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75章 追索

第175章 追索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75章 追索

“住持,你回來啦。”慧靈老和尚抬頭看向法空,右手嘿嘿笑著一抹,便要把棋盤弄亂。

可惜對面的挺拔老和尚看破了他小伎倆,伸手一擋。

慧靈老和尚翻手腕又抹,又被對面的老和尚伸手擋住,兩人左掌對右拳,速度奇快,花樣百變,讓人眼花繚亂。

“嘿,至淵老禿驢,忒過份了!”

“過份的是你!”

“你這是求人的態度?”慧靈老和尚嘿嘿冷笑道:“行啊,那你現在就走人!”

“我求的可不是你!”至淵老和尚沉聲道。

法空不必問,就知道眼前這個須眉皆白的老和尚便是至淵,飛天寺的一品。

至淵老和尚年輕時必然是一個美男子。

他身形挺拔,坐在那里宛如一棵勁松。

一住://

挺直的鼻梁,丹鳳雙眼,劍眉入鬢,神采飛揚。

比起他的挺拔與神采奕奕,慧靈老和尚就像一個圓球,神采遠遠不能比。

法空合什道:“至淵師叔祖。”

“法空,我有一事相求。”至淵老和尚撫髯看著法空,平靜說道。

法空微笑:“不知至淵師叔祖有何事吩咐,弟子盡力而為。”

他能猜到至淵老和尚為了什么事相求。

“梅三變。”至淵淡淡道:“他不能活著。”

王青山不能殺,否則就是挑釁朝廷。

但梅三變如果還活著,那大雪山宗與飛天寺的顏面何在?所以必須殺掉梅三變!

可現在的問題是,梅三變被王青山施展遮天蔽日功藏了起來,誰也無法感應到梅三變的氣息,找不到他!

縱使他是一品,也無可奈何。

寺內其他人更別說,追蹤之術派不上用場,練得火候再深也沒用,就是感應不到。

所以只能求到了法空身上。

看看法空的神通能不能追到這個梅三變。

法空沉吟。

“一瓶飛天丹。”至淵和尚沉聲道。

法空搖頭微笑:“至淵師叔祖,這一次,我不要飛天丹。”

飛天丹已經不缺,要多了也沒什么大用。

“那你要什么?”至淵和尚深深看著他。

這可是獅子大開口的好機會,法空絕不會放過的,飛天寺也只能咬牙硬出這一口血。

法空微笑道:“我只要師叔祖的一個人情而已。”

“……好。”至淵老和尚遲疑一下,最終慢慢點頭。

自己這個人情可是欠得大了。

一個人情,意味著法空只要開口相求,自己就得答應幫忙,不管是什么忙。

法空露出笑容:“可有梅三變的隨身之物?”

“……沒有。”至淵老和尚搖頭。

法空皺眉:“一件東西也沒有?”

“沒有。”至淵老和尚搖頭:“他們身上干干凈凈,什么也沒留下。”

慧靈老和尚嘿嘿笑道:“說得夠含蓄的老禿驢,神京誰不知道,他們三個是被扒得干干凈凈,赤著身子死的。”

至淵冷冷瞪他一眼。

慧靈得意洋洋:“看什么看,難道我說得不對?”

“……他們有意抹除痕跡,什么也沒留下。”至淵陰沉著臉說道。

法空沉吟。

“實在不成就算了。”至淵道。

他毫不掩飾的露出失望。

如果法空的神通也不行的話,那只能逼迫魔宗澄海道了,恐怕要來一場大戰。

到時候不知要死多少弟子。

“三位師叔的尸首何在?”

“還在外院。”

“我想送三位師叔升上西天極樂境,要施展大光明咒,從而可以看到他們臨死的一瞬間所見所聞。”

“……”至淵定定看著法空。

慧靈老和尚嘿嘿笑道:“老禿驢,你難道沒聽過住持的大光明咒,不可能吧?”

所謂知己知彼,飛天寺一直緊盯著金剛寺,一有點兒風吹草動便馬上知道。

法空精通佛咒,他們是知道的。

可人們都有一個習慣,而越是自信之人越有這習慣,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甚至還會否定眼見為實,眼見未必是真實。

他們對法空的佛咒半信半疑,可這次降雨之事,給了他們莫大的震撼。

所以至淵找不到梅三變的情況下,便想讓法空試試。

“好!”至淵緩緩點頭:“隨我來!”

慧靈老和尚跟著一起,三人飄過金剛寺外院的墻頭,飄過一片樹林,然后便是飛天寺的外院。

金剛寺外院與飛天寺外院雖然是隔壁,卻并不是一墻之隔,兩寺之間是一片郁郁蔥蔥巨樹密布的樹林。

這片樹林是在山腳下。

所在的山乃是紫華山,并沒什么名氣,也不高,堪堪與藏經閣差不多高矮。

但樹林茂密,一棵棵古樹有高可參天之勢。

且鳥雀極多。

法空每每早晨醒過來,耳朵里都充滿了它們的清鳴。

飛天寺外院的布局與金剛寺差不多,最后一層院子便是塔園,建有舍利塔與一座法壇。

法壇是用來某位高僧圓寂時,由眾僧誦經加持,幫忙往西天送一程。

金剛寺沒有法壇,只建有佛塔。

因為金剛寺弟子圓寂,尸身能維持長時間不腐不朽,可以從容送回大雪山金剛寺,在寺里由眾僧超度,舍利安于寺內的佛塔之中,與同門作伴。

飛天寺則不成。

飛天寺弟子沒辦法做到金剛寺弟子那般死后長時間不腐不朽,需得就地火化,找出舍利,從而進入舍利塔里,在這里繼續領略神京的繁華。

或者也可以將舍利帶回飛天寺,與眾同門做伴。

此時,法壇之上擺著三張羅漢床,上面各躺著一個面目扭曲的中年和尚。

即使面目扭曲,仍能看出他們原本極好的相貌,都有一幅好皮囊。

三張羅漢床旁,一共八個中年和尚正盤膝而坐,低聲誦持著佛經,聲音隱隱約約。

至淵道:“法空,你直接施展佛咒便是,不必理會他們。”

“是。”法空合什。

他左掌結印,右掌豎起,放白光照到了三人身上。

正在誦經的八名中年和尚訝然,嘴里沒有停止誦經,眼神卻好奇的投過來。

看到至淵老和尚在,他們就對法空他們沒怎么警惕,只是好奇法空怎么回來到這里。

他們當然都認得金剛寺外院住持法空,偷偷在法空去觀云樓吃飯的時候看過,還評論了一番。

都覺得法空相貌平平,修為普通,做這個住持很可能是金剛寺的住持慧安和尚一時糊涂了。

白光籠罩之下,他們三人的魂魄很快浮現,然后扭曲變化為三個小人,神情寧靜,沖法空合什一禮。

然后化為三道白光沖天而起。

今天的碧藍的天空有了幾朵白云,不像昨天那般萬里無云。

天邊的云彩忽然變成了彩色、金色,好像云朵之后藏有清晨的太陽一般,正迸射萬丈光芒。

法空合什一禮:“阿彌陀佛!”

云彩的金色慢慢消散不見,天空恢復如常。

這一幕并不會惹人注意,即使看到了也會以為自己眼花,出現錯覺。

至淵深深盯著法空。

親眼看到大光明咒的施展,他目力過人,看到了云彩之后那隱隱約約的異相。

白玉為地,金磚鋪墻,屋頂則是琉璃,放出五彩的光芒,果然便是佛經中所描繪的西天極樂世界。

法空閉上眼睛,經歷著三人的記憶。

三人之中,修為最強的是海靖和尚。

從小進入飛天寺,埋頭修行飛天靈運經,經歷算是平平淡淡,沒什么波折。

修行再修行,直到踏入三品。

踏入三品之后需要歷練才能踏入二品甚至一品,神京這般奢華之地正是飛天靈運經的最好歷練場。

法空這才知道,飛天寺的弟子是從苦修入門的,不倒褡,不洗澡,立寒風,站懸崖,有的兇險,有的痛苦,都是違逆人性之痛苦修行法。

比起他們的修行,金剛寺弟子就像在蜜罐里一樣,金剛寺弟子吃的苦比起飛天寺來不值一提。

正是因為苦修而磨礪出他們的純粹而堅定的意志,從而在后面毒火里栽金蓮時,才能全身而退。

沒有這般痛苦磨礪,斷不可能成功。

即使這般苦修,還是有不少弟子折沙沉戟。

外表放蕩,內里純粹,這才是真正的飛天寺弟子。

而世人往往被外表所欺騙,以為飛天寺弟子個個都是享福,艷福無邊,不知他們的真面目。

法空睜開眼睛,來到海靖和尚跟前,伸手按上他肩膀,頓時他的嘴張開。

至淵問:“怎么回事?”

“至淵師叔祖請看海靖師叔的牙。”

“……少了一顆?”

“應該是梅三變所為。”法空緩緩道。

梅三變來撬海靖牙齒的時候,海靖還沒徹底氣絕,只是已經脫力,賊去樓空,手指頭都沒辦法動彈。

只能眼睜睜任由梅三變撬開他的嘴,竟然沒有流血的無聲無息摘下一顆牙。

“該死!”至淵雙眼迸射寒芒。

這是梅三變收集的戰利品,是對海靖的羞辱,也是對整個飛天寺的羞辱!

他能想象得到,梅三變一定是把這些牙齒擺在一起,細細欣賞,慢慢品味著自己的杰作。

法空雙眼忽然變得深邃,片刻輕輕道:“找到他了!”

“在哪兒?!”至淵沉聲道。

法空伸出手掌:“至淵師叔祖,給我一件你的隨身之物吧。”

至淵二話沒說,直接將手腕上的佛珠遞給他。

法空接過來,下一刻消失無蹤。

慧靈老和尚笑道:“老禿驢,服氣了吧?”

至淵冷冷瞪他一眼,嫌他看不出火候,都什么時候了,他還提這個!

“笨吶!”慧靈老和尚撇撇嘴:“感應一下你的佛珠,找到這小子便是找到了梅三變!”

“……走!”至淵雙眼迸射寒光,化為一道影子飄飄而去。

慧靈老和尚忙跟了過去,要湊這個熱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