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74章 受傷

第174章 受傷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74章 受傷

下一刻,法空出現在信王府的后花園。

信王爺楚祥正負手站在湖上回廊,看著月光下的湖面,神思不屬。

許妙如已經在水榭里入睡。

法空忽然出現,他才回過神來。

“多謝王爺。”法空合什。

楚祥擺擺手,不在意的道:“徐恩知只是被人順手牽羊弄進去的,不惹人注意,見他一面只是小事一樁。”

法空笑笑。

對于楚祥來說,指使一個獄吏很容易,但對外人來說可沒那么容易。

一般大牢的獄吏還好,給些銀子再有點兒權勢就能進去。

天牢里的獄吏則不同。

這些獄吏可都不是尋常人物,多數都是上過殺場的老兵,殘疾之后被朝廷養起來。

這些老兵不缺銀子,個個憤世嫉俗,覺得不公,憑什么這些大人物坐在神京享福,無霜無雨,輕飄飄一聲令下,自己這些小兵卒就得跟人去拼命,所以對官員尤其憤恨。

天牢里的都是權貴官員,落到他們手里,想想就知道不會有什么好態度,更別說通融。

信王爺是帶兵的出身,行事粗直公正,在軍中的威望無人能及,隨隨便便就能扯出一堆心腹。

天牢里的獄吏很多都是他的老部下,對他來說,讓法空見到徐恩知只是一句話的事。

楚祥道:“要弄他出來嗎?這也不是什么難事。”

“不必了。”法空搖頭。

楚祥抬了抬劍眉。

法空笑道:“貶出京師正合他意,正好不想趟這潭渾水,遠遠避開。”

“唉——!”楚祥露出苦笑:“三哥與六哥確實是……沒辦法。”

他也對朝堂上的混亂不堪很不滿,可自己只是一個不受寵的皇子,權力看著大,卻也只限于神京的治安,職權所限,其他的事插不上手。

更何況自己也是搖搖欲墜,隨時要倒下。

法空笑笑:“有皇上在,我們不必急,……王爺,那貧僧便告退。”

“大師,我想去邊疆。”

法空笑著搖搖頭:“王爺不必急。”

皇帝真要治他的罪,躲到邊疆也沒什么用,而且躲到邊疆也沒辦法避免沾到兩王相爭。

三皇子禮王爺與六皇子睿王爺現在斗得熱火朝天,整個朝堂很難有獨善其身的。

想獨善其身,徐恩知便是榜樣。

“唉——,實在看不下去!”楚祥搖頭。

自己性子直,脾氣急,這是沒辦法改變的,看到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怒火就一涌一涌的往上躥。

就怕自己終究是壓不住,憤而出手干預,把三哥與六哥全都得罪了。

當然,現在已經得罪得差不多,可終究還是沒撕破臉,他們知道自己的脾氣,也沒找自己的麻煩。

畢竟全部精神要對付對方,不想在自己身上浪費精神。

法空微笑道:“王爺,靜觀其變吧,我們身為狂風怒浪中的一條小魚,能做的順勢而行。”

只可惜自己的天眼通還不夠強,目前只能看到三個月,如果能看到十年八年,那就更游刃有余了。

不像現在還是要小心謹慎,不能肆意妄為。

天眼通目前最大的作用就是順勢而行,借勢而行,從而保全自身與身邊之人,從而能享受到世間的美好,生活的美妙。

清晨時分,鳥雀清鳴。

法空伸著懶腰從屋里出來,發現了異樣,竟然沒看到林飛揚。

林飛揚睡覺很少,所以往往這個時候已經起來忙活。

法寧與周陽已經起床,為了不打擾他睡覺,到了前面去練功。

圓生他們則在大雄寶殿誦經做早課。

整個外院,只有法空與慧靈老和尚睡覺最多。

慧靈老和尚至今還躺在敲鐘的橫木上呼呼大睡,不見醒來的跡象。

法空打開心眼,發現林飛揚還真不在,難道是去觀云樓訂菜了?

法空搖搖頭不再操心。

對于林飛揚來說,只要不去那些危險之地,便不會有什么危險,御影真經確實是玄妙莫測。

他在院中打了一套小羅漢拳,舒筋活血,渾身達到流暢清虛狀態,暢美舒爽。

打完一套拳,林飛揚還沒回來。

法空皺了皺眉頭。

他心神微動,雙眼變得深邃,頓時看向了遙遠處,落到了林飛揚的身上。

林飛揚正昏迷在一間屋子的床上,臉色蒼白如紙,偶爾還發出一聲咳嗽。

法空眉頭挑了挑。

林飛揚這是受了重傷,天下間還有人能把他傷得如此之重,倒是奇怪。

他偶爾會用天眼看林飛揚,只要沒有性命之憂,便沒有多做關切。

這次的傷顯然也沒有性命之憂,不過要遭一番罪而已。

他一閃出現在林飛揚的床榻前,低頭打量林飛揚,雙手結印,清心咒與回春咒幾乎同時降臨。

林飛揚悠悠睜開眼,輕咳一聲道:“和尚你怎來了?”

“怎么受的傷?”法空道。

林飛揚咳兩聲,轉開目光。

法空笑了:“沒聽我的,又闖天牢了?”

林飛揚發出一聲輕咳:“咳咳,沒想到這天牢如此古怪!”

他昨晚還是不死心,雖然有法空的警告,還是想看看徐青蘿,不看到她就是不放心。

探察東天牢與西天牢的時候,沒遇到什么事。

可一踏入南天牢便渾身發軟,虧得御影真經玄妙,支撐著自己勉強脫離南天牢。

要是自己修為差一點,還真要陷進去了。

陰溝里翻船吶,到底怎么回事至今還懵懂。

只是覺得身體越來越弱,即使有回春咒撐著,還是沒辦法阻止衰弱。

他原本想回金剛寺外院讓法空看看。

可實在撐不到那邊,只能先來自己早先買的宅子里歇一歇,想辦法療傷。

剛坐下就昏迷過去了。

這些事說出來太丟人,他不想說。

法空又用了兩道回春咒與清心咒,兩者相合形成獨特的力量,迅速驅散著林飛揚身體里的奇異力量。

法空搖頭:“你不想想,如果天牢真那么容易來去,那一品豈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進去提人,朝廷的威嚴何在?怎么可能鎮得住這天下?”

林飛揚哼一聲:“我哪能想到這些!”

他就是覺得,天下之大,沒有自己去不了的地方。

可是這一次確實太古怪了。

法空道:“青蘿在南天牢,見著她了?”

“沒有。”林飛揚懊惱的道:“我覺得就差一點兒,可一進南天牢馬上就覺得不對,就趕緊逃出來。”

“這力量很古怪。”法空搖搖頭,沒看出林飛揚身上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心眼所見,則是灰蒙蒙的如煙如霧,這是頭一次看到這樣的力量。

心神給他以警告,要遠離這股力量,顯然它對自己構成了性命威脅。

金剛不壞神功的自己竟然也要避開,可見這力量的強橫。

“終于好了!”林飛揚長舒一口氣:“還是和尚你厲害。”

佛珠加持的回春咒與臨場所施的回春咒確實有差距,佛珠上的就壓不下這力量,法空現場施展則壓下了。

“下次別再胡來了。”法空道。

林飛揚撓撓頭,覺得尷尬不好意思。

“既然傷好了,便去觀云樓吃飯吧。”

“好。”林飛揚老老實實答應。

在觀云樓吃飯的時候,法空遇到不少人問他是不是后天在東門外的災民大營里施展佛咒行雨。

法空坦然承認。

林飛揚忽然起身,揚聲道:“大家不用再過來問啦,沒錯,法空大師即將在后天的午時,在東城門外災民大營前施展佛咒,行云布雨,大家如果前去觀瞧,別忘了帶著雨傘,最好穿蓑衣,免得淋了雨生病。”

眾人頓時議論紛紛。

林飛揚道:“好奇的,懷疑的,不信的,覺得可笑的,都可以過去看看。”

他繼續說道:“我們金剛寺外院的金剛佛祖最得證金剛的大成就者,不是別家那些虛無飄渺的成佛成祖,這幾位佛祖的金身至今還在大雪山金剛寺里,絕對真實不虛的!”

“咳咳。”法空輕咳兩聲,示意適可而止,別太過火了。

這種拉踩太招麻煩。

“行行,不說了。”林飛揚為了香客也是拼了,最后大聲說了一句:“諸位可去外院奉香,見識一下金剛寺歷代佛祖的威嚴,雖然只有真正金身的十分之一,也足以領略其風采了!”

人們越發好奇,有的向林飛揚打聽,這幾位佛祖到底是什么法號,什么是金剛境界。

法空于是滔滔不絕的給他們講解一番。

他說話愣里愣氣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聰明人,所以更容易被人們信任。

法空搖搖頭,懶得再阻止。

他覺得林飛揚比自己這個住持還操心,一直想不停增加香客,巴不得神京所有人都成為金剛寺外院的香客。

貪心不足,也不嫌累。

待他們離開觀云樓的時候,消息已經徹底傳開了,多數人都知道金剛寺住持法空大師要施展佛咒求雨。

高僧開法壇祈雨,這在神京并不是稀罕事,很多高僧都這么做過。

在寺內設立法壇,讓眾香客們一起誦經,請佛祖保佑降下雨水以解眾生之旱。

可惜,至今無一成功。

剛開始的時候,還轟轟烈烈,后來便應者寥寥,香客們也都學精了,也都徹底失望了。

現在法空又來這一出。

一大半的人提起了興致。

如果沒有當初金剛寺外院那一場瓢潑大雨,人們多數是不信甚至懶得理會的。

有了那一場瓢潑大雨,人們既懷疑又好奇又渴盼,盼望他真有這般本事。

法空返回外院時,看到了明月繡樓那五十四個繡娘正排在前頭,白衣如雪,白巾遮臉,婀娜窈窕。

她們看到法空,合什行禮,一百多信仰之力進入了光輪,讓法空暗舒一口氣。

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信仰之力。

今天她們如果不過來,自己就會去明月繡樓看她們,收取信仰之力了。

他來到前院時,看到慧靈老和尚與另一個身姿挺拔如松的老和尚正在放生池邊的石桌旁下棋。

慧靈老和尚大呼小叫,對面的老和尚則穩若磐石,任由慧靈老和尚呼喝卻不受干擾,穩穩下著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47