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98章 皆滅

第398章 皆滅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98章 皆滅

她沉吟一下,決定還是讓綠衣司的人來解決。

自己一個個搬走的話,反而會惹起綠衣司的疑惑。

林飛揚的那個提醒,讓她心中警惕心濃重。

南監察司竟然還在綠衣司里找到了內應,顯然是收買成功,有人看到了南監察司更加光明的前景。

這種事一旦爆出來,那此人便將無容身之地,縱使回南監察司也會受排擠。

不管在哪里,內奸都是讓人反感與戒備的。

今天能反叛那一邊,明天說不定就叛離這一邊,總之是不值得信任。

自己要想辦法找到這個內奸才好,便是大功一件。

可惜如大海里撈針,終究還是要落在法空身上。

“住持,為何不直接把那些家伙殺掉呢?”林飛揚回到金剛寺外院,來到法空的院子里好奇的問:“那些家伙想殺我們,還留他們性命?”

這一幫人便是在城外的那一批,準備時刻沖出來的那一批,結果沒能如愿,卻來到這邊做護衛。

這件事看似隱秘,其實查起來進展極快。

虛靈老和尚知道瓊溪派的背后是釣月道。

法空再看一下那趙萬方,通過宿命通看到趙萬方是釣月道秘密弟子,奉命暗算法空。

“一下殺光,鬧得太大,南監察司能查到我們頭上。”法空搖頭。

林飛揚哼一聲道:“要不然,我慢慢的殺?一天一個,或者幾天一個?”

“先不急。”法空道:“這些人嘛……李少主不想殺,綠衣司的人未必會留著他們。”

“也是,綠衣司確實有很多狠人。”

“南監察司也不是從前的南監察司了。”法空端起茶盞輕啜一口:“招兵買馬,實力擴充得厲害,還是有很多高手喜歡參與到這種事來的,會覺得很刺激,而且也有很大的機會。”

“就是因為端王爺是皇子?”

“信王爺便是一例。”法空緩緩點頭。

信王是開了一個極壞的頭,讓世人看到了皇帝偏起心來,是多么的固執。

那么多朝臣都沒能讓皇帝改變主意。

現在又出了一個端王,也是行事瘋狂,司正還是做得好好的,而且端王的瘋狂比起信王還差遠了,小打小鬧而已。

投于南監察司,便相當于托庇于端王之下,也相當于站在了皇帝一邊。

南監察司再胡來,端王也能穩穩的,所以行事可以肆意。

“哼,端王又如何,皇子又如何,”林飛揚不屑:“惹火了我,直接宰了他!”

法空失笑。

林飛揚道:“宰了他,我直接逃到大云或者大永,也不是不能活。”

憑自己大宗師的本事,天下大可去得,哪里都能活得好好的,至于說法空。

他有神足通,隨時能找到自己。

法空搖頭道:“你真要殺了端王,皇帝那一關你就過不去,沒機會逃到大云或者大永。”

林飛揚不在乎的道:“死了也沒什么,不是還有大光明咒嘛,還有這往生咒。”

他知道法空正在研究的往生咒。

能將死人的魂魄招過來,養在身邊,除了不用吃喝拉撒,跟活著也沒什么不一樣。

法空搖頭:“這個念頭趁早打消,活著總比死了強,能不跟端王直面沖突就別沖突,是最傻的。”

“明白,臉上笑嘻嘻,”林飛揚笑道:“該下手的時候,暗中下手。”

“正是。”

“嘿,這個我最擅長。”林飛揚握了握拳頭:“也不知道為什么,我就是看南監察司不順眼。”

“他們行事太張狂所致。”法空搖頭:“但你要記得,南監察司不是所有人都一樣的,每個南司衛都不同。”

張狂之人最看不得張狂之人。

林飛揚狂傲,所以分外容忍不了別人狂傲。

“行吧,那我去做飯了。”

李鶯站在樹林前,看著如疾風般沖到近前的八人。

當頭之人是一個老者。

劍眉修鼻,丹鳳雙眼,冷電森森,一看便知道是一個不好說話之人。

李鶯抱拳一禮:“見過徐供奉。”

她認得這是綠衣外司的供奉徐少白,已經見過五六次,算是熟人了。

并非三大宗的也不是魔宗的,是一個中立宗門的長老,大宗師修為。

綠衣司供奉徐少白淡淡道:“李司丞,干得漂亮!”

李鶯勉強笑笑,指了一地的眾人:“我越想越覺得不對,便返回來偷襲了一把,……這些人會是證人,所以只好封了穴道,還是帶走的好。”

徐少白冷冷道:“直接宰了便是,何必費這么多麻煩。”

“直接宰了?”李鶯遲疑。

徐少白道:“李司丞看來還沒看清楚我們跟南監察司的恩怨,沒認識到我們是不死不休的對頭,誰心慈手軟誰倒霉!”

“這些人雖然可惡,可也罪不至死,看他們好像沒有殺我們的意思。”

“你想錯了。”另一個老者嘆氣道:“我們打聽到的消息卻是他們要把你們全部滅掉。”

“方供奉……”李鶯蹙眉看向這老者。

卻是一個矮胖老者,圓圓臉龐,白白胖胖,看著很討喜,讓人不由自主的放松,想要親近。

這是綠衣司的另一個供奉,原本也是綠衣外司的供奉方致遠。

眼前這八人有四個綠衣外司的供奉,四個綠衣內司的供奉,現在雖然已經合并,可內部關系還是分內外司的。

時間尚短,兩幫人沒有融合,彼此仍舊保持著警惕。

方致遠哼一聲道:“你覺得他們沒這么大的膽子,一口氣端了我們綠衣司的司丞,是吧?”

“這么做就太瘋狂了。”

“瘋狂才是端王要營造的,他要讓所有人都畏懼,以便于能夠最快速度打開南監察司的局面。”

“可是……”李鶯還是難以置信。

“李司丞你只是一個司丞,眼界當然不如端王爺,我們做屬下的,甭管那么多,殺便是了。”方致遠圓胖的龐掛著笑呵呵的笑容:“天塌了有高個頂著,老孟,動手!”

“是。”一個中年男子應一聲,揮揮手。

頓時兩個綠衣外司的供奉飄掠過地上躺著的十幾個人,悠悠返回。

看著速度不快,其實僅是一眨眼。

李鶯沒再說話。

自己沒親手殺他們,已經是仁至義盡,他們自己命運不濟難逃一死,那就怨不得自己了。

“……山洞里還有人?”一個供奉皺眉。

他一閃身,宛如離弦之箭射進山洞,片刻后出來,手上已經提著齊湛塵的尸首。

“咦,這個家伙?”

“齊湛塵吧?”

“是他。”

“這老家伙竟然死了,死得好!”

他們的目光落到了李鶯身上。

能殺死齊湛塵的,也只有眼前這個奇才了,奇才中的奇才,讓無數天才黯然失色的李鶯。

“小李,殺得好!”徐少白露出笑容:“就該這么干!”

李鶯笑了笑。

徐少白頷首:“那我們走吧,哦對了,齊湛塵的尸首埋了吧,畢竟是大宗師。”

“正是。”其余幾人點頭。

大宗師的待遇是不同的,他們一人一掌,很快出現一個深坑,將齊湛塵埋了進去,還豎了一個碑:齊湛塵之墓。

一行人飄飄而去。

法空站在藏經閣前的回廊上,看到了這一幕,露出微笑。

感覺很不錯。

算人于無形。

這才是自己神通的真正妙用。

不過還是自己的修為不過關,如果真能橫壓天下,世間無敵,又豈用費這么多的事?

恐怕對方連動手的心思都不有,生不出敵對之心,唯有避自己的鋒芒。

隨后的幾天,他一邊在研究凈瓶的妙用,一邊在觀察著李鶯那邊的進展。

南監察司毫無動靜,并沒有如李鶯所想的那般不顧一切的刺殺她,想方設法打壓她。

反而好像什么事也沒發生。

南司衛依舊行事肆意,威風十足。

卻沒有再找綠衣司的麻煩。

而綠衣司也沒再找南監察司的麻煩,兩個衙門難得的保持了安靜與克制。

法空知道,這既是暴風雨后的寧靜,也是下一次暴風雨前的寧靜。

他也知道為何如此。

南監察司正在抄李鶯的老窩,正在給殘天道施加壓力,要殘天道派高手進入南監察司。

殘天道暫時擋住了這壓力,可這壓力會越來越強,南監察司的小手段會越來越多。

到頭來,李鶯為了殘天道恐怕只能加入。

南監察司現在的目標不是殺李鶯,而是挖來李鶯。

這對綠衣司是莫大的打擊,也能得到李鶯這樣的超頂尖高手。

法空看得贊嘆。

這位端王爺確實胸襟不俗,在這般情形下,竟然想的不是殺死李鶯,而是要挖來李鶯。

法空所看到的李鶯的未來,最終是加入了南監察司的,成為南監察司的一位司卿。

司丞與司卿可謂是一道鴻溝。

沒有奇功,功勞不夠而年限到了的,司丞只能進入分司做一名尋常司員,成為司卿的概率罕之又罕。

奇功不是那么好立的。

如果寧真真在大永那邊做得好,立下奇功,便有望直接回來做司卿,立不下奇功,那就無望。

進了分司做一個尋常司員,立功的機會就很少了,想升到司卿更難。

不像是在各丞,隨隨便便就有立功的機會,不在前線,立功的機會就少了太多。

到了司卿,就能初步掌握自己的命運,李鶯抗拒不了這機會也是理所當然。

法空摸著下頜思索。

要讓李鶯加入南監察司呢,還是留在綠衣司?

怎樣才更有利于自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