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40章 援手

第340章 援手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40章 援手

“什么主意?”李柱忙問。

李鶯與周懷天也看向他。

法空微笑:“其實李少主應該也想到這個主意的。”

“少主,是什么?”李柱忙問。

李鶯道:“把所有人都挪過來?恐怕……”

她不是沒想過,只要讓別院的人過來,便得綠衣內司庇護,他們便不敢闖進來殺人。

可是這有一個隱患。

自己的上司可是雪瓶道的高手,他自有辦法堵住這一條路,可能會直接派人將他們逐走。

很可能這也是一個陷阱。

法空凝神看向她。

深邃如古潭般的目光照在身上,李鶯強抑不適,坦然的看著法空,靜靜等候。

法空深邃的目光慢慢收斂,仿佛從極遠處回到眼前:“你的上司確實帶著人正守在外面,等你把所有人帶過來,他便會沖進來,以窩藏要犯的罪名把你的司丞之職剝掉,然后將其他人逐出司丞,從而讓他們成為雪瓶道的獵物,雪瓶道的高手會獵殺他們,一個一個殺死。”

“到底為什么?”周天懷道:“大師,你神通廣大,可否知道他們到底為什么瘋了似的?”

法空搖頭:“暫時還沒看到他們。”

“果然有陷阱。”李鶯冷冷道。

法空道:“李少主你想如何破解?”

“……殺之。”李鶯緩緩道。

既然他不想讓自己活,那自己別無選擇,只能先殺了他,以下犯上固然是大忌,可如果逼到絕境,為了一百多個殘天道弟子,只能舍了先前的一番辛苦,權當作從沒來過神京。

法空搖頭:“此法不妥。”

李鶯道:“他們已經不給我們活路了,已經由不得我再多想,既然如此,那就都別活!”

法空笑了笑:“李少主你真甘心如此?不想全身而退,還重創他們?”

“我倒是想,可惜……”李鶯搖頭:“終究還是實力為尊,一切用以實力說話的。”

法空道:“智慧還是有用的,關鍵時候可以扭轉乾坤。”

李鶯笑笑。

到了這個時候,他還能出現,已經讓她心中溫暖,不想再反駁他的話。

法空道:“他們有四個大宗師,你們只有一個,是吧?”

李鶯輕輕點頭:“是。”

“他們已經重傷了一個,你們也重傷了一個?”

“對。”

“你能傷到大宗師。”

“是。”

“如果你們重傷的大宗師痊愈,再加上你,偷襲的話,能不能再重傷一個大宗師?”

“……很勉強,他們會被我傷到,是因為小瞧了我,如果全力以赴的話……”

“你應該有拼命的秘術吧?”

“當然。”

“那就施展吧。”法空道:“你施展秘術,你們的大宗師也施展秘術,能不能再重傷一個甚至兩個大宗師?”

“……可以一試。”

“他們三個如果再重傷一個,剩下兩個大宗師的話,還敢肆無忌憚的對付你們?”

“應該不敢。”李鶯若有所思:“如果這樣的話,我們可以冒險一試,直接重傷兩個大宗師。”

她一下明白了法空的意思。

她明眸如水,凝視著法空。

她心眼神問法空,回春咒是不是能抵消秘術對身體的破壞。

她知道法空有他心通,而且,他甚至不需要施展他心通,也一樣有洞察人心之能。

法空微笑點頭。

“……好,賭一把!”李鶯輕柔而堅定的點頭:“李柱,你去請井長老去我的院子。”

“……是,不過少主,井長老應該正療傷的吧,恐怕不會過去。”李柱遲疑。

“就說是我的死命令,一定得來。”

“……是。”李柱肅然點頭。

他轉身便走。

雖然聽得稀里糊涂,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少主為何明眸炯炯,斗志昂揚。

但這絕對是好事,先不問緣故,先遵命行事總沒錯的。

周天懷也不太明白,看向李鶯。

李鶯道:“這一切說起來太復雜,往后再說吧,周堂主你留在這里,萬一有事也能應付一下。”

“是,少主。”周天懷也不再多問。

李鶯看向法空:“我先回去,大師你隨后過來吧。”

“嗯。”

李鶯轉身飄飄而去。

眨眼功夫,她已然回到自己的院子,靜靜站在院子中央,閉上眼睛。

明媚的陽光照在身上。

她渾身黑衫,吸納熱量,身體暖融融的,冰冷的心也被溫暖所包裹。

法空的援手,讓她覺得意外,也格外的溫暖,仿佛漆黑的深淵里有一束光照下來,有一只溫暖的手伸出來,由她握住了。

此時的她,無所畏懼。

一盞茶過后,一個玉樹臨風的俊逸中年男子飄然落到她對面,抱拳道:“少主,有何要事?”

李鶯看向眼前這個臉色紅潤,相貌俊逸的中年男子,輕聲道:“師伯,我們拼一把吧。”

井遠峰皺眉:“少主,現在還不到拼命的時候吧?”

李鶯搖頭:“現在再不拼,恐怕我們沒有機會再出手了,塵埃落定,再拼也沒用。”

“……少主,其實我的任務只有一個。”井遠峰緩緩道:“護住少主你的性命,任何人都可以犧牲,包括我,但少主你絕不能有事。”

“如果大家都活不了,我寧愿自己也一起死去。”李鶯搖頭:“不想茍活。”

“少主,你前途遠大,我們殘天道的未來便寄于你一身,你怎可有如此糊涂的想法!”井遠峰臉色陰沉沉的,不滿的瞪向她:“少主你何等睿智,怎也會有意氣之想!”

“師伯,我們殘天道的心法講究一往無前,無所畏懼,如果我這一次茍活,怎么可能踏入至高境界?如果不能踏入至高境界,茍活又有何益?”

“不一樣。”井遠峰搖頭:“少主你也該知道你是多么重要,雙經皆得,便是未來的魔尊,絕不能有閃失!”

只要李鶯活下去,終究有一天會成為魔尊,殘天道的祖師們都能笑醒。

為了李鶯,多大的犧牲都值得,不管有再大的犧牲,也絕不能讓李鶯有閃失。

否則,所有人都是殘天道的罪人,都沒有人去見祖師,沒臉入殘天道的祖墳。

“罷了。”李鶯看他如此,無奈的道:“我們有了外援,可以一拼。”

“什么外援?”井遠峰笑道:“總不會是那位法空大師吧?法空大師與少主你交情再好,也不會伸手管這件事吧?他巴不得我們殘天道被滅吶,削弱魔宗是他們三大宗一直致力而為的事,他身為金剛寺弟子,大雪山宗弟子,絕不會例外。”

再怎么看,法空和尚也不像是色利智昏之輩,不會因為貪圖少主的美色而伸手管這閑事的。

李鶯笑著搖頭。

井遠峰臉色忽然一變。

一道瓊漿從天而降,直灌百會穴,隨即在身體里翻涌,迅速的驅逐陰寒至極的力量。

他仿佛從冰窖里來到了溫暖的泉水里,渾身暖融融的,不由的微瞇起眼睛。

“師伯,如何?”李鶯道。

她沒感受到回春咒的力量,但看井遠峰的模樣便知道回春咒已經落下。

否則,斷不會有如此奇異的神情。

“……好一個回春咒!”井遠峰嘆息,似是贊嘆似是感慨又似是惆悵。

他萬萬沒想到回春咒的威力如此之強。

如此奇絕的佛咒,竟然是大雪山金剛寺弟子的絕學,而不是殘天道的。

實在是天要興大雪山宗,三大宗的衰落是不可能了的。

“他會在暗中助我們一臂之力。”李鶯輕聲道:“我們可以盡情施展秘術,將潛力全部激發,不怕害怕身體受損。”

“原來如此。”井遠峰輕輕點頭。

他一下便明白了李鶯的意思。

有了法空的回春咒支持,他可以拼了老命,不用擔心自己會受傷,不用擔心秘術損害身體,后繼無力,只管拼就是了。

這樣確實有望重創雪瓶道的老家伙!

“師伯,如何?”

“干了!”井遠峰身為殘天道之人,骨子里一樣流著殘天道的熱血。

關鍵時候,敢于拼搏。

“那我們現在便出發,直襲雪瓶道別院,打他們一個猝不及防。”

“好!”

井遠峰扭頭四顧。

“師伯找什么?”

“怎沒感應到法空大師?”

自己身為堂堂的大宗師,難道有人靠近身邊還感應不到,即使法空大師身負大神通。

“如果能感應得到,他也不會出手。”李鶯微笑道。

她知道法空就是這么一個謹慎的家伙。

“這身法,神乎其神吶。”井遠峰搖頭:“盛名之下無虛士。”

李鶯輕輕點頭。

“那我也放心了。”井遠峰嘿嘿笑道:“我感應不到,他們也感應不到,這一次給他們來點兒驚喜。”

雪瓶道別院

太陽高懸,五進院落里一片寧靜。

一間間院子里的人們都在養精蓄銳,不出聲響,準備著晚上的廝殺。

李鶯與井遠峰一靠近,后院的四個老者齊齊扭頭看過去,正是井遠峰所在方向。

這四個老者鶴發童顏,正圍坐在湖上一座小亭里,漫不經心的下著棋,狀似悠閑。

一個老者的臉色蒼白,好像大病未愈,剩下三個老者神情輕松自如。

“嘿,果然不愧是殘天道的家伙,夠莽,竟然敢來這里送死!”

“他是覺得反正也活不了,不如拽著我們一起死吧?”

“很有可能,要同歸于盡!”

“那我們避一避?”

“我們一避,他可能就會殺其他弟子了。”

“那就直接殺掉,用最快的速度!”

“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