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97章 皆封

第397章 皆封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97章 皆封

李鶯搖搖頭。

暗算誰不好,非要暗算法空,這與找死沒有什么兩樣。

釣月道終究還是忍不住對法空動手了。

自己早就料到這般情形。

不過釣月道比自己想象的更能忍,竟然一忍再忍,一直沒對法空出手。

這一次終究還是沒忍住。

而且手法隱蔽,竟然是借刀殺人。

借著風頭正盛的南監察司的勢來殺法空,確實是手段高明。

可惜,他們算錯了一點,法空的神通。

有神通在,還有金剛不壞神功,幾乎不可能殺死法空,當初他金剛不壞神功的層次還淺,用大宗師強殺還有可能。

現在已經失去了強殺的機會。

便是大宗師親自出手也沒用。

釣月道可能看到了這般,所以要借南監察司的勢,甚至借朝廷的勢來殺法空。

不能不說這手段原本是很高明的,算人于無形中,引千斤之力壓下。

換了一個人,避不開逃不過,可法空有神通在。

紛涌的念頭一閃而過,她輕輕一振劍,淡淡道:“不想死的別攔路。”

中年男子帶著一群人迅速把她圍在當中,冷笑道:“你逃不出去的!”

大宗師也被美色所迷,色迷心竅,竟然被她逃出來了。

看山洞里的動靜,正在激戰。

很顯然,他們七個也是被李鶯的美色所迷,舍身排擠她逃出來。

自己只要稍擋片刻,憑大宗師的本事很快就能追上來,到時候自己就立了大功,說不定還能再升一級。

李鶯的劍法是好,可這是在南監察司,她敢在眾目睽睽之下殺南監察司的人?

諒她沒這個膽量!

李鶯瞥一眼黃玉楓他們,揚聲道:“你們先走,不要糾纏,別殺人。”

“好!”黃玉楓侯景明他們應一聲,出掌驟然迅猛,逼退小羅四人之后轉身便跑。

他們此時都拿出了絕頂的輕功,壓箱底的保命本中,宛如七縷輕煙一掠而過。

帶頭的中年男子正要吩咐手下去攔住他們,卻被李鶯打斷:“你是何人?我劍下不斬無名之人。”

“好大的口氣!”中年男子相貌平平,僅看他容貌,不會特別注意到他。

他看時機已經錯過,追是追不上,那就留下這個李鶯,留下她一個抵得上剩下的七個。

他雙眼微瞇,冷光從眼縫里迸射出來,格外的陰冷,冷冷吐出幾個字:“南監察司司丞趙萬方!……舍身一人為救他們,真是好胸襟,可惜你走不掉了!”

李鶯果然是不敢殺人的。

但大宗師呢?

難道是被李鶯用美色迷住,然后趁機暗算,令齊湛塵這個大宗師供奉受創?

“趙萬方。”李鶯輕輕點頭:“你若讓開,便不取你性命。”

能偷偷暗殺,便不在大庭廣眾之下殺。

自己答應法空殺他,卻沒說今天殺他,可以改日再暗殺嘛。

想到這里,她暗自一笑。

這點兒小心機一耍,自己好像占了大便宜似的,心里一下平衡了。

“讓開?哈哈!”趙萬方大笑。

李鶯道:“你指望的那大宗師已經被我殺了,你覺得自己能擋得住我的劍?”

“你殺得了大宗師,卻未必殺得了我們!”

趙萬方暗自搖頭,好大的口氣,她敢在南監察司殺南監察司的供奉?她沒這個膽量的。

他心中篤定,臉色陰沉,緩緩道:“諸位,她是綠衣司的李鶯,大功便在眼前,不用殺她,只要攔住了她,所有人都有大功,大家還等什么,并肩一起上!”

“上!”其他人雙眼放光沖向李鶯。

李鶯暗自搖頭。

這些南監察司的人還真是眼窩子太淺,更重要的是太傲慢,真以為南監察司是天下第一,無人能惹?

他們沒看到自己殺大宗師供奉,還以為自己真不敢殺他們。

南監察司這種手段都用出來了,自己還不敢殺人?

劍光一閃,一抹寒光掠過了趙萬方的脖頸。

她化為一縷黑煙,倏的從人群中穿過,快得離奇,一眨眼到了人群之外,鉆進樹林不見蹤影。

“趙司丞?”

“趙大哥?”

“趙兄弟?”

人們不去追李鶯,一股惱沖上前,圍住了趙萬方,一臉關切的詢問。

這一道寒光掠過趙萬方的脖頸,也讓他們心里發寒,動作便一緩,不但不阻擋她,反而主動避讓。

他們不敢追李鶯,一股腦跑到趙萬方身邊裝作關切的樣子,七嘴八舌的追問。

這樣顯得有情有義,又能掩飾自己的膽寒與怕死,可謂一舉兩得。

趙萬方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喉嚨正汩汩往外冒血。

鮮血涌出喉嚨,沿前胸順勢而下,流到前襟再簌簌的落地,迅速被地面的泥土所吸納。

他雙眼已經沒了神光,宛如一尊雕像。

“趙司丞他……”

眾人面露戚容與怒容。

心悸于這一劍的快及狠。

同時慶幸自己的識時務,見機不妙馬上退縮,否則這會兒自己也一樣的下場。

“好個李鶯,敢殺我們司丞,我們南監察司跟她沒完!”

“對,沒完!”

“行了。”小羅四人飄到近前,臉色陰沉的掃一眼眾人,擺擺手:“各歸其位!”

他們四個看向趙萬方,臉色沉肅。

暗自搖頭。

不殺奸的不殺懶的,只殺不長眼的。

不過也難怪,剛才在山洞里的那一劍,外面也看不到,這趙萬方恐怕以為李鶯是仗著身法快及美貌才逃出去的。

李鶯奔出樹林,才發現自己所在竟然是城外,并不在神京城內。

她暫時沒有進神京城的想法。

心有所感,飄飄而行,很快來到了十里外的一座山峰,看到了站在峰頂的法空。

法空負手而立,紫金袈裟飄飄,有一種要被烈風送到天上之感。

“李少主,好劍法。”法空轉過身來,笑容滿面。

李鶯合什一禮:“多謝大師相救。”

法空笑道:“你覺得內疚吧?”

李鶯搖頭。

趙萬方身為釣月道的人,看到自己僥幸脫困,不但不想辦法相助,反而要把自己攔住而立大功。

這種利欲熏心之輩,殺了便殺了,即使面對釣月道也能毫無愧色的反駁。

不是自己手辣,是他不義在先。

如果不是釣月道的人,這么做無可厚非。

同為魔宗六道,竟然落井下石,死有余辜!

“大師真是好手段。”李鶯嫣然微笑:“不臟自己的手,還能除掉威脅,佩服。”

法空點點頭:“其實對釣月道的人,殺了便殺了,可他是南監察司的人,現在也就你們綠衣司能肆無忌憚的殺南司衛了。”

“大師覺得形勢會如何發展?”李鶯道。

法空道:“我一說話,未來就會變改,所說的就不準了,每說一次就變一次,所以還是不說為好。”

他目光忽然變得深邃,片刻后便恢復。

李鶯盯著他看。

法空道:“李少主不如出去避一避,躲一躲風頭。”

李鶯皺眉。

法空這話意味著南監察司這一次又要占上風,綠衣司保不住自己。

她當初沒逃走沒反抗就是考慮了這一點。

現在自己的猜測成真。

想想也是。

綠衣司的司正怎能與端王這位皇子相提并論?

自己如今殺了南監察司供奉,南監察司無論如何一定要殺自己的。

想想也真是造化弄人。

自己原本是要加入南監察司,到頭來卻成了南監察司的仇人,好像有無形的大手在撥弄這一切。

想到這里,她盯向法空。

這只無形的手是不是法空?

法空道:“你現在露面的話,南監察司一定要治你的罪,畢竟眾目睽睽之下殺了大宗師供奉,綠衣司也無話可說,現在南監察司掌管這一切,綠衣司只有外事之權。”

“如果不露面,我便要被追殺?”

“如果不露面,綠衣司的轉寰余地就大了,可以說你已經被派往境外執行機密任務。”

“我要流亡于大乾之外?”

“現在看,只能如此,……留在大乾,你是難逃懲罰的,不把你拿下,南監察司怎能立足于世?”

“我這是走上一條不歸之路了。”李鶯淡淡道。

“天無絕人之路,”法空微笑:“其實還有一條路。”

“把目擊者全部解決。”法空微笑道:“來個死無對證,一切便可有分說。”

“死無對證……”李鶯皺眉沉吟:“全部殺掉?”

法空道:“你若不忍心,可以不殺他們,封了他們穴道,把他們囚于某處,就像他們當初對你的那般。”

“……只能如此了!”李鶯緩緩點頭。

法空微笑:“就知道李少主會選這一條路。”

他輕輕拍一下巴掌。

林飛揚一閃出現:“住持,弄妥了。”

法空微笑道:“李少主,那我便告辭,他們都被封了穴道,剩下的不必我多說了。”

“……多謝。”李鶯緩緩道。

不管怎么說,法空都是幫了自己的大忙。

否則,今天這一關未必過得去。

雖然現在是一堆麻煩,卻比丟了性命強,自己最不怕的就是麻煩!

李鶯天性堅毅,不視麻煩為麻煩。

“林飛揚已經知會綠衣司,他們馬上便要到了。”法空合什微笑,一閃消失無蹤。

林飛揚道:“李少主,你們綠衣司里有投靠南監察司的,小心暗算。”

他也一晃消失無蹤。

李鶯斜長入鬢的細眉蹙起。

法空會騙人,林飛揚卻不怎么騙人,不會無緣無故說這話。

她抬頭看一眼遠處,隱隱感覺到有人靠近,于是飄身返回,看到了躺一地的南司衛。

個個僵硬不動,唯有一雙眼睛能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