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72章 凈瓶

第372章 凈瓶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72章 凈瓶

李柱頓時雙眼放光。

他恨不得加入其中大喊幾句,帶著人一起沖出去,沖向南監察司,殺得他們屁滾尿流。

明明那么弱,偏偏那么狂。

不收拾這樣的,還留著他們繼續張狂不成?

“司丞,我們還要忍嗎?要忍到什么時候?”

“就是就是,司丞,別忍了吧,動手!”

“正是好時候,大家都動手了,就我們不動手的話,恐怕有點兒說不過去!”

“對對對。”

眾人議論紛紛,爭先恐后想對南監察司動手,挾大勢直接拔掉南監察司。

固然有南監察司張狂的緣故,也有南監察司的存在威脅到了綠衣內司的緣故。

后者占主要的。

所謂同行是冤家。

有了南監察司,綠衣內司很可能被取代,他們這些在綠衣內司苦苦打拼之人便如無根之浮萍,先前的辛苦全部付諸東流,要重頭開始。

甚至在綠衣內司的經歷還會成為上升的阻礙,恐怕很難有人重用他們。

那他們的好日子就到頭,一輩子甭想再出頭。

事關一生的命運,由不得他們不睜大眼,看到了好時機便迫不及待的抓住。

眼前就是他們徹底摧毀南監察司的好機會。

南監察司人多勢眾,可他們的實力太弱,一旦全面開戰,絕對是不堪一擊。

看到他們如此不堪,難當大任,即使皇上也會遲疑,到底支持他們值不值得,是不是改變主意。

皇上會明白,終究還是綠衣內司更強,只要擴充一下綠衣內司的人數,必然能達到壓制天下的目的,不必南監察司。

“閉嘴。”李鶯淡淡道。

眾人戛然而止。

李鶯的威望不知不覺中深重。

她清冽目光掃過眾人,淡淡道:“人云亦云,一群糊涂蟲!”

眾人不服氣的看著他。

心里不服氣,卻不敢開口反駁。

李柱道:“少……司丞,我們難道不趁機出手,機會難得啊。”

“就是就是。”眾人忙附和。

“你們真以為這是機會?”李鶯淡淡道:“這種騷亂,真是機會?”

“這是他們引起的,不關我們的事。”

“他們不殺人,我們怎么會報復?我們綠衣內司的規矩向來是十倍報之!”

“對,十倍報之!”

李鶯冷冷瞪著他們,一幅看傻子的眼神。

眾人吆喝幾聲之后漸漸平息,看向李鶯,靜候她的高論,自己眾人吆喝得再響,最終怎么做還是要聽她的。

李鶯道:“都老老實實呆著,不準出丞。”

“同僚被害,我們難道不報仇?”

“大家伙會怎么看我們?”

“沒有接到上面的命令,不得擅自動手,老老實實呆著。”李鶯淡淡道。

“……是。”眾人看她如此神情,只能答應。

恰在此時,外面有人敲門。

李柱上前去開門,發現是一個英俊青年,一臉笑瞇瞇的,看著溫和可親。

“侯司丞。”李柱抱拳一禮,揚聲道:“司丞,侯司丞來了。”

他看到了侯景明身后跟著八個青年,個個雙眼神光四射,修為都是宗師級。

顯然是南丞的精銳。

“侯司丞請進吧。”李鶯道。

李柱側身延請。

身形削瘦頎長的侯景明緩步進入院中,掃一眼,發現眾人都在,抱拳笑道:“李司丞,冒昧打擾了。”

“侯司丞不必客氣,不知有何事?”李鶯單刀直入。

她對侯景明的灼灼目光視而不見。

這些年見多了這樣的目光,恨不得把自己吞了一般,其實只是胡思亂想而已,白日做夢。

“不知李司丞如何看得這件事?”

“殺人之人必須嚴懲,絕不能放過。”

“殺人者已經被我們殺掉了。”

“死了?”

“是。”

“那……”李鶯搖頭道:“應該就差不多了。”

侯景明笑道:“李司丞不想趁機動手,一舉把南監察司趕出去?”

“這便不是我們能決定的了。”李鶯搖頭:“我們的職權不足以做出這個決定,還是要等候上面的命令。”

“呵呵,李司丞如此安份守己?”侯景明頗為意外的道:“難道不抓住這個機會?”

在他眼里,李鶯是一個善于抓機會之人,這樣的好機會絕不會放過,現在正是讓她名望更上一層樓的好機會。

“這未必是機會。”李鶯道。

侯景明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既然如此,那我便唯李司丞馬首是瞻。”

“不敢當。”李鶯道:“我也只是憑直覺行事而已,這件事已經鬧得太大。”

侯景明抱拳:“那我便告辭。”

“侯司丞請——!”李鶯伸伸手。

侯景明退出了院子,轉身離開。

李柱覺得莫名其妙,疑惑的看向李鶯。

李鶯淡淡道:“又一個聰明人。”

“他聰明?”李柱道:“一個沒有主意的,竟然跑過來問司丞你的決定,自己做不了決定?”

“這種冒險之舉,怎能不弄一塊擋箭牌在前頭?”李鶯哼道:“你以為人家傻,其實比你聰明多了!”

李柱撓撓頭。

他沒什么可反駁的,畢竟比起李鶯,他實在沒辦法自稱聰明,傻便傻吧,傻人有傻福。

“行了,都回去好好呆著。”李鶯道。

“是。”眾人慢慢回過味來。

看侯景明沒急著沖出去,先跑過來跟司丞聯手,便知道這件事確實要慎之再慎。

真要是好機會,侯景明這個精明的家伙早就沖出去了。

要知道,侯景明的南丞可是號稱搶功第一能手的。

法空站在自己的小院,看著這邊的情形,點點頭。

李鶯確實穩得住。

關鍵時候有靜氣。

此事看著容易,可當周圍所有人都熱血沸騰的時候,一個人很難不受到影響。

人都是群體動物,身在群體之中,往往會不由自主的從眾,自己的智慧拉到了最低。

這般情形下,不是以自己的判斷為主,而是從眾為主。

李鶯能擋得住這本能沖動,保持冷靜獨立,確實是天生的領袖之才。

林飛揚一閃出現在他身邊:“住持,那十二個人一個也不剩,全部被害。”

“一個沒留?”

“一個不留,全部被綠衣內司的人殺了。”林飛揚道:“乍看上去沒什么不對,綠衣風捕為同伴報仇雪恨。”

這件事當中,綠衣內司的反應太快,而南監察司的反應太慢,十二個人竟然全部被殺。

這一次又展示了南監察司的平庸無能,再怎么說,不管十二個人有理沒理,至少要保住他們的性命,往后再扯皮。

法空搖頭道:“確實是大失水準,……也有可能是故意為之,他們原本就該死。”

“死有余辜!”林飛揚哼一聲道:“今天是殺綠衣內司,如果不是綠衣內司的呢,是不是就白白被殺無處伸冤?喝醉了酒就敢殺人,簡直太肆無忌憚了。”

法空點點頭。

這件事怎么說都是南監察司理虧的,動手也不應該下死手。

勝了就見好就收,頂多打成重傷,一口氣把人打死那便是故意殺人。

這與其他的武林高手作奸犯科有什么區別?

林飛揚道:“綠衣內司只殺這十二人,沒有殺其他人,還是占在道理的方的,不愧是老油子。”

綠衣內司在這般憤怒的情形下,殺機大盛的情形下,沒濫殺南監察司其他人,只殺這十二人,確實表現出了極高的素養與驚人的定力及克制能力。

這樣的綠衣內司與南監察司一對比,高下立判。

法空搖頭。

“住持,皇上替偏袒誰?”

“這一次……”法空搖頭:“會不偏不倚。”

這一次的事鬧得太大,已經死人。

在這般情形下,皇帝不會再一味偏袒任何一方,會表現出公正嚴明,給所有人一個交待。

“不偏不倚的話,那恐怕不追究了。”林飛揚道:“兩邊都有錯。”

法空搖頭:“算了,隨他們吧,……公主殿下過來了,去開門吧。”

林飛揚一閃消失。

楚靈很快邁著輕盈的步子,雀躍的出現,手上提著一個金色小箱子。

箱子約有前世的書包大小。

楚靈將金色箱子放到石桌上,笑道:“瞧瞧吧,這是皇祖母送給你的。”

“太后所贈?”

“皇祖母的腦疾好啦,無以名謝,便有了這件寶物,可是佛門至寶。”

法空已經看到了里面是一只凈瓶。

這凈瓶乃羊脂白玉雕成。

“打開啦?”楚靈歪頭看他。

法空點頭。

林飛揚出現,好奇的湊過來盯著瞧。

楚靈打開金箱,里面躺著一只瑩光流轉的瑩白凈瓶,約有小臂長,曲線渾若天成,觀之心生和諧的美感。

這凈瓶的曲線仿佛蘊含著天地之妙蘊,無窮的玄機,看一遍便有一遍的體悟。

法空心靈忽然被觸動,對天地的理解與領悟更深,與天地的融合更深,抱氣境竟然又隱隱升了一分。

雖然已經是抱氣境巔峰,此次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法空感慨道:“當真是難得的寶物。”

不說別的,僅說這份制瓶的手藝,便是以技近乎道的典范,讓人見之靈光閃動,價值無窮。

“是寶物吧?”楚靈得意的笑道:“皇祖母的眼光那絕對是不會錯的,這可是佛門至寶。”

法空緩緩點頭。

這如果還不算寶物,真不知道什么算寶物了。

僅僅是外形已經震撼了自己,剩下的妙用不知還有什么。

“皇祖母說不必道謝,你能解決了她的腦疾,這可是功德無量,贈這凈瓶只是聊表謝意,別無他想。”

“好,我收下了。”法空緩緩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9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