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39章 絕境

第339章 絕境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39章 絕境

法空眉頭一挑。

“李姐姐親自說的,不讓我說出去,說這現在還是一個秘密,家丑不可外揚。”

“魔宗六道……”法空搖搖頭。

他實在不知道為何如此。

魔宗六道雖然彼此不對付,齷齪不斷,可畢竟還是同源,即使不對付,彼此動手也留著分寸,不會太過份。

他們都記得,共同的敵人是三大宗,如果彼此內斗太烈,削弱了實力會讓三大宗占便宜。

所以盡量控制斗爭的規模。

適當的斗爭便是激勵與刺激,有效的激發潛力,讓弟子們變得更強,而不是死水一潭。

“師父,我給了李姐姐一串佛珠,不要緊吧?”徐青蘿不好意思的道:“加持了回春咒的。”

法空橫她一眼。

徐青蘿忙道:“看她受傷,總不能只瞧著吧,能幫還是要幫一把的。”

“嗯。”法空頷首。

“這可是難得的好機會。”徐青蘿低聲道:“能不能趁機讓他們打個你死我活,從而變成魔宗三道。”

“難。”法空搖頭。

每次六道廝殺,背后都有朝廷的影子。

朝廷未嘗沒有削弱六道的意思,想要把六道變成三道,可最終沒有成功,就是因為他們知道分寸,絕不會讓朝廷得逞。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

所以也很難徹底殺紅眼。

周陽斜睨著徐青蘿,覺得她真夠可怕的。

明明跟李鶯好得跟姐妹似的,又是關心又是贈佛珠,轉眼就算計著想讓他們打個你死我活。

周雨卻不以為異。

宗門是宗門,個人是個人,不能混為一談。

有時候不能分開,有時候還是要分開看,到時候怎么區別,那就要看個人的智慧了。

這對于弟弟周陽有點兒困難,他有點小聰明,但也只是小聰明而已。

他埋頭練功還行,就跟法寧師兄一樣,想跟徐青蘿這般,那是不可能的。

有其師便有其徒。

他的脾性跟其師法寧是差不多的,雖然比不得法寧師兄的憨厚,更調皮更機靈幾分,可骨子里是相似的。

都不善于勾心斗角,不像徐青蘿那般天生玲瓏九竅心。

“那我們要幫一把李姐姐嗎?”

“你說呢?”

“唉……是不能幫忙的,要不然,私通魔宗的罪名便要栽到我們頭上了,那就麻煩了。”

她知道這是三大宗的忌諱。

法空頷首。

法寧道:“師兄,私通魔宗確實不妥,那平時李少主過來,不要緊吧?”

“公平交易。”法空道:“不是幫忙,只是互相交換,算不得私通。”

法寧點點頭。

就說嘛,師兄行事穩妥,早就想到了。

一行人回到金剛寺外院的時候,外面香客已經排得遠遠的,延伸到了朱雀大道一大截。

隨著法空的名聲日盛,香客也越來越多。

尤其是金剛寺外院不要香火錢,再加之法空的名聲,讓信眾們趨之若鶩,常常過來。

他們不僅將這里當成心靈的寄托之地,還將這里當成了社交場所,在排隊的時候說說話,能一解平時的寂寞無聊。

每多來一趟金剛寺外寺,便覺得跟金剛寺多了一分親近,一旦生重病,便能及時得到法空的醫治。

看到金剛寺外院,他們便覺得心里穩當,不怕重病纏身,不怕意外傷害,只要金剛寺外院在,只要法空大師在。

法空他們進了院子,沒看到林飛揚回來,徐青蘿笑道:“看來林叔那邊不順利,要不然已經回來了。”

她知道林飛揚的速度多快。

一旦順利,這會兒甚至已經從明州一個回來都夠。

現在還沒回來,那便是不順利。

法空點點頭。

“師父,林叔找不到她?”

“找不到。”

“有趣有趣。”徐青蘿笑道:“這才有趣。”

如果是一般人暗算師父,那反而讓人失望,隨隨便便一個人便敢暗算師父,那師父也太沒威嚴了。

法空回到自己的小院坐下。

徐青蘿端來茶盞,笑吟吟的道:“師父,真不幫一把李姐姐?估計天殘道不太妙呀。”

“不急。”法空道。

他雙眼射出金光,射向遠處。

入目所見,便是李鶯。

李鶯正在自己的司丞小院里,負手踱步。

周懷天與李柱站在一旁,焦急的看著她。

李鶯沉著瑩白瓜子臉,一言不發,只是負手踱步。

“少主,要不然,我們直接去雪瓶道別院拼了吧。”李柱一臉不耐煩的神色,咬咬牙:“大不了一死!”

李鶯懶得理他,繼續負手踱步。

周懷天道:“少主,此事確實不是我們能夠應付的,道主閉關,所有長老們又不在,雪瓶道又如此卑鄙,一下出動了四位大宗師,大宗師不參與六道廝殺,他們打破了規矩。”

李鶯仍舊沉默著踱步。

“要不然,我們向其他四道求助吧。”周懷天哼道:“雪瓶道打破了六道的規矩,人人得而誅之!”

“沒用的。”李鶯淡淡道:“他們既然敢如此干,就一定有所準備,很難說其他四道沒跟他們沆瀣一氣。”

“那如何是好?”周懷天一臉陰沉:“難道我們就乖乖等著他們殺光我們?”

“他們敢——!”李柱咬牙切齒:“真要殺光我們,長老們跟道主一定會替我們報仇,殺光他們!”

“那個時候已經晚了。”周懷天搖頭:“我們已經死了。”

“少主,跟法空大師求助吧。”李柱道。

李鶯斜睨他一眼。

周懷天搖頭:“別犯傻,別的事上,我們可以向法空大師求助,這件事絕對不能的。”

“難道法空大師會見死不救?”

“關鍵不是法空大師怎樣,是我們一旦如此,那就坐實了與三大宗勾結的罪名,其他五道都要對付我們,甚至滅掉我們,那個時候,別說我們,便是道主與長老們也難幸免。”

“難道我們就只能等死?!”李柱不甘心的道:“已經死在他們手上十二個,今天恐怕還會死更多。”

如果不是因為他們是綠衣內司的,他們已經慘遭雪瓶道的毒手,綠衣內司這一身皮給了他們庇護。

天殘道有一座別院,有近百名天殘道弟子,他們是沒加入任何朝廷機構的,雪瓶道便肆無忌憚。

昨晚上,收到天殘道別院的求救,李鶯他們三個已經過去,殺了一波雪瓶道高手。

死在李鶯手里的雪瓶道高手也有十二個。

可雪瓶道竟然出動了大宗師,四個大宗師直接出手擊傷李鶯。

如果不是有一個大宗師坐鎮,少主劍法卓絕而重傷了一個大宗師,驚退了四個大宗師,恐怕天殘道所有弟子都要被滅。

天殘別院弟子們面臨了絕境,除非天殘道有四位大宗師駕臨,或者三位也行,否則的話……

他們能想象得到,今晚過后,天殘道別院的弟子們還會死更多,甚至被滅盡。

“到底為什么?”周懷天道:“少主,到底他們為什么忽然發瘋了似的攻擊我們?”

兩道雖然不對付,平時也互相使絆子,或者碰到落單的也滅掉,可沒有這般大規模的廝殺。

這已經突破了小打小鬧的層次。

另外,其他四道也互相打起來了,這更是莫名其妙。

一切都透著詭異。

“周堂主,現在別問為什么了,先保住大家的性命才是關鍵。”李柱哼道:“我現在只知道,要盡量多殺雪瓶道的,才能保住我們自己的人。”

“關鍵還是大宗師。”周懷天道。

他看向李鶯:“少主,你的傷不要緊了吧?”

大宗師的傷,只有大宗師才能治好。

而偏偏別院的大宗師已經重傷,無力醫治少主,再拖延下去恐怕兇多吉少。

李鶯淡淡道:“我的傷已經無礙。”

兩人眼睛一亮。

頓時明白是法空出手了。

法空的回春咒能治好大宗師的傷。

“大師果然還是慈悲的。”

“跟少主還是有交情的。”

“這件事不準說出去!”李鶯淡淡道。

“明白!”兩人忙點頭。

這點兒道理他們還是知道的。

一旦說出去,不管是對少主還是法空,都是莫大的傷害,少主這邊是勾結三大宗,法空那邊是勾結魔宗。

兩邊都要倒霉。

“少主,想為想去,還是要請法空大師幫忙。”周懷天嘆一口氣:“除此之外,實在沒有援手了。”

魔宗六道之內是沒指望了。

那只能從魔宗之外找援手,三大宗照理說都不能碰,免得落下一個勾結外敵的名聲。

周懷天甚至懷疑,雪瓶道故意極限施壓,從而逼自己等人尋找外援,甚至找到法空,從而將罪名栽到他們身上。

一旦如此,五道將共誅之。

可即使有如此猜想,他還是沒辦法眼睜睜看著天殘道別院的弟子們慘死在眼前。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嗯,只能如此了。”李鶯停住踱步,緩緩點頭。

“那少主要偷偷跟法空大師見面才好,不能被他們看到了。”

李鶯伸手入懷,摸了摸一塊玉佩。

下一刻,法空出現在三人跟前。

“法空大師!”李柱與周懷天大喜過望。

法空合什一禮,微笑看向李鶯。

李鶯舒一口氣,平靜說道:“大師,見笑了。“

法空搖搖頭:“到底怎么回事,說來聽聽,我沒辦法調動力量,只能出出主意。”

李柱忙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法空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大師,我們沒有大宗師壓制對方,除了等死,沒別的辦法了。”李柱道:“大師可有主意?”

“有一個辦法。”法空道。

三人精神一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