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220章 再幫

第220章 再幫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220章 再幫

法空站在堤旁,迎面朝著湖面。

清風從浩淼湖面徐徐而來,說不出的清爽。

沉到湖底的尸首并不能打擾他的興致。

它不會像一般的尸首那樣浮上來,會一直沉在下面,直到被魚兒徹底吃光。

徐青蘿也站在他身邊,欣賞著湖上的荷花,靜靜的沒有說話。

她天生精神強大,隨著虛空胎息經的修煉,對人心的感應更敏銳,善解人意。

半晌過后,法空道:“我們走吧。”

徐青蘿拽上他袖子。

紫金袈裟翻涌卷動,法空腳下不動,如御濤而行。

兩人很快進入了明州城,經過州衙。

一群紫袍青年已經把衙門圍得水泄不通。

他心眼所見,知州與同知及通判三人正被六個紫袍青年圍在當中。

三人困獸猶斗,拼命狂攻。

三人后背相抵,形成一個小陣勢,彼此照應,竟然一時之間不落下風。

六個紫袍青年也攻勢極猛,互不相讓。

他們六個的修為都不遜色于對方三人,可對方三人使的是同歸于盡的打法。

為了避免自身傷亡,而且心有顧忌,怕他們隨時會施展玉石俱焚的那一招,坤山圣教這一招太過陰毒,威力太強。

“師父,神武府已經出動啦,他們完蛋了。”徐青蘿笑道“這回父親徹底安穩了。”

法空點點頭。

“法空大師!”趙季平在一群紫袍青年之中,忽然遠遠合什一禮,大聲招呼。

他神情恭敬中透著親熱,全無從前的不滿。

見識過法空的手段之后,他徹底明白什么是高低什么是層次什么是絕望。

他心態徹底轉變:自己縱使苦修一生,也達不到這般程度,這還有什么不服氣的呢?

向強大屈服向神通敬仰,不是理所應當的嗎?

法空合什微笑。

趙季平擠開同伴,來到法空跟前,合什笑道:“大師竟然也在明州。”

“過來游玩。”法空點點頭:“既然這里有事,那便告辭。”

“大師別急。”趙季平忙道:“軍侯正在里面跟人動手,大師稍等片刻,軍侯如果知道大師過來卻沒能見禮,沒能告訴他一聲,一定會罵我。”

法空笑了。

趙季平嘿嘿笑兩聲,不好意思的道:“當然,也是希望大師庇護,畢竟有大師在此,我們底氣十足。”

法空笑道:“趙施主卻是坦蕩。”

他心眼看到,正在拼命的三人忽然“砰”一聲爆炸成了血霧,瞬間吞噬了方圓百米。

一直保持警惕的眾人疾退。

可還是有人沒能及時閃避,被血霧沾上。

血霧一沾皮膚,便是坑坑洼洼,瞬間破了相。

痛苦之下,他們情不自禁的發出慘叫。

法空站在這里,即使不用心眼也聽得到里面的痛苦慘叫。

慘叫之中還蘊含著驚怒與驚異。

他們都知道坤山圣教這一招的厲害,一旦被血霧沾上,那便是不死不休。

死在血霧之下的神武府弟子至少有十幾個,都是救無可救,不是每一個都有在神京城的好運氣。

可這里是明州,根本等不到趕回神京向法空大師求救,必然會死在半路上,他們怎能不驚怒。

沾了血霧的三人就包括軍侯范晨光。

他已經小心翼翼在防著這一招,可還是沒能防得住,這三人施展的秘術更加隱蔽更加突兀,忽然爆炸,防不勝防。

“大師——!”趙季平眼巴巴看向法空,合什深深一禮:“還望大師慈悲!”

徐青蘿看向法空。

法空閉上眼睛,雙手結印。

剛剛強抑住慘叫的范晨光他們忽然覺察有異,一道溫暖的力量從百會穴直灌進身體,瞬間灌滿了五臟六腑。

頓時勃勃生機洶涌澎湃,瞬間壓垮了正侵入身體、破壞身體的冰寒力量。

血霧的力量冰寒如萬載寒冰,能把人直接凍僵,現在卻被瞬間沖刷得一干二凈。

源源不斷的溫暖力量在灌進身體,增強身體,五臟六腑很快處在了最佳狀態,甚至是超常狀態。

于是各個器官開始高速運轉,心肝脾胃肺都在以平時的數倍速度運轉。

皮膚迅速生長,傷口開始結痂,然后開始合攏,再然后便是退痂接著恢復如初。

短短時間內,他們都恢復如初。

先前受傷好像一場噩夢,而身體里還殘留著疼痛的感覺,偏偏已經恢復如初。

“法空大師!”范晨光毫不猶豫的脫口而出。

在一旁觀戰的幾個中年男子原本臉色陰沉下來,既恨坤山圣教弟子的狠毒,又恨他們幾個不爭氣。

這么久還沒拿下,偏偏還被對方得手,眼見著便要損失三個好手。

沒想到柳暗花明,竟然眨眼間恢復如初,快得仿佛變戲法一般,讓他們懷疑自己的眼睛。

范晨光忙飄身出了大廳,奔出大門,來到趙季平身邊:“可是法空大師到了?”

“軍侯,大師剛剛離開。”趙季平感慨道:“又一次救了我們神武府兄弟。”

“怎這么急就走了?”范晨光遙望遠處,卻不見了法空與徐青蘿的影子。

“可能是不想聽感謝的話吧。”趙季平搖頭嘆息道:“真是高僧風范。”

范晨光奇怪的看他一眼。

趙季平笑道:“軍侯,先前是我不懂事,現在才知道,奇人果然是奇行,不能以常理待之的。”

“你總算開竅了。”范晨光拍拍他肩膀,返回院內,與其他人說了消息。

“這位法空大師的佛咒當真是神妙,神乎其神!”一個俊逸中年男子溫和說道:“這一次如果沒有他,又要折損三員大將。”

“如果法空大師是我們神武府的人,那就再好不過了。”

“呵呵,老葛,你做什么美夢呢,法空大師是金剛寺弟子,還是金剛寺外院的住持,還有皇上所封的法主之尊號,你拿什么吸引人家進神武府?”

“武功秘笈怎樣?”

“金剛寺的武學已經足夠深奧,我們神武府的秘笈,除了鎮府的奇功,還有什么能比得過金剛八絕的?”

“……那就一些寶物?”

“老葛,你說什么樣的寶物能讓法空大師動心?”俊逸中年搖頭笑道:“況且,法空大師又豈是寶物能收買的?”

“那如何是好?”

“法空大師這般佛咒,不能收為己用,確實是暴殄天物,還是想辦法的。”

“不如請府主想辦法?”

“即使不能收入府內,如果能請為援助,也足夠了。”

“這主意不錯,很切實,不像老葛那么好高騖遠。”

“用寶物換法空大師的幫忙,這是正常的禮尚往來,”有人出主意:“總不能讓法空大師白幫忙,相信法空大師會同意。”

“孟司馬,可以先請法空大師加入神武府,如果不答應,再順勢提出以寶物換取他的幫助,想必就會同意了。”

“老葛這主意不錯,十有八九是能同意的。”

“……行吧,你們的主意都不錯,不過法主之尊,是要府主親自交涉才行,我這個司馬是遠遠不夠的。”

“這倒也是。”

法空若有所思。

他走得并不快,心眼仍在盯著那邊,聽到了他們的話。

如果神武府真要以寶物換取自己的相助,自己答應還是不答應呢?

那就要看是什么寶物了。

神武府想必是有一些世間罕有的寶物,說不定會有意外的收獲。

他一邊走一邊想。

徐青蘿一直在思索,這時候開口道:“師父,現在看來,朝廷是根本奈何不得坤山圣教呀。”

“何出此言?”

“師父你看,他們神武府過來捉一個,便自殺一個,什么也沒問出來,沒問出來,那就不知道別的消息,也找不到其他的坤山圣教弟子,是不是?”

“禁宮供奉有辦法辨別坤山圣教弟子的。”

“可供奉有限呀,總不可能滿天下四處一一巡查吧?那要什么時候?”

“嗯。”

“依靠供奉們排查,不是辦法。”

“你有什么好主意?”法空笑道。

“還是要策反。”徐青蘿大眼閃閃:“如果能策反一個或者幾個坤山圣教的高層,拿到名單,那就快多了。”

“哪有這么容易。”法空搖頭。

坤山圣教弟子一旦自殺,魂飛魄散,自己大光明咒也沒用,讀不到記憶。

不過自己真有心幫忙的話,可以直接出手殺死,有定身咒在,不給他們自殺的機會,從而讀取記憶。

可他實在不想惹這個麻煩,還是交給朝廷吧。

偌大的朝廷,藏龍臥虎,不可能沒有解決的辦法。

他現在更關心的是慕容師的記憶之珠,現在終于到了可以一試的地步了。

他想回到外院之后,馬上就開始。

兩人回到金剛寺外院的時候,并沒有想象的那么熱鬧,金剛寺外院依舊是香客排長龍。

可這樣的長龍,與他們想象中的長龍并不是一回事。

林飛揚得意洋洋,奉上茶茗之后嘿嘿笑道:“有一些家伙想占便宜,直接被我拋出去,只給重病人回春咒,給重病人喝神水,剩下的滾一邊去!”

“林叔,沒跟人打起來?”徐青蘿驚奇的道。

“嘿嘿,小青蘿,”林飛揚傲然一笑:“他們沒這個膽子!”

“還不是我幫忙!”慧靈和尚從敲鐘橫木一躍而下,斜睨著林飛揚:“小林子,你也真敢吹牛皮!”

“沒有老和尚鎮場面,確實壓不住他們。”林飛揚嘿嘿笑道:“真有些占便宜沒夠的家伙,被拋出去之后,一會兒又排著隊來了,一次又一次,真恨不得把他的狗腿打斷!”

法寧帶著周陽過來。

周陽看到徐青蘿回來,只是淡淡一瞥,哼一聲,神情頗為冷淡。

徐青蘿則笑嘻嘻向法寧行禮。

法寧笑道:“回春咒都放出去了,都是得了重病,有的受了重傷,還有我們的水,虧得師兄你加持的是銅缸,要不然真不夠用的。”

他覺得那些擠過來的更想的是喝這神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1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