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221章 秘密

第221章 秘密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221章 秘密

林飛揚道:“不過,我覺得有點兒麻煩。”

法空眉頭一挑。

“我覺得他們好像更信這神水,而不信回春咒。”林飛揚搖頭道:“覺得有這神水就足夠了,回春咒估計都拋一邊了。”

法空點點頭。

這是他加持在銅缸上的回春咒所熏染的水,附帶了回春咒的力量,但威力甚至不及回春咒的十分之一。

威力雖不及回春咒,但其效果也不是一般的靈丹妙藥可以企及的。

“現在的人吶……”林飛揚搖頭,一幅無語的神情:“只相信自己見到的。”

“把師父親手寫的回春咒扔了?歸根到底還是不信師父唄。”徐青蘿惱怒,輕哼道:“就等著看他們后悔!”

“各有各的緣法。”法空沒有勉強。

浪費的不過是自己一張回春咒,在時輪塔里寫回春咒,一揮而就,僅是幾次呼吸便能寫完。

如果有人認真誦讀那回春咒,就是抓住了機會,挽救了自己的性命,抓不住,那誰也不能怨了。

如果真正的深陷絕望之中,則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機會,即使明知道虛無縹緲,還是會竭盡全力的抓住。

這樣的人被回春咒的治好,很容易成為自己的信眾。

其余人,或者半信半疑的,即使獲得回春咒的好處,也未必會成為信眾。

“還是和尚你想得寬。”林飛揚搖頭道:“我都氣死了,人真是不能可憐!”

法空推門出了門,來到院子中央,長長伸一個懶腰,臉色沉肅。

早晨的空氣清冽如冷泉。

后山上鳥雀在嘰嘰喳喳叫個不停,悅耳而喧鬧。

法空一改往日的笑容,變得沉肅。

御術篇練成,確實把慕容師的記憶之珠扯入了藥師佛的眉心紅痣里。

他獲得了慕容師的一生記憶,化為慕容師重新活過一回,走完了一生之后,慕容師壯志未酬的強烈遺撼久久在他心間回蕩,無法消彌。

經歷其他人的記憶,他們的遺憾只是不甘心死去,不想死。

而慕容師的遺憾則是強烈的壯志未酬、數代以來的夙愿沒能實現卻橫死的無盡遺憾。

這是一個驚天大秘密。

慕容師竟然是大易皇族,是大易皇族的十九代嫡皇子,雖然他這一代共有十二個皇子,他只是其中之一。

但這身份已經是非同小可。

更重要的是,他還是澄海道的長老,澄海道的大宗師之一,是有影響澄海道決策之人。

如果不是運氣差了一點兒,根基不夠深厚,恐怕已然成為澄海道的道主。

澄海道的道主不僅僅是武功,還需要足夠的智慧。

而所謂的智慧,其實還是人們的印象。

在這一點上,他做得不夠好,太過孤傲,不合群,所以在澄海道的人緣不佳。

畢竟身為大易皇族,天生血脈高貴,怎么可能將自己視為凡夫俗子,難免會高傲。

到了大宗師的時候,更是解放了天性,越發高傲。

只是大宗師已經有資格高傲,人緣雖然不好,地位卻沒受影響。

法空負手在院子里踱步。

“師父。”徐青蘿用木盆端水進來,笑瞇瞇的道:“在自己屋子里睡得更好吧?”

“差不多,你呢?”法空開始洗漱,順嘴問道。

徐青蘿笑道:“我在這里睡得更好,更寧靜詳和,氣息也更清爽宜人。”

法空笑著點頭。

有神水澆灌,外院的花草樹木更旺盛,是其他地方所不具備的,空氣當然也就好。

法空點點頭,接過了她遞上的毛巾,淡淡問:“沒去練功?”

“師父——!”徐青蘿忙道:“不是幫師父你端水嘛,孝敬師父,練功不急的。”

法空道:“你好好練功就是對我最好的孝敬了。”

“師父,林叔笨手笨腳的,哪次端水不灑?”徐青蘿道:“我伺候完師父,馬上便去練功。”

“明天不準了,好好練功別偷懶。”

“嗯——?”

“是——!”徐青蘿有氣無力的回答。

法空笑著搖頭:“你孝心是假,偷懶是真!”

“師——父——!”徐青蘿覺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趕緊練功去!”

“哼,去就去!”

徐青蘿端起木盆輕盈去了。

法空笑著搖搖頭。

徐青蘿一直在服用太陰果,資質一直在不斷的改善,看著嬌小的身子,力量已經遠勝過成年男子。

不過周陽也一直在吃太陰果。

所以她想壓過周陽是很難的,但壓過其他人是沒問題的,將來超過同儕也是應該的。

他繼續在院子里負手踱步,想著慕容師之事。

慕容師這件事讓他后背微微發涼。

慕容師身為坤山圣教的十二星主之一,竟然成為了澄海道的大宗師。

那其他十一個星主呢?

是在坤山圣教里,還是在各大宗內?

澄海道身為魔宗最頂尖的宗門之一,竟然被潛入了一個大易皇子,何等不可思議?

澄海道的奇功秘技不少,到了中層,就會有長老們暗中考察,甚至以奇功測試,從而判斷對澄海道的忠誠。

澄海道真正的高層與核心弟子往往都是出身于那些身家清白,從小拜入澄海道的弟子。

慕容師便是這樣一個弟子。

那坤山圣教會不會還有其他的弟子,也從小拜入其他宗門,成為宗門的頂梁柱?

一想便知道何等驚人。

坤山圣教能滲透進一州,掌控一州之衙,那其他州府呢?

而如今又知道坤山圣教能滲透進一宗,成為一宗之大宗師,那其他宗呢?

林飛揚忽然出現:“住持,外面有靜北王爺求見。”

法空皺眉。

林飛揚道:“靜北王爺帶了不少人,都挑著一個個大酒壇子。”

“嗯——?”

“聽聞這位靜北王爺好酒,珍藏了不少的好酒。”林飛揚嘿嘿笑道:“和尚你不是嫌觀云樓的酒還差了點兒味道嘛。”

“什么酒不酒的。”法空淡淡道:“……那就請靜北王爺進來吧。”

林飛揚嘿嘿一笑,一閃消失。

金剛寺外院大門外,靜北王爺范燁正一身紫袍,胸前繡金蛟,負量著那額匾,點點頭贊嘆:“皇上的字遒勁有力,越發見功力了。”

他身邊站著范凝玉,一襲翠綠百褶襦裙,腰懸長劍,少了幾分英姿颯爽,多了幾分柔美。

“爺爺,皇上的字越發見功力了,你拍馬屁的功力沒有見漲呀。”

“壞丫頭!”范燁指了指他。

范凝玉笑道:“爺爺你真覺得送這些酒,他會高興?”

“投其所好才是最好的,你這丫頭這么聰明,怎會不懂?”

“就怕他會尷尬呀。”范凝玉笑道:“身為赫赫有名的高僧,卻貪杯,于名聲有損吧?”

“高僧就不能喝酒啦?”范燁擺擺手:“壞丫頭你待會兒少說話。”

“好吧!”范凝玉笑著答應。

“吱——!”大門緩緩打開。

法空一襲紫金袈裟緩步而出,從容沉靜,一派高僧威儀。

范燁忙迎上前,遠遠便合什一禮。

“阿彌陀佛,范王爺,貧僧有失遠迎了。”法空合什還禮,又沖范凝玉合什一禮。

范凝玉笑瞇瞇的合什還禮。

“呵呵……”范燁未語先笑,熱情洋溢:“大師見外啦,跟本王不必客氣的。”

法空笑著伸手延請。

“先讓他們把東西送進去。”范燁揮揮手:“都送進去,輕拿輕放,碎一壇,罰十年俸祿!”

“是。”三十六個壯碩男子應一聲,紛紛彎腰挑起兩大壇酒,小心翼翼的進了院子。

法空側身讓開路。

林飛揚已經迎上來,指揮著他們來到后面,把酒都放到了塔園的角落。

一共七十二大壇酒,堆在一起極為壯觀。

林飛揚嘿嘿笑了。

法空請范燁與范凝玉來到了放生池旁。

范燁沒坐下,反而彎腰觀察起了那些還在水底睡覺的烏龜們,感慨道:“這些王八有福啊。”

法空笑道:“王爺何出此言?”

“能在這般貴地日夜接受熏陶,還能長命百歲,當真是有福,前世修來的。”

范凝玉笑道:“爺爺,它們烏龜聽不懂佛經的,就是湊巧落到法空大師他們手上而已。”

“你這丫頭懂什么!”范燁沒好氣的瞪她一眼:“你不是王八,你怎知道它們聽不懂佛經?”

“我……”范凝玉竟然無言以對。

范燁狠狠瞪她:“凈拆我的臺,再亂說話,就先回去!”

“是是。”范凝玉忙抬玉手做求饒狀:“我不說話了便是,只打開耳朵,關上嘴巴。”

“哼,這還差不多。”范燁這才滿意了,對法空歉然笑道:“這丫頭被她爹給寵壞了,見笑。”

法空微笑搖頭。

在他看來,可不是他們給寵壞了,是范凝玉的天性如此,沒辦法壓制的。

“大師要在幾天之后舉辦大典?”

“是。”法空道:“眾生皆苦,能幫一把就幫一把,也算是修些功德。”

“這可是功德無量!”范燁贊嘆道:“大師放心,到時候我找人過來幫忙,把來參加大典的病人照顧得妥妥貼貼的!”

“那便謝過王爺了。”法空沒有拒絕。

這種大典確實需要組織者與協調者,先前那一場祈雨大典是信王爺他們組織的。

這一次如果僅僅憑金剛寺外院,捉襟見肘,難免會混亂,如果再有人借機生事就更麻煩。

范燁擺手:“小事一樁,這也是大功德的事,本王怎能錯過,嘿,其實本王不幫忙,信王也會幫忙,他原本就管著這些事,再憑你們之間的關系,肯定不會袖手。”

“信王……”法空搖頭笑道:“現在是忙得很吧,哪有時間管這事。”

“他這兩天確實挺忙。”范燁搖搖頭,一臉的不忿:“朝廷彈劾他的奏折太多,他被皇上留下教訓呢,每天都要進宮挨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