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74章 離開

第374章 離開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74章 離開

她暗自慶幸,不由感慨。

在神京行事,當真是處處是坑,步步陷阱,一個不小心就會踩進去,萬劫不復。

宦海之兇險比武林爭鋒更隱蔽更驚險。

她有這般感受,李柱倒沒多想,只是覺得憋屈,沒能趁機好好的出掉惡氣。

周天懷想到了這一步的驚險,也暗自出一身冷汗。

李鶯雙眸很快清亮奕奕,恢復了昂揚斗志。

越是在底層,越是身不由己,只能挨算計,唯有到了高層才有算計別人的能力,自己苦苦追求的不就是能夠主宰自己命運,而不是被別人主宰的自由嗎?

法空這邊,小院里很安靜。

楚靈已經跑去后面的塔園找徐青蘿他們玩,一起練功一起切磋。

她的魚龍乾坤變在這切磋之中不知不覺提升,變化明顯,突飛猛進,當真是奇功。

徐青蘿他們看得贊嘆不已,羨慕不已。

不愧是皇家秘傳,高妙絕倫。

楚靈得意洋洋之余并沒有松懈。

她也感受到了徐青蘿他們也在突飛猛進,個個都是頂尖的奇才。

四人誰也不愿落后,爭先恐后,刺激了他們潛力,修煉進境極快。

這比獨自在宗門或者獨自在皇宮里修煉快了數倍,效果極佳。

法寧看到他們的進境,也不再多管他們的嬉戲,由得他們胡鬧。

法空獨自坐在小院的石桌旁,手里拿著凈瓶,細細端量,仔細感受著奇妙的曲線。

每看一遍便有一遍不同的收獲。

妙韻無窮。

半晌過后,他的聲音在楚靈耳邊響起:“殿下,這凈瓶有何妙用?”

楚靈正在練功,聽到這聲音,身形閃動,拖出一串她身形的影子,眨眼間來到法空近前。

勁風挾著她的幽香沖向法空。

法空紫金袈裟飄動,笑看向楚靈。

楚靈白皙光潔額頭一層細汗,渾身洋溢著勃勃生機與青春活力,瞥一眼這凈瓶:“皇祖母只說這是寶物,但到底是什么樣的寶物,那就不知道啦。”

“那這寶物是何來歷?”

“皇祖母說,這是萬年之前的寶物,甚至年代更久遠,已經歷經了幾朝,每一朝都藏在皇宮秘庫里。”

法空眉頭一挑。

“反正這絕對是寶物的,你瞧瞧,它像是那么久遠的嗎?”楚靈蔥白似食指在空中朝它劃著圈,指指點點:“看起來就是剛剛雕成的。”

法空緩緩點頭。

這凈瓶瑩光隱隱,處處透著新生的盎然之意,實在不像是上萬年之物。

歲月沒有在它身上留下滄桑。

楚靈忽然扭頭瞪向法空,大眼睛眨動。

法空笑看著她,露出詢問之意。

楚靈道:“和尚,你不覺認為這是假的吧?是皇祖母拿個新凈瓶糊弄你的吧?”

法空失笑搖頭。

楚靈哼道:“我看你也不必研究啦,多少年都沒人研究出來的,擺在那邊插個花就挺好的,……對了,花插到它里面一直不會衰敗,我覺得這是它的玄妙之處。”

“哦——”

法空端量這凈瓶。

難道如自己的回春咒一般,能夠提供充沛的生命力?

但回春咒不能讓花一直不衰敗。

花自有其生命周期,就像人一樣,生老病死,回春咒只能讓病消除,卻沒辦法消除死。

“我試試看吧。”法空道。

“行啊,反正你挺閑的,閑著也是閑著,說不定還能找到它別的妙處呢,我練功去啦。”

她再次拉出一串影子,跑回塔園。

法空用心眼觀瞧其內外,想看看瓶內有沒有玄機。

可這凈瓶內部一片氤氳,霧氣籠罩,竟然看不清到底什么模樣。

這一片氤氳霧氣硬生生擋住了心眼。

正常的霧氣是擋不住心眼的,別說霧,便是石頭金鐵都擋不住,心眼所觀,一切通透,無所遁形。

法空看著這一片氤氳,忽然生出熟悉感。

隨即想起,禁宮周圍原本就籠罩著這種氤氳霧氣。

后來功德之力凝成金睛,可以破開這霧氣,但皇帝所在的位置卻沒辦法破除。

他一直想弄清楚這霧氣是什么,現在正好碰到。

他沉浸于研究之中,不知時間的流逝。

待林飛揚來到身邊稟報信王爺到了時,他醒過神來,發現已經是夕陽西下。

信王楚祥大步流星而來,披著霞光,合什一禮,笑道:“大師,好久不見。”

法空微笑合什:“王爺,不過半個月而已。”

楚祥一屁股坐到石桌旁:“我卻覺得過了好久,唉……,這日子太難熬。”

法空坐到他對面。

林飛揚端上茶茗,無聲無息退去。

楚祥打量四周。

外面已經是寒風蕭瑟,而這里依舊滿園春色,晚霞之下,一切都生機盎然,樹木花草不受寒意的影響,傲然生長。

“大師,我是來告辭的。”楚祥道:“我很快便要離開神京了。”

法空眉頭一挑。

楚祥道:“我的九門提督終于要被削掉了,父皇剛剛松口。”

法空笑道:“王爺終得解脫了?”

“唉——!”楚祥長嘆一口氣,起身負手踱步兩圈,又重新坐下,苦笑道:“真要沒了這位子,我還挺不習慣的。”

“現在這個時機剛剛好吧?”法空道:“皇上也是體恤王爺的。”

“……是。”楚祥點頭:“現在朝堂上下都被綠衣內司與南監察司的事鬧得雞飛狗跳,即使削了九門提督的位子,他們也無暇找我的麻煩。”

“王爺離開神京,準備去哪?”法空道。

正常情況下,如果削了九門提督之位,他很可能要閉府不出,不能離京的。

皇上也不會放他離京。

既是為了他的安全,不讓別人亂來,也是為了不讓他亂來。

現在卻要離京,那便是另有任用,恐怕也不是尋常的事。

楚祥現在是皇帝用得順手又能放心之人,皇帝肯定是舍著勁的用,不會讓他真閑下來。

“神武府那邊出了點亂子,我要過去看看。”楚祥嘆道:“我會暫時攝府主之職。”

法空眉頭一挑。

楚祥道:“大師沒聽到消息吧?”

法空搖頭。

一點兒風聲也沒有。

“神武府啊……唉,亂七八糟……”楚祥搖頭道:“從根上爛透了!”

他一臉忿怒與無奈神色,復雜莫名:“大師有暇,不妨去神武府找我玩耍,暫時我回不來神京。”

“王妃……”

“他們留在神京。”

法空緩緩點頭:“看來不會太久。”

“誰說得準呢。”楚祥嘆道。

法空笑道:“這才是王爺來的目的吧?行,我看看。”

他雙眼忽然變得深邃如海。

目光落在楚祥身上,楚祥強忍著別扭感,平靜看著法空。

如果不是沒辦法,他也實在不想過來麻煩法空,關鍵就是這種滋味太難受。

尤其他身為信王,還是大宗師,份外受不了這種被人看得通透之感。

法空雙眼再次變化,眼瞳描上了一圈金色,然后一圈一圈金色往里描,最終整個眼瞳都成了金色。

楚祥生出一股逃跑的沖動。

這金色的眼瞳好像不再是人類的眼睛,好像是天神的眼睛。

神目如電,神威如海。

強烈的威壓讓他喘不過氣來。

他不甘的瞪大眼睛,直勾勾瞪著法空。

自己可是大宗師,不是尋常的小人物,已經踏入了世間最頂尖的行列,怎么可能被威勢壓住!

眼瞳中的金色慢慢褪去,恢復深邃,再恢復平常,法空收回目光,若有所思。

楚祥心中的驚悸慢慢平息,驚奇道:“大師,這也是天眼通?”

“修煉有所進益,算是更強一層的天眼通吧。”法空點頭。

“大師是越發厲害了。”楚祥感慨。

法空道:“王爺,你短時間內是回不來了,安心在神武府呆著吧。”

“要多久?”

“至少一年。”法空道:“我看到的這一年之內,你是沒能回來的。”

“一年……”楚祥不甘心的嘆氣。

他倒不是不想離開神京,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也不錯,神京的繁華他根本不稀罕。

可一年不能見王妃,這著實太難熬。

偏偏又不能帶王妃一起去。

這對他來說太過殘忍,一天不見王妃都覺得一年沒見到了,無法忍受。

他一臉苦色,嘆道:“如果我有大師的神足通就好了。”

如果有神足通,瞬間可以往返神武府與王府,自己便是在神武府住一輩子也沒問題。

在神武府不必理會那些蠅營狗茍,不必勾心斗角,神武府的弟子頭腦簡單得多,便如軍營一般。

他覺得比在神京強了無數倍。

法空笑道:“王爺,神武府離神京也沒多遠,兩三天跑一次便是,現在我便是兩三天回一次金剛寺,神武府比金剛寺更近一些吧?”

據他所知,神武府距離神京不過百里。

神武府不僅鎮壓武林,還負有拱衛神京之責,一旦有騷亂,神武府可以馬上趕到。

百里距離,對于武林高手而言并不遠,一個時辰之內足以趕到。

“兩三天回來一次……”楚祥有些心動,又有些擔心。

神武府現在還有點兒亂,需得自己鎮壓,一旦離開,有可能被有心人趁機鉆了空子。

所以短時間內,沒辦法三天回來一趟的。

法空不再多說,免得又改變了未來。

“我要是離開,金剛寺可能會有一些麻煩。”楚祥皺眉道:“大師還是要小心一些。”

自己在暗中幫金剛寺擋了很多麻煩,一些胡亂伸出來的爪子被他切斷。

一旦自己離開九門提督之位,那些人恐怕會故態復萌。

父皇的額匾確實有護持之能,可那些人并不會對金剛寺如何,只會使一些小絆子。

不能奈何金剛寺,只為了惡心法空大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5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