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07章 劍舞

第407章 劍舞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07章 劍舞

法空恍惚中,仿佛置身于神京城。

不管是神京,天京還是云京,好像都是一處地方,不同的建筑風格,不同的人們,但有著一股相同的氣息。

這是紙醉金迷的氣息。

頭頂高掛著一串串燈籠,將大街小巷照得明亮,但又不如白天的明亮。

亮如白晝,卻不如白晝。

這樣的燈光下,人們內心變得躁動,平時枯寂的心,此時莫名的泛起波瀾。

情緒變得豐富,灼烈。

宛如一個沉悶之人喝酒微醺之后的反應。

大街兩旁是各種各樣的鋪子,五花八門,包羅萬象,總有能夠吸引你的東西,勾住注意,停住腳步,流連忘返。

法空穿梭于人流之中,感受著浮躁與喧囂。

“好——!”

“好好好!”

遠處忽然傳來驚天動地的吶喊與吆喝。

他順勢走過去,看到了一個一丈高的圓臺。

圓臺直徑五米左右,上面正有兩人在激烈搏殺。

圓臺周圍擠滿了人群,興奮的盯著戰成一團的兩人,不時的吶喊助威。

兩個都是青年,相貌平平,一個還略有些跛,但身法比正常人更靈動。

另一個青年憨厚壯碩,身法差了一些,雙拳卻如生錘,揮舞得虎虎生風,拳拳如流星錘。

“砰砰砰砰……”兩人拳腳相交,發出敗革之聲。

兩人都有橫練功夫在身。

“砰!”壯碩青年忽然被砸到后背,踉蹌一下差點兒沖出圓臺。

跛腳青年得意的后退兩步,他剛才身法忽然一快,倏的躥到了對手后背,狠狠的來了一拳,砸得結結實實。

他得意的拍拍巴掌,擺手道:“你敗了,下去吧!”

憨厚壯碩青年不甘心的張了張嘴。

“下去!”

“敗嘍!”

“下去!”

“下去下去!”

“這是輸不起啊!”

“丟人,是哪一派的?”

下面圍觀的人們七嘴八舌的起哄。

憨厚壯碩青年大聲說話才能壓得住周圍喧鬧,大喊道:“我明天再來!”

跛腳青年撇撇嘴,一臉不屑:“別白費勁了,你身法差遠啦,力量再大有什么用,打不到人吶,回去好好練身法去吧!”

憨厚壯碩青年不服氣的喘幾口粗氣,恨恨的一躍而起,在空中踩中一個人的腦袋,惹來那人的破口大罵。

大罵聲中,那中年男子緊跟著躥起,在空中追上了憨厚壯碩青年,各自出拳。

“砰砰砰!”兩人在空中對了三拳。

“好——!”周圍人們吆喝。

“就該給他點兒教訓!”

“廢了他——!”

憨厚壯碩青年不敵那中年男子,三拳之后,身子直直下墜。

人們迅速往旁邊一撤。

“砰!”他結結實實摔到地上,雙腳下陷一寸,嘴角已經出了血。

人們則不再看他,轉身看向另一個躍上圓臺的青年。

圓臺上很快又打起來。

法空若有所思。

他心眼打開,看到了這條大街上竟然有三座這樣的圓臺,而另一條街上則有四條。

方圓十里之內,竟然有十六座這樣的圓臺。

臺上都有人在激斗,下面的人們在吶喊,氣氛熱烈。

除了這些圓臺,還有一些酒樓,茶館,里面都是如此,都有人以廝殺為戲,打得激烈,不時有人受傷退出。

法空搖搖頭。

這跟神京確實不同。

神京的百姓更多的愛好是聽書看戲,瓦舍勾欄,或者喝酒劃拳,或者高談闊論。

人們是不準動手的,否則步兵四衙門便要找上來,輕者教訓一頓,重者投入大牢好好吃一陣子勞飯再說。

兩邊的民風確實不同。

他轉了幾圈,然后來到了李玄風所在的府邸。

卻是一座五進大院。

這是戶部侍郎的建制,并不逾禮,云京的官員極盡奢華。

一個部侍郎的府邸,抵得上神京的王爺府邸。

一者是兩國的富裕程度不同,二者是風氣不同。

神京崇尚節儉,雖然百官們并不節儉。

而云京崇尚奢華,百官們變本加厲,奢華之極。

法空不由的想到了前世那些中東石油國家,個個富得流油,自然是處處奢華。

李玄風正在書房里讀書,對面則坐著一個面白無須的老者,神色沉肅,也拿著一本書在讀。

兩人端坐于書房,一句話不說,靜得落針可聞,唯有不時翻動書頁的聲音。

法空看了看李玄風,發現他變了一番模樣,變得更加沉穩從容。

這一次的歷練對他刺激極大,讓他迅速變成熟,顯然讓對面的老者頗為滿意。

法空又看到阿大阿二他們正站在書房四周,躲在陰影里,懶洋洋的打個呵欠,顯得極無聊。

法空想了想,聲音在阿二的耳邊響起:“我是法空,一個時辰之后,我們在驚鴻樓相見。”

驚鴻樓是一座類似于觀云樓的大酒樓,是云京城最頂尖的酒樓之一。

這里一頓飯可以吃掉一家人一年的花銷。

法空對錢財已經沒有了感覺,尤其是神水出來之后,銀子只是一個數字而已。

他在時輪塔里貯存了不少銀錠,到時候直接用銀錠結帳便是,九牛一毛。

李二一身灰袍,大步流星上樓之后,左右顧盼,看到了法空時,遲疑不決的打量他。

法空來見李二,恢復了自己原本容貌,只是換了衣裳,戴了帽子,變得越發的平平無奇不惹人注意。

法空伸手招了招。

李二慢慢悠悠來到近前,上下打量他,嘿嘿笑了:“真是大師你?”

法空微笑頷首:“別來無恙?”

“嘿,就那樣,混日子唄。”李二擺擺手,坐下來招呼小二過來,信口點了十幾道菜,又問法空喝什么酒。

法空說客隨主便。

李二便又要了兩壇酒。

待小二退下,李二笑呵呵的道:“大師你怎來云京了?是過來游玩的,還是有什么事?”

“游玩。”法空道:“見識一下云京的風土人情,開一開眼界。”

“嘿,那你可得好好住一段日子,要不然真體會不出我們云京的妙處來。”

“現在已經體會得到。”法空笑道。

筷子是銀的,碗也是銀的,這驚鴻樓的奢華可見一般。

“大師來多久了?”

“一天了吧。”

“一天哪夠,待會兒吃過飯,我帶大師去一處地方,保準你滿意。”李二嘿嘿笑道。

法空搖頭失笑:“我吃過飯就要動身離開了,臨走之際過來看看你。”

“我有什么可看的。”李二道:“吃得香睡得好,稀里糊涂就是一天。”

法空笑道:“這何嘗不是福氣。”

李二嘿嘿笑了。

兩人又閑聊了幾句,法空說起自己的來意,是要托阿二帶兩句話給李玄風。

“我畢竟身份敏感,不宜與李公子相見。”法空道:“便請你代為吧。”

李二神色頓時肅然。

法空道:“李公子他還在查是誰出賣了他吧?”

“對,公子肯定是不甘心的,還有后面的追殺,都是要報仇的。”

“那便李公子,截殺之人與出賣他的人并不是同一撥,一撥是叫陳雷,另一個叫周云浩。”

“陳雷……周云浩……”李二用力點頭:“記住嘍,這兩個孫子可把公子害苦了,一定要收拾他們的。”

法空微笑點頭。

這時飯菜上來了,兩人開吃。

李二一邊吃一邊給他描繪云京的一些好玩的地方。

著重強調,即使再怎么急著走,有一種也要去的,否則就白來一趟云京。

這便是孤獨家的劍舞。

孤獨夏晴的劍舞乃是天下一絕,據說觀看之后,對劍法的領悟會更上一層樓。

據說獨孤夏晴已然是大宗師。

大宗師有大宗師的排場,不該再在人前舞劍賣藝了。

可獨孤家一向以劍舞聞名于世,顯于人前,所以絕不能拋棄傳統。

來云京的劍客,如果沒有看這獨孤劍舞,那當真是白來一趟云京,所以一定不能錯過的。

法空被他說得蠢蠢欲動,心生好奇。

“嘿嘿,怎么樣,大師今晚去看看?……大師你運氣好,十天一次劍舞,恰好趕上了!”李二執銀壺,替他斟滿銀杯。

法空緩緩點頭:“看看也好。”

這位獨孤夏晴引起了他的好奇,大宗師舞劍,確實是難得一見。

“那我們吃過飯后便去,大師稍等哈,我要找關系弄位子。”李二端起銀杯一飲而盡,敬了法空一杯,放下銀杯匆匆而去。

法空的心眼一直打開,欣賞著驚鴻樓的風景。

何為驚鴻,便是碰觸到天上飛鴻,可以想見其樓高,遠遠超過其他酒樓。

法空估計這樓有三十米高,如果在前世,不過是尋常的小高層而已。

到了這里,三層,三十米高,竟然有遮天蔽日,直入云霄之感,形成強烈的視覺沖擊。

法空一直在研究為何如此,是建筑之美妙,還是別有玄妙。

驚鴻樓里非富即貴,酒樓是環形,中央的天井是一座高臺,臺上便有武林高手在爭鋒。

法空發現他們的修為只有宗師境,不過年紀輕輕便是宗師,已然是天才人物。

但招數之精妙,遠遠不是一般宗師可及,法空看得都覺得贊嘆驚喜。

大云武學確實有獨特之妙。

一會兒過后,李二滿臉紅光的回來,嘿嘿笑道:“大師你運氣確實極好,真被我弄到了位子,只剩下這兩個位子。”

“那便過去看看?”

“走走。”李二忙點頭。

兩人出了驚鴻樓,一直隨著李二往東走,一直走出了東城門,出了城便是一個碼頭。

人來人往,熱鬧非凡。

他們踏上一條畫舫,駛離碼頭慢慢朝著湖里而去。

畫舫一直駛出一刻鐘,遠處便看到了數條火龍。

卻是湖上建了幾條回廊,檐下掛著一串串燈籠,燈光明亮,遠遠看上去便是一條條火龍橫亙于煙波浩淼的湖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9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