直不停的李二這個時候停住嘴,也沉浸于這幽遠寧靜的夜色中。

“錚——!”忽然間,一道古箏驟然響起,打破了夜空的寧靜。

“錚錚錚錚——!”金戈鐵馬撲面而來,突兀而狂烈。

一道白影忽然從遠處一艘畫舫沖天而起,扶搖而上,仿佛要沖向天上的明月。

到了一百多米高處,白影勢竭,現出身形,卻是一個優美曼妙的白衣女子。

她開始下落。

此時古箏聲音低沉清遠。

她張開雙手,長袖飄飄,一只白鶴展翅而飛。

“錚錚錚錚……”琴聲急驟高亢,她忽然收起雙臂,在空中高速旋轉,如龍卷風一般沖天而起。

升到一百米高處,旋轉停止,她再次下落。

琴聲再緩。

她雙臂再次伸直,長袖飄飄。

“錚!”琴聲再次一升。

她雙腳一蹬,再次沖天而起,好像虛空有她能借力處。

升到一百三十多米,她袖中滑出一柄清光盈盈的長劍。

琴聲琮琮如溪水潺潺。

她輕輕抖劍,一團清光繚繞身邊,清光形成一團團光影,宛如氣泡,她下墜之勢停住。

清光形成數個氣泡。

其實是速度太快,一個沒消失,下一個已經出現,好像有很多氣泡,只有一個為真,剩下的都是視網膜留下的殘影。

法空眉頭一挑。

他心眼觀照,比旁人看得更清楚。

這白衣如雪的女子容貌平常,既不算美麗,也不算丑陋,只能算是眉清目秀。

肌膚若雪,晶瑩溫潤。

確實是大宗師。

她的劍出奇的快,甚至不遜色于自己的劍法。

沒想到世間還真有媲美自己劍法的存在。

法空興趣更濃,雙眼忽然變得微微泛金,如有金汁注入到眼瞳之中。

不仔細看,不會注意到他的異狀。

李二癡迷的看著,感慨道:“大師,如何?”

“好劍法。”法空輕輕點頭:“這位便是獨孤夏晴?”

“正是獨孤姑娘。”李二感慨道:“乃獨孤家數百年難得一見的絕世奇才,能親眼目睹她的劍法,當真是三生有幸!”

法空道:“不是每天都有?”

“十天一次。”李二道:“所以說大師運氣好,而且位子也有限制的,一次一百二十人觀劍,不能超出一百二十人。”

“著實是好劍法。”法空贊嘆。

他目光穿過獨孤夏晴的衣衫,皮膚,看到了她經脈的氣息流轉。

他發現獨孤夏晴竟然隱隱摸到了第二層的門檻。

這得益于她劍法的精妙。

技近乎道,原本精奧的劍法,練到了極境之后,自然而然的衍生推進,竟然通往通神九階的第二階抱氣境。

雖然距離第二階完整還有一段很長的距離,劍氣轉化為神氣才處于萌芽期。

劍為何如此之快,便是因為劍氣異變,隱于外氣相融,可以虛空借力,借虛空之力。

法空看了大受啟發。

他先前的劍法與抱氣境沒有徹底融合,沒有發揮出神氣之神妙來。

原來,神氣可以如此讓劍速提升,而且是迅猛提升。

忽低幽忽高亢的琴聲之中,獨孤夏晴忽起忽落,劍光忽快忽慢,宛如一只白鶴在飛舞起落,翩翩優雅。

靈動自如,輕盈超脫,已然脫離了輕功范疇,飄飄如仙人。

眾人目瞪口呆,心醉神馳。

李二便是如此。

他瞪大眼睛,一眨不眨,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細微的動作,嘴里喃喃道:“這是仙人之舞,真是仙女下凡!”

法空點頭附和:“如謫仙劍舞,確實驚世,當世罕有!”

李二喃喃道:“我若有這般劍法,天下何處不可去得!”

法空笑了。

這句話可能是所有人都想到的。

如此劍法,誰不想擁有?

李二一眨不眨的盯著湖水之上飛騰婉轉,如飛天一般的獨孤夏晴。

手指輕輕顫動,宛如抽筋了一般,卻是在不由自主的模仿獨孤夏晴的動作。

獨孤夏晴的劍法玄妙,劍意精純,觀之會影響對劍法的理解。

就像練書法之人看到王羲之的書法,看過之人與沒看過之人,對書法的感受是截然不同的。

觀獨孤夏晴劍法,大開眼界,從而知道劍法之精妙幾何,劍法之極限在哪,對劍客來說至關重要。

觀獨孤夏晴的劍法,收獲將遠遠超過想象。

法空若有所思,一邊觀瞧一邊在比較,吸納她劍法之中的精妙之處。

他眼睛看到的不僅僅是劍招,還有心法運轉,甚至還能清晰感受到劍招中所蘊含的劍意。

劍法與心意相合,凝成如此精純的劍意,能強烈的影響對手的心境,算是更上一層樓的劍法。

一般的高手面對她,恐怕連動手的機會都沒有,恍惚之中稀里糊涂的已然中劍。

法空一邊感慨贊嘆一邊欣賞。

“錚錚錚——!”琴聲陡然高亢,響遏行云。

她忽然升空,輕飄飄劃出一劍。

劍氣凝聚到了最精純的程度,脫劍而出。

湖面出現一道裂溝,從她身前一直延伸到一座回廊,竟然有近百米之遠。

這一道長溝沒有合起。

好像湖水不是水,而變成了雪一樣,裂溝久久不消失,保持原狀,看著極為奇異。

“錚錚錚!”琴聲再次高亢。

她在空中又輕飄飄劃出一劍。

劍氣凝而不散,仿佛拉成了一條長有百米的劍,橫壓在了湖面上,形成一道裂溝。

“錚錚錚!”琴聲又高亢。

她又劃出一劍。

這一次,劍氣射向法空與李二所在的畫舫,一直延伸到畫舫跟前,繼續往前。

法空眉頭一挑。

她發出三劍已經是極限,最后這一劍,劍氣不夠精純,有些失控,竟然沒能及時停住。

身在空中的獨孤夏晴微微色變。

她知道自己這一劍的威力,大宗師也擋不住。

她忙猛的運功,身劍合一,宛如一道白虹直貫天空,朝法空這邊射來。

法空輕輕一拂袖。

精純劍氣頓時被無形的神氣所化解,無聲無息停在了畫舫之前,好像獨孤夏晴并沒失誤。

獨孤夏晴在空中看到了這異狀,心下舒一口氣的同時,清亮的眸子看向法空。

法空微微一笑,抱一下拳。

獨孤夏晴在空中一折,前沖之勢逆轉,飄飄返回了她原本的畫舫,鉆進畫舫之中。

琴聲平息。

天地之間恢復了寧靜。

回廊之上的人們紛紛閉上眼睛,回想先前所見,回味其劍中所蘊的仙氣。

如果能將這仙氣融入自己的劍法之中,自己劍法必然更上一層樓。

一時之間,沒有人說話。

唯有李二喃喃道:“獨孤夏晴看向我了?是朝我看了一眼,是不是,大師?”

法空微笑點頭:“確實是看了你一眼。”

“大師,我覺得自己……”李二摸摸自己心口,怦怦跳得厲害,喃喃道:“我覺得我喜歡上了獨孤姑娘。”

法空微笑不語。

這心跳加快,可能不是喜歡,而純粹是嚇的。

李二沒感覺到驚恐,可他的身體已經自行反應,感覺到了大宗師的壓制。

“怎么辦?怎么辦?”李二喃喃道:“我配不上孤獨姑娘啊,怎么辦?”

法空笑道:“走吧。”

“走?哦,好吧,該走了。”李二朝著遠處的畫舫看去,那一艘畫舫已經漸漸遠去,消失于茫茫的湖面,消失于蒼茫夜色中。

他心中滿是惆悵,空蕩蕩的難受,感覺天地仿佛失了顏色,嘆息道:“世間怎會有如此劍法,有如此仙女。”

法空眉頭挑了挑。

獨孤夏晴只能稱之為眉清目秀,與真正的絕色相差巨大,只是一襲白衣如雪,氣質清幽脫俗,讓她有了迥異于平庸女子的動人魅力。

尤其她舞劍之際,宛如飛天在世,仙女謫世,平白增添了無窮魅力,光彩奪目,震撼人心。

法空轉身回到畫舫內,盤膝坐下,回想先前的劍舞,還有這套劍法。

這劍法精妙程度極罕見,憑此劍法竟然能摸到通神九階中第二階抱氣境,在他所見諸劍法之中堪為第一。

“這是什么劍法?”

“飛天神劍。”

“飛天神劍……”法空點頭道:“恰如其分。”

“唉……,每次見到這劍舞,心里都不是滋味,會莫名其妙的難受,明明很美的。”

“可能是因為絕望吧,無望吧。”法空道。

兩人正說話,外面忽然響起一道清冽聲音:“獨孤夏晴見過二位先生。”

“獨孤姑娘!”李二頓時猛的站起,臉色大變,忙摸摸自己臉,再低頭看看自己衣裳。

法空起身撩開簾,來到船頭,看到另一艘畫舫正與自己這艘畫舫并肩。

兩人速度一致,方向一致,保持著彼此之間的距離不變,展現出了高明的操船之能。

另一艘畫舫船頭站著一襲白衣如雪的曼妙女子,眉清目透,氣質清冽,正是獨孤夏晴。

她抱拳道:“不知二位先生尊姓大名?”

“我叫李二,他叫法空。”李二鉆出來站到法空身連,抱拳笑道。

法空無奈看一眼李二。

這李二不是很貪玩,應該沒少碰女人的,偏偏栽在獨孤夏晴手上,竟然被迷得暈頭轉向,什么都說了。

自己的名字應該傳到大云來了,獨孤夏晴未必不知道。

“法空?”獨孤夏晴若有所思的盯著他,清冽目光在他帽子上轉了轉,輕聲道:“我聽過這個名字,大乾的神僧法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