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75章 合并

第375章 合并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75章 合并

法空笑著搖頭。

他看到的與楚祥所說的不一樣,卻不想多說,免得影響未來。

他心眼時常觀照周圍,當然知道總有一些人想找金剛寺的麻煩,例如往金剛寺外院扔一些臭雞蛋之類,或者罵幾句金剛寺外院的香客們。

這些舉動總能被步兵衙門的人擋住。

而且步兵衙門的人擋住之后,還會稍稍的“警告”一番,讓這些人知道知道厲害。

金剛寺的威名不俗,卻僅是大雪山宗的一處寺院,不如大雷音寺有威懾力。

法空只展現出了回春咒,展現出了驚人的救人之能,沒展示出威煞。

人們多數是畏威不畏德。

其他寺院對法空怨念極深,即使不能傷害到法空,也會想辦法惡心法空出氣。

即使被法空逮住,他們覺得法空身為高僧,也不能拿他們如何,頂多是教訓一頓而已。

冒犯他的成本極低,便導致了很多人蠢蠢欲動,卻統統被步兵衙門擋住,不能真正落到金剛寺外院身上。

法空道:“誰將接任王爺的位子?”

“現在還沒定好。”楚祥搖頭:“父皇要好好想一想,這比當初定南監察司的司正還麻煩。”

“那皇上要怎么處置南監察司與綠衣內司,可是要重罰?”

“唉——!”楚祥嘆氣:“手心手背都是肉,怎么罰?只能和稀泥了唄。”

“哦——?”

“南監察司有錯在先,綠衣內司有錯在后,而且南監察司死的人足夠多,算是補償了。”

“這樣不夠吧?”法空搖頭。

這般處置,南監察司與綠衣內司還會打起來,而且仇越結越深,無法化解了。

一旦如此,神京將震蕩,這應該不是皇帝想要的局面。

既要競爭也要保持在限度之內,皇帝才能左右平衡,而不必擔心一家獨大。

現在已經打破了這個局面,成了不死不休之局。

皇帝一定對南監察司那死去的十二人惱怒之極,破壞了他的大好局面與如意算盤。

世事便是如此不盡如人意,即使是皇帝也一樣難免。

“綠衣內司與綠衣外司合并,從此之后,不再有內司外司,只有綠衣司。”

“合并……”

“綠衣司負責外事,內事全部交由南監察司負責。”

“……皇上好魄力!”法空感慨道。

這樣一來,豈不是南監察司一家獨大。

那何必還要新建南監察司?

當初的綠衣內司與外司一個負責內,一個負責外,雖有競爭,卻沒太過厲害,既保持競爭也沒有一家獨大,皇帝可以左右制衡。

成立南監察司,一者是為了解放神武府,二者也是為了制衡綠衣內司。

前者可通過直接增加綠衣內司的編制與人手可以做到,如果不是為了后者,何必非要另起爐灶有一個南監察司?

現在看似增加了一個南監察司,其實南監察司便是從前的綠衣內司,換湯不換藥,瞎折騰一氣。

法空忽然念頭一動,若有所思。

難道,皇帝最開始的目的就是增強綠衣外司?

直接增強綠衣外司太過明顯,朝臣們會警惕為什么忽然增加外司?

可是為了發動戰爭?

而現在皇帝便可以麻痹眾人,順水推舟將內外兩司一合,既解決了解端,又增強了綠衣外司。

這么做可謂是一箭數雕了。

他想到這里,搖頭苦笑。

皇帝果然是皇帝,手段與戰略目光遠非一般人可比,自己是不及的。

他若有所思的看向楚祥。

神武府的動亂是不是皇帝所為?

這樣便能趁勢降罪于神武府,將其充入軍中,從而成為軍隊的一把尖刀。

步步為營,落子無聲。

皇帝在不知不覺中完成自己的戰略意圖,世人卻看不清楚,被弄得眼花繚亂。

法空深吸一口氣,覺得大開眼界。

但他硬生生憋住,沒打算跟人說,免得影響未來。

楚祥搖頭:“父皇也是沒辦法,綠衣內司不可能跟南監察司妥協,每一個綠衣風捕都是極不服氣的,怒火沖天,司正如果敢妥協,手底下的人就會離心離德,南監察司呢,也不可能妥協,二哥現在正意氣風發,目中無人呢,怎么能讓綠衣內司擋住路?”

“是,皇上確實不易。”法空附和。

心下卻暗嘆。

這是皇帝故意推動的,還是皇帝算出事情會如此發展,順勢而為的呢?

那么,望江樓那一場死人的事,是皇帝暗中推動的?

“現在這一招徹底解決了,南監察司不再有人掣肘,綠衣內司也不再擔心自己會被取代,各取所需,也就消停了。”

“真能消停?”

“我覺得沒問題。”

“但愿如此吧。”法空頷首。

仇恨的種子已經埋下了,怎么可能這么輕易的消除,要知道綠衣內司的個個都是宗門俊杰,心高氣傲,也意味著記仇,不可能這么算了。

還會繼續出亂子。

隱患已經埋下了。

皇帝想必不會在意這個,大方向正確就足矣,一些小的波折不足為慮。

兩人又說了一些閑話,楚祥叮囑法空別忘了去神武府找自己玩,神武府還是很有趣的。

法空答應下來。

隨后的幾天,風平浪靜。

朝廷也沒有傳來信王楚祥卸去九門提督的消息,顯然皇帝還在考慮繼任的人選。

這個位子既需要能力,更需要忠心,能讓皇帝徹底放心,所以很難選擇。

首先,不能偏向逸王也不能偏向英王,僅僅這一條就篩掉了大多數的能臣。

現在的朝臣們已然隱隱分成兩派,非此即彼,不是逸王一派便是英王一派。

想保持獨立、不加入任何一派者,往往都被擠出朝堂之外,像徐青蘿的父親便是一例。

也就信王身份獨特,才能保持超然獨立。

朝臣們是很難做到這一點的。

更何況,怎么取得皇帝的絕對信任,更是難之又難,皇帝生性多疑,幾乎不信人。

即使皇子,皇帝也不全信。

信王之后,還能相信誰?

現在看,皇帝一個也不信,所以遲遲沒有人選。

這天清晨時分,明媚的陽光普照四方,驅散著夜晚的寒意。

天空淡淡的霧氣在陽光下慢慢消退。

法空一行人剛出外院的大門,門外白霜覆地,踩上去打滑。

卻依然有一群白衣如雪的明月繡樓的繡娘們排隊。

法空朝她們合什一禮,然后便要去觀云樓吃早膳的時候。

這個時候,一群士兵簇擁著楚祥前來。

林飛揚法寧他們停住腳步,好奇的看向信王。

他們頭一次看到楚祥如此全副武裝。

一身光明鎧,通體閃動著銀光,兜鍪則閃爍金光,身邊是十二個披甲士兵如群星拱月。

楚祥來到法空近前,面露苦笑:“大師,我這算是能者多勞,還兼著九門提督。”

法空緩緩點頭。

他先前已經看到了,終究還是沒能削掉他的九門提督,沒有人能繼任。

都說皇帝冷落信王,在這件事上,卻不能不說信王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

皇帝對信王的態度很矛盾:既不寵眷,又要重用。

“我每三天會回來一趟,處理一下這邊的事。”楚祥笑道:“這倒是好事。”

能每三天見一次王妃,也算能夠接受。

如果不是因為這樣,他會堅決反對繼續兼著九門提督,太累人。

法空合什:“那就祝愿王爺一路順風。”

“借大師吉言,那我便告辭。”

法空的袖中飛出一串佛珠,落到楚祥手上:“王爺珍重。”

楚祥合什一禮,坦然接受了佛珠。

他知道這佛珠上必然加持著諸多佛咒,能保自己性命。

大宗師也不是無敵的,關鍵時候有回春咒保命,無異多了數條命,最好不過。

目送楚祥一行人離開,徐青蘿好奇的問原因。

法空說了楚祥要去神武府。

徐青蘿頓時好奇的道:“師父,神武府到底在哪里呀,都說神武府厲害,到底如何厲害?”

“神武府啊……”法空搖頭:“還真不知道具體在哪里,只知道距離神京不遠,便是神武府的弟子們也對神武府所在語焉不詳,稀里糊涂。”

“這怎么可能。”徐青蘿若有所思:“難道神武府有無形的力量干擾著人們精神?”

法空看她一眼。

徐青蘿吐了吐小舌頭,不再多說。

這種涉及到精神之事不能亂說,否則會暴露自己修煉虛空胎息經的秘密。

到了觀云樓,看到了李鶯與李柱周天懷正在吃飯,而在不遠處又看到了白敬謙。

白敬謙沒能坐在李鶯的鄰桌,顯然是事不湊巧,鄰桌沒位子又不愿意跟他交換,于是白敬謙只能坐到兩張桌子之后。

他不時的抬頭看李鶯,一臉迷醉神色,已經深陷進李鶯的美貌與風情之中。

他覺得李鶯一顰一笑、一舉一動,莫不風情萬種,牽動著自己的心。

即使不跟李鶯說話,只是看著她,跟她呆在一座酒樓,相隔這么近,已經是幸福無比之事。

他現在不奢望李鶯能喜歡自己,甚至跟自己切磋,只要能說上一句話已經足夠。

李鶯對他的目光視而不見,抬頭看向法空,合什一禮,面露淺笑。

法空微笑合什。

看到李鶯清臉玉臉忽然綻放笑容,白敬謙也忍不住笑,只覺得她美得讓人心碎讓人惆悵。

法空看到李鶯,便想到了兩顆大永高僧的舍利。

被凈瓶占去了這幾天,還沒仔細研究大永高僧的舍利,決定回去之后試試看這到底是哪兩位高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0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