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69章 所得

第369章 所得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69章 所得

看來這位白敬謙也是一個天真的。

懵懂無知,一腔熱血,絲毫不知自己已經被算計。

這南監察司確實風氣不正,上司不是維護自己的下屬,反而是算計自己的下屬,如此勾心斗角的環境,確實不適合白敬謙這樣的人。

白敬謙還以為司卿關心自己,不曾想過,身為一個司卿,怎么會關心下屬追求女人。

更何況,李鶯還是綠衣內司的司丞,是他們南監察司的死對頭,怎么可能同意讓他親近李鶯。

白敬謙沒想到這些,只單純的以為司卿是想自己提升劍法,是為了提升南監察司的整體實力。

而不知司卿的其他用心。

肖勁松很快離開,白敬謙則斗志昂揚,開始在院子里練劍,春水神劍綿綿不絕,無窮無盡,卻無孔不入。

法空雙眼忽然變成了金色,金光閃動。

金睛之下,他看到了白敬謙的劍法與心法流轉,將其精髓一一窺得。

這春水神劍確實有獨特之妙,怪不得名氣如此之大。

他的韻律之說對法空也頗有觸動。

如果說劍法之精絕,精妙絕倫與劍法之快,白敬謙確實差了自己不少。

比起神劍峰的諸人都不如。

這是劍法本身的差別。

可白敬謙對于韻律的理解,卻是對劍法的獨特感悟,是別人沒有的感悟。

這便是他的天才之處。

靈光閃動,智慧閃現,讓法空也不得不贊嘆感慨。

甚至劍法強如李鶯,都沒有想到這一層,只是忽然之間領悟了劍法之神妙。

得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白敬謙對劍法的獨特領悟,確實是獨樹一幟。

也難怪從天眼通上看到李鶯跟白敬謙切磋了數次劍法,從而傳出緋聞。

空穴來風并非無因。

正因為接觸了幾次,才有謠言流行起來的基礎。

如果像現在這般,僅僅見一面,然后不搭理他,謠言也沒辦法傳播太廣。

法空覺得看到春水神劍,聽到白敬謙的妙論,自己的劍法也更上一層樓。

他這個抱氣境的高手與天地合一的深度遠不是旁人可及。

天人合一,從而感受到天地之脈動,這便是那只能意會不可言喻的天地韻律。

白敬謙這么一提,他馬上便做到,從而一下踏入了第三層的境界。

現在與李鶯比劍,自己穩勝一籌。

他手上忽然出現一柄長劍,劍身清亮,輕飄飄一劃。

一陣風吹來,墻外的樺樹輕輕晃動,一片黃葉子從枝頭脫落,調皮的飄飄落進了墻內。

它將要落地之際,忽然變成了兩截,無聲無息的一分為二。

兩截處光滑如被寶劍切割。

這片葉子距離法空十丈遠。

正端茶進來的徐青蘿頓時驚呆了。

清晨時分,寧真真帶著綠衣外司西丞的兩個屬下來到了金剛寺外院。

司馬尋與黃玉楓一左一右跟在她身后。

兩人皆是英俊不凡,神采奕奕,臉上一片沉肅。

來到金剛寺外院,圓生打開門,冷冷看他們一眼,然后側身讓開:“寧姑娘請進,我先去通稟住持一聲。”

他知道寧真真與法空的關系極佳,寧真真來得次數不多,來了則必然相見。

寧真真來到大雄寶殿下,對站在臺階上的法空合什道:“法空師兄,我奉上命,請法空師兄你前往總司一趟,幫一位忠勇之士魂歸故鄉。”

法空肅然點頭。

法空已經提前知道這件事,而且已經是提前答應的,寧真真這一行是正式邀請,是走一個儀式。

他一身紫金袈裟飄飄,站在大雄寶殿之前,身后是大雄寶殿內金光閃動的巨大佛像。

這襯得法空寶相莊嚴,原本普通的相貌變得威嚴肅重,讓司馬尋與黃玉楓肅然起敬。

法空隨著寧真真一行三人出了大門,沿一條青龍大道往前,然后再沿白虎大道往西,最終來到了一座富麗堂皇的府邸之內。

寧真真在前頭引路,穿過三進院子,來到第四進院子。

院子空曠,當中是一座紫色樓閣,占地約有兩百平方米,樓閣前一個十米高的法壇。

法壇分九層,每一層的臺階上都雕有不同的野獸。

寧真真指向這紫色樓閣,輕聲道:“這是碧血丹心閣,里面供奉的是歷年為大乾捐軀的英雄,包括這位莫幽蘭姑娘。”

寧真真低聲道:“皇上與皇子們每年都會親自來碧血丹心閣祭拜,奉上祭禮,以感謝列位英魂。”

法空看一眼這座滄桑氣息濃郁的紫色樓閣。

飛檐吊角,雨獸在屋檐上蹲踞,仰面朝著碧藍天空。

樓閣仿佛一座隨時會飛起來的巨獸。

他雙眼微瞇。

竟然看到了碧血丹心閣上方竟然垂有絲絲縷縷的金線,與功德之力相似。

法空眉頭挑動,卻知道并不是研究的時候,往后再慢慢的研究不遲。

緩步來到法壇上。

法壇中央已經擺了一張羅漢床,床上躺著一個纖細苗條的女子,臉色泛青,已然死去多時,僵硬如石。

她身體沒腐敗也沒浮腫,靜靜躺在那里,仿佛只是睡去不醒。

五官秀美,生前也是一個美人。

法空推測她是練了某種奇功且境界不淺,所以肉身短時間內不腐不壞,便如金剛寺弟子一般。

“阿彌陀佛!”法空來到近前,對著她合什一禮。

羅漢床旁邊還站著四個老者,神情沉重而莊嚴,對法空合什一禮。

法空合什還禮,閉上眼睛,左掌結印,右掌豎起,放白色光芒籠罩她。

一輪明月高懸。

清輝遍灑,白霜鋪地。

法空出現在寧真真的小院里。

寧真真正靜靜端坐,一動不動陷入思索之中,神情肅然。

感受到法空出現,她轉頭看來,眉宇間的嚴肅散去,露出微笑:“師兄,辛苦了。”

自己看到莫幽蘭尸首的那一刻,莫名的泛起了強烈的同情與悲傷,忍不住想替她做一些事。

可她已經死了,自己能做的就是讓她魂魄安息,讓她盡快轉世投胎。

法空師兄的大光明咒最好。

“舉手之勞罷了。”法空搖頭。

他在當場,感受到了濃烈的悲傷與沉重。

綠衣外司的高層們是感同身受的,因為他們躥上綠衣外司高層都經歷過內諜之路。

他們運氣好,安然返回。

對于喪身于異域他鄉的同僚,當然會生出強烈的共情,濃烈的感情,而不會無動于衷。

比起南監察司,法空確實更喜歡綠衣外司與內司。

“師妹,看到她,還想再去嗎?”

“是。”寧真真輕輕點頭:“我更想去了,而且上面已經答應我,面具已經做好了。”

她從袖中掏出一張面具,薄如蟬翼,輕輕往臉上一貼,頓時變了模樣。

眼前便是那莫幽蘭重生。

“如何,師兄?”

“……神乎其神的手段。”法空仔細打量她的變化。

很難相信那般薄如蟬翼的面具,竟然能讓她發生那么大的變化,打破了常規,超出了想象。

寧真真微笑:“荊大師有鬼手之稱,巧奪天工。”

她表情靈動,絲毫沒有戴著面具的僵硬。

即使在這么近的距離,自己的眼神也看不出破綻來。

“如此人物,確實可稱為大師。”法空點點頭:“這只是第一關而已。”

“她還留有一本筆記。”寧真真輕聲道:“我已經得到了這本筆記。”

她說到這里,神色黯然。

顯然,莫幽蘭想到了自己會香消玉殞,所以提前留下了筆記,以備將來。

法空道:“既然如此,那便去吧。”

寧真真是鐵了心要去闖一闖。

自己也沒必要非阻攔。

寧真真聽到這話,露出笑容:“師兄放心,我會小心的。”

法空笑著點點頭。

他想了想,伸手一點。

寧真真不閃不避,任由手指點中自己黛眉。

當法空松開手指,寧真真已然閉上明眸,一動不動,只有眼珠滾動不休,宛如做夢。

待她悠悠醒過來,發現法空已經不在,身上披了一件厚軟的毛毯。

此時晨曦初露。

她不知不覺中已經站了一夜,只覺得頭疼欲裂,雙眼黯淡無神。

宛如做了一晚上的夢,精疲力竭。

她回到榻上躺下時,忽然明白。

原來法空師兄并不只是能看到死者臨死之前的十秒,還能看到整個一生。

怪不得呢……

怪不得法空師兄修為精進如此之速,學識如此之淵深,智慧如此之驚人。

她帶著這念頭悠悠入眠。

法空覺得寧真真可以絕對信任。

他現在行事已經不再束手束腳,抱氣境圓滿再加上金剛不壞神功,不能天下無敵,卻已經立地不敗之地。

不必再那么如履薄冰的小心翼翼,該展現的本事就展現,有時候藏得太深反而不是好事。

清晨,法空一行來到觀云樓的時候,發現李鶯與李柱周天懷已經在桌邊吃飯。

看到法空,李鶯便與其他人一起合什行禮。

法空合什還禮之際,看到了相鄰的桌邊坐了白敬謙。

白敬謙身邊跟了三人,恰好坐滿一桌。

法空的目光在白敬謙身上一轉,又看向李鶯。

李鶯一襲黑衫,晶瑩如玉的瓜子臉籠罩著寒霜,一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氣勢。

法空的他心通發動,聲音在李鶯耳邊響起:“被纏上了?”

“嗯。”李鶯郁悶的思忖:“晚了一步,大師你沒提醒我他這么快就出來。”

“可有對策?”

李鶯道:“今天過后便能解決他,讓他無暇分心他顧。”

“這兩天可還好?”

“別提了!”李鶯恨恨想道:“我被逼得只能縮在丞里,不能離開一步。”

法空露出笑容。

李鶯道:“把我逼得這般狼狽的,他還是頭一個,確實是個一根筋的武癡,很麻煩。”

下殺手又不忍心,不下殺手又死死糾纏。

煩不勝煩。

PS:更新完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1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