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68章 鼓勵

第368章 鼓勵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68章 鼓勵

白敬謙沒理會他們的混亂,身形一躍而起,落到了旁邊的墻頭,看向小巷深處。

可小巷通幽,青石板光滑,兩側墻壁斑駁,卻不見李鶯的身影。

他扭頭看過去,發現十二人與李柱及周天懷激戰在一起,難分難解。

李柱與周天懷后背相抵,雙拳如錘,揮出漫天拳影,砸得十二人連連后退。

兩人反而占了上風。

白敬謙臉色一下變得陰沉。

雖然自己屬下們因為被自己刺殺,手腕都受了傷,所以不能拿劍只能用拳。

可十二人對二人,人數差距忒大。

他掃一眼周圍。

人們已經后退讓開一圈,形成一片空地,讓他們打個痛快。

眾人圍在遠處指指點點,興奮議論著。

白敬謙凝神一聽,聽到的話讓他臉色更陰沉。

“十二個打兩個,還打成這樣,忒丟人了吧?”

“這不叫十二個打兩個,叫兩個打十二個,嘿嘿,熱鬧,真是熱鬧!”

“都是哪跟哪啊?”

“我認得這兩個,天天早上去觀云樓吃飯的兩個,是那位綠衣內司李司丞的手下,看著傻大個子,沒想到功夫這般俊!”

“綠衣內司的李鶯李姑娘?好漢吶!”

“可不是嘛,比男人更男人!”

“強將手下無弱兵。”

“這十二個孬貨,真是丟人現眼!”

“看他們的穿著,黑袍紅披風,一定是南監察司的,南監察司比綠衣內司就是不行。”

“確實還是綠衣內司更厲害。”

“姜還是老的辣嘛,他們這幫剛成立的,火候還是差點兒。”

“關鍵南監察司啥人都收,牛鬼蛇神的一大堆,不像綠衣內司,不是各宗各派的精英弟子不收。”

“對,什么貨都能進南監察司。”

白敬謙臉色陰沉得好像生鐵。

虧得他們還不認得自己,畢竟自己等人是北丞的,這邊是東丞的勢力。

他沉聲喝道:“住手,走吧。”

轉身便走。

十二個黑袍青年見狀忙跟上去。

李柱與周天懷舒一口氣,他們對這十二個家伙是不怕,但很警惕這個白敬謙,感應到這個白敬謙是個厲害人物,不能不防。

兩人忙追上了李鶯。

李鶯正站在小巷的一角,看他們過來,淡淡道:“怎么樣?”

“除了那個白敬謙,剩下的都是草包,不值一提,南監察司就這些貨?忒差了吧。”

“現在需要人手,把聲勢弄起來,后期就會裁汰的。”李鶯看穿了端王的打算。

南監察司如果現在就提高門檻,恐怕能進來的真不多,這樣一來就沒了聲勢。

南監察司的弱,那也要看跟誰比。

比綠衣內司是弱,可比起其他衙門還是強的,對付一般的武林高手差不多夠用了。

不像綠衣內司,綠衣風捕強是強,就是人手一直捉襟見肘。

“少主,那姓白的到底要干什么?”

“我看好像確實是誠心切磋的,但他是南監察司,我們是綠衣內司,少主你的身份又敏感,他也忒天真了吧?”

“不是天真,是居心叵測!”周天懷搖頭:“如果能勝過少主一招半式,他就名利雙收了。”

“想得真美。”

“南監察司的家伙都是一些無恥之輩!”

李鶯腳下輕盈而行,沒有理會他們的議論,腦海里思忖著如何破解這一招。

楚靈輕盈的跨進金剛寺外院的大門。

身后跟了十二個紫衫內侍,每兩內侍抬一個大箱子。

這些紅木箱子有一人高,兩人長,一人寬,紅油漆在陽光下閃閃放光。

六個大箱子被抬進了金剛寺外院,來到法空的小院里。

楚靈揮揮玉手。

十二個內侍躬身后退著出了院子,直接返回宮內。

楚靈得意的對站在臺階上的法空笑道:“大師,瞧瞧吧,保準你滿意。”

徐青蘿好奇的上前打開一個個箱子。

箱子里是一壇壇美酒,還有一罐罐的茶葉,還有各式精美的點心,看得徐青蘿食指大動。

楚靈道:“可惜你們用不到衣衫,要不然就弄些明月繡樓的月錦了。”

和尚們穿的都是灰色麻木,法空的袈裟可能不一樣,可他一年到頭穿這一件袈裟,也沒必要送絲錦。

徐青蘿忙道:“殿下,我們呀,我跟周師弟還有周師叔要穿衣裳啊。”

“嘻嘻,青蘿你身子矮,費不多少布,過幾天讓宮里內監的裁縫過來,給你量一量尺寸,讓他們給你們做幾身衣裳。”

“這個好!”徐青蘿笑道。

法空瞥一她一眼。

徐青蘿頓時臉色一僵,無奈的道:“太過張揚了,還是算了。”

哪個女子不愛美,天性如此,即使她年紀尚小還沒長大,已經喜歡彩衣華服。

法空點點頭。

楚靈白一眼法空,覺得他太古板,給徐青蘿使了個眼色,會偷偷派人過來的。

徐青蘿縮縮脖子看一眼法空。

楚靈手在羅袖里輕輕擺一下,示意她不用擔心,絕對沒問題的。

法空不理會她們的小動作,微笑道:“貢茶貢酒,確實是難得之物,那就生受了。”

楚靈跟徐青蘿跑去后面的塔園,一起練功去了。

法空讓林飛揚將這些收起來,目光看向了李鶯那邊,又看向了白敬謙。

他也沒想到白敬謙忽然向李鶯挑戰,顯然是受了自己幾句話的影響而改變了未來。

如果他不指點李鶯,應該是在兩天之后,如今卻提前兩天,讓他警惕。

施展天眼通確實要慎之又慎,看了再看,而且很有可能牽一發而動全身。

施展天眼通給李鶯看,改變了李鶯的命運,可能也同時改變了其他人的命運。

甚至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人的命運。

此時,白敬謙帶著一群手下返回北丞的時候,發現丞內已經有一人負手而立。

卻是一個身形削瘦的中年男子,相貌清癯。

寬大的長袍無風自動,飄飄如出塵仙人。

“司卿!”白敬謙忙上前行禮。

身后的十二個屬下也紛紛行禮,好奇的打量這位北司卿。

要知道司卿可是正五品,高于司丞一級的。

司丞負責一丞十二人,而司卿卻是一司十百多人,完全不同的量級。

丞與司,便如前世的派出所與公安局。

當然,真正權力中心是在總司,不是東南西北四司,但即使如此,四司對四丞來說,已經是一道鴻溝,很難跨越的一步。

不立大功,一輩子也就是呆在丞中,踏不入司里。

削瘦中年打量他一眼,輕頷首:“找個地方,我們好好說話。”

“是,屬下引路。”白敬謙恭敬說道。

他躬身在前引路,四進的院子來到了第三進。

來到屋里,北墻是一幅大字,寫著“靜”字,東墻是博古架,上有幾件文房四寶及幾版古書,西邊墻壁擺著滿滿的一墻書。

屋內飄溢著書香,卻是一處書齋。

“司卿有何吩咐?”白敬謙親自出門接過侍女遞上的茶盞,親自端給削瘦中年,然后坐下來問道。

這位北司卿肖勁松可是忙得很,一百多人可沒那么好管,亂七八糟的事多得很。

如果沒有重要的事,不可能跑過來找自己。

或者找人招呼自己過去,或者直接下命令。

這讓他有點兒受寵若驚,同時也暗自奇怪,不知到底有什么艱難的任務。

肖勁松輕啜一口茶,微笑道:“其實也沒什么事,就是跟你閑聊幾句,畢竟你剛剛做了司丞,有很多事還是要交待你的。”

“是,屬下頭一次做司丞,確實沒能經驗。”白敬謙忙點頭:“還請司卿指點。”

肖勁松微笑:“你劍法厲害,已經馴服了屬下,這已經是難得了,那些要說的話已經不必多說了。”

白敬謙不好意思的笑笑。

肖勁松道:“跟李鶯見過面了?”

“李司丞?”白敬謙一怔,忙點頭:“剛剛見過,原本想討教幾招劍法,可……”

他無奈的搖頭:“顯然李司丞根本沒把我放眼里,不屑于出手的。”

“你的春水神劍確實是一絕,她也是一個練劍之人,應該會有興趣的,可能她確實有事吧。”肖勁松道。

白敬謙苦笑:“我劍法還差了李司丞不少,絕非對手的,只想切磋一下討教幾招,增進自身。”

“嗯,你有這般想法很好。”肖勁松贊許:“不管什么時候,武功都是我們立身之基,持身之本,絕不能忘懷,斷不能因為身處高位而忘了這一點,舍本逐末的去追逐權勢而忘了武功!”

“是。”白敬謙用力點頭。

他覺得肖勁松說到了自己的心坎上了,太多人就是迷失在權力之中而荒謬了武功,從而導致敗亡。

自己是絕不會這么做的,一切都以武功提升為根本,來南監察司做南司衛,也是因為身在公門好修行,而不是為了權勢。

“那便好好討教吧。”肖勁松沉聲道:“據我所知,李鶯雖然是我們的對手,但確實光明磊落,是一個難得的奇女子。”

“是。”白敬謙道:“我會好好討教。”

“你要舍得臉面。”肖勁松道:“她這一次不答應,那就下一次,下一次不答應,那就下下次,總之想提升武功就不能矜持,放不下架子。”

“是。”白敬謙肅然點頭,覺得受教了。

確實如此,武功不如人家還要什么臉面,提升劍法與修為才是最大的臉面。

“還有一點,這位李司丞光明磊落,心性正直,跟她絕不能耍小心眼耍小聰明,要以誠待人。”肖勁松道:“誠字是最根本的。”

“屬下明白。”白敬謙用力點頭。

肖勁松微笑道:“別因為她是我們南監察司的對手,就非要跟她做對,隔絕了自己提升劍法之路,要知道,恩怨那也是東丞與她的恩怨,不是你北丞與她的恩怨。”

“是!”白敬謙露出笑容。

法空看得搖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4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