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233章 收獲

第233章 收獲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233章 收獲

李鶯微笑道:“其實,家父的可不僅僅只有一位天缺大師的舍利。”

法空眉頭微挑,笑道:“難道還有別的大師舍利?道主的珍藏還真是不少。”

“家父的珍藏確實很多。”李鶯輕抿嘴笑道:“所謂狡兔三窟,他有數處珍藏,還以為藏得很嚴實呢。”

法空笑道:“這天缺大師的舍利莫不是你偷令尊的?”

“他的與我的有何區別?”李鶯擺擺玉手:“反正早晚是我的,提前拿出來也沒什么。”

法空呵呵笑道:“道主有這般女兒,實在是幸事啊。”

李鶯白他一眼。

兩人關系好像極親近了一般,這一幕被冉冉飄落下來的寧真真看在眼里。

“師兄。”寧真真無聲無息的落到他跟前,帶來淡淡幽香。

法空臉上笑容猶在,微笑道:“師妹你怎這時候過來了,可是有急事?”

寧真真如果沒有急事,很少過來,都是自己在晚上偷偷過去,在她的院子里說話。

兩人偷偷摸摸,不過因為他有心眼在,所以并不怕有人發現,更為隱秘。

他們并沒有覺得這樣做有什么不妥,不涉及兒女私情,而是關乎他們的大事。

他們一直在秘謀一件大事。

“嗯。”寧真真輕輕點頭。

徐青蘿跑到寧真真跟前問好。

寧真真笑著拉著她手,輕輕搖晃兩下。

法空看向李鶯。

李鶯知趣的笑道:“那我便先行告辭了,大師,你考慮一下吧,別耽擱太久,免得刺客逃之夭夭,即使找到也追不上,那就太過可惜了。”

“好。”法空輕頷首。

李鶯對寧真真笑笑,轉身裊裊而去。

法空收回了目光,看到寧真真探究的看著自己,笑道:“這位李少主確實豪氣,送了不少好東西,不能不幫忙。”

“師兄,別忘了她的身份。”寧真真提醒一聲,強忍心里的不舒服。

李鶯可是魔宗弟子,是魔女,師兄跟他這般親近可不妥當,當初的圓智師叔可是教訓。

有其師必有其徒?

如果師兄再走了圓智師叔的老路,縱使有神通,金剛寺也不會手軟的。

法空失笑道:“想哪里去了!……有什么急事?”

寧真真輕聲道:“外司捉了一個坤山圣教的弟子。”

法空眉頭微微一挑。

寧真真道:“是外司的供奉親自出手,全力出手,終于將這個坤山圣教弟子捉住,而沒讓他自殺。”

法空露出笑容。

寧真真輕聲道:“外司準備審他,不過我覺得不妥當,好像這個弟子還有辦法自殺。”

法空輕輕點頭:“你想讓我阻止他自殺。”

“是。”寧真真輕聲道:“如果不能阻止他,那坤山圣教永遠解決不了。”

坤山圣教弟子太過狂熱,一旦被捉,便直接自殺,什么秘密也問不出來。

問不出來,那便是殺再多坤山圣教弟子也無濟于事,誰也不知道坤山圣教到底有多少弟子。

更更關鍵的是,那些坤山圣教弟子都在哪里,是在宮內還是在宮外,是在王爺府上還是在一二品大臣府上?

好不容易捉得一個坤山圣教弟子,絕不能這么輕易的讓他自殺身亡。

而坤山圣教的心法詭異,先廢了他武功,再封了他穴道,令他一動不能動。

照理說,這般情況下,已經沒辦法自殺了,因為動都沒辦法動,武功都沒了,怎么運功?

不能動不能運功,哪里來的力量自殺?

可直覺告訴自己,這個坤山圣教弟子有能力自殺,防不勝防,甚至還要因此傷人。

就怕外司的人松懈下來,被他趁機施展秘術,從而再折損人手。

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司丞,人微言輕,說的話根本不管用,不會被他們聽進去。

在這關鍵時候,她想到了兩個人,一個是師祖妙音神尼,二是法空。

她迅速分析,如果能請師祖妙音神尼,實在不想勞煩法空,可最終還是不得不勞煩法空。

她想:且不說師祖妙音神尼精擅的是慧心通明,與自己差不多,而且禁宮供奉未必會被外司的供奉放眼里,未必會聽她的。

如果造成了相反的效果,那就沒必要請師祖了。

最關鍵的是,師祖也沒辦法阻止這個家伙自殺。

師兄法空則不然。

他神通廣大,想必是有辦法的。

想來想去,還是直接過來尋找法空,一般的小事不想勞煩法空,這種大事還是要找他。

“……給他戴上這個便是。”法空從袖子里取出一串佛珠,遞給寧真真。

寧真真道:“加持了清心咒的?”

法空點點頭。

寧真真露出笑容:“師兄不去看看?”

“有你在便好。”

“……那我走啦。”

法空擺擺手。

寧真真輕盈如一片白云,冉冉浮起,掠過墻頭,在空中朝徐青蘿擺擺手,消失不見蹤影。

徐青蘿道:“我要是有寧師叔這般輕功就好啦,太美了。”

周陽哼一聲:“你這么偷懶,想練成這樣的輕功,那得猴年馬月了!”

徐青蘿笑看法空:“師父,難道不去看看?”

法空搖頭。

徐青蘿抿嘴輕笑一聲。

法空失笑。

這個弟子還真是機靈,一眼看破了自己的想法。

“師父,你真要幫英王的三世子捉刺客嗎?”徐青蘿好奇的道:“真被李少主嚇住啦?”

“你覺得該不該幫?”法空問。

徐青蘿甭頭想想,輕輕點頭:“該幫。”

“為何?”法空笑問。

徐青蘿道:“師父你救世子,已經是與刺客結怨了,那肯定要小心他報復呀,不如下先手為強。”

“唔……”

“況且,送佛送到西嘛,這不是師父你常說的話嗎?既然送人情,那就送到底。”

“嗯,有道理。”

“再者說啦,李少主剛才的話也沒錯,不能厚此薄彼嘛,落人口實。”

“這刺客確實不易找。”

“師父你也沒辦法?”徐青蘿驚奇道。

她覺得什么事都難不住法空的,覺得師父無所不能。

法空搖搖頭。

徐青蘿蹙眉:“那確實是麻煩了,如果幫忙,師父卻找不到兇手,會損了名聲,……要不然,還是拒絕吧。”

法空笑了笑:“這樣挺有趣的,越是不容易做,做成了才真正有趣。”

“……是。”徐青蘿輕輕點頭。

法空喝了一盞茶之后,放下茶盞。

腦海虛空,光輪里飛出兩團光,在空中飛成四道,分別鉆進了藥師佛像的雙耳與雙眼。

天眼通。

天耳通。

寧真真飄飄來到西丞。

西丞院內,一個中年男子正直挺挺的站在中央,身邊圍著數個年輕男女。

司馬尋黃玉楓趙之華他們也在其中。

他們打量著眼前這個中年男子,同時好奇的看一眼大廳的方向。

大廳里正坐著三個中年男子,正愜意的喝著茶。

“這里的司丞怎不見影子了,跑哪里去了?”

“明月庵的天才弟子寧真真,果然姿容不俗。”

“她這是夠傲氣的,把我們往這里一晾,是給我們下馬威不成?”

“不應該吧?好像這寧姑娘沒這么不懂事,想必是有什么急事出去辦一下。”

“坤山圣教的弟子,還有什么事比這個更大的?”

“倪兄,這其實應該歸內司的案子,我們搶過來,是不是有點兒不妥當?”

“呵呵……,遲兄啊,我們外司行事何須理會內司?”

“話是不錯,但是……”

“行啦,他們這群酒囊飯袋,真要讓給他們,他們能捉得住這個人?”

“那倒也是。”

他們議論之際,寧真真飄然進來,抱拳一禮,先是道過謝,然后將那串佛珠遞給當頭的中年男子:“倪供奉,先將這個給那家伙戴上吧。”

“這是什么?”

“法空師兄那邊求來的,可以鎮壓自殺的。”

“哦——?”當頭的魁梧中年接過了佛珠,隨即感覺到了一股清涼直接進入腦海,然后瞬間遍及周身。

好像夏天鉆進了冰泉里,一下清醒過來。

“喲!”他驚奇的看著手上的佛珠,感慨道:“不愧是法空大師。”

“法空大師的佛珠?我來瞧瞧。”

“我也瞧瞧!”

三人輪流看了,都感受到了清心咒的威力,讓寧真真將它戴到那坤山圣教弟子的胸口。

有了這佛珠的鎮壓,坤山圣教弟子想必是自殺不了,就可以問問題了。

當頭的倪照負手來到院子,站到那坤山圣教弟子跟前,打量著他,與他坦然對視。

他扭頭對寧真真道:“我現在便要問了,寧姑娘費心了。”

“好。”寧真真淡淡微笑。

倪照看著眼前的中年男子,感慨道:“誰能想到,堂堂的頂尖高手,竟然屈身為一個奴仆,讓人目瞪口呆。”

中年男子臉上露出不屑神色。

“看來你是覺得為了目標,犧牲再大也應該的。”倪照點點頭:“可惜,別人不這么想。”

寧真真看一眼倪照。

倪照道:“他說了什么?”

“都是罵人的話。”寧真真淡淡道:“不值一聽。”

倪照點點頭:“他肯定在心里罵我,恨不得吃我的肉喝我的血。”

寧真真道:“沒這般惡毒。”

倪照道:“有什么就說什么,不必震他掩飾。”

“是。”寧真真應一聲。

倪照看向青年:“值得嗎?為了坤山圣教,臉面一點兒不要了?”

中年男子再次露出不屑神色。

“坤山圣教在神京潛伏了多少弟子?

倪照將目光投向寧真真。

寧真真沉默,搖搖頭:”沒有。“

中年男子與另外兩個不由一怔。

PS:更新完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