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71章 人命

第371章 人命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71章 人命

“進來!”李鶯沉聲道。

一個綠衣青年匆匆推門進來,看到法空在,頓時遲疑。

李柱道:“大師他不是外人,小羅,趕緊說,出什么事了,這么急?”

“又打起來了!”小羅臉色沉重,搖頭道:“這一次是鬧出人命了。”

“嗯——?”李柱上前一步:“誰死了?”

周天懷道:“哪跟哪?說清楚!”

小羅深吸一口氣,臉色沉重:“是我們東丞跟他們東丞的人打起來,我們東丞死了一個人。”

“他們竟然敢殺人?!”李柱惱怒。

周天懷道:“死是哪個?”

“東丞的周林。”

“周林?”周天懷想了想:“有點兒印象,好像是澄海道的,……少主,這周林也是澄海道的俊杰,沒想到死在這幫人手上!”

“說清楚了。”李鶯不滿的道:“我們東丞有多少人,他們東丞有多少人,怎會出人命的?”

小羅撓撓頭:“我也沒弄清楚我們是幾個,但他們東丞是全部出動了,十二個人,只是沒有那個司丞,他們兩幫人在望江樓上相遇,結果一言不合打起來了,就把我們東丞的周林打死了。”

“竟然敢打死人!”李柱怒氣勃發,咬牙道:“這幫家伙找死!”

周天懷的臉色也難看。

兩幫人再怎么大打出手,也應該有基本的底線,畢竟是競爭對手而不是仇人。

現在竟然出了人命,那事情就不一樣了,已經打破了底線,是一個不好的開始。

“去弄清楚了到底有多少人。”李鶯擺擺玉手:“還有,看看周林到底是怎么死的,是他們故意打死的,還是失手,還是有外人挑撥。”

“是。”小羅轉身跑出去。

臨走之際,好奇的看一眼法空。

法空道:“既然比試完了,那我便告辭。”

“大師且慢。”李鶯道。

法空看她。

李鶯一扭柳腰,轉身進了屋子。

片刻后出來,玉手各拿了個小紫檀匣了,分別遞給法空。

法空眉頭一挑,已經看到了每個紫檀匣內有一顆舍利。

這不是關鍵,這是上次李鶯答應的大永高僧的舍利。

關鍵的是這不是一顆,而是兩顆。

“大師,不如看看此事如何發展。”李鶯道:“如何避兇趨吉?”

法空失笑,搖搖頭道:“你這是臨時抱佛腳。”

兩個紫檀匣子進入他袖中,再次消失無蹤,惹得李柱頻頻盯瞧,越發覺得奇妙。

法空雙眼一下變得深邃如海,目光先掃一眼李鶯,再掃一眼李柱與周天懷。

兩人被他的深邃目光一掃,好像渾身沒了衣裳,同時心底也被看破了一樣。

這種感覺很討厭,很難受。

法空很快收回目光,若有所思的打量著李鶯。

李鶯道:“大師盡管說。”

法空忽然一掌拍出。

李鶯胸口中掌,飛了出去,在空中噴出一道血箭,驚訝的瞪向法空。

法空收了掌,看向驚愕的李柱與周天懷。

他們一臉莫名其妙神色,隨即慢慢變得不善與惱怒,便要動手。

李鶯落到三丈外的臺階上,踉蹌兩步才站穩,嘴角已經殷殷有血跡。

法空滿意的點點頭:“這樣才逼真。”

李鶯蹙眉道:“我竟然要裝作負傷?”

“就說你與別人切磋,受了重傷,不能動手”法空道:“這樣一舉兩得,既解了白敬謙的麻煩,也能避開這一次的麻煩。”

李鶯輕拭一下嘴角的血:“會鬧得很大?”

法空再次以深邃的目光看她,點點頭:“這樣就差不多了,躲躲風頭再說。”

他掃向已經平靜下來的李柱與周天懷:“你們兩個最好也老老實實的跟著她,免得送命。”

“不會吧?”李柱不滿的道:“哪有這么嚴重?死了人,上面便會重視起來,會壓制沖突的。”

法空輕笑一聲,搖搖頭:“這是一般人的想法,可事情到了這一步,哪是想怎樣就怎樣的?”

他對李鶯笑道:“李少主你不是一直好奇我的修為嘛,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練的什么,練到什么程度了嗎,不妨試著破解看看,告辭。”

他合什一禮,身形消失無蹤。

李柱一躍而起,在空中滯了滯,又慢悠悠飄落下來。

周天懷搖頭:“不用看啦,這是神足通,他現在已經在金剛寺外院了。”

“還是神通過癮。”李柱感慨,隨即關心的看向李鶯:“少主,要不要緊?”

“噗!”李鶯再次噴出一口血。

“這個法空和尚!”李柱頓時大惱:“太過分了吧?裝個樣子,下這么重的手!”

周天懷也關切道:“少主?”

李鶯搖頭:“沒傷到根本,他……”

她覺得無話可說。

身體里的這股力量很奇妙,醇厚綿綿,在身體經脈內慢慢流轉,行走著小周天。

看著溫溫吞吞的,既不狂暴也不亂躥,只走小周天正道,好像人畜無害。

可它也極為霸道。

它只走自己的路,不理會別人。

如果不理會它,它就在小周天內慢慢悠悠的流轉,可一旦用罡氣去阻止它或者驅逐它,馬上便會遭到強烈的反彈,從而令過去的罡氣變得狂暴,在身體里亂躥。

這跟走火入魔差不多了。

她跟不少的大宗師交過手。

她的劍意凝純,劍氣凌厲,即使有大宗師的力量鉆進身體,也會被劍氣所攪碎,造成的傷害不重。

她即使能壓制住大宗師,也需要一定的代價,自己也會受傷,畢竟境界的差距很難抹平。

但她有神水,傷勢真的太重就找法空相助,所以不必擔心這個。

她先前也以為法空到了大宗師,與別的大宗師差不多,可接觸到了這股氣息,才知道不對勁。

法空的大宗師與別的大宗師不一樣,更難纏。

難道是因為金剛不壞神功?

周天懷輕聲道:“少主,讓井老過來幫忙療傷吧?”

大宗師的傷只能大宗師治,大宗師以下對大宗師的傷沒辦法,外院里有井遠峰這個大宗師。

李鶯搖頭。

周天懷不解的道:“身上真受了傷,如果真有什么事,就怕反應不及。”

“就是就是。”李柱忙附和。

李鶯道:“你們歇著去吧,我自己試試。”

她判斷便是井遠峰也拿法空的這氣息沒辦法,無能為力,只會讓井遠峰丟臉。

這是何苦來哉。

此時,小羅再次在外面敲門,被李柱帶過來之后,便滔滔不絕的講起來。

綠衣內司的東丞有兩個綠衣風捕來到望江樓吃飯,綠衣風捕都是高收入之人,吃飯常常都是幾家大酒樓。

不愁銀子自然不會虧待自己的嘴。

結果又來了十二個南司衛,南監察司東丞,趙光飛的屬下。

十二個南司衛剛剛進南監察司,還一身的武林高手習氣,說話大聲,覺得豪氣沖天,大碗喝酒大碗吃肉。

兩個綠衣風捕已然進綠衣內司一年多,早就被磨平了棱角,吃飯的時候安安靜靜,安份守己。

看到十二個南司衛如此張狂,便不屑的笑笑,并沒有再干別的,懶得一般見識。

十二個南司衛酒酣耳熱之際,說話聲音越大,而且句句都是說綠衣內司的壞話,嘲笑綠衣內司無人,還要一個女人出頭,簡直丟臉之極。

兩個綠衣風捕再難忍,于是諷刺挖苦了幾句,兩幫人終于動起手來。

因為數次沖突下來,綠衣風捕都占上風,所以從心底里瞧不起南司衛,覺得他們都是草包,不堪一擊。

優越感之下,他們便有些大意。

而十二個南司衛酒壯慫人膽,加之又綠衣內司一直有底火,沖動之下,血氣沖頭,下手便沒輕沒重。

拼著自己受傷,也把一個綠衣風捕重創,甚至還繼續狂攻,直到把人打死。

這是在大庭廣眾之下,硬生生把一個綠衣風捕打死,瞬間傳遍了整個神京。

小羅回去打探消息的功夫,這一會兒,已經有十個南司衛被殺。

南司衛們這一次觸摸到了綠衣內司的逆鱗,一命抵十命的報復,再也不顧皇帝偏袒南監察司的大勢。

聽到這個,李鶯的臉色變了。

“好!”李柱用力一拍自己大腿:“痛快,就該這么干!殺得好!”

周天懷也露出笑容。

李鶯瑩白的瓜子臉卻一片陰沉。

這件事確實是個大麻煩,殺了十個南監察司的人,這一次沒辦法說是失手。

難道綠衣內司難逃一劫了?

她想到這里,緩緩起身:“走吧。”

“少主!”李柱熱血沸騰,興奮道:“對,去收拾南監察司的家伙!”

周天懷卻不失冷靜:“少主!”

他給李鶯使眼色。

別忘了法空大師的叮囑啊。

李鶯明眸閃爍,緩緩搖頭:“去看看。”

這個時候,不能呆在屋里不出去,這樣自己先前的努力就付諸東流。

受了傷也要出去。

“走吧。”李鶯當先走出去。

周天懷無可奈何,知道這個時候勸也是白勸,只能硬著頭皮跟上去。

李柱仍舊熱血沸騰,覺得這樣的事不能錯過。

要是錯過了,會后悔一輩子。

一行人來到西丞的時候,發現西丞的屬下們正聚集在院子里議論,個個雙眼放光,迫不及待想動手。

看到李鶯進來,眾人忙上前抱拳行禮。

“司丞,動手吧!”一個青年沉聲道:“竟然敢殺我們綠衣風捕,如果不是我們留情,憑那些草包,要死多少,他們竟然不領情,還殺我們的人!”

“對,收拾了他們,打得他們落花流水,一口氣把他們打垮,什么狗屁南監察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4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