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232章 一層

第232章 一層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232章 一層

他想到這里,頓時動力十足。

這一塊石壁上附有功德是他沒想到的,而這一塊石壁的存在卻是他得自天缺大師的記憶。

“啪。”脆響聲中。

周陽與徐青蘿瞪大眼睛,看著這怪異的石壁竟然裂開了,然后開始坍塌,竟然變成了一堆沙子。

法空一拂袖子。

沙子頓時紛紛揚揚飛起,一片金黃色的樹葉也跟著飄飄而起,飛到空中。

法空伸手一招。

這片黃葉飄到了他手上。

“師父,這是什么啊?”徐青蘿好奇的盯著這樹葉,發現沒什么異樣。

怎么看都是一片尋常的樹葉,秋天的落葉很常見。

法空道:“西迦貝葉。”

“哦——?哦!哦哦,是西迦貝葉經!”徐青蘿驚奇的道:“難道是西迦貝葉經?”

“嗯。”

周陽看向徐青蘿。

徐青蘿興奮的道:“西迦貝葉經呀,這可寶貝,沒想到在這里竟然有西迦貝葉經!”

“徐師姐……”

“你不知道?”徐青蘿驚奇的看他一眼,隨即解釋了兩句西迦貝葉經是什么。

周陽聽完好奇的看向這邊葉子,疑惑的道:“師伯,你怎知這里有西迦貝葉經呀?”

“嗨,師父有神通,知道有什么奇怪的。”徐青蘿撇撇嘴唇道:“看到別人在未來得到了,提前一步過來拿到,這多簡單呀。”

“對呀……”周陽恍然大悟。

隨即露出興奮神色:“師伯,這樣的話,可以截取很多奇遇呀。”

如果看到了未來有誰誰得了奇遇,然后提前一步截取,那豈不是……

他想到這里,雙眼放光。

法空笑看他一眼:“想得到奇遇?”

“對啊對啊。”周陽忙點頭:“師伯,如果有奇遇,那就能更快的修煉,然后成為最頂尖的高手。”

法空微笑道:“你得到的那些奇遇,最有可能的是奇遇得來的那些武功秘笈都不如我們金剛寺。”

“……不會吧?”周陽半信半疑。

法空笑道:“你師父現在這般年紀,已經是三品,看看有幾個人能做到?”

“可是……”周陽遲疑。

法空道:“周陽你應該明白,對于其他人來說,踏入金剛寺便是無上的奇遇了。”

“是。”周陽緩緩點頭。

他當然知道這個。

大雪山宗,天下三大宗之一,任何一個三大宗的弟子都是前途光明的。

“所以不要想著偷懶,好好練功,別人想練我們金剛寺武學卻沒機會,你們卻不知道珍惜。”他說著話,目光落到徐青蘿身上。

徐青蘿忙討好的笑道:“師父放心便是,我一定好好練功,絕不偷懶。”

“嗯。”法空點點頭。

心下卻哼一聲,不偷懶才怪!

這丫頭天性是喜靜不喜動,就像有的人不喜歡運動一樣。

她對武功確實是厭倦,就喜歡練虛空胎息經。

虛空胎息經只能做為輔助,即使自己練到這般境界,練到御術篇,也只能馭使飛刀而已。

如果不是其他的武學融合,這飛刀的威力也太弱了。

所以自保的根本還是武功,僅練虛空胎息經不成。

法空低頭看向西迦貝葉。

樹葉上有兩句密密麻麻的小字,僅僅兩句,他看到之后,如受雷擊。

他一動不動,宛如化為雕像。

周陽看著不妥,便要去扯下他袖子,想將他驚醒,卻被徐青蘿猛一把扯回來。

周陽不滿的瞪向她:“徐師姐,我要幫一把師伯。”

“你別搗亂!”徐青蘿沒好氣的嗔道:“不知道師父這是頓悟狀態?別說話!”

周陽疑惑,打量著法空。

法空雙眼茫然,仿佛神游天外,一動不動,仿佛只留下了一具軀殼。

徐青蘿左右顧盼,壓低聲音道:“這狀態太重要了,往往會踏入更上一個層次。”

“真有這般厲害?”

“所以說你什么不懂,一天到晚只知道埋頭苦練,這是根本不行的。”

“那不苦練就行啦?”周陽哼道。

他是極不服氣的。

徐青蘿撇撇嘴道:“你往后就知道了,武功不是靠苦練而成的,而是悟性,你要反復的想,反復的揣摩,才能真正練好武功!”

“武功憑的就是苦練!”周陽道。

“你這家伙,就是說不通,死腦筋!”徐青蘿懶得再多說,擺擺小手:“總之,聽我的沒錯的。”

周陽不屑的笑笑。

他總感覺徐青蘿是好吃懶做,是個懶蟲,所以練武偷懶,進境也慢。

徐青蘿搖搖頭。

自己進境慢,是因為在摸索自己與小羅漢拳的最佳契合點,尋找最佳的練功方式。

所有人都認為自己的偷懶,豈不知自己一旦找到了辦法,必然會一日千里,讓所有人吃驚,包括師父!

她一想到法空看輕自己就無法忍受,一直憋著一肚子的火,想要嚇法空一跳。

“唉……”法空悠悠嘆一口氣。

這部西迦貝葉經名為《明經》,僅僅有兩句話,卻仿佛太陽一般照徹自己心靈。

一瞬間,自己幾乎便要踏入明心見性之境,只是最終還是差了一點點,隔了一層薄紗,沒能穿透過去。

終究差了一步,沒能徹底明心見性。

歸根到底,還是自己的獨特身世所致。

如果自己不是轉世而來,如果是原主的話,在這樣的修為情況下,在這個時候,見到這兩句經文,恐怕已經明心見性了。

這需要獨特的時機。

需要練到自己這個境界的時候,再看到這兩句。

可如果不是自己轉世而來,也不可能練到這一步,所以因果顛倒來顛倒去,很難說清楚。

兩世的經歷,對自己來說那便是兩重障礙,想要明心見性就要破開兩層心障,比別人更難。

“師父……”徐青蘿忙道:“可有收獲?”

“嗯。”法空頷首:“大有收獲,……走吧。”

現在破開了第一層心障,已經是進了一大步,只需要再破開一層心障即可。

這《心經》玄妙,可惜差了一點兒,沒能讓腦海里的蓮花臺更進上一層。

終究還是差了一點兒啊。

他暗道可惜。

有了當初慕容師的問心經驗,又有天缺大師的明心見性經驗,再加上《心經》,還是差一點兒。

終究還是機緣與積累不夠。

他帶著周陽與徐青蘿回到外院的時候,已經是正午時分,在門口看到了李鶯。

李鶯一襲黑衫,靜靜站在明媚的陽光之中。

秋天的陽光格外明亮。

她身上的黑衫仿佛吸納了所有的陽光,黑得純凈,顯得肌膚越發的雪白細膩如瓷又如玉。

“大師。”李鶯合什。

法空笑道:“李少主又來了,無事不登三寶殿,又有何貴干?”

此時大門打開,圓燈站在門內合什一禮。

法空合什還禮,腳步往里走,李鶯也跟著往里走。

徐青蘿笑瞇瞇跟李鶯打過招呼。

“還是刺客的事。”李鶯擺擺手,李柱與周天懷留在寺外沒進來。

法空道:“這一次的刺客?”

“是。”李鶯蹙起細細的黛眉:“這一次的刺客更厲害,毫無痕跡,來去無蹤。”

“不可能無痕無蹤的。”法空請她坐到放生池邊的石桌旁,林飛揚已經端過來茶茗。

李鶯道:“內司已經調查過,確實沒有人知道他從哪里鉆出來的,忽然從人群里鉆出來,刺出一劍之后便鉆回人群,一閃便消失無蹤,……他蒙著臉,旁人甚至沒看清他的身形,只有三世子說這是一個老人,心死如灰的老人。”

法空輕啜一口茶茗。

“大師能否幫忙找到?”李鶯道。

法空失笑道:“李少主不覺得過了嗎?”

“過了?”李鶯一怔。

法空道:“進綠衣內司以來,李少主你最主要做的事就是過來請我幫忙,凡事都要找我,這可不符合你歷練的目的吧?”

李鶯道:“請合適的人幫忙,不是應該做的嗎?難道非要自己去白費力氣?”

她輕笑一聲道:“我可沒有寧姑娘那般志氣。”

她最難以理解的是寧真真。

明明有法空大師這般強援,還非要自己逞強,非要自己費盡辛苦去親自做。

有力便借力,能借到力也是本事。

不擅長借力,什么都依靠自己,有志氣是有志氣,就是不太聰明,太耗時間。

有時候,時間便是一切。

法空搖搖頭:“這一次恕貧僧無能為力了,我是有些神通,可神通不是無所不能。”

“大師不肯幫忙,是因為英王?”

“此話怎講?”

“據說英王與信王爺的關系很僵。”

“呵呵……”法空笑道:“李少主這是逼我了。”

“不敢,大師誤會了。”

“幫過逸王世子捉刺客,也得幫英王世子捉刺客,是不是這個意思?”法空笑道:“厚此薄彼便是對彼有看法,這話還真是……”

李鶯嫣然一笑:“大師真的誤會了。”

“李少主又接了這次的任務?”法空笑道:“西丞司丞跟李少主你有仇吧?”

“……是。”李鶯坦然點頭:“確實有仇。”

法空眉頭一挑。

李鶯道:“西丞司丞是雪瓶道的高手,與我確實有仇,所以要一次一次的針對我。”

法空眉頭挑了挑。

他還真沒想到這個,只是順嘴一提。

神通不是無所不能。

畢竟新來的都要受下受威的。

沒想到一下猜中了。

李鶯道:“如果這一次不找到刺客,恐怕我也呆不下去了。”

“憑李少主的手段,還能落到如此境地?”

“官大一級壓死人,身處綠衣內司,當然要按照內司的規矩辦事,不能逾規。”

“……”法空沉吟。

李鶯道:“天缺大師的舍利如何?”

“嗯,頗有收獲。”法空頷首。

這是實話實說。

天缺大師的經驗對他極珍貴,尤其是明心見性的經驗,否則也不會如此輕易被《心經》觸動而破開第一層心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3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